search
晚清民國的文學期刊創刊號,原來長這樣!

晚清民國的文學期刊創刊號,原來長這樣!

古今中外的思想文化於晚清、民國之際相互交融、對話碰撞,衍生出社團流派與文學出版的一片繁榮。那些不計其數的文學雜誌中,有的一期成絕唱,有的延續了十幾年的生命。無論如何,它們都凝聚了創刊者無數的心血。



3月1日,100件源於1906年至1931年的文學老雜誌創刊號在 「老雜誌創刊號精品展」亮相。該展由楊浦區文化局、楊浦區圖書館、上海圖書有限公司主辦,展物均為原件,展期將延續至3月31日。



上海博古齋首席古舊書刊標價師陳克希是此次展覽的學術顧問,他表示:「雖然在那個歷史階段,任何社會團體、文學流派、學術機構、在野黨團及各色人等均可辦刊。但辦刊通常會有個醞釀準備期,刊物編委會成員必定要施展個人的社會關係,請名家賜稿捧場,以提升刊物之分量。創刊號的發刊辭也明確了辦刊宗旨、刊物立場及讀者對象。所以,創刊號往往是一本雜誌的精華。」


▲《月月小說》創刊號封面



於1906年9月創刊、1908年12月停刊的24期《月月小說》由上海月月小說社發行。這份大32開的文學刊物設圖畫、歷史小說、哲理小說、理想小說、社會小說、偵探小說、俠情小說、滑稽小說、傳奇、雜錄等欄目,有我佛山人、天笑生、燕市狗屠、品三、羅季芳、吳趼人、楊心一、知新室主人等人撰文。



「晚晴最出名的五大小說雜誌有《月月小說》、《新小說》、《繡像小說》、《小說林》和《新新小說》。」陳克希說,這些小說的主要內容是揭露當時的社會黑暗,具有劃時代的意義。


《月月小說》創刊號設圖畫、歷史小說、哲理小說、理想小說、社會小說、偵探小說、俠情小說等欄目。

▲《禮拜六》創刊號封面



於1914年6月創刊、1923年2月停刊的《禮拜六》共出了200期,由上海中華書局出版發行。這份32開的創刊號不設欄目,被視為鴛鴦蝴蝶派的標誌期刊之一,內容多為言情、社會、偵探等小說,也有筆記、詩詞。



刊物中的插圖既有畫,也有世界名畫,甚至有攝影作品。民國初期,人們的休閑文學刊物相對匱乏,《禮拜六》成為許多人的精神食糧。陳克希還提及,辦《禮拜六》的這撥編者有舊學功底,也很有民族氣節,在日偽時期無一人成為漢奸。

▲《詩》創刊號有不少名家撰文



《詩》於1922年1月創刊、於1923年5月停刊,共出7期。這份由上海新詩社發行的文學刊物是新文學最早的新詩刊物。



「別看它薄,封面貌不驚人,但裡面的內容很有影響力。」陳克希告訴澎湃新聞,該刊編者是葉聖陶,還有俞平伯、劉復、徐玉諾、王統照、朱自清、汪靜之、郭紹虞、葉紹均、西諦、劉延陵、周作人、沈雁冰等名家撰文,對之後的新詩發展意義深遠。

▲《學衡》創刊號目錄

《學衡》



於1922年1月創刊的《學衡》是「學衡派」刊物,一直出到了1933年7月,共79期。



「《學衡》的作者多為學養厚實的教授、學者,他們堅守國學。他們不反對新文化,但是反對新文化運動倡導的以新文學替代國粹,尤其反對『打倒孔家店』的口號。」陳克希介紹。

▲《學衡》創刊號翻過封面就可看見一張孔子像



翻開《學衡》創刊號,其中設通論、述學、文苑、雜綴、書評等欄目,有梅光迪、柳詒徵、馬承堃、徐則陵、胡先驌、劉伯明、王浩、華焯等名家撰文。更有意思的是,該創刊號翻過兩頁就可看見一張孔子像。

▲《紅雜誌》創刊號封面



《紅雜誌》

32開《紅雜誌》於1922年8月創刊,1927年7月停刊,共出100期,由上海世界書局發行。這份周刊設短篇小說、長篇小說等欄目,有夏耐菴、陸律西、程瞻廬、嚴獨鶴、馬二先生、許瘦蝶、戚飯牛、宋序英、鄭逸梅、姚民哀、孫家振、朱瘦菊、徐卓呆、胡寄塵、惺軒等名家撰文,由李浩然題詞,朱楓隱祝辭,嚴獨鶴致發刊詞。

▲《紅雜誌》創刊號由朱楓隱祝辭,嚴獨鶴致發刊詞



陳克希稱:「當時這些老雜誌的封面也耐人尋味。你看封面上的女子都是新式婦女,她們走出家門、不裹小腳,氣象一新。這些封面也多是畫家根據文章內容畫出來的。」

▲《偵探世界》創刊號目錄



《偵探世界》



同樣由上海世界書局發行的《偵探世界》同樣受讀者歡迎。這份16開文學刊物於1923年6月創刊、1924年5月停刊,共出24期,嚴獨鶴、陸澹盦、程小青、施濟群等人是編者。



《偵探世界》不設欄目,刊載《十一點鐘》《隔窗人面》《紅紙模》《母親之秘密》《古塔上》《賭窟》《怨海波》等文章,有沈知方、天虛我生、陸澹菴、海上漱石生、徐卓呆、范煙橋、程小青、鄭逸梅、張舍我、趙若狂、胡寄塵、顧明道、平江不肖生等名家撰文。其中既有翻譯過來的外國偵探小說,也有具有特色的原創小說。


▲《洪水》創刊號有明顯的「復刊說明」

《洪水》



由上海創造社發行的半月刊《洪水》於1925年9月創刊,l927年l2停刊,共出36期。這份雜誌創刊號刊載了《論是非》《漆黑一團》《努力國民革命中的重要工作》《五卅悲歌》《魂靈的殼子》《劫灰》《拒絕》《中秋月》等文章,有周全平、洪為法、陳尚友、靜之等名家撰文。



而且,該創刊號有明顯的「復刊說明」。那是因為創造社在1924年8月曾出版過1期《洪水》周刊,因此,這份創刊號亦有「復活」一說。


▲郭沫若在《創造月刊》創刊號上發表的《論節奏》

《創造月刊》



於1926年2月創刊的《創造月刊》也是上海創造社的標誌性期刊,它於1928年12月停刊,共出18期。



該創刊號不設欄目,刊載《論節奏》《吊羅馬》《乞丐之歌》《北山坡上》《蘇武》《薄暮的鄉林》《山村》《雨絲》《蜜約》《寒宵》等文章,由郁達夫致創刊詞,還有成仿吾、郭沫若、張資平、王獨清、穆木天.馮乃超、陳南耀等名家撰文。


▲《獅吼》創刊號封面

《獅吼》

由上海獅吼社發行的月刊《獅吼》誕生於1927年5月,共出12期,只維持了一年的生命。該創刊號不設欄目,刊載了《今日之文藝》《玳玳花》《這流落的晨光已去》《象徵喻》《水園雜記》《罪與罰》《暗流》《文藝批評私感》《口的貢獻》《眼淚》《史文明》《太息》《再生的話及其他》等文章,有邵洵美、滕固、徐葆炎、徐志摩、石靈、劉恩訓、張水琪、滕剛夏萊蒂、朋史等名家撰文。陳克希介紹,獅吼社的文風帶有一種唯美主義,用現在的話說就是「比較文藝」。

▲徐志摩在《獅吼》月刊第一期發表《罪與罰》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