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結緣中國 肯亞出了個「珠江經濟特區」

結緣中國 肯亞出了個「珠江經濟特區」

「700英畝,得到那頭還要遠!這個地方從此要不一樣了!」

肯亞人西爾維斯特·梅托站在埃爾多雷特一片剛平整過的土地上,比劃著遠方,興奮地對記者說。

埃爾多雷特是肯亞西部海拔2200米的高原城市,這裡居住著大量善長跑的卡倫金族,以「馬拉松冠軍之城」著稱。

梅托所站的土地,即將開發成肯亞首個經濟特區——「珠江經濟特區」,一個彰顯「印記」的名字。

【東非明珠,亟待工業化】

在講經濟特區的故事之前,先講兩個肯亞「萬萬想不到」的地方。

第一,如果現在從驕陽似火的來到肯亞首都內羅畢,絕對想不到這裡竟然只有20攝氏度左右。「太熱了,我要回非洲避暑」竟然不是段子!

第二,這裡的物價有的低得離譜,有的高得離譜!國內賣十幾塊人民幣一個的牛油果,這裡兩塊錢能買一斤!國內賣二三十塊的插座,這裡的超市賣一百多一個!

為什麼會這樣?

第一個原因簡單,因為內羅畢雖然在赤道附近,但是海拔有1700多米。

第二個就複雜了,造成牛油果低價、插座高價的原因很多,但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肯亞工業基礎薄弱,幾乎所有的工業製品都要進口。

因此,肯亞人對珠江經濟特區開建的興奮之情完全可以理解。

2015年9月,肯亞通過了歷史上第一部經濟特區法案,旨在推動經濟特區成立,推進肯亞工業化進程。

這對於這個東非高原國家有非常現實的意義:一是肯亞工業化程度不高,導致其處於工業生產鏈下游,產品附加值非常低;二是肯亞社會面臨嚴重的青年就業問題,發展勞動密集型產業或是解決就業的一條出路。

即便與鄰國衣索比亞相比,肯亞的工業化進程近些年也顯得慢了些。按照英國《金融時報》說法,前者正在躋身非洲製造大國,成功的關鍵是遵循「模式」。

肯亞副總統威廉·魯托更是直白地在珠江經濟特區奠基儀式上表示,通過經濟特區推進工業化的成功有目共睹,肯亞可以向學習、借鑒。

「肯亞需要工業化,我們不想被落下。」魯托說。

【結緣,偶然中存必然】

珠江經濟特區由廣東新南方集團與肯亞DL集團下屬的肯亞非洲經濟特區有限公司合作建設,預計投資約20億美元,一期項目預計兩年內完工。

「我們來自廣東省,所以以廣東標誌性的珠江命名,體現中肯合作。」廣東新南方集團總裁朱拉伊說。

雙方於2017年5月正式簽訂合作協議時,正值肯亞總統烏胡魯·肯亞塔在華參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肯亞塔還在自己的「推特」賬戶上為此發文慶賀。

廣東省駐肯亞經貿代表處首席代表劉燕美認為,肯亞首個經濟特區「結緣」有偶然因素,但更多的是必然。

肯亞經濟特區法案甫一出台,劉燕美便敏銳地察覺到,這對經濟特區運營經驗豐富的廣東是個機遇。

2016年,通過劉燕美的牽線搭橋,DL集團與新南方集團坐到了談判桌前。前者有地、有發展工業的渴望,後者有經驗、有非洲戰略。雙方一拍即合。

「肯亞需要發展工業,有那麼多中小企業對進行國際產能合作有迫切需求,這契合雙方需求,是合作共贏之舉。」劉燕美說。

實際上,由中肯企業合建的珠江經濟特區順利推進,與肯亞高層對「式」經濟特區青眼有加密不可分。

肯亞塔5月接受《金融時報》採訪時表示,肯亞打算效仿衣索比亞,邀請製造商來肯亞,把紡織業、製鞋業等勞動密集型行業的就業崗位吸引到非洲來。

他認為,在新的交通運輸網附近建立式經濟特區「對肯亞的就業創造至關重要」。

【經驗與本地特色】

肯亞的經濟特區法案與對經濟特區的優惠政策有相似之處。

比如,政府將在經濟特區建立一站式服務中心;所有獲得經濟特區牌照的企業、開發商及運營商將享有全部稅種的豁免等等。

同時,它也有一些本國特色的促進外來投資的辦法。

比如,在經濟特區投資企業的財產權將被充分保護,不會被國有化或徵收;所有資本和利潤都可調回本國,且不受外匯管制;工業產權和知識產權將收到保護;所有產品及服務可遵照東非共同體的海關法在關稅區內出口和出售。

朱拉伊看好肯亞經濟特區的發展前景。

「我們改革開放三十多年工業化走過的路,肯亞現在也要走。我們的優勢在於我們知道這條路該怎麼走,哪些彎路要繞開。」

肯亞優良的自然環境十分難得,其工業化路徑要建立在尊重大自然的前提下,一定不能破壞環境。

「賺錢要賺得其所,以破壞環境的代價賺『快錢』不可持續。希望珠江經濟特區在保護環境的前提下與肯亞共建共享,助力肯亞綠色崛起,」朱拉伊說。

DL集團主席戴維·拉加特也對珠江經濟特區的前景充滿期待:「我將和的朋友一起在埃爾多雷特建設肯亞第一個經濟特區,為這裡的人們帶來4萬個就業崗位。這不僅將改變埃爾多雷特,也許將改變整個肯亞!」(盧朵寶潘思危王小鵬)(新華社專特稿)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