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創意十足,火影忍者生死悲歡不過是一碗面,一樂大叔早已看穿一切

創意十足,火影忍者生死悲歡不過是一碗面,一樂大叔早已看穿一切

酸甜苦辣,生死悲歡不過是一碗面。火影忍者中在鳴人的眼裡,估計沒有什麼是一碗拉麵解決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兩碗。一樂拉麵伴隨著主角鳴人成長,也見證了鳴人的堅持和努力。而一樂大叔的拉麵攤在畫師DRIZZLE十三的筆下早已看穿一切,見證了無數的生死離別。創意真的很棒,彷彿時間交錯般,彌補了我們很多的遺憾。

火影忍者坐在一樂拉麵攤前的鳴雛一家和自來也,其實對鳴人影響最深的應該就是自來也了,因為自來也的存在,鳴人才成了放下憎惡,努力爭取和平。也因為自來也的離開,讓鳴人不得不強大起來,獨當一面。可是如果自來也沒有死,那他一定能和鳴雛一家來這吃拉麵,感受和平的喜樂。

火影忍者坐在一樂拉麵攤前的白和再不斬,再不斬其實也算是一個外冷內熱的人,明明心裡很在乎白,也被白感動的一塌糊塗。嘴上卻說對白只是利用,真的是一個口不對心的人。而白對再不斬就是感謝和報恩,感謝再不斬收留了他,所以為了報恩他願意付出生命的代價。真的希望兩人能夠去到同一個地方,再續前緣。

火影忍者坐在一樂拉麵攤前的寧次和雛田,寧次和雛田從那個小一起長大,因為宗家和分家的緣故導致寧次剛開始一直不喜歡雛田,直到和鳴人比試之後才被鳴人的嘴遁說通,也看見了雛田所作出的一切努力,發誓要一直保護雛田。可是他卻在第四次忍界大戰的時候離開了,不過他是笑著離開的,內心很輕鬆。

火影忍者坐在一樂拉麵攤前的宇智波佐助和宇智波鼬,佐助因為看到哥哥鼬殺了父母和全族,內心充滿了對鼬的憎恨,發誓一定要找鼬報仇雪恨。結果在真的殺了鼬之後才發現鼬的苦衷。只能再次振作為鼬那不公的命運報仇。如果他們一家都還活著,陪在佐助的身邊,那該多好。

火影忍者坐在一樂拉麵攤前的鹿丸、阿斯瑪和紅還有他們的孩子未來。如果阿斯瑪沒有死,那麼他就可以親眼看到他和紅的孩子出生,並和紅一起將她撫養長大。如果阿斯瑪沒有死,那麼他就可以看到他弟子們的成長,最後都成為了讓他驕傲的人。如果阿斯瑪沒有死,那麼他就可以帶著一家人和鹿丸來吃拉麵了。

火影忍者坐在一樂拉麵攤前的綱手和自來也,綱手在自來也出發前就知道此行兇多吉少,可是這件事總要有人去做,而她相信自來也的實力,也相信自來也的判斷力。在告訴鳴人自來也的死訊時,鳴人責怪她沒有攔住自來也,她其實內心也很自責。如果她那時候留住了自來也,她就不會失去他了。

火影忍者坐在一樂拉麵攤前的大蛇丸和君麻呂,其實君麻呂本質是個心地善良的好孩子,是大蛇丸讓他有了活下去的希望,雖然是畸形的。他一直信任著蛇叔,並願意為他做一切事情,即使是付出生命。如果君麻呂還活著,估計還是有機會和蛇叔一起來吃碗拉麵的。

火影忍者坐在一樂拉麵攤前的大蛇丸、巳月和兜。巳月是蛇叔造出來的人造人,發色和兜相同,看來巳月早已看穿了一切。不過兜對大蛇丸也算是忠心耿耿,而大蛇丸也很信任兜。其實現在他們都還活著,說不定哪天就和巳月一起來吃拉麵了。不過巳月的顏值真的超高,看來是繼承了大蛇丸。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