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想要靈魂升華,「戰狼」必須加入復仇者聯盟

想要靈魂升華,「戰狼」必須加入復仇者聯盟

鬼冢貓/文

少有人知,有人手欠,畫過一部「隊長」。

新成立,在毛主席要求下,制定了一項超級戰士計劃,李峰是軍隊挑選的五位超級戰士候選人之一。後來由於特殊原因,計劃被凍結,李峰被凍住。

五十多年後,在政商聯手的「隊長計劃」中,李峰被喚醒,變得體能驚人,手持一把名為「革命炮」的手槍(這把槍由新最好的工匠打造,威力大,不生鏽,在任何氣候與環境下都能開槍),在陌生的當代,阻止壞人暗殺美國總統歐巴馬。

荒誕不經。

漫畫作者是漫威兩位華人畫師,李峰的人設,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共產主義超級英雄」。

但是,與集體主義糾纏在一起的共產主義,很難誕生超級英雄。齊天大聖之後,缺少一個活在老百姓身邊的國民英雄。

直到《戰狼2》里的冷鋒出現。

有人說,看他身手不凡,把國旗套在身上的樣子,「隊長」的title,還請笑納。

他們還說,冷隊長不必謙虛,大洋彼岸的美國隊長,不也用國名當頭銜?不也用國旗當制服?不也源於愛國主義?

天真了。

戰狼的最終歸宿,可不只是要個「title」這麼簡單,而是真正變異成隊長,加入復仇者聯盟。

1

1941年,二戰如火如荼,世界烏煙瘴氣。英軍攤在地上,德軍直逼莫斯科,日軍快要吞併東亞和東南亞。

美軍尚未參戰。

美國愛當世界警察是後來的事,孤立主義才是傳統。國父華盛頓卸任時就警告繼任者,少干涉外國事務。一戰時美國總統威爾遜不聽,派兵幫英法打敗德國,但巴黎和會上戰勝國的嘴臉令其蒙羞。剛消停的大蕭條也讓反戰派覺得,烏煙瘴氣暫時飄不到美利堅,安內才是當務之急。

但有人等不及,先於美國政府行動的,是美國隊長。

珍珠港事件發生九個月前,《美國隊長》創刊號封面上,兩位漫畫家讓一位身穿星條旗的男子衝進納粹碉堡,一記右勾拳打在希特勒臉上,身邊的黨衛軍形同虛設。

這記右勾拳,可不僅因為希特勒是世界公敵,也因當時美國漫畫界有許多猶太裔,《美國隊長》作者之一傑克柯爾比就說:「美國隊長就是我個人愛國主義的一種宣洩,史蒂夫做的事,就是我想做的事。」

這記右勾拳也招致爭議。關於是否參戰,民眾立場分化。「史蒂夫做的事」並非人人想做,美國人民就這樣被美國隊長代表了?

但珍珠港事件的爆發,徹底促成了民眾立場一致:這麼近,必誅啊!

於是隨著美軍正式參戰,《美國隊長》也無可爭議得成為正義化身。它與可口可樂一起被送到戰爭前線。漫畫里,他的身影降臨在東西方戰場的每一處角落,與美國大兵一起並肩作戰。

順便一提,二戰期間,其他超級英雄也響應國家號召加入「宣傳部」:超人去了徵兵站;蝙蝠俠在自己雜誌上宣傳戰爭公債;神奇女俠則代表婦女,鼓舞她們填補男性參戰留下的工作空缺。

終於,二戰成為美國的加冕禮。戰爭結束后,美國GDP佔到全球一半,美軍基地分散全球,美元成為國際硬通貨幣,從此當上世界警察。

然而,率先宣戰的美國隊長,卻落寞起來。

美隊的誕生是為了對抗特定敵人,如今敵人消逝,其存在意義便存疑。漫威也試圖為美隊尋找新「敵人」,在冷戰初期將他變成 「共產主義粉碎機」,但相比直接將右勾拳打在希特勒臉上,意識形態的鬥爭過於沉悶,美國隊長轉型失敗。

無奈之下,1950年2月,《美國隊長》宣布停刊——這位擁有完美人設的超級英雄,被冰封於北大西洋。

等到他被重新喚醒,這個世界早已與「愛國主義」四個字一樣,變得面目全非。

2

仔細放大《戰狼2》里龍小雲的結婚申請表,會發現:冷鋒生於1988年,今年29歲;美國隊長生於1918年,整整相差70歲。

即便如此,考慮到《戰狼2》里演「老爹」的正是美隊里的交叉骨,有人編織了這樣一條故事線:「老爹」跟美國隊長打完后,被九頭蛇派去非洲公幹,在此遇上冷鋒,又被隊長打了一次。

不同的是,《美隊2》里,他對美國隊長說:「This isn't personal」(不是私人恩怨)。」《戰狼2》里,他對冷鋒說:「Now it's personal。」

在不少人眼中,兩部電影交替的,可不僅是「老爹」的對手,還有擔當「世界警察」角色的接力棒。

尤以印度《經濟時報》的評論最具想象力。「考慮到在非洲的大規模投資以及最近的『一帶一路』倡議,一連串的公路、鐵路和港口將穿過幾十個非洲和亞洲國家,《戰狼2》似乎具有現實意義……『蘭博(《第一滴血》里的角色)』救出了在非洲工作的工人同胞,這進一步表明,的全球實力是經濟和軍事的集合體,有能力保護在外工作和生活的同胞。最近在非洲吉布地設立首個海外軍事基地,這並非巧合。從2015年《戰狼1》在國內與美國人打鬥,到《戰狼2》里在非洲掀起一場道德戰爭,這名突擊隊員也實現了跨越。短短几年,開始承擔世界警察的責任,而不再是美國的挑戰者。」

「原來已經這麼強大了啊!」

看完這篇《環球時報》翻譯的文章,有人發出看完《戰狼2》后的感嘆。

3

與電影類似,作為印媒眼中的「新世界警察」,目前的最大「划片兒」就是非洲。

影片中紅巾軍反覆強調「不許殺人」,怕作為常任理事國的不同意新政權的建立。這是有現實基礎的,由於種種原因,當年就遲遲不願承認利比亞新政權的合法性,搞得新政權很頭疼。

於是,再一次,「原來已經這麼強大了啊!」

沒人否認的國際話語權。但看完《戰狼2》,為什麼有人熱淚盈眶,有人卻感到「不適」?

理由之一就是電影對待非洲的態度。

殺人,或者被殺。這幾乎是《戰狼2》對於當地黑人的全部人設,他們像是《黑客帝國》里一個個黑色的電腦程序,自身沒有情感,對主人公的情感走向也毫無影響。

他們存在的全部意義,就是反襯冷鋒的完美,以及人民的幸福。

不覺得么,達康書記那句「這裡景美,吃的好,妞兒得」,特別像是早年間混跡在三里屯的老外。

這種「俯視鏈」容易令人忘記,非洲今日慘劇,也曾經歷過,不過冷鋒說了,「那是以前。」

這部電影真正想傳達的是民族自豪感,通過「上下對比」(除了對比非洲,還對比了美國,內戰來臨,美國關閉了大使館,也沒說為什麼關),為大國崛起畫下一個腳註。

4

大國崛起人人稱快,只是方式可以更「潤物細無聲」一些。

21世紀,直接以「降臨者」姿態出現在亞非拉,拯救當地人民於水深火熱之中,並全程開掛「手撕鬼子」的愛國主義,在好萊塢已屬工業廢水。

從美國隊長敵人的演化便知,當今地球,超級英雄們的主要矛盾,已經由地緣政治,轉向一起打怪物,打外星人。

與此同時,美國也在用一種更「本應如此」的方式,傳遞吳京試圖傳遞的東西。

電影《獨立日》里,1996年7月4日——美國獨立紀念日當天,美國隊長78歲生日當天,美國發現了一條能摧毀外星人飛船的途徑,準備一小時后發起總攻,美國總統的演講,堪稱愛國宣言的範文:

「還有不到一小時,這裡的戰機就將起飛去,與來自世界其他地方的夥伴會合。一場前所未有的宏大空戰將因你們而永久鐫刻在人類歷史。人類——對於所有人而言,這個詞從今天開始有了新的意涵。我們將不會再因我們之間那些渺小的差異而自起干戈。我們將為我們共同的利益而團結起來。七月四日,也許這就是宿命,你們將再一次為了我們的自由而戰。而這一回,我們面對的不是暴政,壓迫,或迫害,而是攸關整個人類的生死存亡。我們將為我們的生存權,我們的存續權而戰。如果我們在今天凱旋,那七月四日將不再只被認為是美國的節日,而將成為全人類以一個共同聲音來宣誓的偉大一天。」

我猜川普說不出這話,希望它能在電影里出現。

5

愛國,在生理上,屬於本能,在心理上,屬於「想象的共同體」,它不像知識分子認為的那麼不堪(那些沒有形成國家觀念,只認同部族的人群,很難完成現代化轉型,譬如電影里的非洲),更不像激進分子認為的那般佔據道德制高點。

關於「愛國」兩個字,真正令人傷感的是,在人類如臨大敵之前,不同種族的悲歡並不相融。

《戰狼2》里,無數當地人死於瘟疫和戰火,但他們不過是肉身搭建的背景牆,人只有看到人被叛軍掃射,才會感同身受。

這屬於本能的一部分,無可厚非,但終極問題來了:在確保自身利益無損情況下,一個人熱愛祖國,和一個人熱愛全人類,哪一個偉大?

我覺得是後者。

當有一天,的超級英雄——比如冷鋒,能脫離「后發現代型國家奮起直追」的價值框架,守衛地球,《戰狼2》里令一些人「不適」的情緒,或許就會消散。

其實現在有個捷徑!

據說,吳京和《復仇者聯盟3》的導演羅素兄弟關係不錯,不妨以「隊長」的身份,加入下一屆復仇者聯盟!

請注意,《戰狼1》里,冷鋒就打敗了奇異博士的對手斯科特阿特金斯,《戰狼2》里又殺了美國隊長的敵人交叉骨。

冷鋒的野心並沒有埋得很深。

反觀復仇者聯盟那邊,也一直缺少一股神秘的東方力量。

當然了,坦率講,身為凡人,想和其他復聯兄弟們一起,對抗下一個超級反派「滅霸」,隊長得先像美國隊長一樣,變個異才行。

而這,也是《戰狼3》值得期待的原因。

鬼冢貓/文(歡迎關注微信公眾號:鬼冢貓)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