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劉強東讓懷孕的女下屬休假,任正非鼓動下屬離婚

劉強東讓懷孕的女下屬休假,任正非鼓動下屬離婚

對待下屬,每個公司都有自己不同的處理態度和方式。

說起劉強東,你印象中的他,可能是這樣的:

這樣的:

或者是這樣的:

亦或是這樣的:

最近,劉強東又被貼上了新的標籤:為女下屬著想的好上司。

在近日央視財經的《遇見大咖》人物訪談中,劉強東對處於懷孕期仍堅守在崗的女下屬流露出的體貼和悉心勸說,表現出了比親自送快遞還要「親民」的一面。

節目中透露,在京東總部大樓的頂層,劉強東設置了一個房間,是他專門用來宴請各部門員工的,每個月劉強東都要隨機選擇一個部門,和員工一起吃飯喝酒的同時也聊一聊工作。

通過吃飯喝酒這種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拉近了 和員工之間的 距離。劉強東認為,和員工之間的這種定期吃飯相處方式,也是人的正常感情溝通方式。

在《遇見大咖》中,劉強東和同事們一起聚餐喝酒,坐在劉強東右邊的是京東的副總裁杜爽,她跟劉強東說:「我這個意外懷孕四個多月了。」

劉強東:哦,那你別喝了,恭喜恭喜。

杜爽:「他們也都不知道呢,由於之前是高危,醫生說高危,不一定能留下來,所以也沒跟大家說。」

劉強東:為什麼不休息啊,應該休息保胎。

杜爽:就這樣,反正也過來了,現在已經穩定了。

劉強東:哎呀,今天是什麼日子啊,已經有兩個老同事告訴我這個喜訊,挺好。

杜爽:「我不會耽誤工作的,老闆。」(尷尬)

劉強東:「你這體質,我倒希望你去多請下假,說實在的,你們休假也給弟兄們一點機會,有時候不要認為自己一天不在了整個部門就散了,不會的,我在美國八個月 公司都沒散過。是不是,你也當如此。」

劉強東:「不管是法律還是我們京東內部規則,你都是可以休息的,我們有老員工都休了三年,你很清楚是吧,不是一個,兩個老員工,都是為公司做出巨大貢獻的,戰鬥過無數的,為自己犧牲很多很多的身體啊等等。所以在關鍵時候,你們也就心安理得,該休息休息,該請假請假。」

劉強東補充道,「不要認為你不在部門就散架了,我在美國八個月公司沒散架」,這句話聽著很重,其實也確實應該讓一些員工明白公司不會因為一時半會缺了誰就會倒閉,所以,必要的時候適當休假是可以的。

劉強東強調,「可以休假,你們休假了,也給其他兄弟們一點機會。」這也從側面反映了京東內部競爭是很激烈的。

此事在網上傳播開來,公眾號商悟社認為:綜合考察劉強東確實是個值得表揚的好老闆,能夠為員工著想,劉強東也了解如何管理團隊,要與員工打成一片。

劉強東為員工著想此舉值得肯定,但話說回來,員工之所以不休假,其實也是有自己的考慮的:可能員工本身就是個工作狂;可能在公司確實有很多事需要自己親自處理才可以,事情比較緊急,任務比較重;內部競爭激烈,自己如果請假擔心會給他人上位機會,所以不能懈怠。

另外,也有人認為,這頓飯的氣氛有些尷尬,員工都不知道說些什麼,大家和劉強東在一起吃飯都有些拘束,連副總裁和劉強東說話時都有些陌生和放不開。或許是劉強東「霸道總裁」的一面展現過多,員工對他「害怕」而顯得有些拘謹吧!

同樣是對待下屬,每個公司都有自己不同的處理態度和方式。此前,網上一直流傳前華為副總裁李玉琢因家庭原因三辭任正非的相關報道, 任正非在李玉琢第三次提交辭職報告后約談他:為什麼要離職?你可以離婚啊!

李玉琢在其個人博客中詳細描述了當年他離開華為的過程,以下來自李玉琢的博文:

「 一、因家庭原因提出辭職,上交辭職報告后卻不被理睬 」

11月1日,我正式向任正非遞交了第一份辭職報告,為了避免見面的不快,我給他發了一份傳真。主要意思是:在華為工作了4年6個月之後,由於身體和家庭的原因,不得不提出辭職。

當時我心裡已經認定,他也許正等著我主動辭職呢。所以,我的計劃是11月1日我寫辭職書,2日或3日他就會批准,4日我就可以走人,5日正好到利德華福報到。但是,當天任正非根本沒有理我。只有郭平來電話問我是不是鬧情緒了,是不是對最近的任職有意見。我回答「都不是」。郭平說:「你不能走,你是華為惟一外來的副總裁,你走了影響不好。」

時間緊迫,11月2日,我不得不寫了第二份辭職報告:由於身體和家庭的原因,我再次請求辭職。我希望能儘快回到北京去,回到家中去,過正常的家庭生活,在家人的照料下,能逐漸恢復已很糟糕的身體。

我一天都在等著任正非的消息,但是直到下班也沒有任何迴音。

11月3日,迫不得已我寫了第三封辭職書,大致內容和前兩封一樣:我身體有病,家在北京,需要有人照顧;在華為該做的事情都做完了,想要葉落歸根;華為是一個高節奏的企業,我老了,不願拖累公司。

「 二、執意要離職,卻被任正非鼓動離婚 」

11月4日,任正非終於有了迴音。他的秘書打來電話:「任總約你下午1點來談話。」

郭平和我同一時間到任正非的辦公室。任正非正在埋頭批閱文件,我們就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郭平來作陪談話,也許是因為我進入華為時,就一直由他做我的聯絡人並幫助我安排過許多事情。

任正非開門見山地質問:「李玉琢,你的辭職報告我看了,你對華為、對我個人有什麼意見?」

我解釋說:「我沒什麼意見,華為給了我很多機會,你也對我悉心培養,我感謝都來不及呢。只是這樣的身體,病了都沒人給我一口水,突然死了都沒人知道。」

「假話,我不聽!」任正非很憤怒地大聲說道。說完回到自己的辦公桌上又去批改文件了。我與郭平尷尬地坐在那裡,不知該說什麼,氣氛凝重。

我當時心裡很氣憤:走肯定是因為有意見,但現在說有意義嗎?當時,我的確有拍案而起、拂袖而去的衝動,但細一想,哎,都要走的人了,何必呢?而且他這種脾氣我又不是不知道,對別人說罵就罵,對我這樣應該算是輕的了。況且他畢竟是在挽留我。

一會兒另一位副總裁周勁也來了,見我們都不吱聲坐著,也識趣地坐下不說話。大概過了五六分鐘,任正非又過來了。這一次他在我對面坐了下來,口氣也緩和多了:「李玉琢,如果你覺得生產總部不合適,咱們可以再商量。」

接著任正非又跟我談了一通華為的未來發展以及他個人的想法,也評價了我的人品和工作:「我們對你的人品和能力是肯定的,你在華為還有許多工作可以做。」這樣的話此時已經不再起什麼作用了。

講了大約半個小時,我打斷了他:「任總,非常感謝你談了這麼多,但是我不想拖累華為。另外,我愛人又不在身邊,我已經七年單獨在深圳。」

他說:「那你可以叫你愛人來深圳工作嘛!」

我說:「她來過深圳,呆過幾個月,不習慣,又回北京了。」

任立刻說:「這樣的老婆你要她幹什麼?」

我說:「她跟了我20多年了,沒犯什麼錯誤,我沒什麼借口不要她。」後來我把這句話說與妻子,她不但沒怪罪,反而笑道:你看任總就是有水平,連勸人都與眾不同。

任正非在父母面前是個十足的孝子,在弟妹面前,又是一個負責任的大哥,他的幾個弟妹都在華為工作。他對孩子也很好。有一次到他家裡開會,我去早了,此時他接到兒子從外地打來的電話,屋子裡就我們兩人,所以聽得非常真切,任正非居然用我從未聽到過的、溫柔之極的聲音和兒子講著話。不過,任是事業重於家庭的人。因此,他可能不太能夠理解我和妻子的感情。

「 三、不想成為拋家舍業,犧牲健康的企業家 」

無話的幾分鐘時間,我看著這個滿臉胡碴兒、高大威嚴、一般不太理人、說起話來又滔滔不絕、時不時說出出人意料見解的人,心裡頗生感慨:做個企業真不容易,拋家舍業,犧牲健康。

說起健康,我腦子裡突然跑出任正非說過的一句話:「為了這公司,你看我這身體,什麼糖尿病、高血壓、頸椎病都有了,你們身體這麼好,還不好好乾?」言下之意,恨不得大家都得累病了他才舒服。當下我心裡就想:「任總,你終於如願了,我現在得了冠心病,莫非你還讓我把家也丟了不成?」

差不多談了1個小時左右,任最後對我說:「好,李玉琢,那你先養病去吧!」這話基本上已經允許我辭職了,正如段永基當年對我說:「李玉琢,你到華為學習去吧。」

當天,我就收拾行囊,準備第二天離深赴京,考慮到任正非尚未正式批准我辭職,走時給任正非留下了一份離職報告。

寫完離職報告之後,似乎覺得意猶未盡,於是另留了一封簡訊。就這樣,我於11月5日啟程飛赴北京。

隨後,李玉琢在接受青年周末的採訪時談及自己對任正非以及華為加班文化的一些看法:

「 任正非不顧健康,但不能要求別人跟他一樣 」

華為的企業文化中比較核心的內容是對企業的責任感、創新精神、敬業精神、團隊合作精神,我想無論在什麼時候看,問題還是不大的。很多人在進入華為之後,會潛移默化地接受這些文化,發展到為工作廢寢忘食,以辦公室為家,任正非本人就是這樣。

我離開華為當然是有主客觀原因的。但得知自己身體有問題之後,我首先想的就是:健康是第一位的,我不能再不管自己身體了。我還要家庭,我不想除了工作,什麼都沒有。於是,我下定決心,辭職回到北京,和家人團聚。

任正非是一個非常忘我的工作狂,事業遠遠重於家庭。但是我想,他可以做到的,不能要求別人也和他一樣呀。在我看來,健康永遠是第一位的,不要家庭、不要健康的社會是危險的。

「 不認同加班文化 」

華為創業最初的幾年,人們都是忘我、投入地工作,我的加盟也正是因為看中他們這種精神,覺得這個企業能成事。當時他們的確有一種「墊子文化」,座位上每人都常備一個墊子,任正非在他的辦公室也有一個簡陋的小床。加班的時候拿來席地而睡,特別具有華為特色。

但作為管理層,我個人倒是不怎麼提倡加班,也不號召我的下屬加班。我提倡工作應該高效地在上班時間做完做好。

「 工作不能帶來幸福 也就失去了意義 」

太多人在底層為生存,為前途拼了命地打拚,疲於奔命,連思考都沒時間,沒有時間解壓。

但我們辦企業,發展經濟,是為了什麼?為了幸福生活。如果工作的結果與幸福生活相差萬里,那工作就失去了意義。其實,華為提倡不要讓雷鋒這樣的人穿破襪子,不要讓焦裕祿這樣的幹部過早失去為人民服務的機會。

據我所知,1996年以後加班用的墊子,在華為很多員工那裡都成了午休用的用具了;華為還給員工較好的報酬,創造較好的工作條件、生活條件,是為了讓員工們過上好日子。

有時候,因為高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誘使年輕人犧牲健康忘我工作。

年輕人參加工作不久,缺乏工作經驗和生活積累,為了提高業務,作出成績,工作上肯定要付出,但絕對不能極端到以損害健康甚至是死亡作為代價。企業也應在潛移默化中營造一種人文關懷,對年輕人的生活給予適當關注。對於某些不會休息的工作狂,甚至要逼著他去休息。

對於個人來說,應該把工作當成快樂而不是一種負擔,自己一定要學會區分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很多年輕人有理想,有追求,並非都是為錢而工作的;另一方面年輕人也是成年人,應當理性對待工作方面的問題。健康是人的最大本錢,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 不鼓勵加班,人生的差別在8小時之外 」

如今,對於加班文化,華為也做出了改變。去年9月28日,華為的CFO、任正非的女兒在北京大學新太陽活動中心發表演講時表示: 如今,華為已經不鼓勵加班,我們希望員工能高效工作,在工作時間內完成工作任務。我們評價員工是以責任結果為導向,而不是看你是否加班。而人生的差別就在8小時之外。工作了8小時之後,有的人選擇放鬆、娛樂、刷朋友圈,而有的人選擇閱讀學習,不斷提升自己。幾年後,差距就拉開了。

雖然如今華為已經不鼓勵加班,但其實,加班已經變成了常態,只是可能沒有原來那麼嚴重。

據外媒報道,華為員工在入職一年之後,可自願選擇簽署《奮鬥者協議》,表示自願放棄放棄帶薪休假和加班費。

「 在IT行業 加班已成一種常態 」

去年年底,滴滴發布了《2016年度加班最「狠」公司排行榜》,在IT公司中,京東名列前茅包攬各項第一。騰訊、奇虎360、新美大、滴滴等其他明星IT公司紛紛上榜。

其中,在每月加班天數最多的公司中,京東以20天居榜首。每月的工作日只有22天,而京東的朋友們卻要加班20天。滴滴出行、58趕集、新美大員工同樣苦逼,每月加班7天以上。

榜單還顯示,在工作日平均下班時間最晚公司,京東下班最晚,平均下班時間為23:16。獲得第二名的騰訊(盈科)、第三名的58趕集,工作日平均時間都超過晚上22:00。

4-12名分別為騰訊(希格瑪)、奇虎360、滴滴出行、優酷土豆、搜狐、愛奇藝、新美大、新浪和百度,下班時間均在在20點之後。

實際上,IT企業大面積長時間加班早就成為常態,此前有爆料稱,浪潮公司要求員工申請自願放棄年休假以及實行6×12小時工作制春節、國慶隨叫隨到。

去年9月,58同城因為實行全員「996」(早9點到晚9點、一周6天上班),引起員工不滿和互聯網的熱議。當時,58同城CEO姚勁波微博評論中,被眾多疑似58同城員工和員工家屬攻佔,怒罵其壓榨勞動力,要求姚勁波給出解釋。在微博第一條內容下已經有數千條評論,幾乎全部與996相關。

事實上,「996」的說法並非58公司首創。在此之前,已經有多家互聯網公司的部分部門實行該工作制。據北青報記者調查發現,在互聯網行業,員工普遍一天工作時間在10小時左右,軟體開發等核心部門加班最為嚴重,「996」或者「10、10、6」是家常便飯,遇到新項目上線、系統更新等狀況,幾乎全部泡在公司。非核心的職能部門情況稍好,然而能夠做到「準點下班」的也寥寥無幾。

在該調查中,包括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京東、360、小米、滴滴等大型互聯網公司的多位員工都表示「經常加班」。有員工稱,公司規定10點上班6點下班,但真正6點能下班的時候寥寥無幾,也並沒有聽說過「加班費」這項福利。

為了公司的快速發展,長時間工作加班彷彿已經成為了這一領域的一種生活方式,區別就是有些公司會報以豐厚的薪水作為補償,有些公司則是讓員工無償加班。

雖然互聯網行業工資高、待遇好,是許多人的共識。但多數互聯網公司員工表示加班並沒有加班費。這就代表著員工每天工作10小時乃至12小時,如果其工資不變,其時薪就會隨著工作時間的延長而減少。

在強大的工作壓力下,互聯網公司員工的生存狀態堪憂。近年來,互聯網公司頻現員工猝死事件,關於互聯網公司「過勞死」的爭議一直存在。長時間熬夜、勞動時間過長、透支身體已成為互聯網行業的現狀,從業人員的健康狀況也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

參考來源:央視財經《遇見大咖》、公眾號商悟社(shangwushe123)、青年周報、李玉琢博客、創業邦雜誌、快科技、新聞網、北京青年報。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