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電競世界是個金字塔形的小社會,什麼樣的角色都有,圓夢的終究還是小部分人

電競世界是個金字塔形的小社會,什麼樣的角色都有,圓夢的終究還是小部分人

電競,這些年來跳躍式地刷新著它的存在感。電競的觸角卻來越多,越來越有力,範圍越來越廣。

《王者榮耀》2017年KPL(王者榮耀職業聯賽)春季賽第七周的比賽,上周末全部結束。QGhappy戰隊創下14連勝的聯賽新紀錄,現場人山人海,觀眾歡呼雀躍。當日場間休息時,一位50歲左右的阿姨拿著手機在給QGhappy的隊員拍照,她從來沒有接觸過電競遊戲,來到KPL比賽現場的唯一原因就是因為訂錯了票:「我本來是想著買了票就看一眼吧,後來這裡的氣氛就吸引了我,雖然什麼都看不懂,但是我能感覺到這比賽很精彩,這裡很熱鬧。」

電競市場的熱度伴隨著大量的專業工作崗位,這讓有前瞻眼光的高校也準備「入局」。上海體育學院日前透露,該校體育播音與主持專業已開辦「電子競技解說」專業方向。在此基礎上,還將正式申辦本市高校中第一個「電子競技」專業。學會解說遊戲,研究電競賽事的承辦和管理也能拿文憑,這些都有可能成為現實。

全球所有職業電競戰隊當中,位於加利福尼亞州奧克蘭的電競俱樂部Evil Geniuses是獎金收入排名第一的,從632次錦標賽當中獲得了1540萬美元(約合人民幣1.06億元)收入。

2016年電競產業市場規模已達504.6億元,遊戲直播用戶規模突破1億,一場電子競技直播引來冬粉無數,而知名電競主播的身價更是超過千萬。記者探訪了這個新興行業的幕後故事,揭秘電競世界的那些「角色」。

●非典型人物

塔尖上的「電競佛祖」JY: 高中畢業就入行,如今身價千萬

採訪電競主播比較曲折,「大牌」的主播一般惜時如金,採訪需要通過經紀人。在電競經紀公司「大神電競」的牽線下,記者聯繫到了如今身價千萬、被冬粉稱為「電競佛祖」的電競主播、專業狼人殺俱樂部JYC創始人JY。

來自北京的JY,今年30歲,本名戴士,不過冬粉們習慣喊他JY。JY在高中時就愛上了網路遊戲,他甚至都沒有參加聯考,就作為職業選手進入電競行業。「當時父母很不理解,但他們尊重我的選擇。」JY告訴記者,最初作為職業選手,月工資只有500到800元。2007年由於經濟危機,全行業發展態勢不好,於是他轉型做了視頻解說。後來一邊參加比賽,一邊做解說,慢慢積累了龐大的冬粉群。

作為元老級電競爭霸職業選手,6年的職業選手生涯使JY練就了高超的遊戲水平。2012年JY開始英雄聯盟解說生涯,成為最早期的LOL人氣解說之一。JY告訴記者,在做解說時,自己也開了家淘寶店,冬粉會「慕名而來」。他的淘寶店生意紅火,現在每月收入在100萬以上。

對於自己的收入,JY並不諱言。「我的收入分幾塊:平台簽約收入、淘寶店收入、冬粉送的禮物、在直播時植入遊戲廠商的廣告等,直播錄製下來放到平台也可以帶來收入,再有就是創業收入。」

「電競主播這個領域,能做到金字塔尖的人很少,大部分人甚至沒有什麼收入。」JY介紹,每個主播的身價與背後的冬粉量有關,所以主播們也都在盡其所能吸引足夠多的冬粉。「我主要是因為入行早,有遊戲天賦,也有『教書』天賦,所以主要以製作教學視頻的方式來吸引冬粉。」JY說,自己是用教學解說的方法提高冬粉水平,吸引更多冬粉,形成良性循環。「就像當老師,我教出來的學生考分就是高!」如今JY在玩家中擁有超高的人氣,同時在線冬粉平均達到40萬,峰值超過60萬。JY現在一周直播四五天,晚上直播,白天打理公司。

風光背後是艱辛的付出。很多主播都是晝伏夜出,白天休息,晚上工作,有時候會連續工作十幾個小時。由於不正常的作息,很多人都沒時間談戀愛。但JY是個例外,他已經有了美滿的家庭,生了兩個小孩,妻子是他的高中同學。

■背景 去年電競銷售規模高達504.6億元

2016年《遊戲產業報告》顯示,電子競技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到504.6億元,占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的30.5%。壹抹文化CEO辛迪透露,近兩年電競行業發展迅猛,資本流入較多,包括王思聰也有涉足。不過,電競行業的發展也面臨瓶頸。某省電子競技協會相關負責人表示,電子競技的推廣缺少官方的資金支持,政府部門多年來持續失聲,沒有針對電競出台任何監管或者引導性政策。

目前全國已有越來越多的高校開設電競相關專業,成為未來就業的新方向。「未來人類」負責人表示,儘管電子競技前景巨大,但電競事業的繼續發展,需要加入更多吸引目光的因素,比如網紅、顏值以及規範的行業標準等。

行業揭秘

冬粉量決定拿錢多少: 網紅年入百萬起步,新手一窮二白

作為互聯網重要的傳播渠道,遊戲直播與遊戲之間正形成越來越緊密的聯繫。報告顯示,2016年,遊戲直播用戶規模突破1億。遊戲直播平台的觀看人數也已成為相關電子競技賽事成功與否的重要判斷依據。而自帶冬粉的電競網紅主播群體的生活狀態也引起大眾的關注。

電競網紅主播主要集中在各電競經紀公司和直播平台,電競經紀公司「大神電競」有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目前整個電競行業高收入的從業人員分幾個梯隊:第一梯隊,年收入超過千萬,保守估計有30多人;第二梯隊年收入在500萬-1000萬,主要集中在職業選手中;第三梯隊年收入在100萬-500萬之間的,有200多人。

壹抹文化傳媒(上海)有限公司CEO辛迪介紹,電競主播基本分為三種類型,電子競技職業選手,他們日常的工作生活都是圍繞比賽進行的,日常訓練達8小時以上,有的職業選手會和直播平台簽約,訓練時進行直播,他們的收入來自簽約收入、戰隊工資和賽事獎金;另外兩種類型都屬於電子競技主播,他們的具體身份是職業戰隊退役選手或是平時遊戲打得很好的人,他們在各直播平台進行直播,除去在直播期間的廣告植入收入以外,冬粉刷的禮物也很可觀。

辛迪介紹,做得好的主播都有獨立的工作室、經紀公司。在電競圈,除了職業選手的轉會費、戰隊的薪酬之外,最令外界關注的就是遊戲主播的收入了,去年引爆業內的新聞來自於電競女主播Miss將近1億的天價簽約費。Miss原名韓懿瑩,1988年出生,有「電競第一女神」的稱號,除了顏值高之外,她是專業的電競選手出身。2016年春節后,虎牙便宣布簽約Miss,之後有消息透露虎牙籤約Miss的費用是3000萬一年,連簽3年。

「但是真正做到名利雙收的電競主播其實是鳳毛麟角。」和JY的說法相似,辛迪也表示,大家關注到的只是網紅主播中的成功案例,其實這條路看起來華麗,走起來卻很難。「主播就像一家網店,流量、冬粉多了,才有錢,新主播因為沒有冬粉所以也沒什麼收入。」他認為,由於遊戲直播平台的冬粉總量是相對固定的,所以這個行業也在形成強者愈強、弱者愈弱的「馬太效應」。

冬粉視角

遊戲愛好者看電競直播 主要想學技術

守著點等開播成了很多人的一種休閑方式

記者了解到,現在電競網路直播已成為一些遊戲愛好者的休閑方式。記者在大學生中做了一項簡單的調查發現,喜歡觀看各種網路直播的大學生,有44.83%選擇觀看遊戲競技類直播,佔比最高。

80后常先生是一名IT員工,自大學起就愛玩網路遊戲,工作之後的他也會用打遊戲的方式進行放鬆。常先生告訴記者,自己也會看網路直播,有時候來不及看,就等有空的時候看錄播。常先生表示,很多人通過不同的app看直播,自己主要是在飛熊視頻上看,但他看直播並不是關注主播的顏值,而是看他的技術和講解風格。「我經常看的那個主播,從來不露臉,只顯示操作,這是我喜歡的,而且他的語言風格詼諧,邊分解動作邊開玩笑,雖然我沒有在直播里給他送過禮物,但我光顧過他的淘寶店!」

90后大學生小萬告訴記者,最近一段時間迷戀英雄聯盟,除了玩遊戲之外,有空的時候就去看直播,「很多大牌主播都會提前播報直播時間,但我暫時沒有定下來看哪一個,一般是趕上哪個看哪個。」萬同學表示,看直播主要是為了能學習到更高超的操作技巧,提高遊戲水平。「同學之間也會談論有關電競直播的話題。」萬同學說,遇到電競賽事守著點等直播的情況在大學生中屢見不鮮。

■多說一句

僅僅想著「玩」 是不會成功的

在看到這些成功的電競玩家動輒百萬甚至千萬年收入時,可能很多年輕人會感覺眼前一亮,有為高收入動心的,也有為自己迷戀網游找到借口的。

其實世界上任何一個行業,包括今天我們談到的這個還被很多人理解為「玩」的電競行業,能做到頂尖層次的,幾乎都會有相應的高回報。

但我們不得不提醒大家的是,像電競這樣講究專業技能的行業,要成為行業頂尖,需要的不是盲目的熱情,而是不懈的努力,更需要足夠的天賦。塔尖上的選手、主播們付出的汗和淚,是普通人難以想像的。

金字塔塔尖永遠只屬於極少數不畏艱難險阻的成功者。僅僅抱著「玩」的心態,是不會成功的。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