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共享經濟做起「烏托邦」美夢

共享經濟做起「烏托邦」美夢

在過去幾年,共享經濟的商業模式在全球範圍內迅速崛起,以Uber為代表的共享經濟商業平台,在不斷影響和改變著人們的生活方式和商業運行模式。

國人的想象力是無窮的,而且自O2O興起以來國人的創業熱情一直都無比的高亢。當共享經濟經歷了「C2C」( copy to china),從出行蔓延到到短租、從C2C發展成B2C,在,共享經濟的商業模式在更多的行業和領域顯現出來,一大批的創業者和創新者在這條道路上探索。

然而,面對共享經濟野蠻生長的態勢我們必須要冷靜一下了,泛濫的共享經濟到底是真的風口還是第二個O2O?現在市面上的這些共享經濟真的靠譜嗎?

從共享腳踏車到共享雨傘:前輩栽過的坑,後輩也得跳

共享腳踏車應該是當下最火的共享經濟,然而火熱的背後卻承擔著巨大的壓力。先不說共享腳踏車盈利和它引發的公共問題,單是各種破壞腳踏車,腳踏車私有化問題的層出已經夠各個玩家「喝一壺」了。

作為共享經濟的後輩——共享雨傘,它也遇到了同樣的問題, 6月1日上午,一家共享雨傘企業開始在上海首批投放了100把共享雨傘。在短短一日之內,上海市投入的 100 把共享雨傘全部被借走,但無一人歸還。

共享雨傘不僅出師未捷,而且100%的丟失率讓它的尷尬程度遠遠超越了前輩共享腳踏車,充分詮釋了什麼叫「長江後浪推前浪」。

這只是個例子,因為除此之外,共享腳踏車面對的很多問題其實也是其它共享經濟需要考慮的問題,這些問題無法解決它們很難成就網約車般的成功。

在志剛看來,網約車商業模式本質是作為橋樑同時連接供應者與需求者,是消費者對消費者的模式,自共享腳踏車以後,共享經濟卻開始走B2C的路子,平台本身去充當供應方,共享腳踏車、共享汽車毫無疑問屬於重資產模式,雨傘、籃球、充電寶之流雖然單個成本較低,然而經過大面積推廣后依舊屬於重資產模式。

正是這種重資產模式讓這種共享經濟有著不可避免的短板,共享腳踏車栽過的坑,後來的共享充電寶們、共享雨傘們也都不可避免的會跳進去。

首先重資產模式對資金的需求規模和周轉性要求較高。因而這些B2C模式的共享經濟對於資本的依賴程度過高,這就讓它本身有太多的不確定性,規模達到一定程度后,資本運作的風險較高。

其次是成本問題,平台自己直接提供工具給用戶使用,這就意味著平台要自己解決工具所遇到的各項問題,包括日常的維護和修理,對丟失或者損壞嚴重的工具進行重複投放,這些都大大加劇了平台的資金負擔。同時還要承擔起相應的社會責任,例如共享腳踏車共享汽車亂停亂放的問題,共享充電寶的安全問題等等。

最後也是最重要的問題——盈利,任何不以盈利為目的的商業活動都是耍流氓。重資產下的成本壓力可想而知,企業需要錢來做更好的產品從而提高自身競爭力,需要錢去快速搶奪市場,需要錢去做日常維護,需要錢去做重複投放,需要錢去做人員開支……開支絕對夠大,但僅憑那些微薄的廣告收入和租金是無法實現成本覆蓋的。

如此看來,這些共享經濟真的有太多問題,而且這些問題都沒有很好地解決方案,共享腳踏車的問題還沒有解決,其它人又急急忙忙的搶佔其它項目,這顯然不是理智之選,可為什麼還有這麼多人願意去淌這趟混水呢?

風口刺激下的羊群效應:創業者蒙眼狂奔,投資者推波助瀾

羊群是一種很散亂的組織,平時在一起也是盲目地左沖右撞,但一旦有一隻頭羊動起來,其他的羊也會不假思索地跟上,羊群效應最早是股票投資中的一個術語,指投資者在交易過程中存在學習和模仿的現象,現在通常用來比喻人們從眾心理導致的盲從,而盲從往往會陷入騙局或者遭遇失敗。

小米掌門人雷軍說過:只要站在風口,豬也能飛起來。的創業者們受這碗雞湯的影響特別大,每一個風口的出現,人們都當仁不讓,多方齊動爭相去做「飛起的豬」,羊群效應十分明顯。這在近些年幾次風口中體現得淋漓盡然。

前幾年O2O的提出給人一種耳目一新的感覺,這也引發了全民創業的熱潮,那時候如果哪家公司沒轉型做O2O甚至就會被認為是落伍了,於是乎上門配眼睛的、寢室送零食的、搞婚慶的……各種「奇形怪狀「的O2O不斷出現,充當解決人們「痛點」的「英雄」。投資機構也到處砸錢,甚至一個項目投好幾家公司。

去年是VR的元年,這個風口同樣也引起了各種VR廠商的野蠻生長,各路玩玩紛紛參與展開布局。而事實上關於VR要解決的問題還有很多,內容、技術、如何落地……不過這樣追逐風口的最終結果就是VR元年即寒冬。

共享經濟的發展也是如此,繼共享腳踏車之後,共享汽車,共享雨傘、共享充電寶等都一窩蜂地冒了出來。似乎只要可以拿出做租賃的東西,稍加包裝即可搖身一變成為共享經濟的一員,然後打著新經濟模式的幌子去找投資機構要錢。

風口聚集著創業者們的加入,即使存在很多問題創業者們還是願意去嘗試,可能正應著那句話了: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因而市面上冒出各種各樣的共享經濟,而且絕大部分是「解饞」不是「充饑」。

如果說創業者們的跟風投機是共享經濟泛濫的原罪,那麼資本則是共享經濟泡沫形成的幕後推手。

資本所害怕的,是錯過風口,因而願意去做基於風口下的任何賭博。「創業有風險,投資需謹慎」,這句話雖然很有道理,但是「風險越大,利潤越大」這也是事實,投資者期待自己的賭博是對的,然後可以壟斷某一個共享經濟領域,利用其強大的流量進行變現再去收割其它市場。

就拿共享充電寶來說,馬化騰自己都說他看不懂這個東西,可騰訊還是投了,道理就是如此。同樣投資共享充電寶的還有小米、聚美優品等知名企業。而且共享充電寶本身就是假想的痛點,近日,剛拿到融資的共享充電寶公司街電創始軟體團隊和硬體負責人全體離職,創業者們拿了融資還做不下去?這就說明這個項目本身是有問題的。

就這樣,創業者的蒙眼狂奔,投資者的推波助瀾,這些加在一起促成了共享經濟野蠻生長的態勢,從而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共享泡沫。

B2C模式下的共享經濟只是場「烏托邦「的美夢

前面我們已經講了當下主流的「共享經濟「是B2C模式,具有明顯的重資產特徵。但需要強調的是,這種重資產模式已經脫離了共享經濟的範疇,這些所謂的共享經濟其實只是傳統的租賃經濟。因此,除了上面提到過的重資產模式所帶來的問題,它們還需面對傳統租賃經濟的弊端。

這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門檻低可替代性強。平台所謂的護城河其實弱不禁風,摩拜和ofo是最早推行共享腳踏車的企業,它們實力也是最強的,然而共享腳踏車市場不僅沒能出現下一個滴滴,反而呈現「彩虹」景觀。而其它各種五花八門的共享經濟完全可能發生同樣的資本大戰,但就是很難出現行業獨角獸。

事實也正是如此,除了滴滴以外,其它任何一個共享經濟都還沒有出現真正意義上的成功者,而且即便成功了又能怎樣?流量變現有那麼容易嗎?至少現在還沒有好的方法,不然共享腳踏車早就盈利了何必像現在這樣苦苦掙扎。如果沒有辦法進行流量轉化,投資機構大肆燒錢又有什麼意義呢?

滴滴為什麼可以成功?因為它是C2C模式,是真正的共享經濟,對社會閑散資源進行了有效的配置。平台只作為連接的橋樑,自己不需要考慮資產投放,因而也不用承擔資產投放的後續壓力,屬於輕資產模式。

因此,不是不看好共享經濟,不看好的其實是B2C模式下的偽共享經濟。對於一個新事物,人們要關注的不是它有多火爆,有多少人去做它,更重要的是它的商業模式是否成熟,到底能不能行得通。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