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婚外情到離婚共有三步,請在第一步就覺察

婚外情到離婚共有三步,請在第一步就覺察

01

最近不少朋友在看《我的前半生》。

這部戲的女主角羅子君,曾是一個衣食無憂的家庭主婦。

老公收入不錯,家裡請著保姆,她每天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然後監控老公周圍有沒有年輕漂亮的女人,可能威脅她的婚姻。

她老公陳俊生的出軌顛覆了羅子君對小三的想象,大概也顛覆了很多人對「小三」的想象吧。

其實有很多婚外情中的「第三者」,都不符合大家對「第三者」外表的想象。

從外表上看,他們(無論男女)都不具備大眾刻板印象中的「性吸引力」。

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大多數婚外情都不是「性慾」引起的。

短暫的性慾上的吸引是人類生物性的一部分,即便在最幸福的婚姻中,丈夫或妻子都可能對「有魅力」的異性有傾慕之情。

傾慕之情並不意味著會發展為戀情。

如果一個人總是防著伴侶接觸「有魅力」的異性,對保障婚姻並沒有太多理想的效果。

02

婚外情從發生,到真正破壞掉一段婚姻,其實有一個不算短的過程。

這個過程大概分為3步。

第一步:「我們不再談彼此擔心的事情了」

羅子君和陳俊生都對自己的生活充滿焦慮。

但他們都撫慰不了彼此的焦慮。

不僅撫慰不了,甚至根本沒認真了解過。

陳俊生的焦慮和擔憂是被賀涵說出來的。

賀涵說:

陳俊生在現在這家公司,學歷不高,沒什麼海外留學經歷,已經不年輕。

如果未來一兩年不能被一家大公司錄取,或者在自己公司升職,他很容易就被自己手下取代。

表面上他給家人提供了衣食無憂的生活,但實際上他的職業生涯或者說人生,充滿了壓力和不確定性。

羅子君到陳俊生提出離婚的時候,還對丈夫的焦慮一無所知。

曾經那個答應要「養她一輩子」的男人,其實比她想象的脆弱和無助。

羅子君理解不了陳俊生的焦慮,陳俊生也不能理解羅子君的焦慮。

羅子君擔心自己日漸鬆弛的皮膚,擔心丈夫被年輕女性勾引。

她最大的焦慮是自己對丈夫沒有了「性吸引力」。

激情是一段感情初期比較重要的因素。

一對夫妻在婚後進入平穩期后,最需要建立的是親密感和信任如果這兩點建立得不太好,婚姻中比較弱的一方就會感覺不安。

羅子君就是婚姻中弱的一方,她一直憂慮丈夫被別的女性吸引。

羅子君和陳俊生雖然生活在一起,撫養孩子,卻只是在自己的軌道上埋頭解決自己的苦惱,不再真正關注彼此。

在這個階段,很多人並沒意識到自己婚姻已經出了問題。

他們說話,但不「談心」。

當一對夫妻不再關注彼此內心的憂慮,只顧著自己生活,給不了對方支持,婚姻就出現了裂痕。

當羅子君媽媽找凌玲鬧的時候,凌玲說:

蒼蠅不叮無縫的蛋

如果這個蛋出了問題

打死這隻蒼蠅有用嗎

當婚姻出現裂縫的時候,就容易引來「蒼蠅」,即便這隻蒼蠅被拍死了,還會有下一隻蒼蠅。

此時,婚姻就可能走向第二步。

第二步:有另一個人在幫我分擔憂慮

如果婚姻出現了裂痕,而此時又有人故意靠近夫妻中的一方,出軌就非常容易發生。

或者至少是精神上的出軌就容易發生。

人們會向那些願意分擔自己苦惱和憂慮的人接近,這是天性。

陳俊生最大的焦慮是職業發展,當自己太太在揮金如土、給自己同事難堪的時候,另一個女人「潤物細無聲」的關懷,確實很難不動心吧。

第三步:我的伴侶不如他/她,他/她才是「對的人」

發生婚外情並不意味著出軌一方願意結束婚姻。

除非出軌方認為,婚外情對象才是「對的人」,願意付出很大代價和這個人在一起。

有人認為出軌一方選擇離婚是被感情沖昏了頭腦。

恰恰相反,他們是在很長一段時間將婚外情對象與自己伴侶「比較」后才做出的決定。

這種「比較」,在心理學上專門有一個詞,叫做「消極對比」。

有時一個人會在心裡「比較」生活中的兩個人,比較的結果總是一個人不如另一個人。

在這個人心裡,伴侶總在比較中「輸給了」婚外情對象。

漸漸的,伴侶在他心中變成了「不夠好」的人。

而第三者,漸漸成為最適合他的人。

在《我的前半生》這部劇里,離婚的決定是陳俊生自己做出來的。

甚至願意付出很大代價去離婚。

作為一個靠數據分析為生的諮詢業從業者,陳俊生甚至比大部分人更理智。

他沒有昏頭,他是在衡量和對比了很長一段時間后,做出了至少在當時看來「最優的」選擇。

只是連續劇中羅子君離婚後的變化,是他意想不到的。

03

婚姻真的被婚外情破壞,從第一步到第三步,需要不短的一段時間。

女性有沒有工作其實並不必然意味著老公會出軌,男人的財富狀況也並不必然意味著他會出軌。

而是兩人之間無法在心靈上支持到對方,而某一方又有了可能的出軌對象,才真的會發生婚外情。

對待婚姻就該像對待身體,天天保養,定期體檢。

在婚外情發生第一步就阻止它向最壞的地方滑落。

當你們各自擔心著自己的事情,而不再向伴侶吐露真心、表達擔憂,感覺自己不能再從伴侶那裡獲得支持的時候,就應該開始警惕了。

你可以問問自己這幾個問題:

我知道伴侶最擔憂的事情是什麼嗎?

伴侶知道我最擔憂的事情是什麼嗎?

我們談論這些事情嗎?

在談論的時候,我們會認為對方擔憂的事情「不值一提」或者「小題大做」嗎?

我們能理解彼此嗎?

我們能安撫對方的焦慮嗎?

情感婚姻問題?關注公眾號選擇下方按鈕 情緒疏導,幫您解決。

如果您想要更好的

婚姻家庭、孩子教育、個人成長

我們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