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林逋梅妻鶴子:古代最特立獨行的光棍達人竟是他

林逋梅妻鶴子:古代最特立獨行的光棍達人竟是他

「眾芳搖落獨暄妍,佔盡風情向小園。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斷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須檀板共金尊。」這是北宋詩人林逋筆下著名的《山園小梅》的詩詞。尤其那句「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更是被譽為千古詠梅絕唱。林逋的北宋詩壇大家之名早為人所知,但鮮為人知的這位詩壇大家還是歷史上最特立獨行的光棍達人。

林逋,字君復,人稱和靖先生,北宋初年著名隱逸詩人。少時苦讀力學,通曉經史百家;性情孤高,喜好恬淡;自甘貧困,不趨榮利。年輕時代漫遊江淮,不惑之年後隱居杭州西湖,結廬孤山。常駕小舟遍游西湖諸寺廟,與高僧詩友相往還。每逢客至,便叫門童縱鶴放飛,林逋見鶴必棹舟歸來。

據宋代學者沈括《夢溪筆談·人事二》記載:「林逋隱居杭州孤山,常畜兩鶴,縱之則飛入雲霄,盤旋久之,復入籠中。逋常泛小艇,游西湖諸寺。有客至逋所居,則一童子出應門,延客坐,為開籠縱鶴。良久,逋必棹小船而歸。蓋嘗以鶴飛為驗也。」

孤山,聞其名便知,乃杭州西湖中的一孤峙之島,山外碧波環繞,山間花木繁茂,亭台樓閣錯落有致,梅花廣植寒香遠送,其景色早在隋唐時就已聞名遐爾,隋朝時曾有「人間蓬萊是孤山,有梅花處好憑欄」的詩句流傳,唐代大詩人白居易也有「孤山寺北賈亭西,水面初平運腳低」的佳句。

林逋獨居孤山,20年不入杭城,種梅養鶴為伴,人稱「梅妻鶴子」。對此自得其樂的隱居生活,他曾賦詩曰:「湖上青山對結廬,墳前修竹也蕭疏。茂陵他日求遺稿,猶喜曾無封禪書。」林逋遠離塵世,雖然孤獨寂寞,卻體現出一種人格精神,也造就了幾分清風傲骨。

宋仁宗天聖年間,梅堯臣拜訪林逋,在孤山前點燃枯枝敗葉,圍火徹夜暢飲長談,一時被傳為佳話。不久,范仲淹也曾前來拜望林逋,暢遊孤山,詩文唱和,流傳千古。林逋去世后,歐陽修曾為之嘆曰:「白逋之卒,湖山寂寥,無有繼者。」其推崇之重,無以復加。陳與義更是慨然賦詩:「自讀西湖處士詩,年年臨水看幽姿。晴窗畫出橫斜影,絕勝前村夜雪時。」他認為林逋的詠梅詩已壓倒了唐齊已《早梅》詩中的名句「前村深雪裡,昨夜一枝開」。蘇軾來杭州出任通判時,林逋雖已過世五十年有餘,但蘇軾對這位「不慕紅塵只羨仙」隱逸詩人的清風傲骨仍是十分的感佩,尤其對林逋的那首詠梅詩《山園小梅》中的千古名句「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更是推重有加,曾賦詩曰:「詩如東野不言寒,書似留台差少肉。」

東野,乃唐代大詩人孟郊,孟郊為人耿介倔強,終生潦倒,故詩多寒苦之音,其以《遊子吟》最為著名。在中唐詩壇上,孟郊與韓愈齊名,為韓孟詩派開創者之一。其詩風清奇,以「苦吟」著稱,因其詩風與詩人賈島近似,蘇軾曾稱之為「郊寒島瘦」。留台,即北宋書法名家李建中,宋太宗太平興國年間進士,官至工部郎中,晚年居住西京洛陽時,求掌西京留守御史台,故人稱之為李留台。其書法骨肉停勻,神氣清秀,「蘇門四學士」之一的黃庭堅就曾以「肥而不剩肉」的世間美女讚譽其字。蘇軾盛讚林逋詩書,似唐之東野、宋之留台,可見林逋不但清風傲骨令人敬佩,而且其滿腹才華也不同凡響。

林逋隱居西湖孤山,終生不仕不娶,但不能說他心中沒有刻骨銘心的愛戀之情。「吳山青,越山青。兩岸青山相送迎,爭忍有離情?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已平。」在林逋的這首《相思令·吳山青》詞中,林逋以一個女子口吻寫出了自己的心聲,他與心上人相戀卻因故未能永結同心,終致於孤單一生。

宋室南渡之後,杭州成為了京都。朝廷下令在孤山上修建皇家寺廟,山上原有的宅田墓地等全部遷出,可唯獨留下了林逋的墓地。後來有盜墓賊以為林逋是一代名士,墓中的珍寶必定極多。於是便去盜墓。可是林逋的墳墓之中,陪葬的竟然只有一台端硯和一支玉簪。端硯乃硯之珍品,那是林逋自用之物;而這隻玉簪分明是見證林逋愛情的信物。終生不娶的林逋到底有著怎樣刻骨銘心的前塵往事,才讓他在風華正茂的青年時代就心如止水,歸隱林泉獨身終老此生呢?

林逋才華橫溢卻隱居山間,終身不仕不娶,過著「梅妻鶴子」的清淡生活,可謂是古代最特立獨行的光棍達人。林逋的「梅妻鶴子」的清風傲骨和文壇流傳的千古佳話一時使孤山名動天下,許多文人騷客和商賈豪富紛紛前來孤山踏青尋芳,發思古之幽情,閑暇時便來這孤山南麓的西泠茶社喝上一杯虎跑水泡的龍井茶,遠眺西湖秀色,領略杭城風情。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