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們曾經做過的那些瘋狂往事

我們曾經做過的那些瘋狂往事

文章來源:新青年藝術沙龍

ID:duan_shaofeng

朋友圈美院校友刷屏祝福美院99歲生日的帖子。恰好我去年整理上學的照片,發現美院時期照片留下來的其實好少,當時拍了不少,後來電腦壞了幾次,到現在換了三四台,手機不用說了,最後照片特別少。很遺憾,大多只是記在腦子裡了,像是一張張畫。

我和美院緣分不淺,我考美院是考北電時臨時起意,後來考美院踩著分數線進來的,我當時並沒什麼 感覺,因為美院曾經並不是我的夢想,現在回看,美院太適合我了,這裡自由平等開放,主要是美院人樸素,而且有理想主義遺存。我畢業后工作兩年,在一家雜誌做運營總監,後來就自立門戶了,到現在我還是很自由,不上班 ,這想必也是美院讀書后養成的習慣,希望自由,美院學生有股子野勁,人文學院差了點,恰好我是我們那屆我最大,按照俗話說社會上混過,所以和外院系朋友玩得多,所以上學不想著學習,就想著鼓搗點事兒,美院老師對我特別寬容,我的幾個老師對我都很支持,他們很開明,這個我現在記得很清楚,寫在心裡的小本本上。

當著自己同學,我們都會吐槽美院這個不好那個不好,遇到別人再驕傲一把,總歸是美院好,自己人可以吐槽,別人罵就算了,畢竟青春期尾巴上那點熱血荷爾蒙眼淚都散在學校的角落裡了,好的不好的記憶都在那裡,重情義,也不能讓別人說了不好。我總說美院其實沒什麼,重要的是那些人,我生命中際遇的那些人,他們陪伴我走過了難忘的一段日子,也是難熬的一段日子,我們像是野草一樣,長在花家地,最後被鐮刀收割。

那時大家沒有愛情,幾個朋友終日相伴,草坪上,多功能前的台階上,等等等等,美院的詩社很奇怪,只要是男生進了那個社團全是單身,後來想著做點什麼,就做展覽,做活動,記得有一次做影展,在圓形劇場放露天電影,婁燁的《蘇州河》,然後下起了雨,那時好美。幾個人拉著器材躲雨,有王一博、李爍、張慧心他們。

那時宿舍也有意思,大家基本上都窮,唐俊一半時間攢錢準備回家,一半時間在家,老梁我都是窮光蛋,省的錢都不知道幹嘛了,有一次晚上實在沒煙了,就找抽過的煙屁股捏碎湊齊一根煙的煙絲捲起來抽。有段時間我和老梁出去隨便坐一個公車,然後沿途看著哪裡好玩就下車,然後逛完一條線原路坐公交返回,那時候南湖的小市場還在,周末去哪裡逛,東西多,還便宜,還有就是宜家、華聯、華堂什麼的,現在我雖然在附近,去的很少了。

轉眼間,當年一起玩的這些朋友們多久沒見了。604的幾個後來都散落在各地了。我答應你們的小說還沒寫,翻出老照片,說老卻也是五年前的事情。時間好快,人生易老。那個樓道里總會響起的喧囂,那些你們打不完的電話,你們絮絮叨叨的事情,現在可惜,估計我們都快忘了。我們都在紅塵滾滾中,忍痛前行,傷花怒放。

我有段時間喜歡陳升,那首《二十歲的眼淚》,去KTV偶爾唱,楊夢嬌說我有陳升的意思,我想可能是類似的心境吧。畢業后在花家地,那時大家聚的很勤快,留在這裡的人經常聚,然後剛畢業各種艱難,租房買家居用品之後基本沒錢了,不能問家裡要,只能挺著,很難熬的一段時間。那段時間要不是那麼多朋友,怎麼可能不抑鬱。這兩年大家都穩定下來,慢慢有了自己的事情做,心態上變化出現了,不那麼焦慮了,越來越知道要做什麼了,反而從容了不少。

我現在變的好多了,不再願意去回憶什麼了,我大多時候覺得每一個當下都很好,我也不願意去想更多未來的事情,每一個當下構成過去,每一個當下無限接近未來,眼前的事情要美好起來就好。

我覺得時間可以改變很多,讓人遺忘掉很多東西,卻有些東西越是久遠,越是歷久彌新。回憶像是擦玻璃,有的越來越明亮,嶄新的像是昨天。

最後謝謝美院,謝謝過往,謝謝認識和經歷的人們,祝福美院生日快樂!

最後這張照片是大學時期的一張照片,還有后海大鯊魚的一首歌,后海大鯊魚主唱恰好也是美院的畢業生。是時間改變了我們。

最後用的是徐冰老師在我收藏的《徐冰木版畫》一本小書上的贈語,這是一本1986年徐老師的最早畫冊,差不多與我同齡了。

★【獨家】艾未未2016最大個展《Ai Weiwei. LIBERO》於佛羅倫薩的斯特羅齊宮盛大開展★ 基弗:在表現天堂或者大海之前必須先表現「時間會毀滅一切」這一事實。滿嘴屎尿屁,莫扎特讓卡農男聲輪唱:舔我屁股,把它舔得美妙又乾淨…

轉載合作請後台回復:轉載

無授權圖片會被舉報喲

機構合作、廣告刊登、項目合作請聯繫

iap007@126.com

試試回復這些詞

不知道會發現什麼奇怪的東西

涉毒 紅色 偷窺欲 陳忠實 上帝視角 狂吐

無人問津 奧斯卡 裸身 硬色情 自殺 IKEA

包豪斯 公開認錯 搞死藝術 妓女 蜷川幸雄 世外桃源

4月6日藝術市集等你來嗨!!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20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