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在北海道參與搜尋失蹤福建女教師,向家人謊報位置謎點重重

在北海道參與搜尋失蹤福建女教師,向家人謊報位置謎點重重

更多精彩國際資訊請關注微信公眾號世界說(ID:globusnews)

也許是因為在北海道已經生活了許久,我從福建國小教師危秋潔失蹤的消息一傳出,便特別想盡自己的微薄之力去幫助尋找危老師的下落。

起初,我們在微信公眾號上緊急刊發尋人文章尋求擴散,文章迅速傳遍朋友圈得到近23萬次閱讀,接著引起各大主流媒體報道。在眾人一起努力下,這次事件得到各界充分關注,也很好地推動了日方調查搜救工作的快速進行。

從事件一發生,危老師的親朋好友和一些好心人聚在一起,大家商量討論,理清時間軸,搜集各種消息,辨別信息真偽,不會放過一絲線索,也不敢輕信一句謠言。通過多種途徑請求微博、銀行等官方給予協助確認GPS地址、整合照片、衣著打扮確認行程、意圖等等,大家齊心協力,抽絲剝繭,提取有效信息。

無論是語言協助,還是情報分析,許多熱心網友也不斷參與進來,提供各種幫助,這讓我們也特別感動。危老師家人要來北海道之前,就有網友表示願意免費提供車和司機服務,去機場接機。甚至還有日本人記者在提供訊息方面給予了非常大的幫助。

從7月22號下午5點半左右危老師跟家人報了最後一聲平安,到今天,已經過去了將近一周的時間。

這麼長時間過去了,危老師現在人在哪,又到底經歷了些什麼,仍然是個謎團。每一個新線索的出現都牽動著人們的心弦,但隨之增加的各處疑點和自相矛盾,又讓整個事件更加撲朔迷離,捋不清其來龍去脈。

危老師父親在28日抵達日本,由駐札幌總領館人員陪同(圖源:日本媒體)

28日晚上,危老師的爸爸在中日各部門的協助下,以最快的速度拿到了日本簽證后,抵達札幌,正在駐札幌總領事館工作人員的陪同下,共同尋找危老師的下落。

同一天,危老師的行蹤終於得到了進一步的確認。

她在22號早上離開札幌的青年旅社后,在當天晚上並沒有按照原計劃返回旅館住宿,而是趕往了位於北海道東部的觀光景點阿寒湖,入住了當地的溫泉酒店,隔日(23號)早上7點半左右退房離開。

北海道警察已經動用直升機和警犬等警力,正在阿寒湖區域全力追蹤危老師的下落。

阿寒湖位於日本北海道阿寒國立公園,以毬藻和鱒魚聞名,是電影《非誠勿擾》拍攝地(圖源:663highland CC BY 2.5)

雖然危老師的最後出現地點更新到了阿寒湖附近,但更多的疑點卻浮出水面,讓人不得其解。

危老師在22日下午4點半左右主動向家人報了平安,聲稱自己已經安全回到旅館,但實際上卻在當天晚些時候入住了阿寒湖酒店。

危老師為什麼要向家人謊報自己的行蹤和位置,著實讓人費解。是因為突然改變行程,害怕家人擔心而故意說的「善意的謊言」,還有其他因素不得已而發出這些信息,亦或者,報平安的根本就不是其本人?但據北海道警方透露,在阿寒湖酒店入住登記時,危老師登記的是一個人,次日早上,也是用自己的信用卡付了一個人的房費后離開。

據危老師入住的札幌旅館的老闆透露,危老師已經提前預付到了25號的房租,22日早上離開旅館時也只是簡單帶了一些隨身物品,並沒有任何要更換酒店或者要出遠門不歸的傾向。而且危老師也從未向家人朋友透露過要去道東阿寒湖附近觀光,從她手寫的行程里,我們也並未看到阿寒湖之類的字眼。

從札幌到阿寒湖,即使是包車出遊,也要花費4個小時以上的時間,如果是乘坐公共交通前往,則要花費6個半小時以上。

阿寒湖位於道東,雖然還算有名氣,但一般屬於 「深度游」 的範疇,如果是臨時起意要去阿寒湖,客觀上有點勉強。又或者,在旅途中結識了熱心的驢友,邀請其一起前往?但危老師入住阿寒湖酒店時又是一個人,這些都在互相矛盾。

從札幌到阿寒湖,車程至少4小時(圖源:日本媒體)

最讓人費解的是,危老師最後一次聯繫家人是22日下午4點半左右,晚上其家人和朋友給她發了很多信息,都沒有得到任何回復,但23日早上7點半左右危老師刷卡退房則佐證了,她至少在22日晚上應該是安全的,並且她在23日的某個時間點(很可能是過完零點后的深夜時間段)還給自己喜歡的孫燕姿的生日微博點了贊。

也就是說,22日下午4點半(東京時間5點半)到23日早上7點半左右這段時間,危老師應該具備回復家人朋友信息的條件,但是她卻選擇了全部無視。據危老師親友透露,危老師平日並不太會故意忽視他人信息,看到信息后一般都會回復。

是什麼原因讓危老師沒有回復家人朋友的消息呢?是旅行太累,早休息了沒看到?還是手機/iPad沒電或者沒網無法回復?但是,她卻又在微博上點了贊,就這些推論貌似都站不住腳。如果是被控制而無法回信息的話,她在23日早上7點半左右又自己退了房。

阿寒湖的南岸有阿寒湖溫泉(圖源:צילום עצמי CC BY-SA 3.0)

現在,危老師最後的出現地點變成了阿寒湖附近,那發生意外的概率就大大地增多。

阿寒湖雖為旅遊景點,但周邊還是相對荒涼,不僅有湖水,還有樹林、荒野,甚至周邊也有熊出沒。危老師23日早上離開阿寒湖酒店後到底發生了什麼,我們只能等待北海道警察給我們答案。

從失聯到現在,已經過去快一周了。這期間,最受煎熬的還是危老師的家人和好友。

他們用盡全力去搜集新的消息,迫切希望事件有新進展的同時,又害怕不知幾時的消息會扼殺掉他們的所有希冀。他們要擔心著危老師的安危下落,還要經受網路暴力的摧殘折磨,那些骯髒的評論,刻薄的言語,戳到肉心,生疼生疼。

最無助的家人需要藉助媒體的力量讓相關部分引起重視,儘快尋到危老師的下落,但許多媒體記者卻只為了獵奇、吸引流量和讀者,發布一些還沒有得到證實的消息,故意起一些嘩眾取寵的標題,把 「是」 寫成 「不是」 ,把 「疑似」 寫成 「確信」 。一步步緊逼家屬,卻不知他們自己正透支著整個行業的信譽,已經忘記了當初為什麼要做記者的 「初心」 。

無良記者不要再給最受煎熬的家人的傷口上,再無知地往上撒鹽,還要賣人血饅頭。

讓我們靜靜等待,默默祈禱。用盡氣力,祈求危老師的平安回來!

作者/小早川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