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堅持不懈的「學霸」義工 ——訪華人服務社主席周波博士

堅持不懈的「學霸」義工 ——訪華人服務社主席周波博士

??? 【背景故事:華人服務社現任主席周波博士,早年畢業於北京大學,1986年赴澳,於悉尼大學攻讀地質學博士,後於新南威爾士大學從事有關南極地質的博士后研究。年近不惑,他又在澳大利亞管理研究所院AGSM(Australian Graduate School of Management)進修,獲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如今,他是跨國企業的高層管理人員,同時也是華人服務社CASS的「資深義工」。 】

周波博士接受本站記者採訪

「心和身,總要有一個在路上。」從博覽群書遨遊學海,到跋山涉水勘探礦產,再到秉持信念服務華人,周波博士一直「行走在路上」。今天,就讓我們一起跟隨這位「學霸」義工,了解他所堅持的人生之路。

堅定航行在學海中

「其實,我一開始最想讀的,是數學專業 – 我們那一代人受文學家徐遲的報告文學,「哥德巴赫猜想」的影響太深了。可是在我那個年代,只有3%的人能上大學,服從分配是必須的。」當年聯考數學滿分的他,只能無奈接受專業調劑后的地質學。而他並沒有料想到,這個專業為他打開了新的一扇門。「人家付錢給你去週遊世界,遊山玩水,又何樂而不為呢?」周波笑著說。

在野外進行地質工作,條件之艱苦是常人無法想象的。「荒山野嶺,可能一個月都沒法洗澡啊,蚊蟲叮咬這些就不提了。」而周波在這個行業,一做就是大半生。「但對於喜歡自然的人來講,是非常享受的一種經歷。」帶著對地質學的熱情,周波更加堅定了要走遍世界「三極」(北極,南極,世界屋脊喜馬拉雅山)的決心。而如今,這已在他願望清單中被畫上了勾。

周波博士在南極進行地質勘查

如果說當年的專業調劑,只是周波博士學習生涯中一個小波瀾,那赴澳留學初期的艱辛,對他而言,則是一場大海嘯。「當時說我來澳洲留學,就是為了讀博士。」80年代中期,澳洲對海外留學生,尤其是留學生的審查甚為嚴格。「當年悉尼大學並不承認北大的學歷,所以不得不先讀一個研究所預科。」

對於出國之前已經有研究所導師的周波來說,他的情況本可以直接攻讀博士。然而現實卻是,必須要從碩士預科讀起,再讀完碩士,才能讀博,這無疑會造成大量時間和金錢的浪費。語言上的難關,政策的壓迫,學校的不支持並沒有讓周波放棄他對博士學位的追求,反而堅定了他的決心 。入學之後他通過自己辛勤的努力取得了出色的考試成績,進而贏得悉尼大學導師的讚賞。所以很快導師就安排他不再進修碩士預科,並放棄碩士學位,轉為直接攻讀博士。四年博士生涯緊接著南極地質項目的博士后研究,成為了周波未來事業的基石。

周波博士在南極洲划獨木艇

對地質熱情執著,奠定事業成功基礎

「其實我現在做的,還是與地質礦產相關的工作。」周波博士介紹說,儘管取得了一個MBA,也成為了公司董事會成員,他還是忍不住經常下到礦井中去看看。下礦,存在很多危險的因素,周波說自己年輕時就兩次因為吸入炮煙毒氣,而差點丟了命。他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進礦前,本應等到井下放炮后的煙霧散盡,才能入內。「偏偏我們進去的那次有點早,煙還未排盡,沒走多遠就暈了,再遲點發現那可就真悲劇了。那時中毒以後語痴得非常嚴重,整個腦袋是懵的,沒辦法思考,反應變得特別慢。」周波輕描淡寫地說,「其實只是被熏了一下還好,把命丟了就沒辦法啦。」

下礦如此危險,為何還要繼續?可能是一種責任感,使命感,也許是與生俱來的堅持本能,哪怕在鬼門關前走了兩遭,依然無法澆滅周波對礦山事業的熱情。「我還是比較喜歡在礦山上做的。」周波告訴記者,「這樣的興趣是在地質學習的過程中逐漸培養起來的,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對喜歡東西的堅持吧。」

澳洲總理特恩布爾訪問時與周波博士合影

「其實這個礦,真正算是礦山行業中唯一的一家中澳合資的企業了。」談起自己的工作,周波博士變得津津樂道了起來。1995年在河北張家口,現任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先生開始了這個礦山項目。而周波博士,正是他特別聘請並指定去跟進該項目的負責人。三年後,礦山被其他公司收購,周波也不再與特恩布爾共事,但他卻跟著項目,走到了今天。「去年合資公司成立20周年的時候,特恩布爾還特地發了視頻與賀信。」周波將自己與特恩布爾的合照展示給記者看,「我現在每個月還要飛一趟回去看看,呆上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

致力慈善:同樣的人會聚集到一起

提起加入華人服務社,「不知不覺間,就有了二十年。」當時只是為了送女兒去華人服務社學芭蕾的父親,如今已成為華人服務社的主席,兼任財務工作。周波笑稱,他也沒想到會這樣。二十年的「資深義工」卻讓他更堅定了一個信念:一心做公益的人,往往人善心靜。在200多位義工的支持下,已成立三十五周年的華人服務社正在發揮著越來越大的作用。

周波在華人服務社35周年慈善晚宴上致辭

「服務社之所以能不斷地發展壯大,最大的功勞還是在於義工們的幫助,這無形中減少了非常大的一筆開支。」身為財務負責人的周波博士,對此最有發言權。創社初期為了置辦物業,幾個董事用自己的物業作為抵押向銀行貸款;每每服務社遇到資金周轉的困難,都是董事們先挺身而出,盡己之力籌得善款;澳洲人工工資高,義工們就輪番上陣,任勞任怨地幫忙。這些事都讓周波深有感觸。「(當時)如果無法還款,他們的房子都要被銀行拿走進行拍賣的。」而當年的貸款利率甚至高達18%,周波說這件事一直感動著他,也成為了他堅持在華人服務社做義工的原因之一。而他自己,也在工作之餘,不辭辛勞地為服務社奉獻著。他曾以愚公移山般的毅力,歷時半年將數千環保袋分批由帶返悉尼供服務社使用。許多服務社的文件都是他在往返於和澳洲之間的飛機上翻譯的。在他和其他一幫齊心協力的董事局同仁的共同不懈的努力下,華人服務社如今的發展,可謂是穩中有進,不僅為澳洲當地華人提供各種便利,也在不斷地將澳洲先進的管理理念帶回。

駐悉尼總領館顧小傑總領事到訪高齡頤養院與老人們共慶中秋

「很多義工,都是不求物質上的回報,來幫忙。這種大公無私的精神,算是感動我最深的一種榜樣的力量吧。」而對於周波博士來講,他尋求的,更是一種精神上的回報。06年,創社主席潘南弘遇襲失明,華人服務社經歷了一場成立25年來的「浩劫」。隨之而來的謠言,誣陷,甚至最後政府部門介入社內事務進行各方面的調查,令華人服務社一時間陷入困境,風波四起。

「當時,我甚至被他們從董事局中除名了,在財務方面的調查也是最多最繁瑣的。但是沒關係,我們的財務情況一直很透明,我們配合調查。」周波告訴記者,「公道自在人心。比起潘先生當年所受的委屈,我這點事兒真的不算什麼。」直到3年後,政府對華人服務社各方面的審慎調查結束,這才將真相還原。「但是這過程中,我們流失了兩個托兒中心還差點失去了其中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物業。」周波遺憾地說。

周波在華人服務社中秋活動中發表致辭

【小編後記:在採訪中,周波博士說他的女兒也是個「不折不扣」的90后。他對年輕人的評價是,「有想法愛創新,善於追逐時代風潮。」周波打趣著說:「每一次,我讀他們(90后同事)的報告的時候,總會給我耳目一新的感覺。現在是我要向你們學習啦。」

周波博士與女兒在南極洲

在採訪的尾聲,周波博士留給本站兩名90後記者,一條關於面對人生之路該如何選擇的小建議:「Follow Your Heart and Persist」。 正是因為如今的90后,擁有太多的信息獲取渠道,更寬廣的就業之路,往往更容易迷失方向。這時候需要的可能就是內心的指引,和堅持的力量。】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