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西安事變后 路遠征軍為何處境更加艱難

西安事變后 路遠征軍為何處境更加艱難

史海拾記

【筆記君簡述:在紅軍長征、延安時期,有許多未知的困難,除了自然環境的惡劣,還有國民黨軍隊圍追堵截,在各處設下埋伏,幸好在毛主席的帶領下,紅軍將領有勇有謀,用靈活應變的策略逐一化解難題,創造了一個有一個勝利,期間也有慘痛的教訓。今天起聊聊一支悲壯的遠征軍——西路軍的故事。 】

上一篇說到西安事變對於西路軍的前途影響,遠征?開闢根據地?爭取二馬?這些目標以西路軍當時的條件都很艱難,因為他們面對的對手是兇悍的西北軍閥馬步芳兄弟,而他們世代鎮守西部,把這渺無人煙的地方視作馬家的私人地界,不僅容不得紅軍,連中央軍都很難進來。

不方略花些筆墨聊聊馬步芳其人的家族來歷。

馬步芳,河州人,祖父馬海晏早年曾參與回民反清的武裝鬥爭,1872年率部投降左宗棠,1894年以一個旗指揮官的身份隨董福祥率軍入京,並在慈禧太后和光緒皇帝從北京逃往西安途中充當隨駕扈從,也算有功於大清的患難之際。后,馬海晏在前往西安途中死去,其子馬麒接統舊部,並一度駐軍循化、河州一帶。1911年率部前往西寧,開始在西寧一帶發展,並很快成為這一地區軍事和行政事務中最有權勢的人物。

1926年至1930年期間,雖受馮玉祥部入甘的衝擊,但夾縫中生存,還是躲過了一劫又一劫。

不久,馬麒倒向蔣介石,並在1930年的蔣、馮、閻大戰後,頗為僥倖地獲得了國民黨青海省政府主席一職,直到1931年9月去世。正是乃父的政治軍事勢力及其庇護,馬步芳1922年投入軍界,並很快於1930年當上了國民政府西北鎮守使顧祝同屬下的旅長和暫編第一師師長,1931年當上了暫編第九師師長,此後不久又成了暫編第二軍(后稱新二軍)軍長,成功成為整個青海超越乃父當年的權勢人物。

當然,介紹到此也只能是大概,儘管要從這樣的角度讓人了解馬步芳軍事集團的特點和馬步芳這個地方軍閥的特點還頗為差強人意。但在此基礎上需指出的是,這個馬步芳還真是頗有一些不同於其他地方軍閥的特點。我們知道,地方軍閥的產生是民國初期乃至整個國民政府時期的一種非常獨特的現象,就像歷史上所有朝代的過渡期一樣,權力交替時期就是亂象紛呈時期一樣,在國民黨統治的整個時期,允許軍閥完整無損地帶領他們的軍隊進入國民革命軍序列幾乎成為一種慣例和定勢。

作為一種政治統治的策略和手段,這樣做儘管可以避免暫時的打仗流血,看似也不危及終極統治,但實際上卻在孕育和造就著一個個的獨立王國,並最終埋下國民黨政權失去民心和走向滅亡的種子。特別是馬步芳,由於地處偏遠,更讓蔣介石鞭長莫及。與之相應,他那獨霸一方要當「西北王」的夢想便時時發酵、日日膨漲。而與廣東的陳濟棠、廣西的白崇禧們不同,為了充分利用自身地域偏遠的優勢,馬步芳一面努力以堅決的對紅軍採取打壓態勢來搏取蔣介石的信任和歡心,另一面,也以此在夾縫裡努力為自己換取一個盡量不受觸及並能夠的的確確當上「西北王」的政治軍事環境。

所以,在與紅西路軍的這場軍事較量中,他不僅不惜一切、非常堅決,同時也堅決不管不顧西安事變后連國民黨中央軍都不得不停止剿共的那樣一種局勢,特別是當他了解到紅西路軍要在自己的地盤上紮下根來的時候,簡直就瘋了一般的要拼個你死我活。

那麼,這種瘋拼到底有沒有底氣呢?並究竟依靠什麼呢?說來主要有兩個方面,一是其早年就執行的一種徵兵制度——馬步芳把其治下凡18至50歲的男性全部都納入了他的徵兵範圍,並對他們進行軍事訓練。據美國學者默利爾•亨斯博格在《馬步芳在青海》一書中記述,作者1972年到台北市採訪馬呈祥並談及這個問題時,馬呈祥曾說,馬步芳最著名的一個口頭禪就是「讓青海的每個人都成為兵士」。

另據資料記載,就是因為有這個基礎,在河西的具體作戰中,不管仗如何去打,以及情況如何緊急,從永昌開始,馬元海就很少把部隊整團、整旅使用,而是每每留足後備,從軍官到士兵,基本架構一應俱全。目的就是為了萬一損失了,也不管損失多大,都可以在一個很短的時間裡將部隊按原編製和原人數給補足湊齊。

這真是可怕呀!這說明什麼?說明敵人的兵源充足,甚至能充足到了幾乎需要多少就補多少的程度。這對兵力有限且有耗無補的西路軍來說,的確是致命的。也就是說,你很難把具有這樣特點的敵人給徹底打垮。二是利用伊斯蘭教教義並以「保種護教」為號召。這就更具欺騙性蒙蔽性了,危害顯而易見。

正因為馬步芳及馬步芳軍隊具有上述特點,所以,永昌、山丹一線就幾乎成了西安事變后全唯一仍在打內仗的地方,而且休戰和沉寂的時間非常短暫。

國民黨陸軍新編第二軍《剿x概述》是馬步芳組織所部陳顯榮編撰的一本記述馬家軍在河西與紅西路軍作戰情況的小冊子,儘管這本書是敵人為了向蔣介石請功和宣傳其所謂的尚武精神,其中頗有些杜撰和虛擬成分,但作為敵方資料,畢竟也是我們了解西路軍的一個重要參考,也算提供一個客觀證據,至於其中語氣用詞可以忽略不計,畢竟具有時代局限性,且用x代替紅軍。

據《剿x概述》記載:

「十二月十二日……本部一面日夜加緊剿滅殘x速度,一面迭向中央請纓聲討張、楊……」。

「十二月十四日,永昌十里鋪之役。河西戰事側重於永昌十里鋪,我軍馬元海指揮各部隊向十里鋪偽九軍盤踞之堡攻擊,先用大炮向x陣地猛力壓迫,已將堡內外院佔領,正向里院進攻之際,忽逢x援二千之眾撲到我伏兵線內,我軍猛起,即與之肉搏夜戰,並誘匪出村外,採取大包圍形勢……」。

「十八日,我馬步鑾團令第四營、第二營暨劉呈德一營與匪相近咫尺,分佔兩堡,其餘部隊距x尚遠。馬指揮元海於是日晚間密令遠處部隊乘黑夜之際銜枚疾走,潛進我駐軍之兩堡內。次早,我軍在此堡內各留一百餘人,其餘均由堡內退出佯作全部移動模樣,x見我軍他往,遂派偵探二人在堡之周圍觀察甚詳,見堡門大開,我軍士兵化作民眾模樣在城頭上詐雲,軍隊已去遠,你們再不要怕了。x偵探信以為真,至正午時,來x兩連,欲佔據此堡,我軍俟其接近,即開槍射擊……」。

「十二月二十一日,我軍佔領永昌城外北海子……」。 「十二月二十二日,我在北海子附近水磨內奪獲足供我前防部隊埂日給養之麥面……」。 「十二月二十四日,x被我攻擊,狼狽不堪……」。 「十二月二十六日,永昌城西南x據各堡,x均自行焚毀,x全部撤退城中,我軍即將永昌城四面包圍。」 「二十六日夜間,永昌城西南匪據各堡被x焚毀,於是,x盡撤退城中,我軍即在所焚毀堡內設法搭架駐紮。是時,永昌城四面堡內均為我軍佔領,將竄進城中之x取大包圍勢,我軍即預備雲梯四十架,相機總攻。「

從這些當時記錄的原始文字可見,就是馬步芳以及馬步芳不同於其它地方軍閥的特點,使紅西路軍的處境並未因西安事變的爆發而改變。相反,具體到某一個地區的危機真是時時升級且日見加劇,非常艱難。

特別聲明:小編此處所編文字參考正規黨史軍史文獻,絕無生造史料,在此基礎上力求文字可讀性,您的讚賞將是小編前進的動力,多少不限都是支持!也歡迎留言發表意見,積極吐槽,都表示感謝!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