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金融監管趨嚴 風控法律服務迎來風口

金融監管趨嚴 風控法律服務迎來風口

今年以來,包括「一行三會」在內的監管層均在加碼金融監管,金融去槓桿已上升至國家戰略。與此對應,合規和風險防控法律服務卻迎來風口。

在近日舉行的新形勢下金融風險的防控與化解高端金融論壇上,加強新經濟形勢下金融機構金融風險防範,解讀金融監管機構新監管政策,探討金融不良資產的處置,成為與會者關注焦點。論壇由德恆律師事務所金融專業委員會舉辦。

德恆律師事務所副主任徐建軍指出,2017年是金融發展至關重要的一年。在今天的經濟發展大幕下,金融的發展影響重大,牽一線而動全局。金融法律風險防範以及金融法律服務顯得尤為重要,但金融法律服務與金融發展相比仍存在滯后現象。

「有的客戶委託律師參與一款信託產品設計,要求律師只需出具一份法律意見書,在目前的監管形勢下,這明顯是不夠的。」一名金融領域律師說。

2017年至今,保監會密集發布了8份保險業風險防控文件,涉及保險產品開發設計、銷售管理、資金運用等各方面。

銀監會同樣高度重視銀行業風險治理。2015年,銀監會出台7部監管文件,另外修訂了9部文件;2016年,銀監會出台了包括徵求意見在內的11部文件。而在今年上半年,銀監會就已出台11部監管文件。

德恆律師事務所合伙人賈輝介紹,新形勢下,從保險公司股東出資設立保險公司,到保險公司一方面銷售和理賠保險產品,另一方面運用保險資金,整個保險業生態中,都面臨合規問題。

「比如在保險公司股東和保險公司之間,存在如何防止股東將保險公司作為『提款機』,防止保險公司治理結構出現問題。」賈輝說。

「2015年時,銀監會的監管文件主要還是針對銀行業機構的原有的一些基礎規則的修訂;2016年則針對票據、不良資產、理財業務、信貸資產收益權轉讓業務等等一系列具體類型的銀行業務出台具體的監管規則;2017年上半年密集發布的文件主要是關於銀行各方面風險的自查、檢查的規定。」德恆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馬愷說。

馬愷認為,如果說2015年之前對銀行業的監管還是相對偏重規模、指標方面的管控的話,2016、2017年以來的監管則明顯更為針對具體業務中存在的問題和風險,也更為強調監管檢查的具體實施。

2017年1-4月的「三三四」檢查中,銀監會系統己經做出了行政處罰485件,罰沒金額合計1.9億元;處罰責任人員197名,其中,取消19人的高管任職資格,禁止11人從事銀行業工作。

對於金融機構如何應對監管新形勢,馬愷建議,要在金融產品設計的前端下功夫,通過對監管要求的充分認識和了解,儘可能的在產品結構中化解風險。

此外,他還認為,在具體的監管案件中,尋找合理合法的解釋角度,通過精準、到位的分析,乃至通過必要的聽證、複議等等法律程序,去影響監管機構的最終認定結果,是完全有可能實現的。

但監管在要求金融機構有所不為的同時,也在要求金融機構有所為。比如今年5月,保監會發布《關於保險資金投資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項目有關事項的通知》。

通知同時要求投資計劃應當經專業律師出具專項法律意見,認定投資的PPP項目運作程序合規,相關PPP項目合同規範有效。

「這既給律師業務開拓提供了機會,也讓律師的責任和壓力增大了。」賈輝說。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3篇文章,獲得2321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