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農村民辦幼兒園監管緣何「空轉」?多頭管理難執法

農村民辦幼兒園監管緣何「空轉」?多頭管理難執法

時隔一年,幼兒被遺落校車內致死事故連發的悲劇再次在河北上演。

2016年7月,河北3天內發生兩起事故,3名幼兒在校車內悶死。今年6月28日至7月13日,半個月內河北雄縣、遵化市、晉州市、霸州市4縣(市)連續發生4起此類事故,4名幼兒喪生。在這4起事故中,3家涉事幼稚園為未經審批備案的農村非法幼稚園。

事發后,河北省教育廳發文,將事故原因歸咎於一些民辦幼稚園唯利是圖、違法違規購置非標準車輛以及負有審批職權的基層教育部門審批把關不嚴。

悲劇接連上演

7月12日,石家莊晉州市發生一起幼稚園幼童被遺忘車內致死事件。

據死亡幼童家屬介紹,當天早上7時50分許,在晉州市桃源鎮趙蘭庄村,兩歲半女童任某的奶奶將孫女送上前來接孩子的天寶幼稚園校車。該校車接齊孩子後到達位於桃源鎮周頭村的幼稚園,但將任某遺忘在車上。

晉州市教育局事後發布通報稱,當天16時許,有人打開校車門后才發現任某被遺忘在車內,立即送往醫院搶救,后經搶救無效死亡。當天,石家莊市最高氣溫超過40攝氏度。

這並不是河北第一起幼兒悶死校車內的事件。

6月28日8時左右,保定市雄縣一無證托幼機構,一名3歲幼兒被遺落在接送車輛內。當天17時,孩子被發現時已無生命體征。7月10日8時30分左右,唐山遵化市成才雙語幼稚園(民辦幼稚園)未清點到園孩子人數,當天16時45分左右發現一名幼兒被遺落在接送車輛內,后經搶救無效死亡;7月13日9時,廊坊霸州市堂二里鎮親爽養正幼稚園接送車接幼兒上學,到達幼稚園后,將1名3歲女童遺忘車內,15時30分,工作人員打開車門才發現這名幼兒,孩子經搶救無效死亡。

在上述事故所涉4所幼稚園中,3所未經註冊審批,屬無證非法幼稚園。幾起事故發生后,公安機關介入調查處理。晉州市公安機關將天寶幼稚園院長張某控制;霸州市警方將幼稚園負責人劉某、跟車老師楊某、司機段某控制。

「目前法律法規對學校、對校車設置的法律責任較輕。」國家行政學院博士后陳雪介紹,未成年人在校車這樣一個封閉的環境中,學校應當對學生承擔監護責任,但教育法和未成年人保護法均未對學校的監護責任、校車等作出明確規定。國務院2012年發布的《校車安全管理條例》雖然對民辦學校、教育行政部門責任人員規定了法律責任,但偏輕。

基層監管乏力

女童任某在校車內死亡事件發生后,晉州市教育局通報稱,天寶幼稚園為未經註冊審批的非法幼稚園,此前桃園鎮教委結合桃園鎮政府和派出所已多次對該幼稚園下發停辦通知書。

既然是非法幼稚園,既然多次下發停辦通知書,為何該幼稚園仍照辦不誤?記者就此事多次電話聯繫晉州市教育局,但工作人員表示局領導不在。

公開資料顯示,近年來,石家莊市教育局多次組織要求各縣區教育部門對民辦學前教育機構進行排查,尤其對非法辦園問題開展清理整頓。今年2月,晉州市教育局還開展了學校安全工作大檢查活動。

按照河北省教育廳和石家莊市教育局相關通知,對不具備基本辦學辦園(所)條件、存在明顯安全隱患且未經許可的民辦幼稚園(所)和民辦教育培訓機構要限期整改;整改仍不合格的要堅決查禁停辦。

「各級教育行政部門督導檢查不力,隱患排查監管不深入,對此都有責任,但負有民辦幼稚園審批職權的縣(市、區)教育部門審批把關不嚴,平時對這些幼稚園的不規範辦園行為置若罔聞,處置不及時,縱容了隱患的擴大乃至事故的發生,負有直接責任。」4起事故發生后,河北省教育廳於7月14日向各設區市教育局發布《關於強化民辦幼稚園接送幼兒車輛管理的緊急通知》,其中就事故發生的原因如是表述。

事實上,對農村民辦幼稚園並非沒有「緊箍咒」。除教育法、未成年人保護法外、民辦教育促進法以及實施條例對民辦幼稚園准入進行了明確,教育部、公安部等聯合發布的《中國小幼稚園安全管理辦法》對學校購買或租用機動車專門用於接送學生等事宜進行了詳細規定。在有明確法律法規的情況下,民辦幼稚園相關事故緣何時有發生?

「屢禁不止的非法園和營利為先的民辦園有其內部逐利性,對此,主要監管部門應該切實整改非法園,規範管理民辦園,明確校車安全接送辦法並嚴格監管各類園所規範執行。」河北大學教育學院學前教育系系主任范明麗說。

據霸州市官方通報,該市事故發生后,該市成立了由市領導牽頭的事件調查問責工作組,教育行政主管部門、堂二里鎮政府共5名分管負責人和相關責任人被停職調查。其他三地目前暫無相關行政部門負責人被問責的情況通報。

多頭管理難執法

7月11日,石家莊市交警在該市藁城區查獲一輛「黑校車」,這輛核載9人的麵包車竟拉了25人,其中23人是三四歲的幼童。經查,這輛「黑校車」隸屬於石家莊市藁城區增村鎮北橋寨村一所民辦幼稚園,每天行駛路線途經多個村莊。這樣隨意多塞人的麵包車甚至成為農村民辦幼稚園的「制式校車」。

女童任某的家長告訴記者,任某父母一年前離異,由爺爺奶奶照顧孩子,至於幼稚園是否具有資質,他們並不知道。據了解,任某就讀的天寶幼稚園成立於2012年5月,接送兒童的司機是幼稚園聘用的,司機開的車核載19人,但幼稚園統計事發當天車上共載有21人。

「此類事件暴露了涉事幼稚園缺乏規範的管理制度,日常管理鬆懈、混亂。隨車教師清點人數,校車司機檢查車輛,幼稚園帶班教師致電未請假兒童的家長確認原因,這些環節只要有一個落實了,悲劇就完全可以避免。」范明麗說。

近年來,隨著農村青年大量外出打工,留守家庭面臨看養寄管孩子難題,民辦幼稚園在農村應運而生。目前,在農村公辦幼稚園稀缺的情況下,民辦幼稚園已經成為農村的「主力軍」。然而,不少農村民辦幼稚園其實是沒有辦學資質的「黑幼稚園」。

「因為收費相對較低,『庭院式幼稚園』甚至是『黑幼稚園』在邊遠農村大有市場。」河北省教育廳基礎教育處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儘管農村民辦幼稚園教育資源緊張、財力不足、從業人員素質不高,但農村家庭對寄管孩子的要求不高,致使這類幼稚園越來越多。「這類沒有資質的農村民辦幼稚園很難取締,最大的阻力其實來自於家長。如果取締這些看護點,農村孩子就沒地方上幼稚園、沒人管。」這位負責人說。

「現在的實際情況是,在農村,即便家長知道幼稚園非法違規,但如果並沒有其他可選擇的幼稚園,或者有成本、交通等不便,明知是無證幼稚園,恐怕也得硬著頭皮去上。」河北省教育廳基礎教育處相關負責人說。

此外,在幼稚園審批登記註冊方面,現行學前教育與民辦教育相關政策法規規定不明確、不統一,造成實際執行中民辦幼稚園可以在教育部門、民政部門和工商部門等多個部門註冊,出現審批混亂、批管分離的問題。

「在民政和工商部門註冊的,這兩個部門既不負責資格審查,也不負責園所開辦后定期的監督和管理,這就導致教育行政部門往往並不了解這些園所的開辦情況,或者即便知道這類園所的存在,但因為本部門不是這類園所的審批註冊部門,也難以真正做到監管,甚至取締。」范明麗說,多頭管理給教育行政部門執法帶來困難,審批時多部門有權,行政執法時僅教育行政部門有責,教育部門責大權小,加上管理力量不足,最終導致行政執法流於形式。(記者周宵鵬)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