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阿彌陀佛手托金蓮台到我面前 慈悲賜我和女兒甘露

阿彌陀佛手托金蓮台到我面前 慈悲賜我和女兒甘露

我叫王春蘭,法名佛號,遼寧本溪人,國中文化。2010年一個偶然的機緣,我看了凈宗法師寫的《阿彌陀經核心講記》,看完后我和丈夫(佛名)決定發願往生,就開始念佛。 我和丈夫本來開了一個小麵食店,每天都要起早幹活。2012年2月份,我丈夫決定將麵食店外兌(轉讓)。因為我身體不好,患有頸椎病,經常頭暈,加上每天要起早,又要低頭做饅頭,我感到很疲憊。丈夫見了,就決定不做門面生意了,他自己出去找工作。我特別感恩他的體貼,他說我們也不想買房買地的,夠吃夠用就行,最後也是要全部放下的,現在沒有那些,省事了,免得執著放不下。他這樣說,我感到很安慰。 這樣我就成了一個「閑人」,每天念佛,聽恩師講法。有時蓮友找我去串門,聊天話家常,耽誤了大好時光。我覺得這樣不行,還是要為大家做點什麼,於是就發心辦了念佛小組。從2012年3月起,我將念佛蓮友召集到家裡來念佛,念佛時間是每天上午8點到10點,晚上6點30分到7點30分。 我本人福報淺,貧困,沒有房子,我們將租來的車庫裝修成了住房。房子的後面是衛生間和廚房,有25平方,前面有一個20平方的散廳,正好做佛堂。蓮友來念佛,凳子一個挨一個擺著,大家擠著念佛,念得特別整齊、有力量。有很多沒學佛的人經過我家門前,也進來結緣念佛,後來都成了願往生的人。 剛開始念佛的時候,也就是剛剛成立念佛小組一個月前後,我業障現前,嗓子痛,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別人念出聲,我就金剛念,好幾天也沒起色,吃了不少的消炎藥也沒好,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有一天早上,丈夫起早上班,女兒還在睡覺,我似睡非睡地在床上念佛,忽然感到從西邊窗戶透過來很亮的金光,接著就看見金色的蓮花。我下意識地在夢裡跪下,知道佛來了。我合掌跪著念佛,見阿彌陀佛的金身站在金蓮花上,手托金蓮台,右手金臂下垂來到我面前。 我見到佛后以為自己往生時間已到,就給佛頂禮磕頭,口中說出「弟子願生西方凈土」這八個字。佛佇立在我一抬手就能摸得到的地方,不是很大,也就兩個人那麼大,但是很莊嚴,佛身放的金光將房子照不見了,光很明亮又很舒服。我心裡這時竟一點雜念都沒有,不知哪來的力量讓我一句接一句地念佛,一點也不感到累。我平時念佛自己覺得挺懈怠的,有時胸口發悶不愛念,可這時竟一點沒有這些感覺。(編者按:臨終正念不是靠自己的功夫,是阿彌陀佛的慈悲加佑令心不亂,所以大家不用擔心臨終時的正念問題) 因為佛站得低,我磕完頭就沒有站起來,我一站起來頭就要碰到佛的蓮花了,我覺得很不恭敬,就一直跪著。我說完願生凈土的話以後就看著佛,口裡大聲念著佛號,可佛卻如如不動,不講話,也沒反應,就是含笑看著我。我也不知咋回事,就一直念佛,一直磕頭。過了一會,我一抬頭望向佛時,佛就忽然從他下垂的手心當中噴出甘露,剎那間灌進了我的口中,連帶著還噴到我臉上一點(後來才知道,佛噴到我臉上是有深意的,我以前冬天臉乾燥的特別厲害,用手一抹,爆開的皮像下雪一樣往地上掉,可是這次之後,皮膚漸漸變得濕潤嫩滑,臉色也好了很多)。 因為嘴裡突然灌進一大口水,我毫無心理準備,本能地馬上咽了下去。我當時心裡很高興,感恩佛賜給我甘露,於是就跪在地上磕了三個響頭,磕頭時「咚咚」的聲音可大了,但頭竟然一點不疼。磕完頭之後就感覺一股清涼在口中,還有呼吸道,好像有什麼東西就下去了似的,但也說不清,口裡還有淡淡的花香味,甜甜的,回味無窮。 我還是大聲念佛,心中無限歡喜!念著念著,八歲的女兒跑過來拉拉我的衣襟,好像跟我說她要去跟小朋友玩。我指指佛,用眼神告訴她說:你沒看見佛嗎?趕快拜呀!女兒無精打彩地跪下來,身子也不直,精神也不集中,也不好好合掌,我就心中煩惱,這孩子怎麼這樣啊,天天念佛,怎麼佛來了她還不念了,是她沒智慧嗎?這可怎麼辦呀!佛就在這,何不求佛加持她,讓她能有智慧一心念佛求往生呢!我正想著,剛把頭抬起來望向阿彌陀佛,佛已完全了解我的心意,馬上做了一個令我今生都難忘的動作:佛彎腰向前跨出一步半蹲下來,將下垂的寶手放在女兒頭上,佛的手還差一點點距離就挨到她的頭,我看見有幾滴甘露像雨滴一樣滴在女兒頭頂上。 佛又隨即向女兒後背輕拍了一下,拍完就收回這姿勢,恢復原來的站姿!一剎那間速度很快,可我心裡已知問題得到解決了。再看女兒,腰挺筆直,合掌恭敬地開始大聲念「南無—阿彌陀—佛」。我看到女兒真的變了,就大聲念「感恩阿彌陀佛」,又磕了三個響頭,心中特別滿足,這一切真的太奇妙了! 我看到佛頭部後面圓光當中開始有轉動的七彩光環,美妙絕倫。佛身上穿的寶衣像金絲編的,看起來很貴重但又一點不厚重,自然下垂的衣褶,特別優美,畫像上的根本沒法比。佛的面容真的如美玉一樣,我沒文化,實在不知怎麼形容。佛的蓮花金台上寶貝可多啦,像裝飾品一樣掛在花瓣的中間,佛胸前的卐字元號也是大放光彩。 此時佛來意已完成,就慢慢的向上升起來,佛光也開始一點一點慢慢向上收,最後成了一個小亮點就不見了。我再一回頭,看到不知什麼時候來了好多人跪在我的後面,也在念佛。我站起來跟她們說:「法會結束,可以起來了!」現在來看我那個時候說的和做的,真是有點莫名其妙。 我醒來的時候,躺在床上手還合掌,還在念著佛號,一點也不累。要說是夢,但那感覺太真實了;要說不是夢,我又躺在床上,口中還有甜甜的花香味。大早上的4點多鐘,我沒起床,沒刷牙,哪來的香味呀?可真的是香味,甜滋滋的口水,我在夢中一直念佛:南無—阿彌陀—佛!我自己還沒明白為什麼用這個節拍,平時都是跟凈宗師父念的一樣呀!(後來看到《念佛金言錄》才知道,這叫皈命無量壽覺)但我不執著,之後還是按照原來的念法,沒有因夢而改變。(本文由佛教論壇佛友分享)

敬請常念:南無阿彌陀佛(ná mó ā mǐ tuó fó),答疑信箱:amtf@xuefo100.com

【歡迎轉發,勸人念佛,功德無量】經云:若人以四天下七寶,供養佛及菩薩、緣覺、聲聞,得福甚多;不如勸人,念佛一聲,其福勝彼。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