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這部巨好看的喪屍片卻讓很多人都接受不了

這部巨好看的喪屍片卻讓很多人都接受不了

到今天為止,喪屍片作為電影的亞類型之一可以說已經發展的比較成熟了。

建立在人對同類屍體的恐懼上的感染與逃亡依舊是它的標配;借著喪屍來襲來講人對科技與政府的擔憂、講人性倫理正越來越流行。

而同時也有一批極富想象力的創作者在不斷開拓這一類型的新疆界。比如今天我要推薦給大家的這部牽扯到哲學與進化論的——《天賜之女》。

不誇張地說,它是我近幾年看過的最特別的喪屍片之一。

而且雖然探討了一些比較嚴肅聽起來讓人頭大的命題,但整部電影一點也不沉悶無聊。喪屍片中該有的緊張刺激它都有,完全不會讓人產生快進的念頭。

故事開始於一個神秘封閉的軍事基地,生活在這個基地中的主要有四類人。

第一類是孩子們,她們被關在監獄一樣的房間里,每次都要被綁的結結實實才能出門;

第二類是士兵,負責看守孩子們,以及把她們從一個地方轉移到另一個;

第三類是老師,負責給孩子們上課,偶爾也會破例給她們講故事;

第四類是科學家,負責記錄分析孩子們的表現和反應。

因為只有對人物的展示沒有對事件的解釋,影片一開場可以說吊足了觀眾的胃口——這群孩子為什麼被關在這?士兵們為什麼需要全副武裝才敢接近她們?

看過《金剛狼3》的朋友可能會聯想到裡面邪惡科學家拿變種人孩子做實驗的情節。而對於本片來說,基地里的孩子們確實也是實驗對象。

不過他們不是具有超能力的「變種2代」,而是名副其實的「喪屍2代」。

在電影的設定中,人之所以會變成喪屍是因為感染了一種通過體液傳播的真菌。

其中第一代被感染者完全無法抑制殺戮、啃食的衝動;但懷孕的被感染者「產下」(孩子在母體內吃出一條通路)的胎兒卻被發現具有一定的免疫力。

她們具備一定的思考能力,能與環境進行互動,並且在不飢餓、沒有受到「肉體味道」誘惑的情況下與正常人類沒什麼區別。

所以片中的科學家便想著從他們的身體中提取治療喪屍病菌的疫苗。

而女主角梅勒妮正是被拿來做實驗的「屍二代」之一,也是其中最特別的一個。

首先,她比身邊的小夥伴們更聰明,不僅對於新知識學得快,記得牢;

而且具備相當強大的分析歸納總結能力——前一晚科學家讓她說一個數字,第二天住在該數字房間的夥伴不見了,她馬上就推測出兩者之間的聯繫。

其次,她相當勇敢。

當觸摸她的女老師遭到士兵的批評責備,她敢公然和全副武裝的士兵叫板;

當發現自己說出的數字與小夥伴的消失有關后,再被科學家被問到時,她毫不猶豫地說出了自己的房間號,而不願去犧牲其他無辜的夥伴。

而除了機智勇敢,她還更重感情並擁有更強的好奇心與自控力。

基地中與梅勒妮關係最好,最受她喜愛的,便是上面那位觸摸她的女老師賈斯汀。

在老師的課堂上,她就通過一個「女孩從惡魔手中救下女人」的故事表達了自己的愛慕之情。

之後老師掩蓋人類氣味的藥膏突然失效,她更是極力剋制住了自己的啃食衝動,在理智尚未消失之前讓老師趕快逃跑。

而正因為兩人的親密,當科學家準備拿女主做實驗時遭到了老師的阻撓。

老師認為孩子們也擁有思想與感情,拿她們做實驗很不人道;科學家則表示她們只是擁有人類的外表,且現在已經告別實驗進入加工階段了——我正在製造一批測試疫苗,而她是主要的原材料,我理解你的感情,但我不能感情用事。

畢竟事關人類未來的命運,基地里其他人也都堅定地站在科學家這一邊,於是「搗亂」的老師被士兵帶走。

然而就在科學家準備對女主動刀的時候,大批喪屍衝破圍牆攻陷了基地。

接下來便是一段緊張刺激的搏鬥與追逐——先是科學家手刃了幾個試圖闖入實驗室的喪屍,但自己也受了傷只好選擇跑路;

隨後「屍二代」女主也走出實驗室,並咬死了帶走老師的兩位士兵;

而此時基地里早已一片混亂。

在數量龐大的喪屍面前,人類漸漸失去了抵抗的能力,成為被獵殺的對象。

最終基地里大部分人被殺,而在危急關頭找到一輛車逃出來的,自然就是影片的幾位主角了。

他們包括女主、科學家、老師,一名中士和他手下的幾個士兵。

就這樣,大家踏上了尋找另一個人類基地的逃亡之路。

其實喪屍片發展到現在套路已經基本固定,主要的情境無非就是那麼兩類。

一類是將人與喪屍同時置於一個封閉環境中,用局促而有限的空間來營造緊張感與絕望感,比如《生化危機1》與《釜山行》。

另一類就是人類小分隊為了尋找安全的地方四處逃亡,利用充滿未知的新環境製造恐怖感。所以它有時候會帶著點公路片的感覺,比如《請叫我英雄》以及《生化危機》後面幾部。

而《天賜之女》,很明顯正屬於此類。

但它又和上面幾部電影不一樣,因為它的「逃生小分隊」里有一隻「屍二代」。

她可以像人一樣思考,對人類有感情,同時又不是喪屍的菜。

這便決定了小分隊在面對喪屍時除了硬懟,

還可以智取——比如讓女主去抓一個活物引開喪屍群;

比如派她去勘察哪一條路更加安全;

當然,儘管一路上女主並沒有對人類顯露出攻擊性,但依舊被視為一個潛在的危險。

她被要求時刻帶著面罩,每次落腳還要被拷在角落裡由人看管。

一切彷彿都在時刻提醒她——你與我們不一樣。

這便引發了女主對自我本源的思考,並在一次與科學家獨處時問出了那個終極問題:

我是什麼?我來自哪裡?

而科學家也耐心地解答了這個問題,她告訴女主——雖然你能說話,能思考,但你就是殭屍;雖然你看起來像人,但其實你不像任何的已知生物。

也正是從這裡開始,女主漸漸對「我」的獨特性有了一個模糊的了解。

她是人體與真菌共生的存在,一個新物種。

而之後獨自執行任務的時候,她又第一次見識到世界的新奇、體會到生命的美好。

甚至還發現了一群像她一樣的「屍二代」孩子們。

大家聚在一塊,彷彿生活的很快樂。

於是一個很殘酷的信息被傳遞出來,即女主所屬的新物種似乎更適合在當下的地球生存。

但作為人類的科學家當然不這麼想,她一直惦記著利用女主做出疫苗的事兒。

並且她的這一願望隨著一個新情況的出現變得愈加迫切——真菌開始進入繁殖期,孢子囊中的病菌可以通過空氣傳播,如果它們裂開就是世界末日。

而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的出現,科學家決定孤注一擲,讓女主犧牲自己為人類造出解藥。

這時,女主說出了本片中一句極富思辨色彩的台詞——既然作為新物種的我們也是活人,那憑什麼讓我們為你們而死?

此話一出,科學家無語了。

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女主用一把大火將上萬個孢子囊中的病菌釋放出來——把「能讓人變成殭屍的種子」散步到全球。

影片至此已接近尾聲,想必大家已經很明顯的感覺到了它的獨特之處——在以往的喪屍片中,結局大多是人類戰勝喪屍,而本片卻是以人類滅絕收場。

它不禁讓我想到了前段時間熱映的一部院線電影《異形:契約》,兩相比較的話,你會發現它們其實有很多相似之處。

首先,它們的整體氣質都是暗黑陰鬱;

其次,兩部電影主角的人設也很像。

《天賜之女》中的梅勒妮和《異形》中的大衛都是一種「類人」式的存在。他們不是傳統意義上的「人」,但有思考能力,有靈魂,並且都經歷了一個從混沌到自我覺醒的過程。

而伴隨著這個過程的進行,帶來了相似的劇情走向——從幫助人類到與人類為敵。

梅勒妮決定開創一個新世界,而大衛則試圖用一個更加完美的物種取代人類。

說白了,喪屍也好異形也罷指向的都是同一個概念——比人類更高級更適合生存的生物。它表露出創作者對人類命運的憂慮,同時也蘊含著對人類發展歷程的反思。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為人類存在找到了理由,而同時它也成為很多殘忍行為的理論基礎。

《天賜之女》中梅勒妮在釋放病菌后對一位士兵說:沒有完,只是不再是屬於你們的世界了。

而置換到現實,你會發現其實類似的事情在歷史上早已頻繁上演。

因為「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當歐洲人發現新大陸,那裡就不再是原住民的世界了;希特勒大肆宣揚「優生學」,歐洲就不是猶太人的世界了;當人類進入熱帶雨林、高原冰川,那裡就不再是許多動物的世界了。

所以往小了說,《天賜之女》和《異形》反思的是打著進化論旗號的野蠻行為;往大了說,它們探尋的是「生命的演進與文明的更替」。

畢竟與地球46億年的生命相比,人類的歷史不過是滄海一粟。

而從這個角度看,《天賜之女》明顯要更溫柔一點。影片最後,因為女主在釋放病菌的時候關閉了避難所的氣閥,所以老師活了下來,並且繼續為女主組織起來的「屍二代」們上課,講故事。

故事的內容也很有講究,古希臘神話。

古希臘一直以來都被視為西方文明的源泉,而之所以選擇它顯然蘊含深意——人類雖然滅絕了,但人類文明會通過教育的形式延續下去,帶來新的希望。

從這角度看,女主便可以被看做希望的化身,片中對潘多拉神話的改編便印證了這一點。

那麼「天賜之女」其實說的是——希望是上天賜給人類最美好的禮物。

它是幫助人類對抗當下的磨難與不堪最有力的武器,是堅強的勇氣,新生的意志。它能彈落苦難的灰塵,讓我們的憧憬和幻想成為現實。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