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豪門戰隊LGD背後:電競圈「太后」的艱難故事

豪門戰隊LGD背後:電競圈「太后」的艱難故事

RURU是LGD電子競技俱樂部的掌權者,也是電競圈內名副其實的皇太后。今天筆者就帶大家揭秘ruru發家史吧。

據說,

這一代的電競人,

都經歷過最艱難的青春。

見到潘婕的時候她剛好在北京參加長江商學院的課程,長頭髮齊劉海,沒有化妝,看起來像一個剛畢業不久的大學生。如果不是提前知道,我完全看不出她就是著名的 LGD 俱樂部老闆,電競圈唯一的女性掌門人。

她被稱為電競圈的「太后」,但她總說自己是「草根」,而 LGD 俱樂部也是目前唯一一家沒有富二代背景的大型綜合俱樂部。

3個月封閉訓練,打碎歐洲戰隊神話

潘婕畢業於服裝設計專業,上大學的時候就很著迷於打遊戲,當時歐洲的電競戰隊風頭很勁,一支名為 Rush3D 的俄羅斯戰隊經常來,通過用「碾壓」戰隊——或者應該叫玩家——的方式「撈金」,這讓當時已經有自己戰隊的潘婕非常不爽。

「為什麼我們不能組一支很強的戰隊呢?」抱著這樣的想法,她說服一家互聯網網站製作公司成為初始贊助商,並用自己兼職做網站賺的錢,養了一支 DotA 戰隊,名為 7L。而戰隊的陣容為:longdd,buring,PD,腳踏車和 dgc。

那個時候他們自己都不知道,這幾個名字會在之後成為那個年代 DotA 玩家們心中的大神。

當時潘婕每個月給隊員 3000 塊錢人民幣的工資,「在那個年代算很高了。」她在上海租了一棟別墅,照顧隊員的生活起居,讓他們可以全神貫注的進行封閉訓練,學習外國選手的戰術和打法。

「的隊員沒有一個很好的訓練環境,他們需要考慮衣食住行,受很多外界因素的影響,而且那個時候我們並不知道什麼叫戰術和策略,只會穩健發育。」潘婕說道。

這樣的訓練很快帶來了成果:2008 年,Rush3D 又來撈金,7L 戰隊從訓練賽就開始「虐」他們,保持了與他們對戰完勝的戰績,直接打碎了歐洲戰隊的神話。

但是現實總是會給夢想迎頭一棒,不久,潘婕與隊員關於比賽獎金分成的問題產生了矛盾,選手希望獎金 82 分,潘婕提出要 55 分,就這樣鬧到不歡而散。

「我每個月在戰隊的運營和培養上要花費 2、3 萬塊錢,而一年的賽事獎金加起來只有 幾千塊錢。」即使到現在,提起這段往事也讓她唏噓不已。

不靠譜的富二代和電競圈黃埔軍校

7L 戰隊的不歡而散讓潘婕開始重新思考,想要提高的整體 DotA 水平,光有一支戰隊是遠遠不夠的。2009 年,她組織成立了 CDEC(China DotA Elite Community DotA 精英聯盟),也被稱為「青訓聯盟」。

到今天,CDEC 仍然在源源不斷的為各個俱樂部輸送新鮮的血液。

CDEC 的系統早期使用 QQ 機器人,後來優化成專業的平台系統,主要用於組織和匹配平衡遊戲,通過記錄玩家的不同水平和遊戲行為參數。選手們可以用碎片化的時間,以個人為單位,根據個人數據來匹配其他選手,這樣可以大大提高時間效率以及提升個人遊戲水平。

隨著使用這套系統的人越來越多,系統里呈現出了金字塔的排位體系,而當時在 CDEC 里的著名選手 2009 起頭喊了其他幾個人,成立了 FTD 戰隊(后更名為 LGD 戰隊),同年,這支戰隊就拿到了世界冠軍。

最早期的 LGD 俱樂部背後的一個老闆是一名富二代,當時潘婕還是戰隊的領隊,2011 年的時候,這個背後的出資人消失了,俱樂部資金來源斷裂,在最艱難的時候,戰隊 3 個月發不出工資,甚至還欠了好幾萬的外債,潘婕選擇接手了這個爛攤子。

這也是她為什麼一直沒有接受富二代投資 LGD 戰隊的原因。

電競圈的第一個互聯網公司贊助

荷蘭市場研究公司 Newzoo 的最新市場報告顯示,目前電子競技的大部分收入來自於品牌運營,2017 年總額約為 5.16 億美元,品牌贊助佔據大頭,為 2.66 億。

如今我們已經可以在職業戰隊隊服的胸前,賽事解說台上擺放的飲料以及賽事冠名上看到越來越多贊助商的加入,而就在幾年前,這樣的贊助對於電競行業來說,簡直難於上青天。

為了挺過那段最艱難的時間,潘婕問所有能借錢的人借錢,她親自打理戰隊的淘寶店,每天只睡不到 3 個小時,就為了淘寶店每個月 5000 塊錢的收入。她開始滿世界去找贊助,互聯網公司,飲料食品公司,甚至包括三一重工她都找過。

禍不單行,王思聰在當時開始組建 IG 戰隊,開始拉攏高水平的選手,LGD 戰隊的 5 名選手走了 4 個。

壓力隨之蔓延,潘婕回憶當時的場景時,用的詞是「歇斯底里」,那個時候她好幾次都忍不住哭了。

LGD 電競俱樂部 CEO 潘婕

在瀕臨崩潰的 2012 年,她終於在杭州拉到了淘寶遊戲的贊助。

「那是電競歷史上第一個來自互聯網公司的贊助。」潘婕頗感自豪。而戰隊也找到了新的成員,其中包括隊長 xiao8。

知乎上有人這樣評價 xiao8,「只要有 xiao8 在的隊伍,都是強隊。」這樣的選手在當時的電競圈幾乎是炙手可熱,NEWBEE 戰隊甚至開出了 4 倍的價格挖他,而 xiao8 最終選擇了堅守。

「要那麼多錢幹什麼,遊戲是要打的開心。」這只是 xiao8 簡單的一句話,但是在那些艱難的時候,這樣的電競精神支撐了潘婕。

電競行業還需要更好的商業模式

「堅持」是潘婕一直以來秉持的電競精神,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的電競行業都處於黑夜,而現在黎明已經來到,潘婕始終認為這樣的電競精神不會改變。

當然也有了更多的變化,她從原來會拍桌子罵人,到現在變成了公司里最 nice 的那個人;從不眠不休的做淘寶店,變成了在長江商學院的課堂上與傳統行業的老闆們談合作;戰隊選手們從拿 3000 塊錢的工資,變成了年薪千萬的電競明星;而戰隊也從只有 5 個人和一棟租來的小別墅,成為擁有多支專業戰隊的豪門俱樂部。

電競已經變成了朝陽行業,不僅有大量的資金入場,政府也開始給予支持,但是潘婕想的很清楚;「一個行業不會因為外界的幫助而變好,只會因為行業本身變好了,能賺錢了,才會有資金進來,才會有政府支持。」

現在的電競行業顯然還有很多不健康的地方,潘婕也還在繼續進行新的嘗試:承辦多場職業電競比賽;舉辦「南洋杯」,將電競與旅遊相結合;與阿里院線合作,開啟「綜合體」的新模式......

「電競行業還需要更多的商業模式,也需要更加清晰明確的規則和制度,傳統行業最懂如何變現,更多的跨界合作會給電競行業帶來更積極的影響。」她說道。

行業里的人都習慣叫她「RuRu」,這個名字來源於潘婕最早的遊戲 ID,那個 ID 有點長,很多人應該都不太說的上來,叫:Aconcagua. Rurutia. Asuka。

其中 Rurutia 是一個日本女歌手,她唱過一首歌名為《迷途的蝴蝶》,潘婕喜歡蝴蝶,喜歡它的盲目和任性,即使今天她走到了這樣的位置上,她仍然堅持用感性的方式來做決定。

很多人說,如今這一代電競人都經歷過最艱難的青春,也許感性就是讓他們能夠咬牙堅持的秘笈。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58688篇文章,獲得2323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