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9旬老人告兒子只求「常回家看看」

9旬老人告兒子只求「常回家看看」

6月15日上午,在北京市房山區琉璃河鎮某村莊里,房山法院竇店法庭進行了一次特殊的開庭:91歲的楊老漢為三個兒子能常回家看看、照顧自己,向法院提起訴訟。

為照顧老人,庭審選擇在楊老漢的家中進行,餐桌變成審判台,年過九旬的原告坐在法官身旁,與自己的三個兒子「對簿公堂」。「不僅是物質生活上的贍養,精神上的贍養同樣重要」,主審法官連春祥向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表示,此案如調解不成,會依法作出判決,

全文1760字,閱讀約需5分鐘。

▲6月15日上午,91歲的楊老漢在自己家中,與三個兒子「對簿公堂」。 房山法院供圖

據了解,現年91歲的楊老漢退休后住在房山區琉璃河鎮某村。今年3月,楊老漢來到房山法院竇店法庭立案,起訴大兒子楊某某,要求其常回家看他並照顧他生活起居。立案時,老人除了口頭的訴求外,沒有任何書面材料,也並不知大兒子的具體住址、聯繫電話等信息,立案工作陷入僵局。

考慮到楊老漢年歲已高、聽力不佳,行動又不方便,立案法官郭建敏先後走訪當地派出所、村委會、老人三兒子家、老人家四處,詢問老人的家庭成員、身體狀況及經濟情況,並輔助老人撰寫了書面訴狀。

經走訪,郭建敏了解到楊老漢與他的大兒子並沒有太大矛盾,只是希望大兒子能常回家看看。

順利立案后,楊老漢訴大兒子贍養一案的案卷材料到了法官連春祥手中。

連春祥介紹,由於楊老漢在起訴書中只寫了大兒子楊某所居住的小區,並沒有具體住址和聯繫方式,為儘快通知當事人,6月13日上午,他根據楊老漢提供的身份信息從派出所查找到楊某可能居住的地址。但經過查找,房內無人。

隨後,法官又先後找到居委會、物業公司詢問,最終從物業公司找到了楊某所住的門牌號。楊某的兒媳告知,楊某外出接孫女放學了,等了半個多小時后,楊某終於露面。

連春祥說,在楊某家,看到法官親自上門來找,楊某有些意外。在解釋了其父親的訴訟請求,並將訴訟材料和開庭通知送達后,楊某表示願意放棄答辯期。

為儘快解開老人的「心結」,連春祥決定儘快開庭。

▲91歲的楊老漢耳背,法院高聲向他介紹審案情況。 房山法院供圖

連春祥介紹,因為楊老漢歲數太大,行動不便,庭審安排在了楊老漢家中。

15日上午九點多,法官連春祥和書記員到達楊老漢家。因房間狹小,屋內光線較暗。連春祥查看現場情況后,將楊老漢家的餐桌搬到沙發邊上,擺上原被告、法官的牌子,隨後在牆上貼上「巡迴法庭」條幅,擺上國徽,建成簡易法庭。老人的三個兒子隨後陸續回了家。

「我需要和老人離得近一些,老人聽力不好,」連春祥將老人的椅子放在了餐桌邊上,以便讓老人聽得更清楚些。本著「家庭糾紛優先調解」的理念,為妥善解決老人的贍養問題,庭審的重心放在了調解上。

「我的要求很簡單,一是給我弄點飯,二是給我弄點葯,跟我發脾氣不行」。庭審剛開始,楊老漢申明訴求。

對父親的要求,大兒子提出,希望5個子女都要盡義務,不光是自己。他建議,除掉已經去世的一個姐姐,剩下的5個子女,一個人照顧6天。

「我有困難,我現在上班,不能保證照顧,只能說有時間就來,沒有時間就來不了」。老二稱,自己現在還在上班,自己家裡也很困難,因此不能保證像大哥一樣經常來照顧。

隨後發言的老三訴起了苦,稱既要照顧妻子,也要照顧老父親,「我早就跟父親說跟我回家住,房子都騰出來了,但是他不去,我不能光照顧他不管自己家,我也是有孫子的人了」。

雖然不能完全聽清楚三個兒子說的話,但楊老漢已經能從他們的表情、手勢中感覺到自己有些「不受待見」。

「我不知道能活到什麼時候。」楊老漢說,除了做飯外,其實自己還是想多看看子女,攥著每月7000的退休金,老楊並不差錢,缺的是子女的陪伴。

庭審過程中,連春祥耐心地勸解三個兒子,希望大家能在能力範圍內履行贍養義務。經過近一個小時的調解,二兒子表示願意周末來照顧老人。而三兒子也說如果實在沒有人照顧老人,他可以照顧。只有大兒子一直咬牙稱「五個孩子都要照顧老人,每人照顧六天」。

「如果真是每人6天的輪流贍養,對老人的身心健康可能都不好。」連春祥說,宣布暫時休庭后,他打算再做做大兒子的思想工作,以便真正讓老人安享晚年。

庭后連春祥向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介紹,如調解不成,法院會依法作出判決。但此類家庭糾紛,最好還是以調解的方式解決。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希望子女們能夠善待老人,不僅是物質生活上的贍養,精神上的贍養同樣重要。」連春祥說。

▲庭審現場。 房山法院供圖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