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後無來者:看看古人的面試方法

後無來者:看看古人的面試方法

部門總監的官銜,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好歹也算是一個企業的「部長」,至少也是中層管理。如果按照古時候選拔「將才」的標準,則部門總監的優劣得失、長長短短,皆可輕鬆躍然紙上。

下面,這個關於古人如何「面試」的段子,在咱們華夏大地上流傳了幾千年了,請參考:

將將——即為統率大將,用好大將之意。(第一個將為動詞,后一個將為名詞)

【原文】

武王問太公曰:「論將之道奈何?」

太公曰:「將有五材十過。」

武王曰:「敢問其目?」

太公曰:「所謂五材者:勇、智、仁、信、忠也。勇則不可犯,智則不可亂,仁則愛人,信則不欺,忠則無二心。」 (銀校長點評:這就相當於我們期待高管的JD。)

所謂十過者:有勇而輕死者,有急而心速者,有貪而好利者,有仁而不忍者,有智而心怯者,有信而喜信人者,有廉潔而不愛人者,有智而心緩者,有剛毅而自用者,有懦而喜任人者。(銀校長點評:這就相當於高管的性格分析。)

勇而輕死者,可暴也;急而心速者,可久也;貪而好利者,可遺也;仁而不忍人者,可勞也;智而心怯者,可窘也;信而喜信人者,可誑也;廉潔而不愛人者,可侮也;智而心緩者,可襲也;剛毅而自用者,可事也;懦而喜任人者,可欺也。(銀校長點評:這相當於更進一步分析了高管們的性格缺陷。)

故兵者,國之大事,存亡之道,命在於將。將者,國之輔,先王之所重也。放置將不可不察也。故曰,兵不兩勝,亦不兩敗。兵出逾境,期不十日,不有亡國,必有破軍殺將。」

武王曰:「善哉!」

【註釋】

材:指優秀的品質。過,缺點,不良的品質。

目:細節,細目。

不忍:不忍心傷害別人。此處指對軍中各種違紀行為流於姑息。

不愛人:指將帥為保持自身廉潔,對部屬過於苛求,不能給予士兵物質上的優厚待遇。

窘:困迫,束手無策。

自用:剛愎自用。

任:依賴。

【原文】

武王問太公曰:「王者舉兵,欲簡練英雄,知士之高下,為之奈何?」

太公曰:「夫士外貌不與中情相應者十五:有賢而不肖者,有溫良而為盜者,有貌恭敬而心慢者,有外廉謹而內無至誠者,有精精而無情者,有湛湛而無誠者,有好謀而不決者,有如果敢而不能者,有悾悾而不信者,有恍恍惚惚而反忠實者,有詭激而有功效者,有外勇而內怯者,有肅肅而反易人者,有嗃嗃而反靜愨者,有勢虛形劣而外出無所不至、無所不遂⑾者。天下所賤,聖人所貴,凡人莫知,非有大明,不見其際,此士之外貌不與中情相應者也。」銀校長點評:這就相當於告訴你,HR部門有可能給你找了一個「假」的候選人。因此,HR部門要善於識別那些「面具」下面的人。

武王曰:「何以知之?」

太公曰:「知之有八征⑿:一曰問之以言,以觀其辭;二曰窮之以辭,以觀其變;三曰與之間諜,以觀其誠;四曰明白顯問,以觀其德;五曰使之以財,以觀其廉;六曰試之以色,以觀其貞;七曰告之以難,以觀其勇;八曰醉之以酒,以觀其態。八征皆備,則賢不肖別矣。」(銀校長點評:這就是古人科學選拔人才的方法,絕對比當今的什麼筆試、面試、360測試要高明得多得多。

【註釋】

中情:內情,內心。

賢:底本作「嚴」,疑誤,據《武經七書匯解》校改。

精精:精而又精,意為精明強幹。

湛湛:為人敦厚的樣子。

悾(kōng)悾:形容誠懇真摯。

恍恍惚惚:神志不清,精神恍惚。此處可理解為猶豫動搖。

詭激:奇異的辯論。

肅肅:嚴正的樣子。

嗃(hé)嗃:嚴厲,冷酷。

愨:誠懇。

⑾遂:達成,完成。

⑿征:徵驗,徵兆。

諜:底本作「謀」,疑誤,據《武經七書匯解》校改。

【老銀點評】

所謂「五材」,就是五種優良的品質(品德)。有這五種品質的人,就是一個優秀的「將才」人選。

所謂「八征」,就是八種「徵兆」和鑒別的方法。按照當代的HR方法論,就是面試的8種考察方法。

所謂「十過」,就是人無完人,即便通過上面的「八征」多角度、多層次的考察鑒別之後,即便具有「五材」優點的將才候選人們,也通常由有10種過錯。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