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林夕/黃偉文:優雅的詩人和憂鬱的痞子,你更鐘意誰?

林夕/黃偉文:優雅的詩人和憂鬱的痞子,你更鐘意誰?

說到香港流行音樂,很多人肯定能想到張國榮、陳奕迅、黃耀明、楊千嬅、謝安琪……然而這些星光閃耀的歌者背後都隱藏著兩個燙金的名字:林夕和黃偉文香港流行音樂在作曲方面一直追隨歐美和日本,而在作詞上卻獨闢蹊徑自成一派,這兩個人功不可沒。

從氣質上看,林夕就像是一個憂鬱的詩人,面容白凈,清瘦,一架黑框眼鏡,笑起來淡淡的,溫潤而迷離;而黃偉文更像一個優雅的痞子,光頭、絡腮鬍,奇裝異服,親切而犀利。正如他們詞作的風格,前者辭藻華麗,深沉凄美,後者直白透徹,平地驚雷,通過婉轉細膩的文字殊途同歸,洞悉我們所有的心事。

有人這麼說:「逼格高時聽林夕,心痛時聽黃偉文。」今天我們就通過幾首代表金曲,來一起感受兩位作詞怪才的寫意人生。

林夕|低調謙和的憂鬱詩人

林夕是畢業於香港大學文學系的才子,早年曾與同僚共組「九分一」詩社,醉心於新詩創作,80年代中期開始寫歌詞,文字與音樂的完美結合讓他找到釋放的出口。他有著一副典型的傳統文人模樣:面容白凈,清瘦,說話的時候會露出淡淡的笑容。他內斂,含蓄,儒雅。他有著深厚的文學功底;也有著與生俱來的多愁善感和超脫的佛骨禪心。

林夕的詞有很強的即視感,在擬物方面拿捏極為準確,對情人間那種無法窮盡、永不滿足的情緒表現能力可以說無出其右者。他對人事的精準把握,對情緒的細膩刻畫,都堪稱一流。他的作品往往在音律上朗朗上口,在形式上美絕人寰。

「他寫的好詞都是需要咀嚼,需要感性品味的。它們含蓄,不露骨,你要去想象;等到你了解整首歌的背景,再看那些隱晦深沉的一行行文字,就猶如服下服了鶴頂紅,鮮艷,憂傷,凄絕,句句傾城,像一把利刀直筒內心深處。」

林夕把自己最好的自己給了張國榮、王菲、黃耀明以及早期的陳奕迅。

01

左右手

張國榮

要說華語歌壇,誰的氣質與林夕最為貼合。考慮很久得出結論,男的是張國榮,女的是王菲。

張國榮的歌里,林夕作詞的數不勝數。經典之作可以說涵蓋了張國榮復出后的整個演唱生涯。我覺得林夕和張國榮內核上是一類人:他們敏感,追求完美,雌雄同體。近年來,林夕鑽研佛理,我想當年的抑鬱他已在佛理中得到化解之道了。

02

笑忘書

王菲

若無林夕,則絕對無今日的王菲。王菲在很多歌迷的心中最好的一張專輯當屬《寓言》。

那些被認為是具有鮮明王菲特色的歌曲,幾乎都出自於林夕之手。就好比我們提到周杰倫就定然會想到方文山,提到王菲第一個想到的定然也是林夕。在王菲最優秀的那幾張專輯里,林夕彷彿是和她緊緊相隨的一個烙印。王菲的時代離不開林夕在背後的默默付出。而整個華語樂壇,氣質上與林夕最為貼切的女歌手,除了王菲別無他人。

03

再見二丁目

楊千嬅

說起楊千嬅,她被林夕稱為他「身上的一塊肉」。林夕喜歡楊千嬅是因為在她身上投射出的自己渴盼的影子。她身上是有一種奮勇的,少女式的奮勇,以及那爽朗明媚的唱腔。青春式的勇氣,能量,英爽,甘願,自知,不達目的的奉獻本身就是一種討喜的可愛。這是林夕最欣賞卻怎麼也做不到的對愛的態度。

這邊要說到林夕的歌詞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在情感的無力中給自己留一絲希望,在希望中卻依然藏著深深的孤獨,比如這首歌:原來過得很快樂,只我一人未發覺,如能忘掉渴望,歲月長 衣裳薄,無論於什麼角落,不假設你或會在旁,我也可暢遊異國 放心吃喝。

04

富士山下

陳奕迅

從早期的《與我常在》,到後來的《任我行》。陳奕迅這個歌手,也是林夕傾注心血最多的歌手之一。而林夕在陳奕迅心中的地位恐怕也不低,到現在為止,陳奕迅每次演唱會必唱《與我常在》。而相較上面的幾位歌手,林夕對陳奕迅更多的是一種前輩對後輩的提攜和喜愛之情。

上文說到的林夕的詞很有即視感,在陳奕迅早期的《當這地球沒有花》里能很好的體現。當赤道留住雪花,眼淚融掉細沙,你肯珍惜我嗎,如浮雲陪伴天馬,公演一個童話,當配樂遺下結他,畫布忘掉了畫,請想起我如綠草,當這地球沒有花。」 畫面直接在腦海里就跳了出來,並且把情人間若即若離的關係類比的恰到好處,人類對浪漫的幻想之極限就是空中的浮雲與天馬,而同時又有什麼比捨棄吉他的演唱會更讓人感到缺憾?又有什麼比丟掉了內容的畫布更覺蒼白呢?

以前聽林夕,會覺得他的詞是為賦新詞強說愁,那些看了只會唏噓的句子,現在卻覺得理所當然。他不認識你,卻是最了解你的人。

黃偉文|鬼馬怪誕的優雅痞子

說到黃偉文,他彷彿是林夕的一個反面(其實林夕的原名叫梁偉文,兩個偉文或許是造物主刻意為之)。與林夕為人謙和低調不同, 黃偉文為人張揚,鬼馬,但是生活態度積極而且豁達。在寫詞上也是怪誕鬼馬,折墮,劍走偏鋒。

以前的黃偉文經常在馬偉豪的電影中晃來晃去,胖胖的大光頭,只是個滑稽搞笑的龍套。沒有英俊的外形,只有嘻嘻哈哈的性格。黃偉文同時也是時尚達人,他的生活真的很豐富。對他而言,寫詞只是一種宣洩,也是思想沉澱后的交流。所以黃偉文的詞也是五花八門,光怪陸離,什麼題材都有。

黃偉文擬物用的沒有林夕那麼多,寫即視感的畫面也沒有林夕那麼多,他大部分歌詞都以敘事性口吻進行。另外,對於後續情感的把控兩人也有很大不同,黃偉文在一首歌結束后,感覺到這世界很苦,然後一個嘴角不經意上揚,那又怎樣?黃偉文的很多歌詞的副歌部分都有像啤酒一樣順滑的東西,讓人感覺利落、爽快。

黃偉文質量最高的詞作基本給了陳奕迅與楊千嬅,要說和林夕不同的可能就是容祖兒和薛凱琪。

01

破相

容祖兒

其實黃偉文對於另一位的偏愛要比容祖兒更明顯,但是那位因為政治問題就不寫了吧。(你們去猜是誰吧)但是,黃偉文為容祖兒寫歌也可說是毫不吝惜,幾乎包含了黃偉文所擅長的所有種類,而且幾乎首首大熱。

和楊千嬅歌裡面塑造的港女形象類似,黃偉文為容祖兒所寫的歌可能也是她自身的寫照。從《痛愛》里:能持續獲得糟蹋亦滿足;到《16號愛人》里:忍了你,你更薄倖,能叫我跌到永不超生;再到《破相》裡面:越笑不幸,留了提示,是誰極不幸。這種失戀了也要惡狠狠揭開傷疤,再撒上鹽的折墮詞正是黃偉文的拿手好戲。

02

野孩子

楊千嬅

楊千嬅和兩個作詞人關係都很好,林夕說:她是我身上的一塊肉,黃偉文更是把她當做摯友。黃偉文給楊千嬅寫歌,總是感同身受成她本人,通過《可惜我是水瓶座》、《勇》、《野孩子》等歌曲塑造了楊千嬅柔中帶剛,為愛奮不顧身的形象。

但是黃偉文對於楊千嬅總是慢半拍,感覺自己不受重視,「其實我一直都懷疑楊小姐從來都不喜歡我為她寫的歌詞,那些道謝,直覺上都是客套話,但一直不太喜歡卻一直採用,也許才是種更偉大的包容。而我,真的,都盡了力了。」

後來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了,2012年楊千嬅身懷六甲來參加黃偉文的十年作品展演唱會,大著肚子獻唱黃為她寫的三首歌《可惜我是水瓶座》、《勇》,以及《野孩子》,唱罷黃偉文從升降梯緩緩走出,穿著藍紫色西服,推著紫色的嬰兒車和紫色的花,然後未說一言地擁抱千嬅,隨後徐徐響起那首《最佳損友》,這首字字戳心的歌,也成為這段偉大友誼的見證。

03

浮誇

陳奕迅

黃偉文對陳奕迅所貢獻的,要比其他人多得多。我已經數不清,黃偉文為陳奕迅寫過多少好歌了,而這其中又有多少成為了陳奕迅個人生涯成功的標誌。在這張以麥克風命名的專輯《U87》里,黃偉文貢獻的幾首歌,分別是《浮誇》,《不良嗜好》,《葡萄成熟時》。其中《浮誇》可以說是黃偉文的巔峰之作。

黃偉文寫給陳奕迅的歌曲,不僅僅是愛情,而是視角更多取材更廣的題材,帶著一種老男人的戲謔和洒脫,盡情相愛,及時放手,嘮叨著自己摸爬滾打的人生,然後用自嘲的口吻告訴你:不過如此,明天會更好啦!

他看明白了人世間的情,卻依然帶著溫情去愛著人世間的情,搞怪張揚的皮囊里,是一顆柔軟的心。如果你了解黃偉文,你會知道,這首《浮誇》其實就是在寫他自己。「你當我是浮誇吧,誇張只因我很怕,似木頭,似石頭的話,會得到注意嗎?」

04

給十年後的我

薛凱琪

林夕說他的少女情懷都給了Twins,而黃偉文的少女心,卻被薛凱琪妥帖收藏。薛凱琪的「十年三部曲」是她十年成長過的軌跡,也是黃偉文送給每一個少女的溫柔鼓勵。

豆瓣有人這麼說:「歪悶之於薛凱琪,是成長中的師友,孤單時可談心陪伴、受挫時在背後默默支持。就有一種男孩像你,不必相愛,不牽手不親嘴亦能陪伴下半生,有MR.Y如此,誰人稀罕MR.Right。」

聽黃偉文的歌,好像在傷口上灑鹽,痛的會更痛,但痛過了好得會更快些。他是個生活在愛恨情慾世界里有血有肉的人。

結語

文字有限,記錄不了喜愛的全部。實話說對我而言,這兩個人沒有更鐘意誰,在人生的不同階段會有不同的心境,有時候聽林夕多一點,有時又更偏愛黃偉文。

正是因為林夕和黃偉文的不同,我們所有的肺腑、狂想、宣言、夢話、低語、態度才能得到多角度全方位的解讀,即使在此處找不到同感,也能在彼處找到呼應。感謝他們,在每一個快樂或憂傷,孤獨或喧鬧的清晨和深夜,用最言簡意賅的語境,為我們用心營造最美的故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