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拖拉機帳戶圍獵「燃控科技」新生代私募被迫舉牌罰款百萬

拖拉機帳戶圍獵「燃控科技」新生代私募被迫舉牌罰款百萬

《財經》記者 曲艷麗 陸玲/文 王東/編輯

「沒想到我們會碰到這種事呀,感覺很無辜。」 新生代私募代表辛宇面對監管處罰時是這樣想的,對於一致行動人名下持有同一隻股票超過5%要公開披露這事,他原本沒有看那麼重。

交易所通過強大的大數據系統,對辛宇名下的多隻私募產品進行篩查,發現他實際控制兩家私募機構、以及旗下控制或決策的19個私募產品大筆買入單隻股票,持股超過5%。

青海證監局公布的處罰決定書信息顯示,辛宇2015年一季度動用多達19個馬甲賬戶集中搶籌燃控科技(現名科融環境)股票,除標識有「神州牧」和「澤泉」的產品外,還有陝國投-盛輝等蒙面賬戶。

上述賬戶在2015年2月11日合計持有「燃控科技」1273萬股,佔總股本的5.36%,之後在2015年4月10日最高持股比例達到公司總股本的8.39%,在持有「燃控科技」比例超過5%后未按相關規定履行信披義務。

北京某私募經理對《財經》記者表示,私募怕樹大招風,不想進入前十大股東,於是拆分成小帳戶,俗稱「拖拉機帳戶」,尤其通過信託通道的,投顧不同,具備一定的隱密性。買過5%的私募,知道是知道的,要麼不在意、要麼有意規避。

舉牌是指為保護中小投資者利益,防止機構大戶操縱股價,《證券法》規定,投資者持有一個上市公司已發行股份的5%時,應在該事實發生之日起3日內,向國務院證券監督管理機構、證券交易所作出書面報告,通知該上市公司並予以公告,並且履行有關法律規定的義務。

私募開始正式納入基金業協會備案的時間不久,法律意識尚在建設中。「感覺去基金業協會備案登記,也跟我們沒什麼關係。」 有些私募的監管意識淡薄。

2016年7月12日,青海證監局依法對北京神州牧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廣東澤泉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交易「燃控科技」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案作出行政處罰,決定對北京神州牧、廣東澤泉處以各50萬元罰款。

「一旦被罰款,對私募的聲譽是有影響的,或影響其募資。」證監會調查組相關人士對《財經》記者表示,其他人多多少少會覺得,看,你被證監會處罰過。

辛宇名下被罰的兩家私募是北京神州牧,他佔比100%;廣州擇泉,他佔比60%。除了這兩家旗下的兩個證券賬戶外,辛宇還採用作為投資顧問、特定委託人或者委託人代表通過信託合同、投資顧問合同、投資顧問協議或投資操作協議等方式,控制了17個證券賬戶的買賣決策。

這些蒙面帳戶包括東莞信託-匯信-澤泉1號、粵財-澤泉福虹、粵財-澤泉盛輝、粵財-澤泉漲樂1號、雲南信託-華安神州牧、中歐盛世神州牧2號、中融-澤泉財富管家1號、中信信託-澤泉信德高端、中信信託-中信上善神州牧1號等等。

辛宇在2015年6月15日大跌前空倉逃頂,當市場陷入極度恐慌之時,他卻帶著團隊在帛琉曬太陽,從此作為一個80后私募基金經理一戰成名,規模飆升。

此後開始接受調查,保持一直空倉,直到2016年中期3000點時才回歸市場。「人棄我取」這句電視劇《大時代》中膾炙人口的股票格言,也是辛宇的座右銘。

作為漲停板敢死隊操盤手出身,辛宇被認為喜歡博重組,曾持有28隻殼股。對於看好的股票,他喜歡採取多隻產品圍獵進攻的方式來降低單隻產品的持有數量。

據悉,交易所大數據的模塊分析十分先進,例如內幕交易或操縱市場,有哪些明顯的交易特徵,符合條件的就會進入篩查範圍。

由於涉及到了19個私募產品,數十個銀行帳戶,9家信託公司和資管公司,涉案單位和個人分佈在北京、上海、廣州、昆明、哈爾濱、東莞、西安和深圳等地,調查組內4名可調動的專職稽查幹部面對著巨大的工作量。

私募基金自劃歸證監會管理職責範圍之後,由於私募產品比較多樣化、複雜化特點,導致在信息披露上常存在瑕疵,而且相關違法違規主體常藉助多個通道來隱匿自己的違法違規行為。這種情況加劇了市場上的信息不對稱,損害了投資者的知情權,破壞了以信息披露為核心的市場秩序和制度,也給監管機構造成了一些障礙。

《財經》記者了解到,稽查部門是證監系統內最辛苦的部門之一,俗稱「空中飛人」,超過一半的時間在各地出差,經常日行兩三城。

前述證監會調查組相關人士感嘆,投資者教育依然欠缺,很多投資者已經進入稽查調查範圍之內,對自己已經觸犯了法律一無所知。

本文為作者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