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當代中國畫應該回歸寫意精神

當代中國畫應該回歸寫意精神

趙春秋推薦:風的季節

文字來源:文化報;插圖:春秋哥

近年來,無論是觀看大型美術機構主辦的國畫展,還是翻閱各大美展作品集,總會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入選作品幾乎是工筆畫的一統天下。原因何在?是評委的喜好導致,還是畫家創作不出高水平的寫意畫?

美術評論家傅雷在《觀畫答客問》里說:「初民之世,生存為要,實用為先。圖書肇始,或以記事備忘,或以祭天祀神,固以寫實為依歸。逮乎文明漸進,智慧日增,行有餘力,斯抒寫胸臆,寄情詠懷之事尚矣。畫之由寫實而抒情,乃人類進化之途程。」毋庸諱言,工筆畫在歷史上曾起過一定的作用,但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相機、錄像機的普及,國畫的功能也應該與時俱進,由寫實轉化為抒情言志。畫最重要的民族審美品格是寫意精神。寫意精神是傳統文化的產物,是傳統藝術的精髓,是傳統美學的核心,體現的是「天人合一」的思想境界,較工筆畫更能體現所描繪景物的神韻,更能淋漓盡致地表達畫家的藝術主題,更能直接地抒發畫家的情感,也更能直接顯示畫家的藝術功底。

當代工筆畫創作看似繁榮,卻存在很多問題。現在的工筆畫作就像生產車間里的產品,是按一道道工序製作出來的。看似精細,卻缺少生機。更有甚者,一些人充分利用當代科技,把作品的線描稿列印出來,然後在其上填色。這樣的作品,充其量只能算是工藝美術畫,有何藝術性可言?唐代畫論家張彥遠就反對謹細刻板、外露巧密的工匠畫。他在《歷代名畫記》里說:「夫畫物特忌形貌采章歷歷具足,甚謹甚細,而外露巧密。」為了入選美術大展,有人用半年甚至幾個月的時間畫一幅畫,因為他們知道,畫得越精細,入選的可能性就越大。於是,一些畫家平時畫寫意,參加大展時就畫工筆。

初學國畫者一般從畫工筆畫學起,因為工筆畫容易學習。而寫意畫則需要較高的藝術功底,需要一定的書法功底,需要多方面的修養和學養。現在社會上有一種慣性思維,就是看到一幅畫畫得很細緻,就認為這幅畫是畫家認真畫的,這幅畫就很值錢。相反,如果看到一幅大寫意,就認為是應付之作,價值也就打了折扣。其實,不管是工筆畫還是寫意畫,只要畫好了都是好作品,藝術價值都高,畫不好都是次品,也沒什麼價值。

竊以為,工筆畫就像楷書,寫意畫就像草書。楷書、工筆畫的好壞容易看出來,草書、大寫意則比較難欣賞和鑒賞。大寫意是詩、書、畫、印的綜合藝術,與工筆畫相比需要更高的鑒賞水平。大寫意之所以難登美術大展的「神聖」殿堂,也可能與此有關。因為較難把握,而且現在的大寫意作品確實精品不多,所以美術大展里的入選作品,自然就是工筆居多,而少有大寫意能入評委的「法眼」。

很多畫家對工筆畫趨之若鶩,因為他們看到各大展覽上工筆畫頻頻獲獎,似乎評委更垂青工筆畫。有些人用半年的時間畫一幅工筆畫參加美展,少的也用幾個月的時間。沒有閑工夫畫工筆的,就只能慨嘆「無可奈何花落去」了。

由此可見,要改變全國美展缺少大寫意的現狀,需要評委和畫家們的共同努力。廣大的畫家們要想方設法提高寫意畫的創作水平,評委們也要努力在評審中,兼容並蓄,共同儘早走出重技術輕藝術的認識誤區。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1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