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舞而優則導?首席舞者的轉型之路如何向前?

舞而優則導?首席舞者的轉型之路如何向前?

上海芭蕾舞團首席舞者吳虎生編舞的中型芭蕾作品《難說再見》7月5日剛剛亮相國家大劇院,上海歌舞團首席舞者朱潔靜首次擔任導演的舞蹈劇場《紅幕》也將在8月18日亮相上海國際舞蹈中心。兩位首席舞者,舞而優則導,看似是件水到渠成的事。但在轉型路上,總是先有壓力才有動力,先有掙扎才有蛻變。

鼓起勇氣實現對舞台更大的野心

2015年,朱潔靜生病住院了。舞蹈演員傷痛難免,她曾有一次膝蓋嚴重骨折,醫生勸她轉行她也挺過來了。每次傷病都給她對未來新的思考,這一次,她對自己說:「朱潔靜,是時候鼓起勇氣做一部真正意義上自己的作品了」。

「我到底要做什麼,為什麼要做?是向外界證明自己有更多的能力?還是不甘心僅僅做一個舞者?」兩年來,朱潔靜一次又一次問自己。最後她找到了答案:一方面,她渴望通過一個作品誕生去發現自己、剖析自己,她希望自己的未來有更多的可能性,有更主動的選擇權。另一方面,她把這歸結為一種「不滿足」,一種「對舞台的野心」。」於是,她成了《紅幕》的總策劃、製作人、導演和主演,用一出90分鐘的舞劇講述她自己的故事,講述舞者們的故事。

朱潔靜的背影成為《紅幕》

在整個6月上海歌舞團舞劇季里,朱潔靜一個人跳了13場,又接上哈薩克世博會、《朱䴉》赴日宣傳以及新疆和香港演出,《紅幕》成了一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只能隨時隨地調整排練計劃,見縫插針爭取一切可能的籌備時間。當然,作為導演的朱潔靜,除了排練,還有更多難題等待她去解決。這些日子,她每天都在興奮和焦慮中度過,夜裡難以入睡。

編創《難說再見》的時候,吳虎生也遇到不少問題。一開始,他和演員們經歷了一個痛苦的磨合期。因為想要達到的狀態不是一蹴而就的,有時候會停滯不前,讓人焦慮不堪,這時候需要比平常跟多的耐心和堅持。

上海芭蕾舞團團長辛麗麗用「真誠」二字評價《難說再見》這部作品,更多地是在形容吳虎生的創作態度。在排練廳,他總是百分之百地進入創作狀態,「我的大腦會飛快地轉動,許多不同的想法冒出來。我會很直接地跟演員們溝通這些想法,提出我的要求。」就這樣捱到中後期,他和演員們之間產生了很好的默契,一旦有了想法,演員們很快就能實現,進步飛速。

好像多出一雙眼睛長在觀眾席上

跳得好不好和編得好不好似乎並沒有必然的聯繫。有的人跳得特別好,編得卻不怎麼樣。有的人跳得不怎麼樣,編得倒讓人驚喜,這是常事。吳虎生說:「比起舞者,編導考驗的是更為綜合的素質。當了編導以後,我現在看演出的時候,不僅會關心演員跳得怎麼樣,我還會看舞劇的結構、燈光的使用、服裝和舞台布景的設計,觀看變得更有意思了。我希望能不斷嘗試,在各個方面都增長經驗和知識,慢慢豐富自己。」

吳虎生作品《難說再見》講述一個成長和告別的故事

導演的身份也讓朱潔靜有些應接不暇:「我需要不停地與不同的人溝通,向每一個工種的老師去『推銷』自己的觀點和理念,喚起他們對於作品本身的創作衝動,和我一起為這個項目共同努力。幸運的是,因為這個項目我認識和集結了很多行業中的優秀的人,對整個行業整個專業都有了不同的認識和思考。」

兩位首席舞者都發現,編導和導演的經歷反過來能讓他們成為更好的舞者。吳虎生說:「我更多地釋放了自己。回到舞台上,我好像有了更多不一樣感觸,會去想,如何讓觀眾能看到我更好的一面。就好像我多出一雙眼睛長在觀眾席上,可以從另一個角度審視自己。」

在朱潔靜看來,無論是演員還是導演,都要有「創作意識」和「大局觀念」。她認為,演員應該具有編導思維,演員要明白編導為什麼編這個動作,在此基礎上進行「二度創作」;而編導應該具有導演思維,所有的舞段都要為塑造形象、推動劇情服務;而導演要具有編劇、策劃甚至出品人的思維,不僅僅要關注作品細節,還要綜合考慮題材、形式,甚至成本、操作性、宣傳推廣等問題。「如果你真的感興趣,我覺得每個人都可以把自己的潛能開發出來,成為一個創作者。我希望舞劇《紅幕》是我作為一個更加全面的創作者的全新起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