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旁觀——共享的鬧劇還要持續多久?

旁觀——共享的鬧劇還要持續多久?

從共享經濟誕生以來,一個個原本籍籍無名的創業者被推上了風口浪尖,關於共享經濟的批判和褒揚都有很多,他們目前依舊有很多都是靠著投資活著,實現盈利的可能雖然很大,但是需要等待很長時間。而最近一些物品的共享簡直讓人無語。

共享充電寶和共享雨傘都是比較新奇的玩意兒,但是也逐漸被人接受,而最近兩個奇特的共享產品,一個是共享睡眠的膠囊旅店,一個是和圖書館沒有多少差別的共享書店,共享睡眠剛推出沒幾天,就被各地城管、警方以及相關的部門取締了,睡眠畢竟不是共享腳踏車,也不是嘀嘀打車,更不是一把雨傘一個充電寶,需要取得相應資質和消防安全的相關資質,十幾個共享睡眠的膠囊體放在一起,和群租也沒有什麼差別了。

取締、限制都很好理解,時至今日還有很多地區不允許共享腳踏車入駐,一些「窮鄉僻壤」根本看不到共享的影子,倒不妨說是城鎮經濟的一部分,共享其實就是將過往很隨意使用的公共產品交給公司進行統一管理使用,共享的押金是交給商家的管理費用,共享經濟如果單獨拆開,哪個都不是新鮮詞,只因為經濟搭上了共享的路子,腳踏車、雨傘、充電寶等都變成了一種可以無限周轉的商品,但是共享經濟的路還很遠。

已經推出兩年的共享腳踏車,時至今日還是沒有能夠融入到現代社會,不斷地刷新著人們素質底線,當然,絕大多數時候,人們都是比較溫和的,但是在一些黑車泛濫的地方,共享腳踏車要麼被放氣、要麼被丟入草堆,要麼嚴重損毀,要麼車牌被抹掉,一個城市的外來打工者,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可以靠著拉黑車謀生的活,結果最後一公里被黃黃綠綠藍藍的共享腳踏車搞定了,這群人該怎麼活?

即便上海這樣的大城市取締黑車都不努力,導致在一些偏遠地區黑車依舊泛濫,以至於司機們都到了捷運站裡頭,在刷票機前面直接對出來的人們喊某地區去不?那些有車的又來大城市打工又暫時沒有一技之長的,似乎只能走拉客的道路,那麼共享腳踏車企業就應該派人到這些地方進行駐守以對抗屢禁不絕的腳踏車損毀問題。有人會把故意損壞共享腳踏車的事情怪在人們素質問題上,但是身為企業,以盈利為目的這些所謂獨角獸,難道自己就沒有義務去掌握每一件產品的情況?損毀、被盜、被佔為己有都是應該預計到的問題,如果簡單出了事情就連連責怪市民素質不高,未免有些矯情。

共享充電寶不像共享腳踏車那麼大,共享雨傘也是,令人驚奇的是,當這些共享產品被市民拿掉,私自帶走之後,創始人們卻說這是他們的初衷,如果你的初衷就是為了讓共享雨傘成為私人雨傘,你直接開店賣不就得了,何必搭上共享的順風車?而今天爆出來的合肥的共享書點,看上去就更像是一個玩笑——

繳納99元押金,掃一掃書後面的條形碼,就可以直接把書帶回家。每個用戶每次可以借2本總定價不高於150元的圖書,免費閱讀10天。只要及時歸還,借書不限次數,押金還可隨時退還。很多讀者對此十分歡迎:「可以不用花太多錢就可以借到書。」「現在能來書店借一些新書,我覺得很好,感覺非常棒這個活動。」 ——網易新聞。

筆者不知道其他地方的圖書館借書押金是多少,反正在上海,也就比這共享書店多一元,而且每次可以借十本書,沒有金額上限,可以借28天,共享書店除了押金可以隨時退還之外,更像是一個小型圖書館,完全不知道他的存在有多少意義,也許對他們而言,書店裡的書更新快一點,除此之外,最大的吸引力就聚焦在了:

每成功借還一本圖書可獲得1元閱讀獎學金,在90天內閱讀完12本書還可獲得充值押金8%的閱讀獎學金返還。——網易新聞。

不用花太多錢就能借書,這是每個圖書館都有的功能,沒有必要曬自己不知道,而每借一次還成功就能得到一元獎學金確實是挺有吸引力的,但是後面,90天讀完12本書,這如何鑒定?如何判斷一個人反覆借書,借了也不看,就為了得到8%的獎學金返還?

新事物出現的時候,與古代不同了,現在都實行先上線再不斷地尋找bug,嚴謹的觀念不再流行了,先盈利再討論用戶體驗,這是共享經濟的趨勢。然而不是所有東西都是公用的,所以不是所有東西都是可以共享的,押金29元一把,共享雨傘的租金是半小時5毛,稍微借幾次,再加上押金就能買一把不錯的雨傘了,與共享腳踏車不一樣,雨傘即便是濕透了,也照樣能隨身攜帶,如果沒有捷運等公共交通的限制,共享腳踏車成功的機會也不會很大,畢竟300左右的押金,足以購買一輛還過得去的腳踏車了。

不知道未來還會出現什麼共享產品,但肯定的是,在當下這種經濟狀況的發展道路之下,會有更多看上去很邪乎的東西,光是看熱鬧,就足夠了。現在比共享更火熱的無人值守產品、AR、AI產品,其實更應該做好堅實的理論基礎和實驗,而不是草草地上線,鬧出很多尷尬和笑話。這些東西到最後,還是人腦的問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