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博愛 | 爸媽請你吃個飯

博愛 | 爸媽請你吃個飯

點擊上方「中紅在線紅報館」關注我們

李曉

其實,我爸是個吝嗇的人,最反對到外面吃飯。

而我又是一個十足的吃貨,常常呼朋引伴到館子吃喝。我和爸的衝突也集中在這裡。

不過,我最終理解了他,爸是苦水裡泡大的。

有時,我幾乎是拉扯推搡著爸進到館子里。望著菜價,他開始在心裡撥拉著食物原材的價格、店家成本、利潤等等。這樣一頓飯吃下來,心情就顯得格外沉重。吃完后,爸也儼然不顧我的面子,把啃剩的骨頭、沒喝完的湯一一打包回家。自己吃不完,就派送到鄰居家。不過,我很少聽到鄰居對他說謝謝。而且,那些收到殘羹冷炙的鄰居已經有些反感他了。

沒想到,這兩年,爸突然大方起來,常在電話里吩咐,喊你表姨吃個飯,約你表哥到某某館子里喝板栗雞湯……

有一次,正想約我的表叔吃飯,卻接到表弟的電話,說表叔走了。爸嘆了一口氣,說:「看來,請客也要趁早啊。」

我爸請客,我媽相當支持。媽過了70歲后,徹底想通了:「人要是死了,錢還握在手裡不鬆開,有啥意思呢?」所以,常常是爸列出一個請客吃飯的單子,媽就執行。

「就坐三路車,館子旁邊有一個賣鹵鴨子的攤子……」「對啊,就是那兒,館子大門外賣水果攤的老闆是一個胖子,額頭上有一顆痣……」這是我媽在給請吃飯的客人打電話。

前不久,我爸要請老家的吳老漢吃飯。由頭是,他們逛街時碰上了。爸激動地抱住吳老漢,就像久別的親人,對村裡的事問個不停。分別時,爸就約定了周末請吳老漢吃飯,好好地敘一次舊。

那天席間,爸媽不住地往吳老漢老兩口碗里夾菜,自己卻吃得很少。

我的一些表兄妹,有的一年半載都見不上一面。即使見了面,也是翻翻白眼打著呵欠,無限倦意地應付著。親情在歲月的河流中被沖刷殆盡,可爸媽卻很看重。爸對我說:「你們老表之間,血管里流著相同的血,要把親情延續下去。」

爸請表兄表弟表姐表妹吃飯,媽專門開出了菜單,溜到廚房給幾個廚子裝煙,一再叮囑:「味道拿好點,請的都是尊貴的客人。」

那次吃飯,我爸深情地回憶往事,一大桌子人都低頭玩手機。說著說著,爸嘆了一口氣。玩手機的表妹抬頭問:「舅舅,你有微信嗎?加我。」我爸摸摸頭說:「這個,真沒有。」

一頓飯,吃得冷冷清清。一些言不由衷的虛情話明顯是在敷衍爸媽:「舅舅、舅媽,祝你們長命百歲啊……」

一大桌人散去,留下爸媽傻傻地坐在那兒。媽嘀咕著,還沒照合影呢。

爸媽宴請過的人還有:老街坊、小區壩舞的大爺大媽、給他們送祖傳藥方的人、路上談得投機的人……

前幾天,我去爸媽家。推開門,看見爸歪倒在客廳沙發上,花白的頭髮甚是晃眼。他打著鼾,口水如嬰兒嗆了奶水般流到了胸前。媽獃獃地望著電視……桌上,是早已經冷去的飯菜。

我鼻子一酸,恍然明白爸媽為什麼要時常請人吃飯。

爸、媽,你們內心孤獨的黑洞,讓兒子常常回家,陪你們吃頓飯、聊聊家常來填充吧。

本文出自《博愛》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