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甘肅省委原書記王三運落馬 省內多名官員非正常死亡

甘肅省委原書記王三運落馬 省內多名官員非正常死亡

原標題:甘肅省委原書記王三運落馬 省內多名官員非正常死亡

中紀委監察部網站7月11日發布消息,十二屆全國人大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王三運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審查。今年4月,王三運剛剛從甘肅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的位置上「退居二線」,而在6月底召開的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八次會議上,王三運還列席了會議。

這對已經震動不斷的甘肅官場來說,無疑是一枚重磅炸彈。

《經濟周刊》記者從接近甘肅官場人士處獲悉,7月5日,已有消息稱王三運被調查,或涉及虞海燕案。同時,有多個消息源向《經濟周刊》記者指出,王三運涉及權錢交易,其子與多個企業有生意往來,「王三運和虞海燕等人也嚴重破壞了甘肅的政治生態。」

中央巡視「回頭看」之後,甘肅的肅貪風暴驟起。自今年1月11日時任甘肅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虞海燕落馬以來,甘肅已有多名廳級官員涉嫌嚴重違紀被查。《經濟周刊》記者獲悉,當地還有多位官員墜樓或墜河身亡。

> >或由虞海燕案牽出, 其子商業活動廣泛

公開履歷顯示,王三運1995年10月就出任貴州省委常委、貴陽市委書記,成為副省級官員,時年不到43歲;此後,他先後擔任貴州、四川、福建、安徽等省份省委副書記;2007年12月至2011年12月,王三運出任安徽省省長;2011年12月,王三運調任甘肅任省委書記,直到今年4月。

有接近甘肅官場的人士告訴《經濟周刊》記者,有一種說法,今年4月,甘肅省農村信用社聯合社原理事長雷志強接受審查,雷志強的兒子與王三運的兒子有很多生意上的往來與合作。而雷志強被查以後,「一口氣交代了幾十個人。」

有知情人士接受《經濟周刊》記者採訪說,至少在7月5日時,便已傳出王三運被查的消息,同時失聯的還有曾任王三運大秘的唐興和。唐興和是王三運的「老部下」,曾任安徽省政府辦公廳副主任,王三運調任甘肅省委書記后,也將唐興和帶到甘肅,先後任甘肅省委辦公廳副主任、甘肅省委副秘書長兼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等職。

值得注意的是,王三運曾任職的安徽、甘肅兩省,都經歷了中央巡視「回頭看」,且在此後都有省部級官員落馬,比如安徽省原副省長陳樹隆、周春雨,以及甘肅省原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虞海燕。

2016年11月8日至2017年1月6日,中央巡視組對甘肅開展巡視「回頭看」。

在巡視「回頭看」結束5天後,時任甘肅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虞海燕落馬。

6月4日,虞海燕已被「雙開」,並移送司法機關處理。根據中紀委的「雙開」通報,虞海燕「毫無政治信仰和黨性觀念,嚴重違反黨的紀律,並涉嫌違法犯罪,嚴重損害甘肅省特別是蘭州市的政治生態,性質十分惡劣、情節特別嚴重、社會影響極壞」。

公開履歷顯示,虞海燕1982年畢業后,先後在新疆鋼鐵公司、酒泉鋼鐵公司工作。2002年41歲時,出任酒泉鋼鐵(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前後在酒鋼工作了20年。之後,虞海燕轉入政壇,曾任天水市委書記。2011年開始,虞海燕歷任副省長、蘭州市委書記等職,后擔任甘肅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

虞海燕從副省長任上進入省委常委班子,正是在王三運到甘肅工作后。

有知情人士告訴《經濟周刊》記者,2013年以來,不斷有人舉報虞海燕涉嫌貪腐,還有人發布實名舉報信,所反映的問題多與虞海燕在酒鋼的工作經歷有關,稱虞海燕借調整幹部之機斂財,還與民營企業老闆過從甚密為其輸送利益等。「但這些事情一直被王三運捂著壓著。」

7月11日,前述接近甘肅官場的人士向《經濟周刊》記者透露,王三運與地產商有權錢交易,同時和虞海燕利益關係密切。「王三運因為一塊地惹上很多麻煩,這塊地是一位與他關係要好的老闆開發的,當時虞海燕是蘭州市委書記,給了便利。在虞海燕的問題上,王三運一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該人士說。

多位知情人士向《經濟周刊》記者透露的關於王三運和虞海燕的問題線索,與今年中央巡視組反饋巡視「回頭看」情況時指出的問題相符。其中便包括:全面從嚴治黨責任擔當不夠,交通、民航、土地、文化等領域廉潔風險較高。

中央巡視組向甘肅省委反饋巡視「回頭看」情況時還指出,上輪巡視指出的落實「兩個責任」、執行中央八項規定精神、扶貧資金使用管理等問題整改不到位。

《經濟周刊》記者發現,在人民網「地方領導留言板」上,有多條留言反映關於土地拆遷問題,其中多條涉及蘭州新區,這些給王三運的留言有些還獲得了回復。

此前,中央巡視組曾在2014年3月至5月對甘肅省進行了巡視,在隨後反饋巡視情況時就曾指出,一些領導幹部插手工程建設,重大工程項目違規操作損失巨大;對國家扶貧資金監管不到位,騙取套取、擠占挪用、私存私放等問題時有發生。

> >甘肅官場非常態現象或與蘇榮「遺毒」有關

今年1月16日,在虞海燕落馬5天之後,王三運在甘肅省紀委十二屆七次全體會議上表示,「要看到(甘肅)反腐敗鬥爭質量與全國相比存在一定差距的嚴峻形勢」「以更大的決心、更嚴的舉措、更實的行動,堅決減少腐敗存量、遏制腐敗增量。」

《經濟周刊》記者注意到,在中央高壓反腐態勢下,甘肅省的反腐力度顯得有些平淡,在甘肅省紀委監察廳的官網上,2016年關於幹部被執紀審查或黨紀處分的信息只有9條,甚至不到有些省份的1/10。中央巡視組也在對甘肅巡視「回頭看」反饋意見中指出:截至2016年10月,甘肅仍有31%的鄉鎮紀委存在「零查處」現象。

而自「嚴重損害甘肅省特別是蘭州市的政治生態」的虞海燕落馬後,短時間內,甘肅被公布接受調查的廳級(含)以上官員已有7人。

《經濟周刊》記者還獲悉,蘭州市國土資源局副局長張紀勛、蘭州市城市管理綜合行政執法局局長劉鴻軍、蘭州市政協主席俞敬東等多個官員從3月份起陸續墜樓或墜黃河身亡。甘肅省發改委原主任周強也墜河,下落不明。

而中央巡視組向甘肅省委反饋巡視「回頭看」情況中提到的問題便包括:存在「帶病提拔」、「帶病上崗」、搞團團伙伙、超職數配備幹部等問題。

中央巡視組指出的「搞團團伙伙」等問題,似乎在虞海燕等人身上體現尤為明顯,蘭州市委原副秘書長金晉哲就是和虞海燕「捆綁出現」的名字,金晉哲和虞海燕几乎是「先後腳」被「雙開」,梳理虞海燕和金晉哲的履歷會發現,幾乎是虞海燕到哪裡,金晉哲就跟隨到哪裡。

「金晉哲甚至把控了蘭州的用人權,考察幹部都要跟他商量,讓人十分震驚。」前述接近甘肅官場的人士告訴《經濟周刊》記者,此人甚至都敢指著甘肅領導班子成員的鼻子罵,「因為他原來是虞海燕的秘書,王三運又包庇虞海燕。」

金晉哲的「雙開」通報指出,「金晉哲將個人意志凌駕於黨和組織之上,肆無忌憚地破壞黨的幹部管理規定」「把組織賦予的職權變成自己拉山頭、搞團團伙伙、結黨營私的工具」「搞亂了幹部隊伍,嚴重破壞了蘭州市政治生態,行為極為罕見,影響極其惡劣」。

王三運卸任后不久,甘肅省幾位市委書記被免職,至今未對外公布新的任命。

甘肅官場這些非常態現象,或與蘇榮「遺毒」有關。4月25日,甘肅省委關於巡視「回頭看」整改情況的通報還透露了此前沒有公布的巡視意見,「蘇榮在甘肅造成的負面影響肅清不力。」

知情人士告訴《經濟周刊》記者,甘肅省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陸武成落馬就與蘇榮有關,陸武成曾向蘇榮行賄,后被供出。2015年1月23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布消息,陸武成接受組織調查,成為中共十八大后甘肅「首虎」。近期非正常死亡的官員或也牽涉其中。

今年2月24日,王三運曾在蘭州提出,「近年來,儘管省委對選人用人、從嚴治吏的工作抓得很緊,但拉山頭、搞團團伙伙的問題,非正常推薦使用幹部的問題,找門路、找靠山、跑官要官的問題,在有的地方和單位仍比較突出。」當日他還向甘肅省市黨政主要領導幹部「細數了該省近年來查處的作風問題、腐敗現象事例」。

幾個月之後,王三運自己也成為了腐敗的反面教材。

《經濟周刊》 記者 徐豪 | 北京報道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