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武警「魔鬼周」 戰地記者為你講述親身經歷

武警「魔鬼周」 戰地記者為你講述親身經歷

武警「魔鬼周」 戰地記者為你講述親身經歷

作者:劉海雄、任貴

不拋棄,不放棄

武警部隊第二季度「魔鬼周」訓練已落下帷幕,隨手打開電腦,泥潭玩泥巴、野外求生存、穿越封鎖線等一條條精彩訓練鏡頭在各大媒體輪播,新聞聚焦點視乎成了就事論事常態,然而武警官兵真正的嚴酷訓練過程未能讓大眾知曉。這一次,讓我們跟隨一名戰地記者的鏡頭,傾聽他與魔鬼般戰士的「親密」接觸,他就是武警雲南總隊曲靖支隊新聞報道劉勝松,10天的「魔鬼周」生活,他近距離感受了年輕士兵怎樣接受心理和身體的極限挑戰。

千錘百鍊打造「魔鬼」勇士

時間:2017年62日 天氣:

翻山越嶺找目標

陰沉沉的早晨,山腳下煙霧繚繞,冷空氣肆虐,隊員們一邊哆嗦著身體,一邊準備著裝具。

上午的科目是扛圓木3公里山地奔襲後手步槍轉換射擊。這個科目考驗的是隊員們的耐力、毅力,要求隊員們有良好的協同意識、充沛的體能和精湛的射擊技術。

第一小組組長黃汝慷,入伍5年來一直是骨幹,參加過各類軍事集訓。黝黑的皮膚,健碩的體魄,大家的喜歡叫他老黑班代,憨厚的小伙心卻不小,他跟我說,此次參訓願望就是跟小組一起奪得「勇士勳章」成為「兵王」頭名,還說這是秘密,不能告訴其他人。其實,有這個想法的不止他一個,勇爭第一拿到「兵王」頭銜是所有特戰隊員2017年的訓練小目標。

「後面那頭粗一點,待會換一下,我去扛。」戴好鋼盔,掛好「95式」自動步槍,整理好戰術背心,搓搓手,黃汝慷對身體最瘦弱的隊員說。隨後他又招招手,讓其餘五名隊員圍成一個圈,六隻手疊在一起,「加油!加油!」

圖為戰地記者劉勝松隨隊採訪掠影

調整好位置,只聽見六名隊員一起喊:

「一二,起!」圓木被抱在了隊員們的膝蓋上。

「一二,起!」圓木被扛在了隊員們的肩膀上。

「一二、一二、一二......」有節奏的喊聲、有節奏的步伐,隊員們扛起圓木,在坑窪不平的山路上跑向返點,消失在了大霧中,泥地上留下了一串串腳印。

大霧在陽光下漸漸消散,六隻鋼盔重新出現在視野中。

「14分06秒」,剛完成扛圓木的項目,六個人又立即把手槍拿在手上,九孔靶位、變換姿勢、瞄準、擊發,一氣呵成。緊接著,跑到自動步槍射擊地線,將靶子上的靶紙一一擊穿。汗水淌在臉上,泥土裹在身上,這樣的訓練節奏讓他們緊張得幾乎喘不過氣來。

就地取材做擔架

13時50分。

哨響,集合,列隊。

「按照計劃,今天下午的科目是綜合體能訓練,三分鐘后出發。」指揮員下達完科目后,隊員們立即行動起來。

「這裡是我們的地盤,我們佔了天時、地利,所以不管怎樣,都不許給我掉鏈子,別讓其他單位看笑話。」

「不管是爬還是滾,統統都必須給我完成任務。扣分就扣分,但不能掉隊,咱丟不起這個人,知道嗎?」

「是騾子是馬,現在就是拉出來遛遛的時候了。準備出發吧!」

各小組長抓緊點滴時間,給組員們做訓前動員。

快速奔襲訓練

下午的綜合體能訓練全長3公里,中間穿插了扛圓木深蹲、推輪胎、抖大繩等科目,也有扛子彈箱、極限攀岩等特戰訓練科目。雖然科目多、強度大,但所有人的臉上寫滿了堅毅、自信和鎮定。

前三個小組訓練完后,第四小組即將上場。這支小分隊由曲靖支隊特勤排6名戰士組成,組長是李宗程,一個特別結實的小伙。戰友們都喜歡親切的叫他「老李」。

「待會圓木上肩后,聽我口號,跟著我的步子走。」老李反覆的強調著自己的隊員,生怕他們忘記了。

「一二、一二、一二......」果不其然,隨著有節奏的口號聲,第四小組的六個人協力扛著圓木向前衝去。「步調一致」這四個字在他們的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有的小組要跟第四小組比一比,在極限攀岩的時候,第二和第三組就冒了出來。

「超過他們,兄弟們有沒有信心」第二小組長喊一聲。

「有!有!有」組員們跟著喊。

那邊的第三小組也不高興了。

「兄弟們加把勁啊!」

「嘿喲嘿喲!」吶喊聲此起彼伏,驚飛了叢林里看熱鬧的鳥兒。雖然訓練辛苦,但大家興緻不減,鬥志高昂。

高強度讓「魔鬼周」極限訓練的稱號名副其實。一天訓練下來,有的「鐵腳板」磨出了血泡,有的「硬骨頭」沒了底氣,有的全身上下都已濕透,有的癱在地上不想起來,還有的互相捏肩捶腿只喘氣.....但沒有人叫苦喊累,堅定的眼神彷彿告訴我們:他們還能繼續被虐!

這幫可愛的人用頑強的毅力,再一次成功超越自我,又向下一座高峰挺進。

記者感言:「魔鬼周」第一天,大家通力合作,順利完成所有科目,沒有一人掉隊。隊員們學會了精誠團結、互幫互助,真正做到了「不拋棄,不放棄」。「團結一心」、「突出重圍」是我們特戰士兵成長的印記。

超越極限磨礪「鋼鐵」戰士

時間:2017年6月3日 天氣:晴

汗如雨下

微風吹過,桃花杜鵑在粉白色花瓣的襯托下,搖曳著那曼妙的身軀,傳來陣陣花香。一陣腳步聲漸漸清晰起來,隨即打破了這片寧靜。

今天的科目是長途奔襲,全程35公里。如果是一般的拉練,這點距離可能不算什麼,可要是背上30公斤的背囊,還要帶上笨重的鋼盔和15公斤的彈藥箱,難度可想而知。

「今天的訓練場地很好,你們可以盡情享受陽光,特別是新鮮空氣。奔襲五分鐘后正式開始,大家做好準備!我們的目標是最遠的那座山。」「魔鬼教官」說完用手指了指。

長途奔襲的過程是枯燥的,特別是轉入山路后,冷冷清清,清清冷冷,激情、意志、體能在寂靜的山林中消耗。陌生的環境,崎嶇的山路,太陽的炙烤,對於這幫「95」后的小夥子們來說,無疑是一種煎熬。

「都沒喘氣的嗎?各組長,組織喊口號!」「魔鬼教官」命令。

搶佔坡頂

隨後,一聲聲嘹亮的口號響徹山谷,驚飛了樹上的鳥兒。

中午的午飯是單兵自熱食品,對於吃習慣了中隊「六菜一湯」的小夥子們來說,偶爾能吃些野戰食品似乎也不錯,況且又趕了半天的路,他們一個個狼吞虎咽。

飯後小憩,繼續踏上征程。又進入了高山叢林里,作為一名戰地記者的我在這樣巨大的挑戰之下,腳步越來越沉重,呼吸越來越急促。又估摸走了兩個小時,只感覺靈魂彷彿被剝離,耳邊只能聽到呼呼的風聲,視線也因汗水的侵蝕而變得模糊,手裡的相機也無力抬起。不知道此時我們的特戰隊員們心情如何?他們應該不會像我這麼差勁吧?抬頭一看,我們的特戰隊員們仍然雄赳赳、氣昂昂地挺進著。

記者感言:有一種成熟叫忍耐,有一種精神叫堅韌。特戰隊員們在煎熬里慢慢長大,慢慢成熟,終將翱翔展翅,鷹擊長空!

午夜驚魂鍛造「過硬」尖兵

時間:2017年6月4日 天氣:晴

堅毅果敢不言敗

漆黑的夜晚,寂靜陰森,帳篷外面的風陰冷的嚎叫著,時不時可以聽到風吹樹葉的沙沙聲,現在已經午夜時分,突然一個黑影掠過我的帳篷,誰?我瞬間彈起,「是我,隊長。今晚導調組臨時增加科目,午夜摸墳記碑,你先去踩好點吧!」

黑沉沉的夜,彷彿無邊的濃墨重重地塗抹在天際,連星星的微光也沒有。硬起頭皮剛走進寂寥幽暗的墳地,就覺後背冒出颼颼涼氣,汗毛也豎了起來,一切想象中的恐怖全都擠在我腦中,有如事實,我覺得兩腿抖顫得厲害,手裡的相機也抓不住了。

蹲在墳墓旁的草叢裡,看著遠處,一個微弱的光在摸索著前進,我知道是特戰隊員開始了他們的任務。一個人、一支筆、一張紙和一個手電筒。隊員要在墓地內,按提示字條尋找指定的墳墓,將碑文抄回才能完成任務。

深夜抄碑文

新兵小趙哆哆嗦嗦地蹲在墳前,正準備抄碑文時,我從草叢爬出來,準備給他拍張照,「咔嚓」閃光燈一亮,一聲尖叫,只見他嚇得撒腿就跑。「這只是我們組織戰場抗壓能力訓練的方法之一。」導調員羅計成向我介紹,戰場的殘酷性,官兵必須具備過硬的抗壓能力,如果連墳地都不敢去,戰場上何談操槍殺敵、刺刀見紅?訓練只有硬碰硬、實打實,才能真正與戰場無縫對接,使部隊得到真正摔打和錘鍊!

記者感言:火一樣的青春,火一樣的激情。真金不怕火煉,好男兒更要經得起血與火的考驗,一次次咬牙堅持、一次次跌倒爬起,在突破生理及心理極限之後是一次「鳳凰涅槃」式的自我超越。

記者簡介:劉勝松,貴州興義人,中共黨員,2010年入伍。多次參加重大活動和搶險救援的新聞宣傳任務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1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