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樂視賈躍亭最新消息:樂視網逢停牌A股必暴跌?

樂視賈躍亭最新消息:樂視網逢停牌A股必暴跌?

樂視賈躍亭最新消息:網酒網退出新三板,賈躍亭持有的7成股份被質押。樂視網逢停牌A股必暴跌?24日A股市場再次出現大跌,上證指數跌幅超過1.3%,創業板指跌幅超過1.5%。

4月25日消息,網酒網昨日宣布,因公司戰略發展需要,促進公司長遠發展,終止在新三板掛牌。樂視控股董事長賈躍亭間接持有的7成股份被質押。

2016年8月24日,網酒網在新三板掛牌交易。公司控股股東為樂視控股,賈躍亭通過樂視控股間接持有公司50.35%的股份,是樂視生態系統的有機組成部分。

對於樂視生態系統的依賴,網酒網在公開轉讓說明書中多處提及:通過與樂視網(30.680,0.00,0.00%)、樂視影業、樂視電視、樂視手機等其他樂視控股旗下業務板塊的緊密合作,實現用戶群體及大數據的互聯互通,形成垂直整合的「葡萄酒生態系統」;公司貫通葡萄酒產業鏈的整合式運作,依託樂視生態系統各業態資源,打造遍布全國重點地區的O2O互動體驗平台;公司正在從立體化垂直電商向垂直整合的葡萄酒生態系統進行升級,圍繞著葡萄酒相關產業進行深化和系統性運作,最終實現貫通種植、培育、釀造、加工、流通、銷售、服務及衍生產品的整個葡萄酒產業鏈的自有閉環運作,並與「樂視生態系統」充分互聯互通,力爭將公司打造成全國領先的葡萄酒服務平台。

網酒網

進入樂視生態,給網酒網帶來不少益處。2015年、2014年對關聯方銷售收入佔總收入的比例分別為12.43%、15.48%。

不過,打鐵還需自身硬,網酒網在新三板短短的8個月,日子過得並不太好:第一次定增計劃只完成26.5%;公司虧損沒有出現明顯改善。

2016年10月,網酒網發布掛牌以來第一份募資計劃,擬以12元/股價格,向國信證券(13.830,-0.08,-0.58%)、西部證券(13.790,0.05,0.36%)和自然人王華軍發行113萬股股票,其中國信證券認購20萬股、西部證券認購10萬股、王華軍認購83.3萬股。然而,2017年1月16日相關公告顯示,本次募資只成功發行30萬股,王華軍由於不符合證監會和股轉系統投資者適當性管理規定,未能成功認購。

一方面,募資額大幅縮水,實際募資額僅為計劃募資額的26.5%。另一方面,網酒網的虧損沒有出現明顯的改善跡象。網酒網半年顯示,2014年、2015年、2016年上半年,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5412萬元、1.57億元、1.52億,分別虧損了7601萬元、7386萬元和4311萬元。

另外,自去年年底深陷「資金」漩渦的樂視,也給國酒網帶來一定的影響。樂視控股持有71,492,560股網酒網股票,最近公告顯示,樂視控股已經質押了5000萬股,賈躍亭其持有的股份7成已經被質押。

【樂視賈躍亭最新消息:樂視網逢停牌A股必暴跌?這次近6%】24日A股市場再次出現大跌,上證指數跌幅超過1.3%,創業板指跌幅超過1.5%。

A股彷彿中了樂視網的「魔咒」,去年12月中旬到1月中旬樂視網連續停牌期間股市暴跌,創業板指跌幅超過10%;這次4月17日樂視網連續停牌以來股市又大跌,創業板指6個交易日已大跌超過4%,深證綜指跌幅更是接近6%。

私募侯安揚老師在微博調侃說:樂視每次停牌都特別精準,停牌期間市場大跌。可以轉型做資產管理公司……

上次魔咒帶來創業板暴跌逾10%

樂視網上一次的連續停牌開始於2016年12月7日,當時是因為一方面是由於《樂視驚魂一秒:賈躍亭64.81%質押股票一度跌破平倉線》的報道,另一方面是由於樂視網正在籌劃重大事項,預計涉及產業資源整合事宜。

停牌前一天創業板指收於2122.26點,伴隨著樂視網的停牌到2017年1月13日,創業板指經過兩輪大跌,跌倒了1899.94點,短短一個多月暴跌了10.48%。

同期上證指數也有所下跌,跌幅接近3%,滬深300指數的同期跌幅略大一些,超過了4%。

上一次的樂視網停牌魔咒中,創業板指「受傷」最為明顯,上證指數和滬深300指數在此期間也出現大跌。

此次魔咒停牌6天

深證綜指跌了5.7%

樂視網今年4月17日再次因重大資產重組事項而連續停牌,並預測新的重組方案預計將與公司2016年度報告同時披露,屆時公司將及時刊登相關公告並申請公司股票復牌。

根據年報披露時間安排,樂視網擬披露年報時間為4月27日,也就意味著有可能持續停牌到27日或以後的時間。

截至4月24日收盤,樂視網已連續停牌了6個交易日,這6個交易日股市整體處在下跌中,創業板指期間跌幅為4.11%。

比創業板指數跌幅更大的是深證綜指,短短6個交易日大跌了5.7%,其中4月24日當天下跌幅度為2.44%,說明了深市的小盤股本輪跌幅更大。

上證指數的跌幅比深證綜指和創業板指略有一些,但在樂視網停牌的最近6個交易日跌幅也有3.59%。

實地探訪樂視北美汽車工廠

惟有風的呼嘯和鷹的盤旋

據每日經濟新聞的記者老師實地探訪,發來一線報道。

樂視這個位於美國內華達州沙漠地帶的電動汽車工廠項目,現狀到底如何呢?近日,《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深入荒無人煙的沙漠地帶,歷經曲折,終於找到了項目所在地。在現場,記者並沒有發現法拉第未來的辦公人員或者項目施工人員,只有雄鷹在呼嘯的風中盤旋。

記者四處走了一圈,遠遠看到一個工人模樣的人。記者上前,發現他胸前有一個施工方AECOM的標識,於是詢問其是否為法拉第未來項目的員工,他連忙搖頭表示與公司不相干,並帶記者找到了現場安保人員。在靠近柵欄的一間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子內,走出了一位穿著橙色馬甲的安保人員。以下是記者(以下簡稱NBD)和他的對話。

NBD:「請問這裡是什麼項目?」

安保:「法拉第未來項目。」

NBD:「但我沒看到有人工作。」

安保:「這裡沒有人。」

NBD:「這種情況保持多久了?」

安保:「自從我來這裡以後,一直是這副模樣。」

NBD:「你什麼時候來這裡的?」

安保:「1個月以前。」

NBD:「你來這裡就是這樣,沒人來也沒人施工?」

安保:「對。」

NBD:「你有沒有見過法拉第未來的管理人員來過這裡?我看到牌子說這是管理區域。」

安保:「沒見過。沒人在這裡。」

NBD:「AECOM是法拉第未來的工程承包商,你有見過AECOM的人來這裡嗎?」

安保:「對。但沒人來這裡。」

NBD:「什麼時候他們會來呢?」

安保:「坦白講,我不清楚。」

NBD:「那你在這裡做什麼呢?」

安保:「我在這裡守護現場財產。」

NBD:「現場有需要守護的財產嗎?」

安保:「沒錯。但我還得守在這裡,這是我在這裡的唯一理由。」

在現場,記者看到有幾個低矮的白色簡易房並排在一起,安保人員告訴記者,那裡不是辦公區,只有拖車,沒有人在裡面。「這裡就是法拉第未來的全部施工區域嗎?」記者進一步問道。安保人員表示,沿著小路出去,還有另外一處。

按照這位安保人員所指,記者又來到了另一處法拉第未來的施工區,這裡的牌子上也寫著「Project Sarah」,但同樣是一片冷清。項目區域被鐵柵欄圍住,大門緊鎖。記者環顧四周未見人影,於是走到柵欄前向內呼喊是否有人。

一個同樣身穿橙色馬甲的小夥子從看門房裡走出來,並自稱是這裡的安保人員,他告訴記者從去年7月中旬就來到這邊,主要是負責現場安保的。當記者詢問現場為何沒有任何施工跡象時,他露出尷尬的笑容,並表示,「的確如此,也許有人可以回答吧。」后一名工程方的代表出現在現場,對記者有關項目的提問三緘其口,也帶走了之前與記者攀談的安保人員,並稱自己只是雇傭來此的人員,並不清楚任何項目細節,也不適合發表評論。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