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從城市去鄉村,這些大學生因何「逆勢」而為?

從城市去鄉村,這些大學生因何「逆勢」而為?

新華社北京6月29日電 題:從城市去鄉村,這些大學生因何「逆勢」而為?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

離開農村進入城市,一直被視為大學生向上流動的自然軌跡。然而,近年來,一些地方悄然出現大學生「逆勢」下鄉的現象。

雖然總計僅約百萬的「新農人」,在每年都達數百萬的大學畢業生中數量並不算多,但是,他們的選擇卻透露出,轉型中的農村正對年輕一代釋放新的吸引力。

城市白領放棄高薪到鄉間創業

6月,在福建福安市曉陽鎮曉陽村的葡萄大棚,整齊的藤架枝繁葉茂,林恩輝熟練地噴洒農藥。「夏季是葡萄防治各種病蟲害的關鍵期。」經過幾年創業,她已是熟練的「莊稼把式」。

2010年林恩輝大學畢業後進入一家銀行工作。幾個月後,從小渴望田園生活的她,聽從內心召喚,走進大山建立起一個全循環、生態化的立體養殖農場。

「種最好吃的葡萄」是她的追求。林恩輝的農場採用水肥一體化管理、太陽能滅蟲燈和各種生物防控技術,將生態理念貫穿於種植全過程,葡萄畝產值由6000元提高到了15000元。

這樣的故事並不鮮見。記者在福建、浙江、江蘇等地採訪發現,多年來農村留不住人才的現象出現變化,越來越多的大學生正「逆流」下鄉。

農業部測算,到2015年末大學畢業生返鄉創業比例達1%,預計「十三五」期間這一比例還將提高。阿里研究院此前發布的一份關於「新農人」的報告顯示,截至2014年底,僅狹義概念上「新農人」已突破100萬人,主要人群包括返鄉大學生和城市白領。

2008年,當江蘇軍曼火雞產業有限公司負責人廖正軍放棄了上海年薪十幾萬元的工作回鄉養火雞時,他父親生氣地用斧頭砸爛他的辦公桌,說:「跑回來養雞,能有什麼出息?」

「我認準養雞是條致富路,絕不是盲目衝動,而是認真調研后才下的決心。」廖正軍說,他在大學期間作過調查,每隻火雞能有30元至50元的利潤,是普通家雞的好幾倍。

「農民缺錢、缺技術,市民缺綠色食品。我兩頭打通,一方面搞訂單農業,給農戶提供種雞、飼料和培訓,另一方面開加工廠為消費者提供『私人訂製』。」目前,公司年銷售額8300多萬元,產品除了國內,還銷往歐美。

江蘇省人社部門的數據顯示,從2014年實施大學生創業引領計劃以來,全省共扶持近9萬名大學生創業,其中不少是返鄉大學生創業;據浙江有關部門統計,目前全省大學生返鄉創業就業人數有9.5萬多人;福建寧德市返鄉創業的大學生從2013年的600人增至2000多人,創業項目從500多個增至1800多個。

據農業部2016年初步統計,近年來,從農村流向城鎮的各類人員返鄉創業的人數累計達到570多萬。其中,居住在城鎮的科技人員、中高等院校畢業生等人員約130萬人下鄉創業創新。

現代農業顯示「藍海」吸引力,互聯網突破城鄉市場壁壘

福建農林大學新農村發展研究院副院長賴鍾熊認為,大學生下鄉普遍體現出主動性,是對農村、農業發展水平與自身優勢、興趣權衡后的理性選擇。

——現代農業顯示「藍海」吸引力。多年冷門的農業,在正逐漸受到資本的青睞,現代農業表現出「高效益性」。「現在介入現代農業能成為『藍海』拓荒者,值得期待。」寧德返鄉大學生謝思惠放棄保送研究所的機會,回到家鄉開發新的種植技術,實現生薑畝產值由500元增長到5000元,帶動上千戶農民致富。

——政府大力扶持,創業門檻明顯降低。2016年,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支持返鄉下鄉人員創業創新促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的意見》,從簡化市場准入、改善金融服務等對包括大學畢業生在內的返鄉人員到農村創業給予支持。

據不完全統計,目前至少有山東、江蘇、福建等十幾個省通過給予稅收減免、現金獎勵補貼等,增強大學生返鄉的積極性。如福建寧德從2015年起,市財政每年安排2000萬元,作為大學生創業貸款擔保基金,對符合條件的返鄉創業大學生提供最高額度達200萬元的創業擔保貸款。

——生活成本「窪地效應」。一方面大城市競爭和生活壓力加大,另一方面隨著鄉村發展,加之無論是地價、房租還是勞動力價格,中小城市和鄉鎮都比大城市低,這讓下鄉創業的機會和空間在增加。

江蘇大學生劉敏2012年回到老家連雲港市贛榆區河西村,成立公司種植杏鮑菇。在她看來,城裡生活成本高,比如在南京,一年租房和交通就要花費四五萬元,相當於當地一戶村民一年的收入。「返鄉后,吃的是自己種的菜,住的不花錢。房租加上十幾個工人的工資,每個月公司的成本僅約兩三萬元。」

——城鄉一體化加速,「數字鴻溝」縮小。浙江大學農村發展研究院教授顧益康認為,隨著城鄉融合發展,農村交通和物流不斷完善,城鄉之間生產要素雙向良性互動,城市經濟對農村經濟的帶動和輻射力越來越強。

「隨著收入水平的提高,城市消費者更加關注食品質量安全,追求多樣化的消費。」顧益康說,「這些消費觀念的轉變,為大學生返鄉創業提供了新的市場空間。」

此外,得益於互聯網的開放和滲透,城鄉間的「數字鴻溝」在縮小,農村電商發展迅速,突破了制約鄉村發展的市場壁壘,這為大學生返鄉創業提供了技術支撐。

阿里研究院的一份關於返鄉電商創業的研究報告指出,返鄉電商創業正在成為一種新潮流,電子商務有效釋放草根創造力,成為推動年輕人返鄉創業的最大動力。

福建大學生姚志忠受到家鄉電商創業的影響,回鄉養雞。「我養雞不喂抗生素,在山地上放養,給雞足夠的運動空間。」姚志忠現在每天把出欄雞的照片發到微信朋友圈,常常收到許多消費者的求購信息,訂單源源不斷。

或可緩解農村「空心化」,推動城鎮化發展

幾年前,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博士生姚麗雲,從國外知名企業辭職回到老家福建古田縣養殖食用菌。她依託京東、天貓等平台,將產品賣到全國大江南北,還與大學院校合作,進軍銀耳保健品、護膚品等領域。在她的帶動下,周圍很多年輕村民開始接觸互聯網。如今,古田縣電子商務活躍網店超過120家。

農業大學農民問題研究所所長朱啟臻認為,互聯網讓返鄉大學生具備了直接與市場對接的能力,從產業鏈條末端迅速走到前端,有力地推動了農業向信息化、市場化發展。

吉林大學商學院教授張秀娥認為,大學生等群體返鄉,變過去的城鄉資源單向流動為雙向流動,對於推動城鎮化有積極意義。

「農民離土、離鄉向城市轉移的發展模式,不僅物質成本高,還會產生農村空心化等一系列社會問題。大學生返鄉創業,為農業勞動力就地消化提供了良好途徑。」張秀娥說。

在連雲港市贛榆區河西村,劉敏的公司帶動400多戶村民種植蘑菇,全村有260多人在公司工作。這個曾經對外連公路都不通、買瓶醬酒都得上鄉鎮的「空心村」,已吸引大量青年返鄉。如今,村裡大部分人都蓋起新房子,新建的寬闊水泥馬路也通向周邊城鎮。

福建福安市曉陽鎮曉陽村村民謝慶爐曾經每年都要外出打工。幾年前,他加入了林恩輝創辦的葡萄種植合作社。如今,他不用拋妻別子,一年收入有十多萬元。現在,曉陽村和周邊村返鄉種葡萄的達到800多人。

顧益康認為,大學生返鄉創業不僅僅可以提供一定的就業崗位,「他們可以把現代技術、經營理念、生活方式直接導入農村,縮小城鄉差別,成為推動農村社會向現代化轉型的一股積極力量。」(記者 董建國、鄭天虹、楊紹功、余靖靜)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