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觀點】漂亮50和要命3000,買誰贏面更大?

【觀點】漂亮50和要命3000,買誰贏面更大?

漂亮50和要命3000買誰贏面更大?

真庸

Z:公道地說,在被周一閃崩幾乎徹底打蒙之後,這周后四天市場的陽剛其實明顯超預期,各大指數都有令人跌破眼鏡的表現,遊資活躍度悄然提升,連續強攻及閃飆案例顯著增多。但為什麼總感覺,人氣依然處在冰點呢?

Y:很久沒有表揚過誰了,這次就把你當做新樹立的楷模吧。

Z:先生一向是無言獨上高樓,寂寞無同鎖星空。所以您一表揚我,我立刻忘了,周圍所有的嘲笑。

Y:人生不過如此,找幾個懂的人,一起孤獨,一起行道,一起被人嘲笑,一起仰天長嘯,一起遠隔千山萬水,依然彼此心照。

Z:我明白,這嘲笑,大眾給的,是我的榮幸。

Y:對,所以不要怕。人只需怕兩樣,女人最怕懶,一懶眾衫小;男人最怕窮,薪盡自然涼。

Z:哈哈,先生說笑了。

Y:你今天的開場覺察很直接,很真實,不做作,不附和,表面上疑惑,其實內心獨立。這是心靈自由度提升的表現。

Z:敢問真話,就是更自信對嗎?

Y:沒錯。過去這周最耐人尋味的,恰恰就是市場超預期反咬和人氣完全不予認同之間的巨大落差。

Z:它說明什麼?

Y:不可思議的背離必然推動無法理解的繼續。

Z:您這句話就不好理解。

Y:大眾都還沒有學會飛翔,所以天空最美。開悟的本質是身心內外衝突的終結,邁向開悟之旅最為關鍵的一步是從思維的桎梏中解脫出來。當你在思維中創造出空白時,你的潛意識就會變得更強大。

Z:聯繫到現在的A股呢?

Y:市場是萬變的,真理是永恆的。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贏不贏,身不由己;但輸不輸,此心欽定。所以,用排除法去偽存真,用反證法以退為進,才是操盤的黑暗之光。就像佛陀把開悟定義為「受苦的終結」,其實也是不敗之法,而非必贏之道。

Z:我原想索取一根火柴,先生卻慷慨賜予我整座火山。四季如春,花開不敗,已是極大的造化。

Y:不妨再進一步,連同開悟這個詞也一起打破。你已聞花香,何必管它是否還叫玫瑰?

Z:願先生教我,何以不敗?

Y:若人心群起思漲,市場置若罔聞,那當如何?

Z:按照真技術的思漲不漲心法,凶多吉少,劫數難逃。

Y:那人氣冷若冰霜,市場獨自走強,又當如何?

Z:難者不會,會者不難。無言以對,多謝先生。

Y:反者,道之動。強力挖坑反咬以邏輯而論乃「否定之否定大於肯定」的強勢模型典範,但由於漫漫熊途將人們的多頭信念摧毀殆盡,所以大眾陷入前所罕見的「冷靜」之中,其本質其實是除貪婪和恐懼之外的人性第三大弱點——麻木。心如死灰的麻木,正如陽明先生所說「你未見此花時,此花與汝心同歸於寂」。

Z:那此花到底是會開還是會謝?

Y:心動之處,必有波瀾。關鍵是,汝心可安?花期紛至,有開有謝,一花待開,百花欲謝,以花開之心破冰而來,必有花期撲面而開。所以,先讓你的心花,不生分別,不帶成見,撥開一團混沌,為自己開啟一片新的世界。

Z:先生是指呼聲日高的漂亮50?

Y:如果從數學角度來計算,現階段顯然是操作漂亮50的成功率更高,因為這個池子里的股票總數量本來就少,而且趨同性很高,選股難度較低,所以,大眾除了被嚇出場的以外,大部分都被趕鴨子趕到了這個池裡。

Z:那就是說漂亮50還有發起群眾運動的可能?

Y:這裡面有一個瓶頸的問題。在熊市中,如果同一時段或同一板塊的投資趨同性顯著增強,往往是尾聲的標誌。如果大家都扎堆跟進還能共享奢華,那就是突破瓶頸開啟了新的趨勢。從最新證監會學習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精神有關「不斷提升資本市場對實體經濟的融資能力」這個表述來看,這個瓶頸現在仍被牢牢掐住,而且在十九大之前一般是不具備打開這個上面視同「潘多拉魔盒」的勇氣,生怕跳出什麼鬼來,誰也不敢擔這樣的干係。這個時候,如果股民能夠勇敢地以血肉之軀去承擔起支援實體經濟、化解金融風險、維護股市溫而不火的重任,將會得到比較寬容的默許。

Z:所以呢?

Y:所以,漂亮50的一線指標股在用力擦去閃崩血跡后將低調保護現場,不會再爭相出頭,二線藍籌則有從夾縫中殺出一條血路的抽風機會。總體而言,要命3000,將是接下來小比例大視角輪番活躍的主戰場。而上證指數的分時走勢,可作為把握「反常規操盤節奏」的重要參考指標。7.19反咬大陽線的實體中點3200點一線,則可視為第一護城河。

Z:可是從要命3000中選中牛股的概率顯然很低吧?

Y:對,這就是從數學角度而言,買要命3000的贏面肯定更小。但是,操盤不是科學,而是心學。你的贏面,並不取決於所謂的數學概率,而取決於你心照的面積和程度。操盤不是去絞盡腦汁謀取略高於銀行利息的年化收益,那不但無趣,而且背離職業操盤的本質。從股市的吃人本性而言,「少賺一點」根本沒有生存空間,要麼是狼,要麼是肉,活在A股並無第三選項。正如魯迅先生所言,貪安穩就沒有自由,要自由就要歷些危險,只有這兩條路。猛獸總是獨行,綿羊才成群結隊。

Z:您是說,做股票要麼不做,要麼賺大,不要有小富即安的想法?

Y:漂亮50即便同時開花,市場總資金不變,那分攤給這些大象的漲幅就只能是蠅頭小利,而你的收益率並不是這些漲幅的疊加,而仍然只是其中的均值。相反,要命3000命中率是更低很多,但一旦命中,收益率遠高於追捧接下去的漂亮50,那麼請問,漂亮50的平均漲幅,和要命3000命中目標的獲利率,誰對你更有意義?

Z:讓我想想……

Y:大家習慣了活在新聞的平均統計數據里,而忘記如何活出獨一無二的自己,這才是眾生的可悲之處。

Z:可是,要命3000,刀刀要命啊。

Y:所以,你有兩種活法。一是用堅守孤獨的慢刀,等到萬紫千紅的時候,重鎚出擊,比誰賺得多;二是用殺伐人性的快刀,嗅到百孔千瘡的破綻,庖丁解牛,比誰不是人。

Z:您是哪一種?

Y:我釣魚的目的不是為了魚,所以魚喜歡上鉤。我用部位活在第一種活法里,用倉位活在第二種活法里,因此,我不知不覺輕柔地活在富有創造力的狀態里。

李志林(忠言)博士

本周一大盤再次暴跌,儘管隨後幾天出現了反彈,但結構性分裂繼續加劇。

本周在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召開之後,證監會黨委學習會內容的通稿透露出兩大亮點:「證監會必須始終保持『本領恐慌』的危機感」、「保護好投資者,尤其是中小投資者的合法權益,是資本市場監管工作人民性的體現」。

這是劉士余主席上任后,並且也是27年股市歷史上,監管層首次自揭監管工作的「兩大癥結」即「本領恐慌」危機和未能體現「人民性」。在此,就這兩大癥結畫畫像。

1、股市危機和股災至今無解。在全球股市連續8年大牛情況下,作為全球「一枝獨秀」的經濟下的股市,卻連年熊冠全球。

體現國家利益和國民利益的「國之重器」——資本市場的功能,在失靈。並且至今問題成堆,積重難返。這確實該讓監管層產生「本領恐慌』的危機感。

2、誤讀了「加大直接融資比例」的含義。為了避免間接融資比例過大而導致銀行貸款風險,國際金融界都強調加大直接融資比例,如美國直接融資比例佔總融資的70%。

但問題是,監管層對「直接融資」的含義理解錯了。美國的直接融資中,接近90%是發行債券,是要還本還息的,而通過股市直接融資的比例只有不到20%。哪怕是在美國連續8年的大牛市中,每年發新股也不到150家。

但是,的金融監管層,不僅害怕間接融資的風險,而且連直接融資中的發債券給企業融資的方式都不願意,害怕要還本還息和造成壞賬。於是就把風險的矛頭,直接指向了既可以方便地圈錢、又不用還本還息、也很少給予紅利回報的大量發新股,為企業提供「免費的午餐」。

試問,許多企業連發債權的資格都沒有,卻在「加大直接融資」的的口號下,把多發新股作為融資的主要形式,一年數百家新股湧向股市,這樣的股市怎能不頻頻發生危機?

3、搞全世界股市都罕見的擴容大躍進。有200年歷史的的美國股市,至今只有股票3700隻,而只有27年歷史的股市,卻有了3200隻。

照理,在發生了罕見股災后,救災是第一任務。在熊市中,理應休養生息一段時間,新股應該緩發、少發,讓股市的制度和機制能夠完善起來,機體能夠逐步調理和修復。

然而,2015年和2016年,每年發行新股只是247家和227家,但2017年上半年,新股的數量就超過了前兩年的總和,為史上擴容速度之最。監管層全然不顧市場的承受力和投資者虧損累累的事實,用新股發行常態化,作為擴容大躍進的代名詞,還違背起碼的金融常識。

4、錯誤地提出「金融去槓桿」。今年4月,銀監會主席新官上任,就急於建功立業,提出「金融去槓桿」。一周內就發了25個去槓桿文件,隨後保監會、證監會也競相展開「去槓桿」比賽,限時限刻地清查委外投資、通道業務、理財產品、資管產品等,導致了股災4.0版爆發。

幸虧政治局會議及時加以糾正,提出「要防止處置風險發生的風險」。上周末召開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不再提「金融去槓桿」,而以「經濟去槓桿」代之。「金融去槓桿」的提法,本來就是十分荒唐。所謂金融從來就是要加槓桿的。尤其是當危機來臨時,更要加槓桿。例如美國解救金融危機時,相繼推出了QE1、QE2、QE3的量化寬鬆政策,同時營造股市的長期牛市,恢復人們的信心,才得以奏效。只是,在槓桿率過高時,要用穩妥的、漸進的方法適當降一點槓桿,而絕對不能去槓桿。

5、對上市公司的監管嚴重失察、失責、失職。新股質量越來越差,粉飾造假上市不斷,上市后業績變臉頻現。今年一季度,就有34隻新股業績虧損。

新股上市后,就迫不及待地高比例再融資、盲目投資,甚至通過向海外投資轉移財產。

新股上市后,大量資金閑置,脫實向虛。如從2016年以來,270家上市公司購買高回報的理財產品,金額達1.07萬億之多,佔新股籌資的56.6%。其中8家上市公司耗資100億以上。

新股上市后,很多公司大股東不思進取,只想著製造題材、搞高送轉、拉高股價、再融資。然後就是坐等解禁期一到,就頂格減持、清倉式減持。今年上半年就有781家上市公司、2278次減持股份,共抽取962.6億元,占上半年IPO總額1253億的76.8%。

二、27年股市從來沒有體現「人民性」

在華爾街證券交易所大門內的銅牌上刻著:「美國證監會的宗旨,要像扶七八十歲老太太過馬路那樣,小心地保護中小投資者的利益。」

的監管層,雖然每文、每會必提「要保護投資者,特別是中小投資者的合法權益」,但是,結果往往成了空話。

1、用史無前例地擴容大躍進和供大於求,使股價不斷下跌。

新股上市后,流通的只是一小部分,股價必然高企,其3倍或9倍於流通股的大小非,在1年和3年後,就會毫不留情地拋向市場,讓上億散戶越套越深,財富不斷縮水。

2、擁有信息優勢和資金優勢的國家隊,一再把中小投資者作為對手盤。

例如,去年創業板高峰時,國家隊高位獲利出清了中小創股票。隨後在南車北車合併、中字頭股票暴炒時,國家隊在高位獲利了結了中字頭股票。今年4月,在雄安概念股連續6個漲停板的高位,國家隊又獲利了結了京津冀的股票。

於是,國家隊在去年僅虧5%、今年一季度已經盈利的基礎上,二季度又獲利784億。再加上網下巨量配售新股的豐厚利潤,使以救市為使命的國家隊,不僅早已解套,而且獲利不菲,不斷地割中小投資者的韭菜。

3、國家隊救市僅流於形式,粉飾太平,而陷廣大中小投資者於更大的苦難。

雖然現今上證指數已收復了3200點。但是,廣大中小投資者持有的1800隻創業板、中小板、以及中小盤股票,比2016年2月2638點時的價位還要低。

4、違背市場自由交易原則,違背裁判的公立立場。

對市場該炒什麼、不該炒什麼,應該體現自由交易原則,監管層不該做窗口指導。

實際卻是:不斷進行強大的輿論指導,反對中小投資者對小盤股、高科技股、高成長股、資產重組股的風險投資、投機的偏好,不準「炒小、炒新、炒差、炒題材、炒概念、炒重組」等,強調買大盤藍籌股、買50指數成分股。

其結果,就導致了「漂亮50」和「要命3000」結構性分裂,使早已虧得慘不忍睹的廣大中小投資者所持股票,一次又一次地被腰斬,跌幅70%—80%的中小創股票比比皆是。

5、市場強烈要求建立的集體訴訟制度,遲遲沒有下文。

市場充斥著造假和信息欺詐的公司,其違規被查后,上市公司違規者最多罰款60萬元,而吞進的巨額利潤卻不再吐出來。

由於沒有集體訴訟制度和經濟賠償,致使上市公司違規越來越膽大妄為。即便宣布退市的公司,監管層也僅是一紙命令而已,而沒有對如何讓造假者、違規者去賠償中小投資者作出制度安排,廣大投資者始終是違規者任意宰殺的羔羊。

6、「驅逐散戶」的口號及其惡劣。

當股災跌到4.0版,廣大投資者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時,近期一些抱團取暖,炒上證50指數的人,卻放出了新的論調:「今後,股市只有上證50指數(50隻)和滬深300指數(300隻),以及MSCI指數(222隻)能漲,90%的股票都將被邊緣化」;「中小盤題材股下跌才剛開始,今後要港股化,跌到只有幾角幾分」;「當前股市的調整,目的就是要教育散戶、驅逐散戶、消滅散戶」。

對此,監管層應該有強烈的「本領恐慌」的危機感和愧疚感。好在,本周終於聽到了監管層提到,要保護散戶的利益,體現股市監管的「人民性」!

證監會黨委學習全國金融會議精神的統發稿,給市場帶來了新的希望,其中有新意的是:「加快修復和凈化資本市場生態」,意即要儘快修復股災,走出股市連年熊冠全球的怪圈。

「更加註重上市公司質量」,包括新股質量和通過購併重組提高整個市場上市公司的質量。

「進一步疏通和規範各類資金進入資本市場的渠道」,意即非但不再對股市去槓桿,清理各類通道業務資金,反而要打通渠道,引進新增資金。

「保護好投資者尤其是中小投資者的合法權益,是資本市場監管工作人民性的具體體現」。其中強調的的「人民性」,是27年股市,也是建國68年以來,輿論宣傳中的第一次。

如果證監會學習會上的這些新內容能夠真正落實的話,那麼,股市走上長期慢牛軌道,則有望矣!

這隻股票何以10天腰斬?

賀宛男

7月11日—7月21日,才10天股價就腰斬了。你信嗎?它就是創業板次新股盛迅達。

主營遊戲的深圳盛迅達公司於2016年6月24日上市,發行價22.22元,最高時股價曾沖至190元。因重大重組於去年12月12日停牌,今年7月11日復牌時股價還有125元,可到本周五收盤,居然跌至60.92元。

就這樣,盛迅達不僅成為盛夏7月的跳水冠軍,其高台跳水之速,技術之高超,恐怕A股市場無人能及!

那麼,這隻上市不久的創業板次新股是如何成為跳水冠軍的呢?或者說,盛迅達禍起何處?

如上述,盛迅達於去年6月底上市,不到半年就策劃重大重組。直到今年6月13日公布重大重組暨關聯交易方案稱:將以定向增發方式,向北京一家名叫「暢想互娛」的公司,購買旗下遊戲企業「中聯暢想」100%股權。而截止2016年12月31日,中聯暢想賬面凈資產為802.63萬元,評估值高達10.7億元,評估增值率為13231.57%。

為什麼800多萬的資產可以評估增值至10.7億?據說這家遊戲企業未來盈利能力極強,盈利預測標的公司2017年度、2018年度、2019年度和2020年度,承諾凈利潤分別不低於6500萬元、8320萬元、10632.96萬元和13588.92萬元。而中聯暢想一款主要遊戲2015年10月才上線,其2015和2016年盈利分別為660萬元和2685萬元。

800萬元凈資產盈利可達2685萬元?凈資產收益率居然高達334%?筆者沒有玩過,不敢妄加評論,但遊戲大家騰訊凈收率也就40-50%呀!

這且不去管它。盛迅達於是決定定增,定增價又怎麼定呢?鑒於「定價基準日前20個交易日、60個交易日和120個交易日,交易均價分別為135.77元/股、133.86元/股和145.38元/股,經平均后再打9折,確定增發價為122.19元,向暢想互娛增發958.47萬股。此方案一出,市場嘩然。7月11日復牌首日,硬撐著走到125元,終究以跌停收盤。此後又是連續數日,跌停再跌停。

如今跌到60元啦,還怎麼增發?

結論是,上市不久就宣告重大重組的,不能買。理由很簡單,上市不久就重大重組,說明你原來就不是什麼好貨。要不然幹嗎重組,還重大?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7月11日剛剛宣布重大重組,7月16日,持股16%的二股東馬嘉霖女士,就準備從7月21日起半年內減持3%,共280萬股,就算按本周五61元股價,減持市值也達1.7億多元。

結論是,股份剛解禁,作為大股東就慌不擇路地減持的,不能買。

更可怕的是,7月14日,持股4177.92萬股(佔總股本44.76%)的控股股東陳湧銳所持股份已質押3600萬股,占其所持股份的87.6%。5天後的7月19日,陳湧銳的質押股份增至4177萬股,占其所持股份的99.98%。質權人包括長城證券、招商證券、華融證券、國海證券等等,並且已全部被凍結。

而事實上,早在去年7月30日,即公司上市后一個月,陳湧銳就質押了400萬股;到8月5日,質押增至1400萬股;9月2日,更以「個人資金需要」為名,質押3400萬股,占其所持股份的81.38%。而當時,公司股價在130多元,就算按5折質押,3400萬股也可質押20多億啊!這真是「個人資金需要」嗎?

結論是,公司上市不久,大股東股權就大量質押的,不能買。

文興

賀涵是誰?假如不知道筆者所提的《我的前半生》,可能會有些莫名,因為愛新覺羅·溥儀有過一本書叫《我的前半生》,有個德語電影也叫《我的前半生》,當然亦舒著言情小說中有一本《我的前半生》。而筆者在這裡提到《我的前半生》是根據亦舒著言情小說改編的正在熱播的都市情感劇。筆者看了同名電視劇,有些感嘆想結合我們投資者的實際談談這個賀涵語錄對我們的啟示和投資機會。

相信偏愛投資的朋友或多或少都和諮詢公司打過交道,這類依靠腦力作為盈利來源的公司非常值得研究,如今在資本圈活躍的大佬,早期不少都有過諮詢公司的經歷,恰好筆者年輕時相當長的時間在諮詢公司工作,即有媒體工作性質也有投資類型活動。看了劇中幾家公司的經營活動,尤其是賀涵、唐晶、羅子君及陳俊生等劇中人物工作、生活、衝突及複雜的愛恨情仇,把原著基本精神體現出了,雖然這點上看過原著的朋友會有不同看法,這沒關係,不妨礙筆者把故事引入到我們的投資領域。

一個三十幾歲的美麗女人子君,在家做全職家庭主婦。卻被一個平凡女人奪走丈夫,一段婚姻的失敗,讓女主角不得不堅強,變得更美麗,有了事業,最終遇見一個更值得愛的男人。這是亦舒小說《我的前半生》核心內容。改編后電視劇體現了這一核心思路,把劇情發生地放在上海,公司也安排在陸家嘴,看著劇中高樓大廈,那些熟悉的路名、小區、餐廳,對本身就是生活在上海的筆者就有好感,再加上筆者酷愛攝影也愛無人機航拍,劇中那些航拍鏡頭處理的好壞都會讓筆者唏噓一番,再加上劇中人物不時爆出的金句也讓筆者品味。

當然,和任何影視劇或者文藝作品會有不同評論一樣,有的認為此劇其實把上海女人大大地黑了一把;說賀涵就是一個「大忽悠」等等,看來一部電視劇能如此引起爭鋒相對看法的,作為社會現象又值得研究的地方,但是背後的受益者是誰更值得我們做投資的研究。在上個月筆者就撰寫過文章提示「關注人的視覺會停留的地方」。文章中提到:由於《王者榮耀》事實上成為「全民遊戲」,佔據人們相當多的業餘時間,以至於有些人不斷卸載又不斷重裝,股市中也出現了「王者榮耀」板塊,因為這款遊戲它把社交屬性發揮到極致。筆者還聽說有玩家還在遊戲中交流股票呢。除了手機遊戲之外,人們的眼睛還盯著大大小小的屏幕-看熱門的網劇。如今電視台的收視率急劇萎縮,而精品網劇則完全相反,在視頻平台上哪怕付費,那些不在電視台上播放的電視連續劇依舊收視長紅。

今天看來古裝歷史題材國產電視劇《軍師聯盟》口碑持續發酵,當下的《我的前半生》也是如此,因此,筆者在上個月就提出「讓我們做好準備迎接付費視頻風口」。如今年輕人可能會在電視上收看這些熱門劇,更多的是付費在手機上收看,聽說上海捷運上乘客收看什麼絕對對相關投資標的產生影響,相信也是《我的前半生》劇中提及的調查公司關心的對象。

電視劇《我的前半生》反映了當今白領一族甚至是精英的感情生活,在激烈競爭的商業環境中各種關係都會無時不刻地受到挑戰和考驗,那些精英年收入百萬、千萬,他們最怕的是什麼?不是寂寞。寂寞如影隨形,他們早已適應。他們最怕的,是失控。這個道理投資時一樣,你依據自己的判斷認為投資標的的發展、變化能在自己的掌控中,於是投資了項目(股票也好、企業也好、理財等等),你會怕什麼呢?就是「失控」,而如今投資者遇到的投資環境也可以說黑天鵝亂飛,這種情況直接的後果就是失控。幾個劇中人物也值得回味,唐晶,初出茅廬被賀涵賞識,他栽培她,欣賞她,她是他最得意的作品,也是他最默契的戀人。賀涵,商界精英,理性而傲嬌,自成體系和邏輯。可是他也狡猾,在工作中的不折手段,給了唐晶感情上極大的不安全感。賀涵求婚,唐晶的第一反應不是甜蜜,而是洞察他背後的動機和邏輯,她不相信賀涵想要和她結婚,僅僅是出於感情,一定有別的原因。賀涵為了讓唐晶相信他是在乎她的,故意放水泄密,而唐晶看到文件的第一反應,就是不顧一切阻止客戶跟賀涵簽約。他們真的在乎,那一個大客戶,或者那幾百萬嗎?不,他們只是怕輸,怕自己在感情里失控。不敢依賴、不敢袒露脆弱,成了都市男女流行病。因為都市冷漠,世道從來艱難,所以他們披上厚重盔甲,將自己修鍊成金剛不破之身。不過賀涵的一些對話,可以用來給投資者參考。比如:沒有任何人會成為你以為的、今生今世的避風港,只有你自己,才是自己最後的庇護所。再破敗再簡陋,也好過寄人籬下。筆者的點評就是投資必須靠自己。再比如:首先要做到可以取代任何人,然後再考慮做到任何人都不可以取代你。點評:在這筆投資上你要捫心自問。還有:有來有往是好事,單方面的付出叫什麼,叫犧牲,一個人有多少東西可以犧牲,犧牲掉了,就完了,就沒有了。點評:投資股市特別如此,投資股市有回報嗎?沒有就是犧牲。還有:如果只是輸了一場你認為勝券在握的比賽,沒有關係,但是如果你連輸在哪裡都不清楚,那麼接下來的幾十年,你恐怕要一輸到底了,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筆者點評:這完全就是一段投資者必讀語錄,虧錢不可怕,怕就怕虧了錢還不知道虧在哪裡。

這段賀涵的話也不錯:菩薩心腸,金剛手段,才是對待朋友和你在意的人應該有的態度。筆者的點評:做人如此,做投資也該如此。

不過經歷過投資成敗之後,筆者認為投資和生活一樣,也更欣賞賀涵這段話:經過時間的磨勵,我們不再因為你貌美如花,也不是因為我事業有成,才選擇在一起,只是單純的簡單的習慣有你陪伴。

宋清輝

7月17日,國家統計局發布2017年上半年國民經濟數據。數據顯示,2017年上半年經濟穩中向好的發展趨勢明顯,為完成全年主要經濟預期目標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全年實現6.5%以上的經濟增長應無懸念。在2017年上半年的A股市場不盡人意的背景下,整體來看,宏觀經濟增長令人驚喜。筆者認為,經濟增長因素並非來自某一方面,能取得這樣的成就不僅依靠的是各行各業勞動者血汗拼搏,而是多方面的因素綜合的表現,譬如思維創新、產業發展、政策支撐等一系列因素。

上述因素雖然談不上缺一不可,但按照當前流行的語言來講已經形成了「閉合」,即一方面因素的進步都為其它方面帶來積極的推進作用。例如,雙創是經濟增長向好的動力之一,留給創業者顏色不多的共享腳踏車便是體現之一,這種衝破常規的創新模式作為一種思維滲透到了許多行業,共享雨傘、共享打火機、共享嬰兒車、共享充電寶、共享床位等一大堆共享經濟旗號出現的新產業,默默的在為各種實體產業、加工業做出了貢獻。

這些思維下,不少腳踏車製造生產企業的訂單劇增,其產業鏈中的橡膠、合金等產業也因此受益,就業崗位也因此增多;同時因為新技術的融合,加固技術、輪胎技術、GPS定位技術、密碼技術、鎖定技術等也得到了提升,對不少產業的發展起到了積極推動作用,這可是共享腳踏車帶來的一系列好處,即便它佔用了大量的社會空間並引發了不少事故。雙創浪潮下的共享經濟思維令大量的天使、VC投資人心動,各種共享企業手中都拿到了大量的啟動資金,這些資金也流入了各行各業。因此,共享思維為GDP的貢獻也不能小視。

如今,雙創為社會帶來的多重積極因素正在逐步顯現,一是浮現出一系列未來有希望在新興產業中成為關鍵的企業,二是解決了國家大量的就業問題,三是通過雙創為全社會培養出一批優秀人才,四是雙創效益帶動了各產業的發展。當然有光就有影,我們也要正視雙創浪潮之下不和諧因素,一是大部分的初創型企業因為經驗不足瀕臨倒閉,為社會增加不穩定因素;二是不少獲得融資的企業因為經營不善而清盤,投資者的巨額投資等於打水漂;三是創業市場競爭激勵,某些方面形成的惡性競爭埋沒了許多明日希望之星。

雙創之所以能夠取得一系列的成就,和政策的支持有著極大的關係,簡政放權就是一大動力,不僅降低了創業門檻,還為創業者們開闢了各種通道,相關政策也在行政、資金、行業准入門檻、稅收等方面給予了大量優惠,能夠讓越來越多的創業者參與到創新、創造、創業之中,成為了雙創的催化劑。換句話來說,政策的支持也是經濟發展的催化劑。如今,依然在為經濟發展不斷優化、調整、改善、出台有利於國計民生、產業進步的政策,這也將繼續有助於產業發展、產品創新、推動出口等。

雙創浪潮之下,也出現一些「泡沫」。當前設立公司容易、註銷公司困難的情況大量存在,不少創業受阻、需要註銷企業后通過其它方式重整旗鼓的人們,被各式各樣的公司註銷手續忙亂手腳,一大堆經營異常企業也湧現而出。政策支持給予了出路,也需要給予相應的退路。企業註銷難等問題還導致了許多徵信問題,影響到不少人正常的工作、生活。

政策支持中,雙創稅收的優惠令創業者們興奮,營改增也成為不少企業在負擔降低後點贊的政策。國家稅務總局公布數據顯示,第二產業稅收收入由2016年的下降轉變為2017年上半年較快增長,這在一定程度上說明實體經濟有所好轉。稅收增減可以作為衡量實體經濟好轉的指標,但我們也需要正視稅基的擴寬。正是因為發票的作用大大提升,越來越多的企業會向其供應商索要發票,因此營改增前那些開不開發票無所謂的現象大量減少,生產型企業都希望通過開票抵稅以減輕稅負。相較過去,現在納稅的企業、納稅的群體變多了。

整體而言,稅基拓寬有利有弊,對國家發展而言,有助於推動更多的資金投入到基礎設施建設、產業建設、科教文衛等事業當中,這些建設則又將繼續為國家發展創造新動力,培養新人才,繼續推動國家綜合實力的增長,形成良性循環。

但是,我們不能僅因為存在的良性循環忽視了潛伏的惡性循環,在經濟發展處於重振根基的時期中,國家既要將積極面發揚光大,又必須想辦法將負面因素控制、縮小、逐漸消除,經濟才能夠實現穩定增長。

桂浩明

一段時間來,個股「閃崩」現象不斷,不過人們一般都是把它當作個案來看待,認為這是個別股票受到傳聞或者事件影響所至,屬於孤立的行情。事實也似乎確實如此,無論是神霧系股票,還是復興及萬達系股票與債券,當它們出現「閃崩」時,雖然也對大盤產生影響,但畢竟比較有限,而且很快就得到修復。於是乎,在一些投資者的心目中,就認為只要不是自己所持有的股票「閃崩」,那麼這是無所謂了,還是可以做好相應的個股行情。

但是,本周初的行情深刻地教訓了這些投資者,因為當天指數也出現了「閃崩」。周一上午,股指還是高開的,上證綜合指數曾經摸高到了3230點,這是今年4月中旬以來的新高。但也就在這個時候,大盤突然跳水,最低下探到3139點,這是近一個月來的新低。當天高低落差達91點,而且就是在不到20分鐘的時間內出現的。這樣的走勢表現,非常符合「閃崩」的特徵。指數「閃崩」,這是非常少見的現象,它何以在現在出現,又給投資者哪些啟發呢?

大家都知道,如果是因為宏觀面或者政策面出現變化,導致股市回落,那麼一般都會在開盤時就出現下跌走勢,而這種局面的蔓延,也就形成了暴跌。而「閃崩」與之不同,是在市場並沒有明顯徵兆的情況下,突然發生暴跌。如果說,某些個股可能因為一篇報道,或者一則傳聞,引起人們對其基本面的擔憂,引發拋盤突然加大而股價「閃崩」,那麼對於指數來說,基本上是不存在這類狀況的,畢竟企業的基本面發生變化的可能性也許比較大,而制約大盤的宏觀面、政策面通常是相對穩定的,不至於瞬間變化,導致整個行情走勢改變。因此,指數「閃崩」的原因,還是要從盤面上去找。就以本周來說,部分創業板權重股業績變臉的消息不斷發酵,不但讓相關股票的價格「閃崩」,在一定程度上更是引發了投資者對整個創業板業績的穩定性、真實性以及盈利模式可靠性、持續性的普遍擔憂,使得創業板在已經持續下跌的基礎上,進一步擴大了跌幅。由此形成的做空能量,就不僅僅是局限於創業板了,它會向其它板塊擴展。於是個股的「閃崩」,就演化成了板塊的「閃崩」,其進一步發展,就危及到了大盤指數。反過來看,當時大盤指數在少數權重股的拉抬下,還在逆勢上漲,但這時畢竟跟隨者不多,並且這些股票越漲,普通投資者的恐懼心理越重,他們會擔心這是不是在「拉指數掩護出貨」。雖然,這種看法膚淺得有點可笑,但不能否認當有很多人都持這樣的觀點時,市場的運行很可能就會受到這些因素的影響。其結果,就是大家不管什麼宏觀面、基本面以及政策面了,都選擇賣出股票。如此一來,指數的「閃崩」也就不可避免了。客觀而嚴,它是個股「閃崩」的一種延續與發展。當然,就對市場的影響而言,指數「閃崩」比個股「閃崩」無疑要大得多。本周初股指的「閃崩」,對市場信心的打擊就特別大,當時的輿論對後市走勢普遍感到不安。

顯然,無論是個股還是指數的 「閃崩」,都是一種非正常的市場走勢。在實踐中,個股的「閃崩」也許很難絕對避免,但如果這成為了一種經常出現的常態,那麼就應該引起警惕了。如果以為與自己無關,甚至覺得這是對一些投資者的 「教育」,而完全忽視其對整個市場所帶來的現實與潛在的衝擊,那麼無疑是相當危險的。指數是多個個股走勢的綜合表現,當個股走勢無序且形成了非理性下跌的時候,不認真加以防範與阻止,任其發展而漠然處之,那麼最後這種局部的風險就一定會發展為全局的風險,導致指數的「閃崩」。儘管本周後幾天股市反彈,並且還突破了前期高點,但是對個股以及指數「閃崩」的教訓,人們還是要牢牢記取,畢竟給投資者帶來了太大的傷害。

蘇渝

目前正是上市公司發布上半年業績預報高峰時,個股業績「變臉」 的公司「閃崩」 起來是非常嚇人的。「閃崩」 的個股要麼是業績變臉,比如:7隻次新股上半年業績預告「變臉」,分別為上海天洋、高斯貝爾、新雷能、誠邁科技、會暢通訊、鹽津鋪子和科藍軟體。其中,今年1月份上市的上海天洋預計上半年的凈利潤為650萬元~850萬元,下降68%~75%。儘管公司方面稱,2017年上半年同比上年同期,公司銷售收入實現增長,但本期較上年同期主要原材料價格漲幅較大,凈利潤較上年同期下降幅度較大。當然,這只是上市公司的一面之辭,不排除有包裝上市之嫌,要麼是其業績支撐不了高高在上的股價。比如:富翰微、信息發展、朗科智能等高價股。富翰微150多元,中報業績預增0.6-10%;信息發展,從100多跌至50多元,中報業績預告-1100萬元到850萬元;朗科智能,從150多跌至40-50,中報業績預增10-25%。

怎樣避開中報地雷?筆者認為應從以下四方面避免:

一,避開向下修正業績的公司。比如:貝因美4月28日公告:預計盈利2000-5000萬元,變成了如今的巨虧3.5-3.8億元。公司在一季度盈利及預告上半年盈利后,可能投資者還滿滿預期公司將迎來扭虧為盈的好日子,沒想到這一下踩響「巨雷」。 事實上,繼貝因美股價突然遭遇閃崩之後,正虹科技、通化金馬、毅昌股份也在近日出現閃崩,原因也是向下修正業績。

二,遠離政策調控「雷區」。

由於中央再次重提嚴控三公消費,白酒企業利潤將在下半年大幅下滑。白酒企業為了扭轉頹勢,白酒企業必然採取降價、聯手電商等「親民」措施。但下半年業績增長拐點已現,應提前迴避暴炒高的白酒股。再比如:房地產調控己初見成效,暴炒高的房價暴跌不可避免。地產股以及同地產戰車綁在一起的銀行股下半年業績都會現出原形,應該堅決繞道而行不碰雷。

三,避開次新股業經變臉「雷區」。 由於上半年上市新股多於任何一年,眾所周知的新股包裝上市會變臉,前面提到剛上市不久的次新股已經7隻上半年業績 「變臉」,接下來會更多,這也是最近次新股頻現「閃崩」 的原因,可能有消息提前泄露。值得注意的是,近日毅昌股份在業績預告虧損之前,股價已經提前閃崩跌停。

四,避開大股東大手筆減持股。比如:長海股份。7月4日公司公告稱,控股股東減持420萬股(佔1.98%),稱已完成減持計劃。7月14日發布業績預告,凈利潤1.08-1.28億元,變動-13.93%至2.01%。本來,長海股份業績不錯,2014-2016年三年盈利分別為1.47億、2.13億和2.58億,穩定增長,目前市盈率僅24倍,這在創業板中已相當難得。既然如此,控股股東又為何減持?減持計劃完成10天後,人們終於知道,原來業績開始掉頭向下了。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大股東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減持,總有這樣或那樣的問題讓大股東不看好自己的公司。

2017年A股上市公司將逐步邁入中報披露期。截至目前,不少上市公司已經公布上半年業績快報和業績預告,我們注意到:鋰電、化工、有色金屬和機械設備四大行業公司成績表現亮眼,有望領跑2017年中報業績,由此帶來的投資潛力亦受到市場關注。

權威 專業 客觀 理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