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歷史上最荒淫昏庸的皇帝:劉子業竟逼迫親姑姑當皇后

歷史上最荒淫昏庸的皇帝:劉子業竟逼迫親姑姑當皇后

劉子業便殺了何邁,更心安理得的讓新蔡公主常住宮中了。他封她為貴嬪,為了掩人耳目,還讓她改姓謝,後來又要封她做皇后。但這位謝貴嬪到底沒他臉皮那麼厚,總覺得心存羞愧,便苦苦拒絕。劉子業只好立了路妃做皇后,但一直寵愛謝貴嬪。

大明八年(464年)五月,南朝宋孝武帝劉駿因病去世,太子劉子業登基。

按說,老子死了,當兒子的應該悲哀傷心才是。就算是那些殺了老子登基的皇帝,在先皇的葬禮上也不得不幹嚎幾聲,以示他大孝格天,好掩人耳目。但這個新皇帝劉子業卻表現得與眾不同。他不但沒有號啕大哭,反而面目欣然,似有得色。吏部尚書蔡興宗親自奉上皇帝的璽綬,劉子業就懶洋洋地接在手中,毫無莊重之態。於是蔡興宗憂心忡忡,私下對人說:「看今日的情景,國家之禍不遠了。」

國家的確是要有禍,劉子業之後的種種令人瞠目結舌的行徑都顯示了這一點。但禍也並非此時才起,頑劣的劉子業正如他的名字所顯示的一樣,正是「子」承父「業」,雖然他對老爸十分不感冒,但他的種種劣行,往往不過是他老爸的放大加強版而已。

劉子業的老爸劉駿十分荒唐,把他的幾個堂姐妹統統收歸國有。他這個子承父業的兒子劉子業,就更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居然和自己同父同母的親姐姐大肆淫亂。

他這個姐姐山陰公主,小名楚玉,這時已經嫁給駙馬都尉何戢為妻。她姿容秀美,性格風流,駙馬一人滿足不了她,就打起了自己皇帝弟弟的主意。劉子業本是好色之徒,早就對姐姐的美色垂涎三尺,現在看到姐姐對他有意,自是大喜過望,於是把她召進宮來,一起雙宿雙飛,竟像是一對夫妻。皇帝龍心大悅,也給了山陰公主優厚待遇,給她進爵位為會稽郡長公主,秩同郡王,食湯沐邑兩千戶,給鼓吹一部,加劍班二十人。

其實,山陰公主這個駙馬何戢還是不錯的,沒有一點配不上她。他本是官員,又是世家子弟,家業富盛,服飾奢麗,風度翩然。走在外頭,街上的人都羨慕得不得了。這個駙馬還是個帥哥。當時朝廷上有個叫褚淵的官員,英俊有風度,何戢十分像他,人們就叫他「小褚公」。山陰公主得知丈夫這個綽號,就對那個褚淵產生了興趣,覺得他一定帥得舉世無雙,不禁綺思連連,居然向皇帝要求,要褚淵到自己府上去「陪伴」。這個褚淵此時已經娶了一位南郡公主,論輩分應該是山陰公主的姑父,但山陰公主都已經和親弟弟「親密」過了,這點親戚關係算啥。劉子業倒也不吃醋,他素來荒唐慣了,也沒覺得公主的要求有什麼不合理,就下令讓褚淵去見公主。

這位褚淵不但是個帥哥,還有上佳的風度。不管在什麼場合,只要他一出場,就成為眾人視線的焦點。每次退朝的時候,朝廷百官甚至於那些外國的使節,都伸著脖子目送他遠去,一副戀戀不捨看不夠的樣子,直到他越走越遠,看不見了,眾人才心滿意足而散了。可即使在這樣嚴重的注目下,褚淵還能保持泰然自若,步履如常。現在他到了公主府,也把他的這份「風度」保持了過去。任憑公主打扮得花枝招展,在他面前逞嬌獻媚,他卻絲毫不為所動。公主對他拉拉扯扯,他就朝她一翻白眼。公主生起氣來,責備他說:「你看起來倒是儀錶堂堂的男子漢,怎麼一點陽剛之氣都沒有!」褚淵就斯斯文文地回答說:「在下雖然不才,但如此違反情理的事卻是不做的。」後來公主逼得急了,他就聲稱:「你再這樣逼我,我就自殺!」對於這樣的「貞節烈夫」,山陰公主也無可奈何,留了他十幾天後只好把他放了回去。

山陰公主在褚淵這裡碰了釘子,卻不死心,她又覺得皇帝也不能滿足她了,就對皇帝弟弟提出了新要求:「妾與陛下,雖然男女不同,但都是先帝的骨肉。陛下你後宮無數,美女如雲,我卻只有駙馬一個人,這事情太不公平了。」劉子業想想姐姐說得也很有道理,就給她找來了三十個「面首」。「面」取其貌美;「首」取其發美,其實就是男寵。公主得到這些「面首」,果然芳心大悅,天天和他們朝歡暮樂,雲雨無時,倒把皇帝弟弟忘到一邊去了。劉子業十分不滿,卻也管不了自己的姐姐,只好由她去了。

劉子業被山陰公主冷落了,又開始打起自己姑姑新蔡公主的主意。新蔡公主和他的妃子路氏是遠親,不時到宮中探望。劉子業見她雖然年近三十,卻生得杏臉桃腮,千嬌百媚,十分怡人,就動了覬覦之心。一次他借路妃的名義,又把新蔡公主召進宮來。

新蔡公主進得宮來,卻不見路妃的蹤影,只有皇帝劉子業坐在那裡,不禁起了疑心,就向他詢問路妃何在。哪知劉子業更不答話,竟把她抱上床去。新蔡公主大驚,拚命掙扎,還大叫著說自己可是陛下的姑姑,陛下不能做這樣逆倫的事情。劉子業卻說姐姐尚能侍寢,姑姑又有何妨,後來更是抽出劍來威脅她。新蔡公主無可奈何,只好屈從。

劉子業得到新蔡公主,對她十分迷戀,一直留她在宮中,不肯放回去。這時,新蔡公主的小兒子生了急病,駙馬何邁愛子心切,連連催促公主回府。劉子業一看搪塞不過去,就索性找了個宮女的屍體封在棺材里給何邁送去,假稱新蔡公主已經暴病而亡。

何邁見抬回一口棺材來,雖然傷心,但因為多少聽到過一點風聲,也暗暗懷疑。就打開了棺蓋,棺材里有一具女屍,衣服彷彿是新蔡公主穿過的,可是面目已經划亂,無法辨認了。但這時皇家已經預備好了葬禮,何邁只好先把那身份不明的女屍按公主禮儀葬了。後來他多方打聽,知道劉子業把妻子扣在宮中,憤怒不已,就暗地裡蓄養死士,準備找個機會除掉這個昏君。結果被人告發,劉子業便殺了何邁,更心安理得的讓新蔡公主常住宮中了。他封她為貴嬪,為了掩人耳目,還讓她改姓謝,後來又要封她做皇后。但這位謝貴嬪到底沒他臉皮那麼厚,總覺得心存羞愧,便苦苦拒絕。劉子業只好立了路妃做皇后,但一直寵愛謝貴嬪。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