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軍師聯盟》:曹操七次想殺掉司馬懿,為何遲遲沒有動手? | 洞見

《軍師聯盟》:曹操七次想殺掉司馬懿,為何遲遲沒有動手? | 洞見

點擊上方「文藝報1949」,讓文藝成為一種生活!

性格即命運,對大人物來說,命運就顯現為歷史軌跡,或者說,歷史軌跡中隱藏著性格密碼。

司馬懿是怎樣在這個時代背景中活動的?他是怎樣的性格、抱負和能力,他又是如何在複雜多變的政局中化險為夷的?怎樣從小人物一步步走到權力中心?曹操說,有七次動了殺他的念頭,為什麼還是沒有殺掉司馬懿?

哈哈

《軍師聯盟》:

歷史軌跡中的性格密碼

1

文| 張德祥

電視劇《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播出后引起了廣泛關注,議論很多,可謂是歷史劇創作的一個收穫。那麼,該劇究竟有何新意?

首先,該劇打破了《三國演義》的視角,不以蜀漢、也不是以三國中的某一國為正統來看歷史,更不是從漢室興亡看天下,而是從一個人——司馬懿的角度來看世界。從司馬懿在「月旦評」現場與楊修論辯而被曹操發現其才能寫起,開始了他與政治纏鬥博弈的人生途程,其中包括了父親司馬防、哥哥司馬朗、弟弟司馬孚和自己多次罹難入獄的生死考驗。更確切地說,這是司馬家族與曹魏政治集團的遭遇。換一個角度看歷史,就會有不同的風景,就會看到不同的細節,自然也會有不同的理解。立場、觀點、方法,從來就決定著看到什麼和如何解讀,文藝創作也概莫能外。從一個當事人的角度看歷史,看起來視角小了一些,尤其是司馬懿在三國前期還不是一個重要人物,但《軍師聯盟》不承擔宏觀概述天下大事的任務,而是從一個人物來感受和認知歷史,從而決定自己的進退,所以焦點更集中、更真切。歷史早已被流傳下來的史書定型,換一個角度講故事,也許就有了「新」,這是歷史劇創作的不同路徑。

換一個角度,是不是就一定能夠產生良好的藝術效果?不一定。關鍵是要看,藝術的邏輯與歷史的軌跡是否達到統一,即是否把歷史的軌跡性格化,或者說,是否以性格邏輯傳達了歷史軌跡。歷史早已被時間定格,那分分秒秒發生過的事情早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只留下了歷史的大致走勢與成敗。藝術就是要在這大致的走勢與成敗的框架中完成那已經消失的細節,實現人物性格對歷史走勢的作用。

就司馬懿而言,他是三國中後期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甚至決定了歷史的走向。這個重要的歷史走勢不能違背,重大的歷史事件不能違背,人物的命運不能違背,這是「歷史劇」的「歷史」前提。那麼,司馬懿是怎樣在這個時代背景中活動的?他是怎樣的性格、抱負和能力,他又是如何在複雜多變的政局中化險為夷的?怎樣從小人物一步步走到權力中心?曹操說,有七次動了殺他的念頭,為什麼還是沒有殺掉司馬懿?可以說,該劇的成功,就在於藝術地、生動地、性格化地回答了這些問題。全劇沒有改變歷史的基本事件,也不是像《三國演義》那樣採取鄙視眼光把他寫成膽小如鼠、老奸巨猾的小人,而是把他放到這些事件當中,看他是如何在這些事件中周旋並與這些事件相匹配的,從而塑造出他的性格與人格。我們看到,司馬懿是一個「以守為攻」的角色,他與楊修是主要「對手」,但與楊修的性格截然相反。楊修的鋒芒畢露與司馬懿的綿里藏針形成鮮明對比。楊修因此丟了性命而司馬懿卻活了下來。常言道,亂世出英雄。曹操,孫權,周瑜,劉、關、張都是這亂世中脫穎而出的英雄,雖然惟有司馬懿笑到了最後,但沒有人認為司馬懿也是英雄,為什麼?因為司馬懿的處世與行事之「道」與他們不同,他不是以「英雄」的方式處世而是以「智者」的方式行事,這是此人的獨到之處,也正是該劇的「核心」所在。諸葛亮也是「智者」,但諸葛亮的「智」與司馬懿的「智」又有差異。傳說司馬懿有「狼顧」相,城府很深,耐力超長。司馬懿知道,在這個亂世,身處弱勢,首先是存身,而不是出頭,他不惜壓斷自己的腿,裝病不出,這是常人所不能的殘忍隱匿,但還是被曹操發現了。司馬懿是一個讀書人,修齊治平的抱負自然是有的,只是不外露,不強求,一切都要因勢利導,待時而動,化有形於無形,化有心於無意。比如他給曹操獻策,借孫權之手除掉關羽,徹底打破吳蜀聯盟;比如他的「九品官人法」,就是借曹丕之力打擊曹氏的宗親勢力。

司馬懿之所以能夠站得住,一方面在於他道義上的站位,另一方面是他的順時借力,這是智者的四兩撥千斤。該劇把司馬懿塑造成一個有道義、有智慧的人,是儒道兼修的高手,所以在群雄逐鹿中最後勝出,也才符合歷史的大勢與結局。這就是性格的邏輯與歷史的軌跡相統一,性格是歷史的內在動因,歷史是性格的外在顯現。歷史是事件的記錄,藝術是性格的命運。應當說,是司馬懿把韜光養晦、深藏不露做到了極致,他是歷史上少見的迂迴隱忍、待時而動的智謀高人,是以「隱忍」而「稱雄」的人。

當然,《軍師聯盟》的好看,還在於加入許多現代戲劇元素,增加了情節的生動性與豐富性,使劇情更容易引起當下觀眾的呼應。比如司馬懿與夫人張春華的戲,夫妻相知相愛,司馬懿卻是個怕老婆的主。曹丕賜給他一個小妾,卻過不了夫人張春華這一關,鬧到了皇帝要為此下詔的地步,這就有些喜劇因素了。張春華同時又有一個俠客知己汲布,來路不明卻有求必應,給司馬懿平添了幾分醋意。曹丕與郭小姐一見鍾情,郭小姐卻是張春華的「妹妹」,司馬懿與曹丕就成了「連襟」關係等等,嚴肅的君臣關係,險象環生的政治鬥爭,又因為這些風月調料而延盪出一種人情意味,藉以構成了情節的張弛有度。

歷史劇還會有新的角度,新的拓展。但嚴肅的歷史劇不會違背歷史事實而節外生枝,不會違背歷史軌跡而胡編亂造,真正的功夫是完成歷史的性格化。性格即命運,對大人物來說,命運就顯現為歷史軌跡,或者說,歷史軌跡中隱藏著性格密碼。藝術就是從性格邏輯看歷史軌跡。

本文發表於《文藝報》2017年8月30日4版。

點擊「閱讀原文」進入作家網,更多信息等你哦!

圖片來自網路

往期精選

1.雷達:對近五年小說創作的一種觀察

2.遲子建:最是滄桑起風情

3.暑假啦!葉嘉瑩給孩子推薦這些詩

4.世界那麼大,我要找到你

5.金波:好一個蕭萍

6.這是一袋拿了諾貝爾文學獎的洋芋片,裡面有詩的味道

7.香港回歸20周年:一次次呼喚你,我的1997年

8.異常膽小的余華,敘述死亡時卻毫無恐懼之感

《文藝報》由作家協會主管主辦,每周一、三、五齣版。創辦於新成立前夕1949年9月25日,是展示名家風采,縱覽文學藝術新潮,讓世界了解文藝界的主要窗口之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