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鬥魚辦了場比賽,阿冷碾壓馮提莫奪冠,遊戲很牛但秀場賺錢啊

鬥魚辦了場比賽,阿冷碾壓馮提莫奪冠,遊戲很牛但秀場賺錢啊

7月24日凌晨,鬥魚第一屆冬粉節落幕,最終新人主播熱門奪得第一,平台原吸金老將錢佳、馮提莫名列其後。最終數據顯示,儘管入駐平台不到一個月,阿冷最終以近5000萬的元氣值秒殺全場,總數超過後二者的總和。

今年年初,鬥魚推出貴族系統,業內就有人猜測未來平台會繼續推出主播賽事。時隔半年,7月20日,鬥魚冬粉節開幕,儘管只有短短兩天的時間,不過從最終的激烈比拼來看,主播和土豪的狂歡儼然已經拉開序幕。

遊戲平台賺錢難,遊戲主播變現難上加難。通過一年的轉型和板塊拓展,鬥魚試圖擺脫被遊戲禁錮的局面。這一場冬粉狂歡背後,或許是一次對命運的有力反抗……

阿冷冬粉節奪冠

「刷著4折魚翅,拿我401帶節奏。」24日凌晨,錢佳在直播間直言,這次的PK自己被坑了。

何出此言?一切還要從剛剛結束的鬥魚冬粉節開始說起。7月20號,首屆鬥魚冬粉狂歡節開幕。

根據官方賽事規則介紹,「給主播贈送禮物,使TA元氣值處於領先狀態。」也就是說,為期兩天的比拼,主播獲勝的原則很簡單,以「元氣排名」為考核主要標準,排名前20的直播間主播和冬粉會獲得相應的徽章。

(冬粉節玩法)

作為官方的第一場主播賽事,大小主播自然出來站台。儘管大家嘴裡都念叨著「就是為了給冬粉贏個牌面」而出征,但說白了,就是一場冬粉財力和主播名氣的較量。

不過,這次鬥魚的主播賽事和看官們所熟悉的有所不同,用戶刷禮物在支持主播提升其元氣的同時,也在積攢攻擊對手的籌碼。

(攻擊道具)

所謂的攻擊力道具,「在主播直播間使用攻擊道具,每1點攻擊力消耗1點主播房間元氣」。小紅粗略地計算了下,以兩個主播之間單純地PK為例,1號主播在收到2N點元氣的同時,假如冬粉所有積攢下的攻擊道具使用在2號主播直播間,那麼,1號主播則會獲得2N+N的優勢。也就是說冬粉的1塊錢相當於花出了1.5塊錢的效果。

同時,在直播間,每隔一定的時間,就會有「麒麟臂搶禮包」問題發放,答題就能獲得道具獎勵以參與賽事。

小冬粉有小冬粉的玩法,土豪則有土豪的規則。「用戶贈送『超級火箭』禮物,直播間將會隨機發放大量攻擊禮物給冬粉。」與魚翅的小打小鬧不同,「火箭」才是主播們獲勝至關重要的武器,土豪才是主播賴以生存的探路石。

24日凌晨,為期兩天的角逐結束,最終阿冷以4700多萬的元氣值獲得碾壓性的勝利。原平台吸金老將401錢佳2700萬、馮提莫1800萬位列其後。后兩者總和不及阿冷。

(阿冷雖然歸屬在英雄聯盟板塊,但普遍還是被認為是秀場主播,其直播內容也以聊天唱歌為主)

一場賽事下來,很多主播都表示這是一次不錯的嘗試,並且有來年再戰的意願。401錢佳在當天發榜之後,也開了直播,直言「有意思」——不過是帶著情緒。

「以後鬥魚的每一次冬粉節都會變成一個戰場。」為了壓抑情緒,他停了停,接著說:「但我要告訴你們的是什麼呢?你們看到的很多土豪,全是返錢的。」言外之意,比賽公不公平不能下定論,但如果說是冬粉和名氣的較量卻不敢苟同。

隨後他分析了幾天下來的感受,總結了自己在比賽期間一度被多個主播財團打壓的原因:一種人專業碰瓷,蹭401人氣;另一種是經紀公司為自家藝人打壓對手;還有一種和第二種區別不大,就是經紀公司雇傭的水軍,目的同樣是為了打壓競爭主播。

(錢佳)

不過,話還沒說完,401被官方強行下播,再開直播他直言:被禁言。在隨後與主播B總的連麥時他也親自證實了此事:「經紀公司的事兒已經不讓我說了!」

爆發來源於與B總的PK之後,有心人認為這是在針對B總,也有人認為這是錢佳敗陣之後的氣急敗壞。面對B總的對質,他當著401所有水友的面直言不諱:「官方肯定沒有4折火箭,但這是確有的事。」經紀公司和土豪集火打壓401的用意很明顯。

鬥魚的主播賽事

不過鬥魚的「遊戲」基因,能否適應這場土豪的戰爭?錢佳在直播間的爭吵或許就是水土不服的一個例子。

(B總錢佳PK)

土豪抱團、經紀公司互刷,熟悉主播賽事的看官不會陌生。說白了,在一些平台,這已經不是什麼秘密。互刷行為在賽事中的意義,在很長一段時間,被認定為多贏之舉。

從根本上講,比賽怡情,主播之間的賽事,激勵的是用戶參與平台內容的積極性,從很大程度上增加了平台活躍值。而往往,一場比拼所伴隨著的是主播的名氣之爭,冬粉支持主播拿下優勝贏得牌面的同時也獲得榮譽感。

冠冕堂皇的背後,還有一些利益綁定。千古不變,主播比拼的籌碼一般都採用刷禮物攢人氣(鬥魚叫元氣,也有星光之類),禮物所代表的自然是金錢。而這利益背後的受益者,主播的收入,經紀公司和平台的提成。

(錢佳遭受攻擊)

這麼一看,無論從冬粉的成就感,還是主播人氣增值和經紀公司、平台的利益分成,一場良性的賽事對於多方來說都是有贏面的。互刷,只是讓這個贏面看起來更清晰而已。

最早誕生公會的YY,以醬油團為雛形的掃蕩式互刷,在利益糾紛、公會運作不成熟的年代,更多的是江湖道義上的互幫互助,說簡單點,就是有實力的拉幫結派,沒實力的互相取暖。

後期公會商業化運作漸漸有了眉目,以公會為單位進行刷榜的行為,更多的是在財力允許的基礎上,為公會打響名號或者力推旗下主播的用意。至今,這塊江湖氣息濃厚的地域,都保持著這個習慣,成就了平台,也捧出了許多大主播。

「我並不贊成惡性比賽,但是良性的互刷確實有利於整個競技氛圍的發展。」作為經紀公司負責人,陳斌表示,互刷是一種商業操作,也是公司的戰術戰略。好的運作模式能給公司帶來事半功倍的效果。

同時他也強調,既然是金錢的較量,就不能把錢看得太「臭」。「有規劃的經紀公司,進行適當的金錢操作,並且達到他所想要的效果,這是一種本事。」陳斌談錢佳直播爆發一事時表示,秀場機制引入遊戲基因平台,或許需要一個適應期。

2014年上線的鬥魚直播,主打遊戲領域,一走就是2年。直到2016年直播火熱,秀場紅利爆發,才慢慢往「綜合直播平台」轉型,慢慢開發出星秀、教育等各類非遊戲領域的板塊。

為了進一步融入秀場市場,鬥魚在今年年初還模仿某平台推出了貴族系統。而這個系統也經過幾個版本的升級,慢慢適應了鬥魚的環境。隨後又花了不少大價錢,前進一批秀場大主播,早些的納豆和最近的阿冷,都在為最後的秀場機制的完善做準備。

「主播賽事還需要在鬥魚再適應。以往大家(主播)都是跑馬圈地,各自玩兒各自的,肯定不能馬上習慣這種玩法。」一位以內人士表示,不僅僅是主播,用戶甚至土豪都不會百分百迅速適應新玩法。

背後的棋局猜想

和錢佳的態度不同,許多業內人士對於鬥魚的這場冬粉狂歡節都持有樂觀的態度。小紅為各位看官梳理了幾個相對主流的看法。

●秀場機制與遊戲基因平台的有效聯動

「遊戲主播變現難」這是個老生常談的問題,事實上,目前大多數高收益的遊戲主播是以平台簽約的方式保持著收入。

儘管電商、綜藝等變現途徑逐漸進入到直播領域併發揮著不錯的作用,「但很難下定義,這群人是消費者和客戶所青睞的對象。」另一遊戲直播平台的市場總監Byoung在此前接受小紅的採訪時表示,遊戲類的直播用戶手上的錢更多地流向遊戲領域,而不是直播間。

但值得慶幸的是,發展已經相對成熟的遊戲領域卻有著不錯的引流作用。遊戲起家的直播平台,都有著自己獨特的遊戲資源優勢,鬥魚、熊貓、全民、龍珠,這些老一輩的平台對於遊戲用戶而言,是個不錯的拓展認知的領域。

「這也是為什麼五五開、PDD這一群人能夠有著超越現今一些在職或者退役的職業選手的待遇。」Byoung深耕遊戲領域多年,見證了遊戲在國內的發展。「直播切入遊戲領域的時間,恰巧是遊戲資訊比較匱乏的年代,而這種勾起遊戲用戶好奇心的傳播互動方式,成了直播平台累積第一波死忠粉的主要因素。」

隨後,在主播資源不足的情況下,平台開始購買遊戲版權。「一個遊戲IP的的熱度不會很持久,平台只能不斷地更新IP,才能保證用戶流量的留存。」事實上,所謂的留存是在宏觀的基礎上,對於整體流量的看法。「我們不能保證新IP就能吸引老用戶。」Byoung直言,儘管流量大,變現能力弱,運營成本高一直是遊戲平台的軟肋。

2016年,移動直播興起,全民直播之聲大噪。「是時候把這批流量消耗出去了。」一位常駐熊貓的公會負責人向小紅表示,女主播在遊戲平台的收益,比同樣投放在秀場平台的主播收入高出1倍甚至更多。但具體數據無從考查,隱約可以見的收益不錯。

「遊戲平台男性比例遠高出女性,據我所知,熊貓的男女比例甚至高達8:2,這裡的人對於美色的消費更為主動。」他坦言,在經過兩個月的觀察之後,就決定將公司500多名主播全部投入到熊貓。

(尹素婉)

「用遊戲積蓄流量,用秀場消耗流量,再用秀場的營收去維持遊戲的支出。這是我們平台現在主要的運營手段。」Byoung表示,現在平台的80%的現金流出自秀場業務。秀場的純熟運作,給遊戲平台的發展帶來很大的促進作用。

●公司上市的硬性需求

回到鬥魚的話題,在其他遊戲平台還在靜觀其變的時候,辦起了一場主播賽事。這背後,或許還有另一層含義。業內人士猜測,或許和不久之後的上市有著密切聯繫。

首先是年初的貴族系統推出。最初,鬥魚平台的貴族待遇和其他平台有所不同,土豪開通某主播直播間爵位之後,並不能給主播帶來任何收益(此後妥協費用與主播比例分成);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細節上,貴族設置了隱身功能。

業內人士評價,這是平台有意將主播冬粉向平台轉移,最大化土豪利益。「這兩點可以看出,一個是培養屬於平台的土豪而非主播,也就避免了消費主力外流的情況;另一個對於迫於情面而不能去某個直播間的土豪而言,(隱身)有一個二次消費和守護的促進意義;再一個就是讓公會刷錢更大張旗鼓。」該業內人士表示,從任何一個維度來看,就是一個促進消費,到最後加大平台流水的問題。

而近期阿冷入駐鬥魚則更加篤定了他的猜測。他做出了幾點分析:

鬥魚走了幾步棋:

第一步,測試冬粉節。冬粉節測試的是會不會有土豪互懟或者公會互刷;(顯然測試結果很樂觀)

第二步,改進冬粉節消費機制,以刺激主播之間的競爭意識

三步,插入新勢力,打破現有主播平衡,進一步激化賽事。

在他看來,流水是上市的命脈,因為其他商業模式暫時沒有成功案例,或許YY的運營機制給了它不錯的借鑒意義。

「鬥魚最早是想走一條不同的商業模式的,前兩年賺了口碑和流量,但流量來了,帶寬成本不斷加大和前期簽約遊戲主播花了大量資金,導致難以為繼。」而直播市場盈利遲遲沒有出現,如果後續融資在資本市場難以持續,那上市則遙遙無期。

一家之言僅供看官參考。無論鬥魚上市能否如約而至,至少可以看出,鬥魚冬粉狂歡節里頗有韻味的新式賽事。遊戲基因平台玩主播賽事,說不定是一場不錯的轉型和突破。

山河依舊在,只等錦繡繁華,看花落誰家。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