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視點 | 機器人是如何「俘獲」人心的?

視點 | 機器人是如何「俘獲」人心的?

人類是一種奇怪的生物。我們會夢遊,會摳鼻孔,會給自己的愛車起名字。有人愛吃黑甘草糖,也有人害怕棉花球。

而在所有特殊癖好中,我們對物品的喜愛與依賴尤為常見,比如毛毯、毛絨動物、玩具、車、智能手機等。這多少揭示了人類對機器人的情感,以及產生這種情感的原因。

在電影《她》(Her)中,西奧多·湯布里愛上了人工智慧操作系統薩曼莎(Samantha)。在電影《機械姬》(Ex Machina)中,加勒愛上了機器人艾娃(Ada)。

薩曼莎和艾娃都像人類一樣具有意識,以主觀和客觀的方式體驗著世界,向人類角色表達或真或假的情感。尤其是看到艾娃性感的外表、聽到薩曼莎那斯嘉麗·約翰遜式性感迷人的聲音,我們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這些寂寞的男人會為她們傾倒。

但這些都只是電影。現實世界中,機器人沒有意識,以後是否會有意識也尚無定論。而且它們什麼都感覺不到,不管多先進,不管外表多麼像人類,它們都是由電路、攝像頭和演算法組成的。它們是機器,或者就像美國科幻作家艾薩克·阿西莫夫常說的那樣,它們是工具,不是生物。可如果真是這樣,怎麼解釋我們對機器人的情感呢?

機器人的外觀和能力越像人類,我們就越容易將人類的想法和感受投射在它們身上。擬人化是人類的一種自然傾向,因為我們對世界和所有事物的理解都基於自身的經歷。我們會將各種物體擬人化:當鬧鐘尖銳的鬧鈴聲叫醒我們時,我們會覺得它絮絮叨叨煩個不停;當老舊的電腦緩慢而努力地執行命令時,我們會感到生氣或是同情它。

我們也會對機器人產生這些情感。麻省理工學院(MIT)研究人員凱特·達令進行了一系列實驗。實驗中,參與者和小型機械恐龍Pleo一起玩耍,隨後,實驗人員要求他們「折磨」Pleo。結果參與者通常不忍折磨它們,而且也不願看到別人這樣做,即使他們知道Pleo什麼都感覺不到。這個實驗實際上和Pleo無關,研究人員要探究的是參與者以及他們對Pleo的情感。

他們只是單方面地喜歡Pleo,但這無關緊要。一個人對一件物品或一個機器人的喜愛越深,就越容易將其擬人化。想想你童年最喜歡的玩具,也許是一個毛絨動物,或者是一條毛毯。如果有人將它撕破了,你是什麼感覺?即使知道那個毛絨玩具感覺不到疼痛,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你還是會感到一定程度的痛苦。

人類在與「社交」或互動機器人交流時,機器人會發出聲音(Pleo的啜泣聲讓人們更加不願意虐待它們)、模仿人類的面部表情或者對周圍環境做出肢體反應。這樣一來,機器和人類就越來越親近。而且,如果你以為只有心腸太軟的人才容易將物品擬人化,那你可得三思了。

就對機器人的情感反應而言,我們大腦中的某些東西會超越理性。機器人無法感知或思考,這根本不重要。

最近日本的一項研究證實了這一發現。研究中,一組照片是完整的人手與機器人手,另一組則是被剪刀或刀切斷的人手和機器人手,研究人員測試了人們對這些照片的反應。 他們用腦電圖描記器掃描並測試了參與者的反應,結果表明人們對人手和機器人手的痛苦境遇產生了類似的內心反應。

人類的情感是把雙刃劍。有人認為這是弱點,因為情緒會導致衝動和不理性的行為。還也人認為這是優點,因為恐懼等情緒在人類生存中一直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目前,感知情緒的能力是人類和機器人之間的關鍵區別,但隨著機器人成為我們喜愛的對象,這一差別——儘管無法縮小——正在經歷轉變。

推薦閱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