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人民的名義》細節的背後:戰爭時共產黨唯一的「特權」,是帶頭吃苦

《人民的名義》細節的背後:戰爭時共產黨唯一的「特權」,是帶頭吃苦

劇中截圖

我是在看到這個細節時,開始被《人民的名義》圈粉的。

劇中的漢東省人民檢察院前常務副檢察長陳岩石,退休之後應邀給省委講了一堂黨課。陳岩石是個歷經戰火硝煙、在槍林彈雨戰爭年代成長起來的老革命,他的這堂黨課只說了一段自己的入黨經歷。

那年,陳岩石還是15歲的革命戰士。有一次他所在的部隊要打雲城,團長作戰前動員,說不是共產黨員就沒有資格背炸藥包,也就不能參加尖刀班。那個時候,背炸藥包是共產黨員才有的「特權」。

陳岩石為了爭取到這個「特權」,就在隊伍到達雲城郊外大界子山的時候報名併火線入了黨。戰場上,16個尖刀班戰士,犧牲了9個,7個負了傷。二順子犧牲的時候才15歲,入黨只有一天!

「那些扛著炸藥包的共產黨員用生命鮮血實現了自己的入黨誓言。」陳岩石結尾說起這句話時老淚縱橫,讓人十分感動和深受觸動。

電視劇《人民的名義》最近被刷屏了,豆瓣評分曾達到9.1,微博話題閱讀量超過了6.3億,評價最多的是「尺度最大的反腐劇」「守護達康書記的GDP」「老戲骨飆戲讓人十分過癮」!

據報道,《人民的名義》僅10天就過審,審委組給出了八個字的評價:「氣勢磅礴,石破驚天」!

騎腳踏車上班,在陳舊簡陋的家中吃炸醬麵,然而另一處隱秘的豪宅,冰箱里、壁櫃里、床鋪下,卻塞滿了一沓一沓的現金,總數超過2.3億元……《人民的名義》一開篇,就為我們勾勒了這樣一個國家部委腐敗官員的「兩面人生」,這種利用權力滿足個人私慾的作為,通過電視語言展示后讓人尤覺震撼。

劇中截圖

近幾年接連落馬的官員不在少數,如今《人民的名義》將其搬向熒幕,可以說是對現實的真實寫照,也顯示出黨正風反腐、凈化自身的堅定勇氣和決心。

劇中,陳岩石的那堂黨課彷彿是全劇的「點睛之筆」,黨課的話外音分明是兩種「特權」的鮮明對比:一種「特權」是戰爭年代共產黨員用生命鮮血保衛人民的「特權」;另一種特權是某些腐敗官員用手中的權力讓個人得利、中飽私囊!

正如一句俗語,「做賊從偷菜起」,腐敗分子也不是天生就是腐敗分子,他們的違紀違法往往是從不守紀律、不講規矩,從搞「特權」、搞「特殊化」開始,一步步陷入腐敗深淵。劉鐵男在受審時就曾痛哭流涕地悔悟,「我如果按照黨的紀律嚴格要求,也不會犯法」。

戰爭年代,彭德懷同志與戰士們同甘共苦,曾坦言:「我彭德懷參加共產黨,黨給我唯一的『特權』,就是帶頭吃苦。」

共產黨員永遠是勞動人民的普通一員,除了法律和政策規定範圍內的個人利益和工作職權以外,共產黨員沒有特權。

如果有「特權」的話,那就是在戰場上,他「最先為革命而戰」,衝鋒陷陣,身先士卒,出生入死——

看著《人民的名義》我想起了,與敵人血戰到底的楊靖宇、捨身炸碉堡的董存瑞、與敵人同歸於盡的楊根思……開國老將軍蕭克在回憶錄中有這麼一段話就發人深思。他說:「戰爭年代,誰是不是共產黨員,一眼就能看得出來。那些作戰勇敢,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準是黨員。」

如果有「特權」的話,那就是在工作上,他們「拚命工作,鞠躬盡瘁」——

看著《人民的名義》我想起了,孔繁森紮根西藏,用生命踐行了「青山處處埋忠骨,一腔熱血灑高原」的諾言;羅陽為國防工業發奮拼搏,不遺餘力,用生命托舉起殲15戰機;林賢德忠心報國,以超常的意志工作到生命最後一刻……

以上,就是我被《人民的名義》圈粉的全部原因!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20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