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火爆到上線即維護的《死亡愛麗絲》究竟是一個怎樣的遊戲

火爆到上線即維護的《死亡愛麗絲》究竟是一個怎樣的遊戲

「本來計劃把尼爾的續作做成手游的,就像模擬農場那種」

在談到《死亡愛麗絲》(SINoALICE)之前,我先講一個來自日本漫畫的故事。

日本大型遊戲開發商SOLUDUS的《劍之編年史》系列製作人天川太陽因與公司高層矛盾而離職出走自立門戶,生活陷入困頓;其原本的部下仙水伊鶴卻留在了SOLUDUS並逐漸攀升至公司高層,隨後展開一系列令人不解的行動,而他的真實目的,則是為太陽製作《劍之編年史》的正統續作鋪平道路。

這是以描繪日本遊戲業生態為藍本的漫畫《大東京玩具箱》中主要劇情的一支。該漫畫的夫妻檔作者從現實中取材,作品里蘊涵了諸多影射業界的暗喻乃至預言。

《大東京玩具箱》中的仙水伊鶴和天川太陽

儘管漫畫中天川太陽和仙水伊鶴的人物形象一般被認為取材自松野泰己和小島秀夫,不過實際上業界還有兩位的人生軌跡要與漫畫情節更為暗合——那就是橫尾太郎與齊藤陽介。

在完成了《龍背上的騎兵》系列第三作《尼爾》后,橫尾太郎離開了被收購的原工作室Cavia成為了自由業者,而龍背系列的知識產權則被發行商SE握於手中。出於商業利益最大化的考量,SE原本計劃以社交手游為方向來開發尼爾的續作,就像他們對《勇氣默示錄》做的那樣。而橫尾的大學同學,《魔力寶貝》和《勇者斗惡龍10》製作人齊藤陽介此時已成為SE主要製作人之一,在他的極力保全之下,橫尾才獲得了繼續在主機上開發尼爾新作的機會,並以僅相當於一般獨立遊戲的經費做出了令人驚艷的成果,那就是《尼爾:機械紀元》。

沒能逃過手游化命運的勇氣默示錄第三款社交遊戲BDFE

不過就像漫畫里的天川太陽一度以代工手機遊戲為業仍樂在其中,橫尾本人對於移動端遊戲實則也並不排斥,早在2014年就協同SE製作了買斷制手游《惡魔之痕》。

買斷制手游《惡魔之痕》

這款使用了虛幻3引擎、以女主角在一個遍布惡魔的古堡進行調查為背景的遊戲,採用的操作方式卻相當鬼畜——

音遊玩家是否眼前一亮……

如同音樂遊戲一般,配合背景樂的節奏來點觸目標物。玩過《龍背上的騎兵》的玩家想必也對此頗有陰影。

除此以外,《惡魔之痕》的劇情也十分無厘頭,例如第一關的Boss死於玩偶砸臉,與第二關Boss的戰鬥方式則是舞蹈Solo……在這款充滿了橫尾風格的手游里的最大樂趣可能還是是收集女主角與不同惡魔契約時所變幻的各色造型。

女主角與不同惡魔契約時所變幻的各色造型

而如今橫尾再次被SE的製作人藤本善也拉攏,合作了一款以童話故事為背景的社交手游,便是近來社交網路上的熱門話題——《死亡愛麗絲》。

「那公開結局就好了,肯定會令很多人吃驚」

《死亡愛麗絲》之所以會備受關注,以至於在開服之初難以承受巨大的登錄人數而長時間伺服器當機,除了因事先公布了將與尼爾系列聯動而借到東風之外,更有許多玩家是對由橫尾太郎擔綱的劇本趨之若鶩。

橫尾筆下的故事一貫以注視「死亡」、通過「無法得到救贖」的角色帶給玩家震撼的絕望感而著稱,相對於主流日式RPG向來以「結交同伴」、「拯救世界」為主線的王道熱血,可以說是充滿了「喪氣」。劇情由橫尾一手包辦的《死亡愛麗絲》自然也不外如是。

「Library」(圖書館)的世界

故事發生在被稱為「Library」(圖書館)的世界里,原本存在於童話繪本中不斷重複著故事輪迴的角色們在這裡被兩具可疑的木偶喚醒,性格也發生了扭曲,各自背負上了不同的罪孽。而在這個充斥著畸形魔物的地方,他們唯一的目標就是復活自己的作者。為了達成這一願望需要將該世界里的其他生靈全都獻祭為貢品,這些童話角色們便在此展開了廝殺。

愛麗絲

出自英國作家路易斯·卡羅的《愛麗絲夢遊仙境》與《愛麗絲鏡中奇遇》,背負的罪孽是「束縛」。

儘管遊戲企劃誕生的開端就是因為藤本善也想要看看橫尾筆下的愛麗絲的故事,不過目前看來遊戲中的她與原作的關聯度卻很低。不同於原著里的可愛調皮,Library世界中的愛麗絲不存在善惡觀,被自身的命運所束縛,單純地為了推進「復活作者」這一目標而進行著戰鬥和殺戮。從她會剜割自己傷口以疼痛來確認自身存在感來看,心理也已經發生了相當的扭曲。

白雪

出自德國格林兄弟的《白雪公主》,背負的罪惡是「正義」。

堅信復活格林兄弟就是「正義」,自己為此所做的一切行為也即是「正確」,因此在斬殺其他生物時同樣毫不留情。在途中與愛麗絲遭遇,譴責對方所作所為都是出於一己私慾,而相應的也被愛麗絲指出是偽善者。

在第一部尼爾中,就曾出現過以白雪公主為名的「白雪計劃(Plan-Snow White)」,橫尾常用頭套的原形「埃米爾」就是該計劃的遺留產物,且名字疑似取自格林兄弟的弟弟Ludwig Emil Grimm。

辛德瑞拉

出自格林童話《灰姑娘》,背負的罪惡是「卑劣」。

目前劇情塑造最為立體的角色,性格惡劣而直爽。並不認為原著一個所謂的美好結局就可以補償自己在故事前半部分中所忍受的屈辱,對於要通過水晶鞋來認人的王子也是相當不滿,因此要復活作者令他改寫整個故事。

在途中遭遇了白雪,出自同一作者的兩人互相看不順眼,卻在共同作戰中表現出了親友般的絕佳相性。

韓賽爾·格萊特

出自格林童話《糖果屋》,名字是故事中的兄妹倆韓賽爾與格雷特的結合體,被賦予的罪孽「虛妄」。

原著中被父母拋棄在森林中的兄妹,擊殺了將二人騙至糖果屋然後想吃掉他們的魔女並帶著財寶回到了家中。然而Libaray中的兄妹似乎沒能逃脫厄運,只剩下妹妹格雷特帶著裝了哥哥韓賽爾頭顱的鳥籠四處遊盪,並拒絕承認兄長的死亡,精神狀況不安定,。

途中與之遭遇的辛德瑞拉發現了兄妹二人間存在著禁忌的感情,而殺死韓賽爾的正是格雷特自己。

另外,由於在第三章節格雷特出現了可疑的台詞:「……那個時候我究竟搞錯了什麼?哭泣著的自己嘴邊碰觸到的她,就像是點心一樣甘甜。」

因此有玩家推測被殺死的實際上是妹妹格雷特,而現在的「韓賽爾·格雷特」則是女裝的韓賽爾。

睡美人

出自格林童話《睡美人》,背負的罪孽是「睡眠」。

周身被詛咒的紡錘所纏繞的睡美人並不樂意從夢境中被喚醒。有著嚴重起床氣的她會以夢之荊棘將所有打擾其睡眠的事物處刑,並希望復活作者趕走王子改變自己被叫醒的結局。不過總體而言相當消極被動,是一旦有機會就躲入夢境的宅女,遭遇小紅帽后趁亂逃跑。

小紅帽

來自於歐洲民間童話《小紅帽》,背負的罪孽是「暴力」。

原作中柔弱的、與奶奶一同被狼吞食的小紅帽在Library中卻成為了暴力狂,想用石頭砸死狼先生,想放火燒死外婆,想用獵槍擊斃獵人,想要更強大的力量,因此要復活作者。

而之所以會變成如此,似乎是由於目睹了狼將自己吞食、獵人撕裂狼的肚子、外婆將石頭縫入狼的肚子等暴力行為而發生了扭曲。

對遭遇的一切生物發動攻擊,並將之視為「玩耍」。

輝夜姬

出自日本民間小說《竹取物語》,被賦予的罪孽是「被虐」。

從竹中誕生的輝夜姬實則是從月宮被貶至人間受罰,因自知終有一天要回到月宮中去,而拒絕了貴族們乃至皇帝的求婚。不過Library中的輝夜則吐露渴望被強者虐待、折磨的心聲,是個純粹的受虐狂,因此才拒絕了那些弱小的追求者們。想要復活作者,讓自己能夠在故事中被真正的強者所凌虐。會發生這樣的扭曲是由於故事中的男性們對其所表現出的露骨慾望。

匹諾曹

出自義大利卡洛·科洛迪的《木偶奇遇記》,被賦予的罪孽是「依存」。

原本被人操控的木偶獲得了自由,卻依舊膽小軟弱渴望依附於他人而活,在尋找著能夠操控自己的主人。在途中遭遇了輝夜姬並共處了一段時間,隨著雙方意識到彼此都是在追尋依附者而分道揚鑣。

藉助一柄總是在罵髒話的法杖來進行戰鬥。法杖長著長鼻子,且會在它說謊時變長,因此二人組的真實關係十分可疑。

(立繪圖源來自NGA

以上就是根據遊戲現開放的第一章「衝動篇」劇情可獲知的角色情報,至少以這些來看,網上流傳的所謂遊戲中的角色們都是癔症患者以及其他一些獵奇描述純屬謠言,也並不符合故事的發展方向。

不過遊戲中多次暗示了角色們眼中的世界並非是「現實」,考慮到橫尾一向喜歡在敵人的背景上做文章,故事中的魔物「夢魘」的真實身份值得深思。此外劇本里還提及了「輪迴」,角色們也各自遇到了與自己外表相同的魔物。而在篇章的最後一節眾人合力擊倒的強力夢魘身上則同時具有著這些主角們的特徵,包括聲音、服飾或是武器。

更重要的是,遊戲至今還未揭示玩家在其中扮演的究竟是什麼角色。而引導玩家「快來十連抽」的兩具Meta玩偶「疑心」和「暗鬼」也同樣可疑。

另一方面,橫尾曾在一次訪談中曾提及尼爾最初的故事大綱:童話里的反派角色們被囚禁於故事中,不斷重複著作惡然後被打敗的循環。有位科學家想要打破循環解救這些可憐的反派卻被正義人士們阻止並擊殺了。於是這些反派角色們開始入侵現實世界,想要將科學家復活。

這個後來被廢棄的設定顯然和《死亡愛麗絲》頗具淵源。此外,《死亡愛麗絲》中還出現了龍背系列里常見的天使文字,Library的環境看上去也和《尼爾:機械紀元》中出現的圖書館頗為相似,因此《死亡愛麗絲》很有可能與這些作品處於同一世界觀。

在每次登錄遊戲時,屏幕上會顯示與《命運石之門》中的世界線變動率有些類似的神秘數字。

神秘數字

而橫尾的葫蘆里究竟賣著什麼葯,會帶來怎樣的結局,我們只能拭目以待。

「就算玩家最後都是無腦亂按,我們也不能真的就不在遊戲性上功夫」

《死亡愛麗絲》的開發商Pokelab是一家由日本Gree投資的小型社交手游作坊,可謂名不見經傳。

這家成立於2009年的公司原本主要從事為夢寶谷平台開發快消型手游,而這些依託於IP、圈一波錢跑路的遊戲往往壽命短暫,Pokelab長長的停運遊戲名單如今令人看得觸目驚心,可見SE在此前既不怎麼看好這款遊戲,也低估了尼爾造成的影響力。

在短短3年時間裡Prolabo即停運了足足18款遊戲

不過隨著日本手游環境的改變,Pokelab對旗下遊戲的運營策略也早已從廣撒網「開寶箱」轉向了專註經營少數核心品牌。不過把遊戲交由這樣的小公司製作,依然可以看出SE在此前並不怎麼看好該遊戲的潛力,更低估了尼爾的影響力。

然而即便是在開服后連續維護、尼爾聯動遙遙無期的情況下,《死亡愛麗絲》還是一度超越了FGO,爬升至日本App Store暢銷榜的第二位;作為Pokelabo的全力之作,《死亡愛麗絲》目前所展現的系統完成度就已經相當之高。

目前遊戲中的所有角色都可以通過劇情輕鬆入手,而每個角色都還有不同的職介形態可以攜帶不同類型的武器和技能進行戰鬥。目前大部分形態都可以經由推進劇情獲得或收集道具兌換,而一些稀有形態則要通過扭蛋獲取的武器來解鎖。

扭蛋池裡除了三種稀有度的武器外,還能以極低的概率抽到可以在戰鬥中提供強力加成的召喚獸。

遊戲戰鬥界面

《死亡愛麗絲》的戰鬥採用了半即時回合制,只要玩家自身操作的角色完成了技能冷卻就可以投擲出手中的武器展開下一輪攻擊,而不必等待其他玩家或NPC行動,操作感很強。不過也因此常常發生和隊友「搶刀」的情況。

玩了遊戲后才終於知道為什麼官方設定圖的背景里到處插著武器

在遊戲深入至一定難度后,敵方魔物的強度會陡然上升,繼續依靠AI隊友推圖會變得相當棘手,與其他四名玩家互相配合共同戰鬥才是上策,遊戲中也提供了各種方便的共斗模式。除此以外還有開發商對於遊戲性和畫面表現都頗為自信的5V5即時公會戰玩法,不過考慮到伺服器的負荷暫時還沒有開放。

作為一款核心玩法是共斗和PVP的遊戲,可以預見半即時回合制可以帶給玩家很大的操作空間和策略深度,而龐大的裝備體系和繁雜的養成系統也奠定了遊戲作為重氪重肝硬核手游的基調。

對社交手游涉獵甚少的橫尾信奉「術業有專攻」,將上述這些設計都交由了Pokelabo的同僚們全權負責。不過橫尾也以自己的想法提出了許多顛覆手游常規的意見。

比如為了配合橫尾Meta演出的開場十連抽,確實讓大家刷初始的「慾望」得到極大滿足;

比如橫尾認為像文字冒險遊戲那樣的人物立繪和大段對話會讓一些玩家很不耐煩,於是遊戲中的劇情就做成了主要依託於關卡開始前形似小詩的人物念白來表現;

遊戲劇情的演出方式,形似小詩的人物念白

比如橫尾覺得怪物們總是守在同一個地方很不合理,遊戲中的Boss們就只有在玩家到達關卡后才會冒出來;

比如橫尾覺得果然還是要加入基於手勢操作的動作元素,於是遊戲中回復AP(體力)的方式是用手指點殺收集來的魔物……

遊戲中要通過在有限時間裡連鎖擊殺魔物來回復AP

《死亡愛麗絲》的人物設計由SE從Pixiv發掘的畫師Gino領銜。這位新銳畫師是初次參與遊戲美術設計,其細膩精緻的風格顯然受到了老牌畫師、尼爾的人設吉田明彥的影響,但利落幹練的筆觸依舊為其贏得了玩家們的讚許。儘管白雪的形象與美國獨立動畫《RWBY》中的Weiss有些撞車,但以打破常規印象為目標所設計出的辛杜瑞拉則又令人驚喜。

《RWBY》中的Weiss和SE另一款童話背景手游《格林筆記》中的辛德瑞拉

遊戲的音樂則繼續由橫尾在龍背系列的老搭檔岡部啟一和他的MONKA包辦,同樣的配方,同樣的味道,喜歡這一風格音樂的玩家想必甘之若飴。

總體而言,《死亡愛麗絲》是一部製作質量過硬,並且在許多方面可以帶給玩家獨特體驗的遊戲;但是作為一款深受《碧藍幻想》影響的重度手游,在核心玩法上並沒能做出足以衝破平庸的突破,其受眾也註定不會太廣泛。然而一場「開服即長時間維護」的鬧劇卻將其推至風口浪尖,同時又收穫了出色的銷售業界,只能讓人哭笑不得,也不知是喜是憂。

不過如今遊戲伺服器已逐漸穩定,而且運營為此補償了玩家足夠進行四次十連抽的「魔晶石」。

無心插柳柳成蔭

《死亡愛麗絲》目前僅開放了日服,在國內尚無代理消息,內置語言也並不包括中文,一般而言這樣的遊戲很少會受到國內玩家的廣泛關注。

然而或許是基於《尼爾:機械紀元》中的女主角2B在國內的超高人氣,《死亡愛麗絲》憑藉著冬粉們的熱情硬是在國內打出了堪比商業推廣的陣仗。當然隨著時間推移,遊戲的熱度略有冷卻,有冬粉吐槽「遊戲已然過氣、該去蝗下一款了」。

「死亡愛麗絲」的百度指數

但在遊戲尚未開服之時,不少玩家QQ群里就已經聚集了幾百甚至上千人,在一些其他遊戲的群里也有許多玩家開玩笑地刷起了「打倒XXX,此群屬於死亡愛麗絲!」的表情包。

在淘寶上搜索「死亡愛麗絲」我們更會驚訝地發現,遊戲還未上線,人物角色的COS服和道具竟已銷售火熱。

淘寶上的「死亡愛麗絲」

手機殼

而這場狂歡在遊戲上線后隨著「開服20分鐘維護20小時」的運營事故被推上了高潮。儘管《死亡愛麗絲》在APP Store上的分數持續走低一度跌至1.5星,玩家們卻將無法體驗到遊戲的憋屈轉化為了旺盛的創造力,用各種姿勢來吐槽這一事件,並給遊戲起了「死小愛」、「葬愛」、「LoadingALICE」等各種昵稱,反而使遊戲受到了更多的關注。

不過隨著玩家群體的擴張,其中也出現了不和諧之聲。

由於《死亡愛麗絲》在國內沒有官方運營,隨著遊戲熱度的不斷上升,微博上便有一些用戶自發建立了搬運遊戲相關訊息的微博,其中以擁有近兩萬關注的黃V賬號「SINoALICE死亡愛麗絲資訊情報」最為熱門。

然而近來有玩家質疑該賬號作為非官方的私人賬號,擅自利用遊戲立繪印製手機殼並進行冬粉抽獎來積攢人氣是否合適,以及慫恿玩家在伺服器負荷巨大的情況下刷初始是否合理。隨後又有人翻出該賬號曾轉發許多同人相關內容,認為其有利用關注度進行廣告營銷的嫌疑。當事人一方則對這些指控予以否認。此事一時在玩家群體里鬧得滿城風雨。

然而由於官方的缺位,這場不會有結果的爭論註定只會留下一地雞毛。而這一事件似乎也能折射出在國內玩外服遊戲的「手游難民」們的尷尬與無奈。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