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7屆考古系畢業季·師生座談會會議紀要

2017屆考古系畢業季·師生座談會會議紀要

隨著2017屆畢業生答辯工作的圓滿結束,為歡送畢業生,社會科學院研究所院考古系於2017年6月23日在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八層多媒體會議室舉辦了一次別開生面的師生座談會。 共有35位師生參加了本次座談會。

會議分為兩部分,上半場主題為歡送,由考古系雷然老師主持;下半場主題為交流,由在校博士生2016級王星主持。

一、上半場

雷然老師:

尊敬的各位老師,親愛的同學們,大家好!詩酒趁年華,四海好為家。胸懷滿壯志,豪情暢飛揚。又到了這個我們要互道別離,互說珍重的時候,畢業師生座談會似乎已經成了我們踏向遠方的最後一次相聚。今天的師生座談會在考古所領導大力支持和倡導下順利舉辦,在科研處領導及同仁協助下考古系師生座談會隆重召開,第一項是歡送畢業生,請導師贈言,也請畢業生代表交流成長經驗。

下面,首先請優秀教師獲得者馮時教授發言,大家歡迎!

考古系雷然老師主持

馮時教授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考古系博士生導師

馮時教授:

多年來,我一直承擔系內一些課程,因此和同學們在課堂上交流的機會比較多,但是今天主要是歡送畢業生,我相信畢業對大家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因此有一些話想對大家說。

對於你們來說,今後不論從事什麼工作,我想學習都應該是一生的事業,是要一直堅持下去的。今天主要交流一下「君子之學」,學習是一個求學的過程,也是一個做人的過程。

對於古人來講,「君子之學」首先要落實到四點上。第一,是要藏,始終心裡懷抱學問,念終始典於學,因此要藏於學;第二,是習;第三,是休,勞作休止,在休息的時候也不能把我們的學問丟掉,要常常想起,要學習;第四,是游,即在閑暇無事的時候要學習。把這四點做好,在古人看來,就能達到「君子之學」。另外,還有一層意思,即要尊師,「議必稱師以論道」,古人講「一字之師」,「三人行必有我師」,都是這個意思,也就是說別人的研究成果我們不能埋沒,老師說的話、別人的善言我們要聽從,並且還要儘力。這兩點在古人看來也是很重要的,「聽之而不儘力,命之為背;閑議而不稱師,命之為叛」。

總體而言,我希望大家以此為要求,做到「君子之學」,將這句話送給同學們,希望能與同學們共勉。

主持人:

謝謝馮時教授,大家一定不會忘記馮老師娓娓道來的歷史文獻課,相信同學們對老師滿懷著感激之情,讓我們再次以熱烈的掌聲感謝馮時老師!

下面有請朱岩石教授發言,大家掌聲歡迎!

朱岩石教授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考古系博士生導師

朱岩石教授:

今年我們考古系畢業八位同學,雖然今天沒能完全到場,但我們還是為這八位同學感到驕傲,因為他們經過了三年的努力,很不容易。我與這個班比較熟悉,感覺碩博之間的聯繫也比較密切,能夠感受到他們之間真摯的情感,相信對他們來說,在研究所院的時光是很難忘的,今天首先要祝賀他們。

剛才馮時老師說的「君子之學」,我很贊同,這是對各位同學的誡勉。因為工作和學習是不一樣的,在學習期間,老師、同學都會直言相告,你能夠很快的學到很多東西,但是工作之後就不會有人再對你的各種小錯誤進行批評了,凡事都要靠自己的摸索,可能會受一些挫折,但這將是大家今後要習慣的。

另外,我相信我們畢業班的同學都很聰明,但是聰明能不能代替道德的東西?我想是不能的,聰明不能取代道德,但很多時候道德是能夠彌補聰明的。現在從畢業生的情況來看,基本沒有同學想要脫離考古行業,因此今後大家還是會沿著做學問的道路在走,希望大家能夠以道德為基礎,誠懇做人,扎紮實實做好每一件事情。作為我們文史哲的學科來講,是沒有捷徑可走的,雖然可能會有方法,但還是需要每一個人真誠的做好每一件事情。

希望同學們以後都能有一個好的前程,並做一個有道德的聰明人。

主持人:

感謝朱岩石老師的肺腑之言,感謝朱老師多年來為考古系的學科建設不辭辛苦,任勞任怨。請大家以熱烈的掌聲表示感謝!

其實在座的每一位老師都是令人敬仰的大家,能抽出寶貴的時間,為莘莘學子傳業授道解惑,令人感動。接下來,有請我們在座的老師為畢業生送上一句臨別贈言,有請各位老師。

錢國祥教授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考古系碩士生導師

錢國祥教授:

我的辦公地點在洛陽,平時與同學們交流比較少,但是我非常願意和大家交流,與時俱進,我是今年碩士畢業生張效儒的導師。我想對在座同學感言的是,你們是一批非常優秀的學生,面對非常好的時代和機遇。我常聽效儒跟我提起你們都非常關照他,我在這裡謝謝你們。我剛到考古所工作的時候,當時的隊長是段鵬琦先生,他治學態度非常嚴謹,我的田野工作正是在漢魏洛陽城跟著段先生一點一點做起來的,所以我非常感謝他。段先生當時送給我一句話: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寫一句空。現在我把它送給你們,也送給效儒,希望你們一起互相勉勵。也希望你們能夠做到「業精於勤」,踏踏實實做人,勤勤懇懇做事。

主持人:

我是想把錢老師作為神秘嘉賓最後推介的,但是錢老師謙虛,自己先講了,那我就提前揭曉謎底,其實今天有兩位學生是值得我們大家學習與祝賀的,他們分別榮獲北京市2017屆優秀博士畢業生的夏立棟同學和榮獲優秀碩士畢業生稱號的張效儒同學,當然培養他們的導師們功不可沒,今天夏立棟博士的導師李裕群教授在外地做田野考古調查,由錢國祥老師作為優秀碩士研究所導師代表發言,他的話不多,但是句句良言,就像他帶學生一樣踏踏實實,勤勤懇懇,這也這正是他本人的寫照,感謝錢國祥教授,請再次接受大家祝賀,謝謝。

安家瑤教授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考古系博士生導師

安家瑤教授:

因為我本身是我們研究所院的畢業生,之後帶過幾個學生。前兩年畢業的一個博士給我留了深刻的印象,是韓國留學生徐仙女,她為了自己的愛好自己付費來念我們的碩士生、博士生,非常不容易,現在家鄉的一個大學做講師,按照她的歲數在應該已經算退休了,但是她還在努力、上進,這說明我們研究所院出來的學生是很努力、上進的,希望大家走出校門后都能夠在自己的崗位上發揮作用。

主持人:

感謝安家瑤教授,安老師是我一直非常仰慕的老師,平時交流比較多,她平實質樸的話語和嚴謹的做事態度令人肅然起敬,感謝安老師多年來為考古系學生培養工作付出的巨大努力。請大家以熱烈的掌聲感謝她!

朱延平教授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考古系導師

朱延平教授:

我沒有帶過學生,最早是2009年給大家上過課,才慢慢了解我們的學生。最近的課程是:《史前考古學》、《日本考古與文化遺產》。希望大家在課程上多提自己的意見,以便繼續充實我們課程體系。

主持人:

感謝朱教授,朱老師是嚴格認真的導師,批改作業的嚴謹態度相信大家不會忘記,就像剛剛朱岩石教授講的話,在校門之內,只有導師才會直言不諱的給你指正,感謝朱老師在學生素質培養、學風建設中做出的貢獻。請大家致以最熱烈的掌聲!

許宏教授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員、考古系博士生導師

許宏教授:

很高興有這樣一個機會,與大家聊聊天。我認為作為一個老師,一個學者,最大的褒獎就是能被大家引以為朋友。我現在也有這種感覺,我經常在思考,研究所院應該有什麼樣的教學風格,北大社會科學院副院長渠敬東教授說,「社科院有自己的教學風格,首先是師徒培養,而且不僅止於學問還有為人上;其次,學生不多,很容易使學生與老師聚在一起論道,視野格局比較開闊,在我看來是符合學者成長的典範的。」我是贊同這種觀點的,我認為我們未必是最聰明的,但是一定是最努力的。

大家應該共同詳頌考古學的思辨之美,因為考古學可以給很多學科提供給養,即便以後大家不做文物考古工作,考古學的思考方法也會給大家帶來益處。

贈言:我們永遠也不可能了解歷史的真相,但我們仍懷著最大可能迫近真相的執著。

主持人:

考古系有這樣的一位導師,在網上與大家交流的更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被同學們親切地稱為「知心老師」,他非常喜歡和學生交流,是一位真正的網路學者,流行語稱為網路大咖,他的三本獨著影響廣泛,是最近的暢銷書籍,他就是我們的許宏教授,感謝您對學生培養的支持,感謝您的巨大貢獻。請大家致以熱烈的掌聲感謝!

謝謝各位老師,感謝各位老師的教誨!即將離開學校,相信我們的畢業生們也有許多的話要對我們的老師、同學們說,下面有請優秀碩士畢業生張效儒同學發言。

2017屆北京市優秀碩士畢業生 張效儒

張效儒碩士:

尊敬的各位老師,各位師姐師兄、師妹師弟們,上午好!

我是2014級考古系碩士研究所張效儒。首先要感謝考古系允許我在這裡做畢業感言,白駒過隙,和老師、同窗們一起相處的時光轉眼就變成了回憶,這裡給我們的既有歡笑也有汗水,值得總結和回味,我很願意跟大家分享這三年的學習生涯和感悟。

說實話,研究所階段的學習和生活是非常辛苦的。但是想到我們當初鼓起勇氣義無反顧地選擇這裡,主要是因為這裡是考古學的聖地,是考古學研究最高學術平台,每一個負笈千里的學子都是有夢想的,在即將離別的時候,我們要問問自己,當初的想法是不是已經被消磨的差不多了。

考古所是名師輩出的地方,我覺得這裡是各個研究時段和學者們各年齡段銜接最好的地方,學術資源豐富,以至於有時候我身在其中,反而不知道該如何利用好這些資源了。我們入學之後上過許多課程,也與許多學者都有較多接觸的情景,在此不能一一列舉,但有一點是共同的,老師們指引我如何學習,為人處世應該怎樣做。我想,這就是我們考古系一直延續的傳統之一。

我的同學們,來自各個院校,他們有著不同的學習和生活背景,懷揣理想相聚在社科院、相聚在考古系,成為一家人。三年的點滴生活最後都凝聚成一份厚重的感情,師生情、同學情,三年裡我遇到了很多困難,正是這些情誼幫我一次次度過難關,這些情誼是我一生都無法報答完的。感謝考古系每一位教授我知識,給我教誨的老師,感謝我2014級的同窗,感謝我的師兄師姐、師弟和師妹們,特別要感謝我的導師錢國祥先生,是你們讓我不斷成長,我也希望這種團結和友情能夠被師弟師妹們不斷傳遞下去,謝謝!

主持人:

張效儒同學不僅是對他美好三年生活的總結,也表達出了對學弟學妹們的鼓勵之情,謝謝!

接下來有請優秀博士生夏立棟同學發言。

2017屆北京市優秀博士畢業生、院優秀博士論文一等獎獲得者 夏立棟

夏立棟博士:

大家上午好!博士臨別之際,能作為畢業生代表向研究所彙報我六年來的所學所感,我倍感榮幸。

我的感言可以從兩方面來展開,一是社科院考古所對我的深刻影響;二是我對之後師弟師妹們的囑託。

社科院考古所對我的影響主要有三個方面:

第一,來到考古所,決定了學生對自身的學術定位和學術信念。

第二,我在考古所學問上的收穫主要有三方面:一是思維邏輯和研究理路的訓練;二是考古材料的熟悉和積累;三是對時代學術進程和趨向的把握。

第三,「士之所貴,立德立言」,考古所先生們謙沖叡哲、中正為公、不隨流俗,「違千夫之諾諾,作一士之諤諤」,告誡我們為人為學為事的準則,承茲訓誥,敢不勖哉?

對各位師弟、師妹,我想說:「幸得識君桃花面,從此阡陌多暖春」。

第一,永遠不要懷疑自己的理想,要對自己的學術未來滿懷熱情和憧憬,要餐風露宿,要剛毅堅卓。

第二,神州之外,更有九州。所以,我想我們要有遼闊的研究視野,要有發奮精進、超越前代的學術抱負,要有對於家繼往開來的使命擔當。

第三,要將考古所學生用功讀書、發奮精進的傳統屆屆相傳,要河汾續命,指月傳燈。在社科院研究所院,考古系的學生未必是最聰明的,但一定是最勤奮、最優秀的。謝謝大家!

主持人:

感謝夏立棟同學的深情發言,同時我也要向大家宣布一個好消息,夏立棟同學的畢業論文被評為院優秀博士畢業論文一等獎。這是一份厚重的榮譽,讓我們對他和辛勤培養他的老師們致以最熱烈的掌聲。

下面一個環節是請導師為畢業生佩戴紀念章併合影留念,有請畢業生上台。

第一排(左):許宏、錢國祥、朱延平、安家瑤、朱岩石、馮時

第二排(左):劉佳佳、夏立棟、董好、韓茗、龐文平、張效儒、雷然

二、下半場

主持人:博士生王星

尊敬的老師,親愛的同學們,大家上午好!我是2016級博士生王星,非常感謝系裡能給我這樣一個機會,也很感謝系裡能組織這樣一次歡送會,給我們一個師生交流的機會。

下面我們的座談會將分為兩個環節,第一環節是同學們自我介紹;第二環節是互動環節,師生交流。

王星 2016級博士生,下半場主持人

第一環節 自我介紹

在場的20位同學分別就自己的專業、導師和學習情況進行了簡要介紹。

主持人:王星博士生

從剛才的自我介紹來看,我們的同學大多都是來自於各個學校的考古學專業,學術背景雖有不同,但相信都能夠有所發揮。

下面我們進行第二個環節,互動交流環節,希望同學們抓緊時間,把握機會,多多提問。

第二環節 互動交流

(一)學生提問環節

1、韓雨提問:

2015級碩士生 韓雨

我的專業是動物考古學,在很多文章或講話中,我都有聽到老師們說,動物考古學的目標是為了解決考古學問題。我對此一直很困惑,所以我想問老師們,到底什麼是考古學問題?什麼又不是考古學問題?

朱延平:目的性不一定要很強,因為有的時候即使是發現一枚牙齒也是可以解決很多問題的,但是如果你限定了一個目的,則會給他一個桎梏。

朱岩石:這是一個基礎積累的問題,而如果你能夠親自去做的話,得出的結論將會很可靠。首先要廣泛的積累數據,然後在此基礎上得到一些認識、研究一些問題。比如在做論文的時候,如果日本學者做過這樣的研究,那就會對我們有很多的便利,因為他們有做很詳細的資料收集,而我們現在的碩博論文則會忽視這些。如果能夠先佔有資料再得出結論,結論相對也會比較可靠。

馮時:首先要肯定他的問題,他一定是有感而發的。其實我們任何一個學科都要圍繞這樣一個最終的目的,即你最終要做什麼。什麼是考古學,考古學要做什麼?其實考古學仍然是歷史學的一部分,是要解決人類社會歷史的問題。解決問題的前提當然是要做很多基礎的東西,但最終的目的,比如動物考古就是要解決人和動物的關係的問題,這裡面牽扯到很多複雜的人類社會的問題,如打獵、祭祀等。我們要利用一些出土的文物、文獻來解決歷史的問題。

許宏:現在大家都意識到考古學已經傾向於發現,比如重大發現,幾大發現之類的,還有一個觀點就是技術至上。但事實上這是非常淺的東西,我們要注重大史學的概念,要在大的框架內去研究歷史,還要知道你要解決什麼樣的歷史問題。即現在大家儘管都在做具體的個案研究,但是還是應該放在大的背景之下。

2、劉佳佳提問:

2012級博士生 劉佳佳

我自己在寫作和完成論文過程中,遇到一個問題,使用法制這樣一個概念怎樣去界定他?我們現在所做的研究很多都是在西方背景之下,或受很多影響,對於這樣一種概念的使用,各位老師是如何理解的?第二個是做筆記的傳統,具體到各位老師在自己的研究上,是如何運用筆記來積累、處理這種問題的?

馮時:研究古代的歷史,最忌諱的是用今天的概念去揣度古人,這樣我們就會用今天的概念去錯讀古人。方法大概有兩個,第一是傳統語境、辭彙的證明,這就要通過古代的文獻去達到這個證明,持續性不間斷的閱讀,從而對他們有一個基本的了解,如方國這個概念,在古人來講,方和國是兩個概念,而我們現在通常將其視為一個概念,這樣就把古史混淆了,從而對古代制度的理解有一個偏差,我們考古學很重要的就是要對概念加以界定。第二是對所謂中西文的對比的證明,這種中西文的翻譯是對不上的,很容易導致對西方概念和中方概念的雙重誤解。

我們現在面對的是一些新名詞充斥社會的時代,有時候我們拋出一個傳統的概念,大家可能更不懂。比如經濟,這個詞與我們古代講的是不一樣的,以前經濟是經國濟世,但是現在是完全不一樣的,因此之前劉佳佳論文就是在開頭對概念進行了一個很嚴格的界定。

做札記我是比較鼓勵的,平時可以多記,多進行積累。

許宏:從百年以來,西風東漸,我們很多思維都是西方來的。劉佳佳論文中提到的法制就是西方的概念,可能不太適應於,但是不是從固有的語言概念中提煉出一個概念會更合適?概念的使用,在之前還沒能分開的時候,比如蘇秉奇先生的古國、方國概念等,是比我們走的近一些的,可能與傳統哲學有一定聯繫,這些是傳統的概念的使用。但是現在在世界的範圍內,討論一些世界性的問題就不合適。

朱岩石:除了顧及我們的時代,在還是要講話。

3、雷然對安家瑤教授提問:

首先,我非常仰慕您,想了解作為一名很成功的女性考古工作者,您在工作中遇到了那些困難,是如何戰勝困難的,怎麼一步步走向成功的。對於現在的女同學們有什麼好的建議。

安家瑤:時代不同,在我們那個時代,男女是一樣的。我認為女性來做考古工作也有優勢,第一是細緻;第二是比較善於溝通,能夠更好考慮對方的想法。雖然女性考古工作者付出了很多,也犧牲了很多,但是我認為不論在家庭還是事業上,不論男性還是女性都應該自尊、自立、自強。

主持人:王星博士生

好的,老師們都回答的很誠懇,也可以看到大家還是有很多問題想要與老師交流的,但是由於時間所限,我們學生提問環節就到此結束了。

接下來,也給老師們一個向同學們提問的機會,有請各位老師。

(二)導師提問環節

朱岩石教授提問:

對於現在我們研究所院和考古系來說,有什麼建議?

夏立棟:

1、我從11年入學到現在已經6年了,我覺得在考古所有种放養的感覺,可能只靠自己很難找到自己要走的路。系裡的課程主要是通論層面的,自己的導師很少開課,而且有時候布置的一些任務,比如調查,不知道要做什麼,目的是什麼?這種方法可能更考察自己的能力,但是我覺得所里、系裡還是要多加引導。2、系裡學生很少,同一方向的也很少。近些年來,可能漢唐考古人多一些,組建了一個讀書班,這樣是有益的。但是其他方向的比較少,不知道該如何延續。

許宏、錢國祥:

在學習、交流過程中,不管你是什麼方向,他都有一個時代背景的考察,只有從背景上加以考察才能得出比較合適的結論。因此,在交流上也是可以進行的。

有關上課,課程上不系統,每個老師可能只會到研究所院去上一次課,以後能不能有更多的老師開更多的課?

這個可能與考古所的傳統有關,但是不同的老師不同的課程也能夠使你有很多積累。當然每個同學的感受是不一樣的,可能你更希望有一些比較系統的課程。

主持人:王星博士生

由於時間所限,今天的互動交流環節就到這裡了,有很多同學可能還有問題,我們可以在稍後的工作餐環節自行交流。

再次感謝各位老師、同學的大力支持,本次師生座談會圓滿結束!

三、考古系畢業季•後續典禮花絮照片: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