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面相真的存在嗎?你是不是被人騙了

面相真的存在嗎?你是不是被人騙了

自古以來,不論是帝王將相還是平民百姓,無一不對自己的未來充滿疑慮。我們渴望了解別人,更渴望了解自己。

於是我們通過很多方式來追尋自己未來的運勢。從算命到看相,從占卜到起卦,我們似乎總想通過一些奇妙的方式來預測自己將來的運勢如何。

要說面相真的存在嗎?小編認為是存在的。有面既有相,怎麼說呢?

人有面龐,那麼自然地也有面龐的學問。

佛說,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其實我們可以粗淺地理解為世間萬物皆有表相,而看相就是從這些表相裡面找到一些蛛絲馬跡,從而總結一些規律,看出性格和運勢等等的科學方式。

面相是存在的,為何這麼說?簡單來講,我們說帝王相,其耳眼鼻口,皆有一些特徵。

《舊唐書·太宗紀上》:「太宗時年四歲,有書生自言善相,謁高祖,曰:『公貴人也,且有貴子。』見太宗,曰:『龍鳳之姿,天日之表,年將二十,必能濟世安民矣。』」

「龍鳳之姿」是面相里的極品之相,這裡說李世民有龍鳳之姿,就是說他有當皇帝的面相。

我們從太宗畫像中可以看出:李世民的面相相對圓潤,耳垂厚大,我們都知道耳垂厚大是有福氣的面相。同時,李世民的眉目寬大,能納百川。

我們說,相由心生,從面相來看,李世民是非常有福氣的。另外,他的身材在古代也算是比較高大的,十分有威儀。

從古代帝王畫像中我們可以看出一些共性,那就是耳垂較厚,臉型較為圓潤。於是我們不難得出面相是真實存在的這個結論。只要你仔細觀察就能發現,多數運氣好、社會身份地位較高的人,面相都有一些福相該有的特點。

再比如俺們偉大的習大大,這就不多說了,絕對是好福氣的面相。

如果你觀察過藝術大師們的面相,就能發現他們大多額頭高聳直挺。

藝術家們都擅長把各種元素組合在一起,音樂是聲音組合,美術是色彩組合。這就像是建造一座閣樓,每一處空間置放什麼東西,都需要去構建和分析,大腦要靈活運用多種元素。他們是典型的空間處理能力強悍的人,所以腦門自然需要一些空間咯。

再來看看那些浪漫主義的短命鬼們:拜倫,雪萊,濟慈和徐志摩分別只活了36歲、30歲、26歲和34歲。

雖然以上的畫像和照片都有些年頭了,但我們依然可以看出他們眉宇之間的相似性:臉型相對來說都比較小,面頰無肉,而且兩頭較尖,中間則比較寬。

面相里說:臉小,臉型跟個棗核一樣的,兩頭尖,中間寬,但是臉無肉,鼻子窄小,鼻翼也小,吃東西跟兔子、老鼠等一些小動物一樣一撮一撮的,還有吃東西到處滴瀝的,一點不注意的,都是夭折早死的相。

他們吃東西什麼樣子我們不知道,但他們的鼻翼確實很薄,臉頰也無肉,並且都沒活到40歲。

但是一個人的面相也不是一成不變的。

佛教語云:「有心無相,相隨心生;有相無心,相隨心滅。」意思就是說一個人的相貌是會隨著他的心念善惡而改變的。

假使一個人已經有了兇惡的面相,可是他卻經常起慈悲心,那兇相不久便會轉化為吉相,人也會變得好看些。假使一個人生來相貌堂堂,但自私冷漠、脾氣暴躁,長久也會變得面目可憎。

有這麼一個故事,說曾有一位原本相貌很不錯的雕塑家,但在一段時間后,突然發現自己變得越來越丑。他訪遍了名醫,吃遍了偏方但都無效。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遊歷了一座寺院,在與長老的交談中,他訴說了自己的苦惱。長老聽完笑了笑說:「你這病我能治。但條件是,要為我雕塑幾尊神態各異的觀音。」

雕塑家聽了很高興,毫不猶豫地接受了長老的條件。

我們都知道:在幾千年的傳統文化中,觀音是慈祥、善良、聖潔、美麗的化身。雕塑家在塑造觀音的過程中,要不斷地研究,甚至要模擬觀音的各種神態。而只有這樣,才能將觀音塑造得栩栩如生。

半年後,雕塑家十分圓滿地完成了長老交給他的任務,同時他驚奇地發現:自己的相貌也變得比原來更加端莊、漂亮了。此時他突然明白了這裡面的道理,原來「變醜」的病根,是因他兩年前一直在雕塑大量醜陋的夜叉造成的。

相貌是表情的凝固。一個人的相貌、神態,都與他所處的環境、心情是分不開的。

台灣作家林清玄曾寫過一篇散文,叫《貓頭鷹人》,其中有一部分是這樣的。

在台北信義路上,有一個賣貓頭鷹的人,生意挺不錯。他的貓頭鷹種類既多,大小也很齊全,有的貓頭鷹很小,小到像還沒有出過巢;有的很老,老到彷彿已經飛不動。

一年多前我帶孩子散步經過,孩子拚命吵鬧,想要買下一隻關在籠子里的小貓頭鷹。那時,賣鷹的人還在賣兔子,攤子上只擺了一隻貓頭鷹,他努力推銷說:「這隻鷹仔是前天才捉到的,也是我第一次來賣貓頭鷹,先生,給孩子買下來吧!你看他那麼喜歡。」這個中年人看起來非常質樸,是剛從鄉下到城市謀生活的樣子。

我沒有給孩子買鷹,那是因為我一向反對把任何動物關在籠子里,而且我對孩子說:「如果都沒有人買貓頭鷹,賣鷹的人以後就不會到山上去捉貓頭鷹了。你看,這隻鷹這麼小,它的爸爸媽媽一定為找不到它在著急呢!」

此後我常常看見賣鷹的人,他的攤子規模一天比一天大,到後來乾脆不賣兔子只賣貓頭鷹,定價從550元到1000元左右,生意好的時候,一個月賣掉幾十隻。

我勸他說:「你別捉鷹了,捉鷹的時間做別的也一樣賺那麼多錢。」他說:「那不同咧!捉鷹是免本錢穩賺不賠的。」對這樣的人,我也不能再說什麼了。

後來我改變散步的路線,有一年多沒有見過賣鷹者。前不久我又路過那一帶,再度看到賣鷹者時,大大吃了一驚,他的長相與一年前我見到他時完全不同了。

他的長相幾乎變得和他賣的貓頭鷹一樣,耳朵上舉、頭髮揚散、鷹鉤鼻、眼睛大而瞳仁細小、嘴唇緊抿,身上還穿著灰色摻雜褐色的大毛衣,坐在那裡就像是一隻大的貓頭鷹,只是有著人形罷了。

短短一年多的時間,為什麼使一個人的長相完全不同了呢?這巨大的變化是從何而來呢?我努力思索賣鷹者改變面貌的原因。

我想到,做了很久屠夫的人,臉上的每道橫肉,都長得和他殺的動物一樣;在銀行櫃檯數鈔票很久的人,臉上的表情就像一張鈔票,冷漠而勢利;在小機關當主管作威作福的人,日子久了,臉變得像一張公文,格式十分僵化,內容逢迎拍馬……

一個人的職業、習氣、心念、環境都會塑造他的長相和表情,這是人人都知道的,但像賣鷹者的改變那麼巨大而迅速,卻仍然出乎我的預想。

我從賣鷹者面前走過,和他打招呼,他居然完全忘記我了,就如同白天的貓頭鷹,眼睛茫然失神,他只是說:「先生,要不要買一隻貓頭鷹,山上剛捉來的。」

在心理學家看來,「相由心生」的「相」可以與「表情」相對應,指的是內心情緒在面部上的一種映射。人的性格或氣質經常支配著他的情緒狀態,所以他的面部也會出現一種習慣性的表情:比如悲觀的人常皺著眉,愛生氣的人喜歡嘟著嘴,開朗熱情的人眼睛明亮。

從這個意義上講,面相確實能看出人的性格特徵。在心理諮詢當中,諮詢師也會十分關注來訪者的心相表現,以捕捉其心口不一的時刻,從而進行深入的洞察分析。很多心理諮詢大師都把注視作為諮詢師的基本訓練。

德國自然科學家康德曾經說過:「神態甚至是不由自主地與內心活動相伴相隨,它是由於經常的重複逐漸成為的固定面容。」

著名哲學家叔本華也曾說:「秀美敏捷的外表是歲月刻畫的結果,由於臉部無數次飛快地收縮舒展,便表現出性格的特徵」。

一個人的內心活動必然會帶動面部肌肉的微小反映,長期積累下來就會形成相貌的改變。

由此可見,「相由心生,相由心變」都是有著大量科學依據的。

林肯總統的朋友曾向他推薦某人為閣員,林肯卻沒有用他。

朋友不解地問林肯:「為什麼不用他?」

「我不喜歡他那副長相!」林肯回答。

「這能怪他嗎?怎麼能以長相衡量人?」朋友說。

「不!一個人過了四十歲就該對自己的長相負責!」林肯說。

我們每個人在幼年青年時期的相貌特徵都與父母的遺傳因素有關,但是從中年開始,就要自己為自己的長相負責了。

有很多人把面相學當做封建迷信,認為都是在胡說八道,但是看到這裡,相信聰明如你,應該有自己的判斷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