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琅琊榜》后,正午大劇《外科風雲》口碑撲街?

《琅琊榜》后,正午大劇《外科風雲》口碑撲街?

正午陽光團隊的新作《外科風雲》已經播出十幾集了。

但和該團隊的其他作品均開門紅不一樣的是,這部劇開播即滑深淵,幾乎都到了全民踩的地步。

不少所謂的「專業人士」細數劇中醫學常識bug,導致正午陽光主動發了道歉聲明;收視也不太理想,艱難地緩慢漲著;豆瓣評分從來沒掉過8分的「國劇門臉」效應似乎也開始失效了,截至目前,該劇豆瓣居然才7.0分,一星比例達15.3%。

一時間,似乎牆倒眾人推。原先為其搖旗吶喊的人都一下變成了強烈譴責的人。

在這大規模倒戈的背後,折射的是自《琅琊榜》以來、正午陽光團隊聲名鵲起,民間「挺正派」和「黑正派」之間的暗潮洶湧。這一團隊引發的超高關注,已經遠遠超過每部電視劇本身的藝術價值討論,成了一波又一波的社會新聞事件。

如今的正午陽光團隊,還能像《戰長沙》《琅琊榜》時那樣專心做劇、兩耳不聞窗外事嗎?被昵稱為侯大大的儒雅當家人,還能繼續處變不驚嗎?

外科風雲讓正午陽光再陷輿論漩渦

如果說白百何的八卦算是突入起來的一場風暴,那麼關於《外科風雲》諸多醫療專業度的細節指責,則讓正午陽光陷入了一場輿論漩渦。

4月18日,《外科風雲》開播第二天,知名醫療行業博主@丁香園 發布微博,指齣劇中的醫學常識錯誤,跟評竟有近兩萬條,基本全都是所謂的醫學界人士在各種挑刺。在豆瓣上,甚至出現了疑似水軍大量刷一星的現象。

然而,小娛身邊的醫生朋友覺得,丁香園所說的比較吹毛求疵:

1、醉酒狀態打納洛酮並無原則錯誤,頂多只是不太必要;

2、作為醫護人員確實不該「知法犯法」,隨便坐在醫院地板上,但,院感控制科也不會刻意去管這事……

但公眾是最喜歡被惡性新聞帶著走的。民意沸騰的結果就是@外科風雲官微 出了公開的道歉聲明⬇

這與人們印象中的正午陽光出品大相徑庭。

猶記得《琅琊榜》播出時,坊間對於該劇的攝影、構圖、服裝等細節讚不絕口,種種解讀的文章不絕於耳;《精絕古城》上線時,也有觀眾對劇中道具組靜心找到的上世紀風格道具津津有味,大讚其「良心還原」,總而言之,凡是這一團隊的出品,贊細節已經成了必走的步驟。

那麼,是正午的牌子真的砸了嗎?在娛樂資本論看來,《外科風雲》仍然是一部相對不錯的國產劇,甚至從精神內核和思想表達來說,《外科風雲》與《琅琊榜》《偽裝者》等劇有相似之處:古裝正劇、諜戰劇、都市醫療劇其實只是外在包裝,主要表達的仍然是一個大環境下複雜的人際關係,權謀、心理戰。

《琅琊榜》中飾演侯爺謝玉的劉奕君也在《外科風雲》中扮演了一個心懷鬼胎的「反派」楊帆

從目前已播的內容來看,信息量還是相當大的,利欲熏心的醫生不願出普通門診、只跟醫療器材供應商勾結、利益輸送;也有各色患者大鬧醫院、理不清道不明的醫患糾紛;還有醫院內部每個層級、每個人都有內心的小算盤,醫院的人際關係堪稱複雜,人人都各懷鬼胎……

在這個角度來看,《外科風雲》跟經典的日劇《Doctor X》《白色巨塔》想要表達的內涵是一致的。但在國劇領域,醫療劇仍屬於特殊題材,表達空間有限,近年來國產醫療劇大多都淪為「以醫生的名義談戀愛」或是「醫生職場成長記」。像《外科》這種醫院戲密度很高、且探討了醫患矛盾/借醫療器材利益輸送/醫院內的行政痼疾的醫療劇確實比較難得了。

複雜的選擇題是《外科風雲》劇中人時時刻刻都要面對的。海外歸來的庄恕(靳東飾)一回來就面臨要不要上一台難度極高手術的抉擇:不上的話,沒有其他人能做,患者性命攸關;主動說要上手術,身邊同事會怎麼看這位初來乍到就「博表現爭功勞」的新同事?

庄恕有一句台詞,「是一個人情社會」,而這種人際關係的複雜性在面對生命威脅時,更會被無限放大,也成就了劇集的戲劇性。

但不管人事鬥爭和行政管理的複雜性多一言難盡,劇中的各位醫生始終堅持著「專業精神高於一切」的主旨,這才是《外科》想要表達的中心思想,也是現實題材老手正午陽光最擅長展現的。

當製作周期大大壓縮,

正午陽光還能否複製《琅琊榜》?

回過頭來看正午陽光遭遇的輿論危機,其實隱患早就存在。

作為電視劇品質保障的「國劇門面」,正午陽光這兩年馬不停蹄推出了不少所謂「大IP改編劇」:《他來了,請閉眼》《如果蝸牛有愛情》《精絕古城》......

上述這幾部劇,從籌劃到播出均在較短時間內完成,質量也算是水平線上,但口碑開始出現爭議,比起《琅琊榜》時達到的全民叫好,一些正午粉捶胸頓足地表示:「這群『老司機『們明明就應該做《父母愛情》《老農民》這種令人飽含熱淚的正劇的啊,為什麼要去趟年輕人喜歡看的那種沒營養的懸浮劇的渾水?!」

普通觀眾當然只看劇情與情懷,但從正午陽光的角度,拓寬做劇類型、提升作品的商業效應確實也是刻不容緩的事。

實際上,正午陽光早在2011年就已成立,初成立時一度很簡單:製片人侯鴻亮選項目、抓劇本、解決日常事務,就是「管家」,孔笙專職拍戲、帶徒弟,就是一個以製片人為中心、導演為核心競爭力的製作公司。

據悉,侯鴻亮當時離開山影,給出的理由是「要準備太多資本上的事情,讓我疲於應對」,而如今的正午陽光,在資本方面同樣有自己的想法,此前就有消息稱,正午陽光目前的估值已經突破90億。

口碑優劇《戰長沙》其實是山影製作

當然,這些都只是一家公司做大做強的正常步驟,但關鍵在於,正午陽光、或者說侯鴻亮×孔笙×李雪的鐵三角團隊,在資本的裹挾和市場的需求下,產量較往年有明顯提高。

據資料顯示,2016年,該公司共開機五部劇,過去,除了《琅琊榜》這種大製作以外,他們一年只做兩到三部小成本的作品。

2014年,侯鴻亮還帶領團隊義無反顧地扎進了「超級網劇」世界。資料顯示,《閉眼》當年5月開機,10月播出,周期僅5個月,侯鴻亮也公開過該劇的流程規劃,「拍攝70天、後期三個月,足夠了。」當然,該劇僅僅是20集的小體量網劇,這麼做確實相對合理。

但想想《琅琊榜》從籌劃到播出長達五年多、《戰長沙》花了四年……也許與劇集體量關係不大,慢工出細活確實是這個團隊最合適的註腳。而《琅琊榜》續集已於去年年底開機,距離上部完結,才一年多的時間。今年之內,這部續集也要頂著全民的超高期待問世了,它的好口碑還會一如既往么?

《歡樂頌2》開機儀式。該劇將於下月開播,續集和上部僅隔了一年。

更重要的是,《閉眼》的演員片酬比重達到了50%,這在目前全行業唯演員是尊、大多數電視劇演員片酬都佔70%的大環境下,或許已經算很好的了,但要知道,正午陽光以前的電視劇,演員片酬最多只佔40%。

侯鴻亮曾驕傲地說,「現在大多數網劇還是有點像學生作業,可能有些過度個人化的東西,那些都是稚嫩的表現,都是對影視工業流程不夠嫻熟,甚至是在打擦邊球,這些都不對。」「說白了,你讓我去拍一個那種特別low的東西,我也丟不起那人。」

正午陽光團隊確實提高了網劇的規格,但觀眾對這個團隊本身的要求顯然更高,這兩年,他們似乎只是完美地執行了自己原本就能達到的水準,卻進步乏力。急於與市場接軌、加快做劇步伐、積極與明星演員接觸甚至不惜提高片酬比例,讓正午陽光在雲端坐的不太安穩。

焦慮與反思:正午陽光恢復「慢而美」?

一直極速狂飆的正午陽光,也在爭議中不斷反思。

《外科風雲》的紀錄片里,侯鴻亮坦言:「這類劇在做起來比較難,我之前嘗試過一次,有一些遺憾,就總覺得考慮要不要繼續把這個題材延續下去。」

侯鴻亮提到的「遺憾」,是指正午陽光之前的作品、張開宙和簡川訸執導的醫療劇《到愛的距離》(2013),同樣由靳東主演、《外科》編劇執筆。該劇其實評價尚可,而且從故事內涵中也已透露出了今天《外科》的一些雛形,但知名度和商業價值顯然還有進步空間。

接連幾部商業大劇后,正午陽光重新拾起了職業劇題材。導演李雪在採訪中對娛樂資本論表示,之所以接下《外科》,是因為他自己很少做現實題材,這部劇矛盾衝突很強,而侯鴻亮有一個觀點:法律、醫療,是當下人們能看到人與人之間碰撞得特別狠的環境,所以才選擇了《外科》。

「有人說我是披著醫療界的外衣,我不否認這句話。」他坦言,在拍攝這部劇時有些地方太注意鏡頭美感,而忽略了醫療顧問的建議,對目前的一些爭議團隊會照單全收。

其實從《外科風雲》開始,正午陽光已經在有意識地放緩製作節奏。李雪告訴娛樂資本論,開拍時因為劇本需要調整,推遲了一個月才開機。

具體調整了哪些內容?

李雪說:「怎麼把醫療的方向和戲劇結構的方向更有機地結合,我們不想單純的去表現醫療的原生態,但是要想找到一個醫生諸多的側面。諮詢醫療部門也需要時間。」

採訪中李雪數次強調,這不是一部紀錄片,劇中的「仁和醫院」,也不會落地現實中的任何一個醫院。但即便如此,拍攝過程也是困難重重,例如劇中所有有手術室的鏡頭,拍攝的醫院規定必須在10天內完成,醫院的「苛刻」還包括:這10天里只有1天,手術室的門是能打開的,其餘9天都是封閉狀態。

「也就是說我在前9天里要用腦子記住那個門是什麼狀態,人物往哪看、景別是哪一種,到最後那1天才能接得上,最後剪輯才不會出問題,」李雪說。所以,現在劇里看到的這些白大褂威風八面推開手術室門又關上的簡單畫面,背後竟有這樣的艱辛。「細節控」的人設仍然未崩,至少在這部劇里,正午陽光團隊還是保持了他們一貫的細緻和完美主義。

在娛樂資本論看來,當下許多國產劇還是速食品、絲毫不考慮任何情懷和思想表達、只為變現,正午陽光還算是堅定地走在做精品的路上。

即便對於《外科風雲》的一系列吹毛求疵,或許也只是「正午粉」們對這塊「國劇門臉」的苛責與期待。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