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矽谷先驅稱慕課是「十分糟糕的產品」,要解決教育危機還得靠人

矽谷先驅稱慕課是「十分糟糕的產品」,要解決教育危機還得靠人

大型開放式網路課程理論上不錯,但實際上只有少數有恆心的人能夠充分利用這種在線教育資源。教育危機主要還是要靠人解決——儘管人的成本往往更高——

慕課是「十分糟糕的產品」,要解決教育危機還得靠人

作者丨 愛德華•盧斯 (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

來源丨FT中文網-哎呦教育(ID:myedu-)

對於互聯網教育的未來,樂觀者用盡了詞典中所有最高級形容詞予以讚美。然而,對大型開放式網路課程(Massive Online Open Courses,簡稱MOOC)的崇拜最近遭遇了一次巨大打擊:該領域的矽谷先驅之一塞巴斯蒂安•特倫(Sebastian Thrun)稱其為一種「十分糟糕的產品」。

在特倫的Udacity網站註冊在線課程的學生,成績遠遠差於那些當堂聽課的學生,退課的比例也大得多。曾經發明自動駕駛汽車的特倫,至少暫時退出了這一業務。對此,世界各地反對技術進步的人將覺得自己的觀點被證明正確。

然而,重塑美國教育的需求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迫切。如果美國大學的退學率還不足以說明問題(近半數美國學生未能在6年內完成4年期的大學部學位課程),那麼成功完成學業的大學生的遭遇應該能說明問題。

自2000年以來,美國畢業生的收入下跌了5%。大學帶來的收入溢價依然存在,但只是因為只有高中文憑的人收入降幅更大。與此同時,獲得學位的成本在繼續上漲,這意味著為提高未來收入而背負更多債務的取捨越來越難了。

這正是在線教育能夠發揮作用的地方。MOOC能把教育成本壓低到接近於零的地步。然而,如果超過90%的公開課註冊者失去對課程的興趣(這一比例是主流教育方式的兩倍),他們必然為解決成本問題而焦頭爛額。

然而,如果課程內容與就業市場無關,學生所受教育來自電腦還是來自真人只會有很小的差別。正如經濟學家泰勒•考恩(Tyler Cowen)在他有巨大影響的《平均時代的終結》(Average is Over)一書中所稱的,美國課堂里講授的內容存在更大的危機。內容才是問題所在,而不是媒介。

美國政府的教育理念是讓學生更像機器一些。然而人類是註定要在比賽中輸給機器人的——只要問問那些國際象棋特級大師就知道了。教育的目標應該是彌補計算機能力的不足,而不是要超過計算機。那些對泰勒所提倡的復興人文學科不以為然的人,應該看一看美國的就業市場。根據《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的數據,自新千年以來,美國信息產業領域失去了75萬個工作崗位,降幅僅次於製造業。然而越來越多的美國大學部專業恰恰是面向信息產業的。

從其潛在影響看,《哈佛商業評論》的這份研究報告得到的關注太少了。這份報告的結果表明,美國政府提出的目標——提高攻讀理科、技術、工程及數學(所謂「STEM」學科)的人群比例——的出發點可能錯了。這一研究結論也將MOOC打回原形。MOOC能降低教育成本和擴大接受教育的人群,這兩大優勢都是非常可取的。但它們對明日的就業市場並沒有特別的洞察力。

如今的就業市場發展趨勢應該足夠令人震驚。根據《哈佛商業評論》,自2000年以來,美國與計算機有關的工作崗位(包括硬體和軟體工程師)數量減少了逾10萬個,而電信行業工作崗位(包括設備和線路安裝在內)減少了令人震驚的56.7萬個。就營收和利潤率來看,這些都是高增長行業。然而它們也是最容易受到自動化影響的行業。同樣的結論對於遠程銷售、電氣工程師和桌面出版行業也成立,它們的工作崗位分別減少了44%、37%和39%。

以上結論與那些出現增長的工作崗位形成反差。自2000年以來,美國圖書館員工的數目增加了三分之一。演藝類崗位增加了12%,音樂總監及作曲家增加了35%,而作家和文藝創作者增加了6%。技術進步正在降低多數工種的需求。與此同時,它為創意產出開闢了更多渠道。這應該令人文學科(以及以人為研究對象的學科)變得更加相關。對於多數人來說,學習計算機工程的意義並不比讓民航乘客掌握航空技術大。

這一切使MOOC處於什麼地位呢?正如科技樂觀主義者不斷指出的,如今我們能免費下載整個美國國會圖書館(Library of Congress)的藏書和常青藤盟校(Ivy League)的課堂授課。少數有動力的人群——比如試圖跟上時代的年長員工、美國軍隊的預備役人員以及印度等地有進取心的年輕人——傾向於完成在線學位課程。而包括特倫課程的註冊者在內的多數人會迅速失去興趣。換句話說,美國教育人士面臨的真正挑戰是如何鼓舞缺乏熱情的大多數人。這一點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可就難多了。你可以把馬牽到水邊,但你沒法強迫它喝水。

保險公司將美國新千年一代稱為「不可戰勝的一代」,因為這一代年輕人很少擔心自己的健康。不過我更喜歡考恩提出的那個綽號——「無著落的一代」,因為他們對自己的財務前景擔心得很。美國最新一代的勞動者背負著逾1萬億美元的債務,卻面臨一個薪資不怎麼樣的就業市場。在這個不那麼順當的世界如魚得水的人,將是那些足夠明智,能夠充分利用MOOC乃至整個互聯網的無限資源的人。可惜,Udacity的挫折提醒我們,這類人幾乎可以肯定是少數。往好了說,電腦只能解決美國教育危機的部分問題。其他問題還是要由人來解決——儘管人的成本往往更高。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