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醫院藥房,將大面積剝離!

醫院藥房,將大面積剝離!

9月公立醫院全部取消藥品加成,醫院藥房陷虧損

據國家發改委要求,9月底前各級各類公立醫院將全部取消藥品加成,除中藥飲片外的藥品全部實行零差率銷售,這也意味醫院藥房大盈利的時代將徹底終結了。雖然取消藥品加成後主要由調整醫療服務價格進行補償,並做好與財政投入政策的銜接,但財政的補助遠遠彌補不了藥房運行的虧損。

據健康報報道,東部某省份一家縣級公立醫院的院長透漏,該院對藥房的運行做過標化測算,平均每人每年的成本約為15萬元,醫院藥房共有80名員工,一年的運行成本是1200萬元。

這家年收入接近8億元的縣級公立醫院,從2013年開始取消藥品加成,每年因此損失的收入達5000萬元左右,調整醫療服務價格、政府財政投入,把各種來源的補償經費全算上,醫院仍然有大約2000萬元的「窟窿」需要自己填。

雖然醫院藥房不盈利,但醫院房藥品的調配、存儲、人力等都在「燒錢」,所以對於醫院來說如何儘快的把這燙手的山芋遞出去顯得尤為重要,於是將藥房從醫院剝離的做法逐漸在各醫院湧出,醫生開處方,讓患者自住選擇藥房購葯。但流傳已久的醫藥分家真還有很多困難。

《藥師法》促進藥師參與處方,助力醫院、藥房大分家

按照目前醫改的方向和決心,是要徹底切斷「以葯養醫」的鏈條,那麼藥品零差價後下一步勢必要走醫藥分家的路線。

但處方外流患者自主選擇藥店抓藥得有一個前提,那就是處方要足夠科學、規範。而在目前藥師還沒有全部參與到臨床中對處方進行審核、調配等工作,藥師的價值一直不得以體現。所以如果要順利將醫院藥房從醫院剝離開,那麼必須要讓藥師服務在臨床處方中得以體現,確保處方安全。

前段時間一份《藥師法(草案)》被流傳出,也意味著《藥師法》離我們不遠了,而在《藥師法(草案)》就明確提到《藥師法》的制定,將明確藥師的責權利,適應藥學服務模式轉變,藥師要從主要從事藥品調劑、藥物製劑、治療控制等「以藥品為中心」逐步轉向深入臨床,直接面向患者提供藥學技術服務的「以病人為中心」,切藥師的服務場所從藥學部門內延伸到臨床領域。

所以《藥師法》的出台必將助力藥師參與臨床藥物治療權、審核和調配處方權;

今年初國務院辦公廳下發的《關於進一步改革完善藥品生產流通使用政策的若干意見》其中就明確提出,要落實藥師權利和責任,充分發揮藥師在合理用藥方面的作用。

目前,已經有地區開展藥師進行處方前置審核政策了,今年,北京朝陽醫院在全院46個科全面實施處方前置審核,醫生開具的處方,需要藥師實時審核用藥安全,處方只有通過審核才能抵達患者手中。這種處方前置審核模式,將在北京五六家市屬綜合醫院率先啟用。

所以隨著試點地區藥師參與處方取得的良好經驗,加上《藥師法》的助力,醫院外流出的處方將更科學、規範,也為藥房從醫院剝離做了足夠的鋪墊。

醫院藥房大剝離將成趨勢,或從基層先開始!

那麼醫院藥房給醫院帶來這麼大的負擔,最有效的減負辦法就是將醫院房剝離開。前幾年隨著部分地區在試點藥品零差價,所以也有地區緊接著探索醫藥分開、藥房剝離的路子。

如2016年,廣州婦兒中心關閉院內門診藥房,由廣葯公司在醫院附近設立大眾醫藥婦兒中心店,承接廣州婦兒中心門診患者的藥品調配工作,同時接收醫院藥劑科的大部分工作人員。患者在院內完成藥品繳費后,領取醫院開具的售葯憑證,到大眾婦兒店掃碼取葯,患者享受醫保待遇的實施主體仍為廣州婦兒中心。

最近醫院與藥房剝離的探索還是來自基層社區醫院,今年4月,北京公立醫院綜合改革又在全面取消公立醫院藥品加成后,開始在石景山區的幾家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試點取消藥房,全面由葯企配送和發葯。並且明確要在試點的基礎上,在全市推廣,所以北京社區醫院藥房完全剝離開,也指日可待了。

所以無論是大醫院還是基層醫院都在探索藥房剝離、託管等政策,總體來看,基層醫院藥房利潤低,改革的阻力小,所以有從北京社區醫院推廣醫藥分家政策可見,未來基層或將最先將藥房從醫院剝離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