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去新墨西哥度假

去新墨西哥度假

在這個想像的未來新世界中,人類已經人性泯滅,成為在嚴密科學控制下,身份被註定、一生為奴隸的生物。

故事裡,近乎全部人都住在城市。這些城市人在出生之前,就已被劃分為「阿爾法(α)」、「貝塔(β)」、「伽瑪(γ)」、「德爾塔(δ)」、「愛普西隆(ε)」五種「種姓」,其下加正負細分種姓。阿爾法和貝塔最高級,在「繁育中心」孵化成熟為胚胎之前就被妥善保管,以便將來培養成為領導和控制各個姓的大人物;伽瑪是普通姓,相當於平民;德爾塔和愛普西隆最低賤,只能做體力勞動工作,而且智力低下,尤其是許多愛普西隆只能說單音節辭彙。此外,那些非阿爾法或貝塔的受精卵在發育成為胚胎之前就會被一種叫「波坎諾夫斯基程序」的方法進行儘可能大規模的複製,並且經過一系列殘酷「競爭」才能存活,可謂「出胎即殺」。例如書中以電擊懲罰接觸花朵的德爾塔、愛普西隆的嬰兒,以暴力洗腦的方式教育。書中的第五種姓以人工的方式導致腦部缺氧,藉以把人變成痴獃,好使這批人終身只能以勞力工作。

美麗新世界

去新墨西哥度假

古怪,古怪,真古怪,這便是列寧娜對伯納德·馬克斯下的評語。他真是太古怪了,之後好幾周,她不止一次地想要放棄去新墨西哥度假的計劃,轉而和本尼托·胡佛一道去北極。然而問題是,她去年夏天已經和喬治·埃澤爾去過北極了,而且,她覺得那裡陰冷又可怖,乏味無趣,賓館老舊不堪,卧室里沒有電視,更別提香味樂器了,合成音樂聒噪個不停,二十五個扶梯壁球場上擠滿了兩百多個顧客。不,她絕對不會再去北極了。而且,她只去過美國一次,那次多不盡興啊!只是在紐約過了個廉價周末——跟簡——雅克·哈比布拉還是波卡諾夫斯基·瓊斯去的?她記不清了。不過,這一點兒不重要。想到可以再次西行,度過整整一周,她不免心馳神往。再說,他們會在土著人保留區待上至少三天。整個條件設置中心,曾經去過土著人保留區的人只有六七個。列寧娜認識的人里沒幾個有權進入,伯納德是個阿爾法加心理專家,他能夠帶她進去。對於列寧娜而言,這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不過伯納德同樣「千載難逢」的古怪脾性讓她猶豫不決,她的確想過冒一次險,再跟滑稽的老本尼托去一趟北極,至少本尼托是正常的,而伯納德……

范妮對伯納德一切古怪行為的解釋都是「他的代血劑里加了酒精」。但是某天晚上跟亨利同床的時候,列寧娜滿心焦慮地談起了她的新伴侶,亨利把可憐的伯納德比作一頭犀牛。

「犀牛學不會玩把戲,」他說話向來簡潔生動,「有些男人跟犀牛一個德行,沒法對條件設置做出正確反應。可憐的倒霉蛋!伯納德就是一個。不過他還算幸運,工作還不錯,不然主任可就容不下他了。不管怎樣,」他又勸慰道,「我覺得他算是人畜無害。」

人畜無害?也許吧,但總歸還是讓人不安。首先,那種喜歡獨自做事的偏執,實際上,就是啥都沒做。畢竟,有多少事是能獨自做的呢(當然,除了睡覺,可是人也不用一天到晚睡覺啊!)是啊,還有什麼呢?少得可憐!他們第一次一起外出的那個下午就是個絕好的例子。列寧娜提議先去托奎伊國傢俱樂部游泳,再去牛津聯盟吃晚餐,可伯納德覺得那兒人太多了。那要不去聖安德魯[1]玩一局電磁高爾夫?又一次被否決了——伯納德覺得玩電磁高爾夫簡直就是浪費生命。

「那做什麼呢?」列寧娜稍稍有些驚訝。

答案很明顯:去湖區[2]散步——這便是他的提議了。降落在斯基多峰[3]頂,在歐石楠叢中漫步幾個鐘頭。「就咱們倆,列寧娜。」

「但是,伯納德,整晚上都只有咱倆啊。」

伯納德有點臉紅了,他看向別處,嘟囔道:「我的意思是,單獨聊聊天。」

「聊天?可是聊什麼呢?」散步加聊天——這樣消磨下午的時光可太古怪了。

他最終還是被她說服了,雖然滿肚子不情願。兩人一塊兒坐飛機到阿姆斯特丹看了一場女子重量級摔跤冠軍賽的半決賽。

「這麼多人,」他發起了牢騷,「每次都這樣。」整個下午,他都賭氣似的悶悶不樂。比賽間隙,他們一起去唆麻冰激凌吧時,碰上了許多列寧娜的朋友,他也是一言不發,而且他雖然情緒低落,卻仍舊斷然拒絕了列寧娜遞給他的那杯半克樹莓味唆麻新地。「我寧可做我自己,」他說,「做我自己,就算脾氣暴躁,也好過做飄飄欲仙的』別人』。」

譯註:

[1]聖安德魯斯(St. Andrew's),坐落在英國蘇格蘭東海岸法夫行政區的大鎮,蘇格蘭歷史上最著名的城鎮之一。

[2]湖區(Lake District),英格蘭西北部坎布里亞的山區,區內許多湖泊,包括格拉斯米爾、溫德米爾、科尼斯頓湖等。

堡仔圖書《美麗新世界》已經上架豆瓣閱讀,購買請點擊「閱讀原文」。

↓↓↓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