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你高中最喜歡的詩人,背後卻是個跳樓逼婚的無賴

你高中最喜歡的詩人,背後卻是個跳樓逼婚的無賴

情書君高中的時候,做夢都希望碰到一個「丁香一樣的姑娘」,那時候我以為能寫出這麼美的詩的人,一定是個溫柔浪漫的人,然而......

今天推薦給大家的這篇文章,不是為了抹黑「詩人」,而是希望我們都能有正確的感情觀,尋死覓活的愛情,我不要。

很多人知道戴望舒,是因其代表作《雨巷》。

「撐著油紙傘,獨自彷徨在悠長,悠長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著一個丁香一樣的結著愁怨的姑娘……」

他也因為這首傳誦一時的詩被稱為雨巷詩人。

戴朝安是他原名,「望舒」,取自《離騷》:「前望舒使先驅兮,后飛廉使奔屬 。」

愛情的渴望、夢幻的遐想是戴望舒詩歌寫作的主要對象,除了各種描繪色彩的詞,他尤其喜歡使用「寂寞」、「哀怨」、「憂鬱」、「憂愁」這些灰色調的字眼。

這對於生性爛漫的女孩子應該很有吸引力。

希望歸希望,走進戴望舒生命之巷的第一個女性,並非如他幻想——丁香一樣結著愁怨,在雨中哀怨又彷徨。

而是另一種風格的畫面。

戴望舒在法國

1927年,二十二的戴望舒愛上小自己五歲的施絳年。

施絳年是他好友著名作家施蟄存的妹妹,身材高挑,性格開朗,富有個性。

也許戴望舒也沒想到,自己會愛上這個姑娘,於是各種表白,不斷寫詩言情,「她是羞澀的,有著桃色的臉,桃色的嘴唇,和一顆天青色的心。」

不可否認,詩句很動人,但是兩個不在同一頻率上的人,不管一方怎麼撩,另一方照樣無感。

死纏爛打,見姑娘無動於衷,戴望舒竟以跳樓相逼。

施絳年無奈之下只得答應。軟磨硬泡了二三年,最終把婚訂了下來,不過她提出了一個結婚條件,那就是戴望舒必須出國留學,並且回來之後獲得穩定收入,才可結婚。

如果不是出於現實考慮,這很可能是施絳年的緩兵之計。隔海跨洋,三年五載,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更何況人家本來就無意於他。

但是已經顧不得這麼多,處於「只要你願意嫁給我,要我做什麼都可以」興奮情緒中的戴望舒,懷著自以為即將到來的婚姻的期盼,登上游輪前往法國留學去了。

在法國,因為經濟困窘,他翻譯大量書稿換取生活費,學業幾乎完全荒廢,沒有獲得任何學位,還落得一個被大學開除回國的結果。

國內等著他的,是施絳年移情別戀的消息。一怒之下,他當眾扇了施絳年一記耳光,然後接觸婚約。

一廂情願也好,自作多情也罷,八年苦戀就此畫上句號。

戴望舒與妻子穆麗娟、女兒戴詠素

02

讓他從這段感情傷痛中走出來的,是一個小他十二年的姑娘,著名作家穆時英的妹妹穆麗娟。

兩人認識之後,很快結婚。

也許那時只是,他被她的清純秀麗吸引,而她也不過仰慕他在詩歌上的才華。

一旦走進柴米油鹽的塵世生活,才華再好,詩歌寫得再美,也解決不了現實問題。

年齡、性格上的差距,導致考慮問題的偏差,短暫的幸福過去之後,質疑、爭吵層出不窮,感情從細小裂縫到後來難以彌補的破碎。

結婚第五年,穆麗娟無法再忍受戴望舒忙於工作,對自己冷漠以對,她提出離婚。

這一回,戴望舒「故技重施」,發給穆麗娟一封絕命書。

在信中,他寫道:

「從我們有理由必須結婚的那一天起,我就預見這個婚姻會給我們帶來沒完的煩惱。但是我一直在想,或許你將來會愛我的。現在幻想毀滅了,我選擇了死,離婚的要求我拒絕,因為朵朵(大女兒戴詠素)已經5歲了,我們不能讓孩子苦惱,因此我用死來解決我們間的問題,它和離婚一樣,使你得到解放。」

既然一開始就預見之後的煩惱,當初何必要結這個婚?

一味等著對方來愛自己的時候,自己是否真正學會去愛對方?

死,從來不是解放,而是衝動的懲罰,對自己和他人的懲罰。

據說戴望舒寫了這封信之後服了農藥,被別人即是救了下來。只可惜,這一次的以死相逼沒起效,婚還是離了。

不論何時,不論是誰,戀愛也好,結婚也行,本來是你情我願的事情,誰若要是以愛的名義,以死相逼,求對方不要離開自己,除非對方出於憐憫暫時留下,否則只會堅定離開的心意。

在情感中,企圖通過死纏爛打獲得對方,反而會讓人反感;藉助尋死覓活挽留婚姻,只會讓對方背道而馳。

愛是慈悲,正確的姿態應該:愛上了,兩情相悅;不愛了,好聚好散。

由情人淪為朋友,已算不錯的選擇,成為敵人,實無必要。

戴望舒與妻子楊靜、三個女兒

03

毫無疑問,戴望舒是一個真摯且衝動的人,愛的時候,要死要活,分開來,再回首,似乎也不過眼雲煙。

離婚二年後,也就是1942年,戴望舒認識了一位叫楊靜的姑娘。

楊靜是在印務局工作的抄寫員,出生於香港。遇到戴望舒的時候,她才十六歲,活潑,俏麗,心中只有愛愛愛,根本不會考慮作為愛之附麗的生活。

兩人年齡懸殊,相差二十一年。楊靜不在意這些,也不顧父母反對,很快與戴望舒結婚,生下兩個女兒。所謂七年之癢,這段婚姻維持到第六年時,楊靜因為愛上別人提出離婚。

新成立初,戴望舒決定離開香港,前往北京。對於朋友的挽留,他說:「我不想再在香港呆下去了,一定要到北方去。就是死也要死得光榮一點。」

冥冥之中,這好像是一句讖語。

到北京從事翻譯工作沒幾年,因為患有哮喘,戴望舒鑒於工作公務繁忙決意在家治療,自行注射藥物。最終因為注射過量,匆匆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享年四十五歲。

如果屬於因公殉職,也算遂了詩人的願吧。

-END-

作者簡介:江徐,80后老少女,自由寫作者。煮字療飢,借筆畫心。ID :jiangxv08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