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郭樹清將主導銀監會保監會合併 與劉士余相呼應

郭樹清將主導銀監會保監會合併 與劉士余相呼應

山東省省長郭樹清,金融領域經歷最多、地方工作經驗最為豐富的學者型官員,即將接任銀監會主席,擔起引領新一輪金融監管機構改革的重任。

十二年一個輪迴!2005年的3月,也是國有銀行啟動現代企業制度建設的關鍵時期,他臨危受命接任建設銀行董事長,帶領該行成為首個實現海外上市的國有銀行。

此次回歸,「尚福林接棒者」六個字背後,市場關心的也許並不僅僅是這個人以及他豐富的金融機構和監管部門任職經歷,更是他將以何種方式繼續推動總資產已逾230萬億元人民幣體量的銀行業,應對各類風險並健康發展。

「郭到主席位置上很合適,可謂『把能人配置到效率更高的地方』,更能發揮優勢。」一位接近銀監會的人士稱。

該人士並表示,「且不說他學術造詣本身很深,從建行、證監會到省長,不管對於金融系統還是這兩年地方經濟發展都看得很清楚,有切身感受,像銀行信貸到底怎麼有效調結構服務實體經濟,影子銀行怎麼監管,現在影子銀行規模可是已發展到傳統銀行業務60%差不多了。」

銀行業當前正面臨企業部門金融槓桿較高帶來的風險。國際信用評級機構穆迪指出,預計未來一年至一年半內政府會加大力度去槓桿,但也會短期內導致企業違約及貸款重組增加,從而對銀行造成調整風險。

「郭接掌銀監與我們處置不良資產的人也關係不小,」一位地方AMC高管稱,目前銀行業不良資產一部分通過虛假五級分類掩藏,一部分通過銀行理財產品建立資金池虛假出表,存在這些安全隱患,銀監會是很清醒的,「只是誰想得罪人?很期待有膽識的郭主席有效刺破泡沫。」

銀監會數據顯示,截至去年末,商業銀行不良貸款餘額為15,123億元,較上季末增加183億元;商業銀行不良貸款率為1.74%,比上季末下降0.02個百分點,這是該數據自2012年二季度以來首次回落。

其實,郭樹清對金融風險的重視,從2008年四萬億計劃推出一年後其他銀行一擁而上放貸而建行卻降低貸款增速就可窺見一斑。他在任職建行董事長期間就曾明確表示,要有應對長期問題的預案,有些風險現在可能不會暴露,但將來也許會形成損失,需要在調結構、轉模式、加撥備上都採取有力措施,未雨綢繆,早作打算。這樣頗具前瞻性的管理思路,放在眼下的銀行業依然湊效。

去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要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決心處置一批風險點,著力防控資產泡沫,提高和改進監管能力,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

積跬步,至千里

與1950年代出生的許多人一樣,60歲的郭樹清經歷了農村插隊、回城工作、聯考改寫人生......在那個特殊的時代有過一段曲折的人生經歷。所不同的是,考入南開大學哲學系后,他的命運要比同年代的人好得多,開始逐步在理論研究和實踐探索中見證改革進程。

郭樹清是最早參與討論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方向和制度設計的幾個年輕學者之一。1985年郭樹清以社科院博士生的身份參加了對經濟改革有深遠影響的「巴山輪」會議。目前為止,他累計發表了300多篇有關宏觀經濟學、比較經濟體制的學術論文,出版著作10餘部,並曾兩度獲得過孫冶方經濟學獎。

2005年3月,建行前董事長張恩照因涉嫌受賄而匆忙離任,時任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的郭樹清臨危受命接管建行。七個月後,建行成為第一家實現IPO的國有商業銀行。而在擔任央行副行長、外管局局長之前,郭樹清曾歷任國家經濟體制改革委員會宏觀調控體制司司長、國務院體改辦黨組成員,以及貴州省副省長等職務。

自郭樹清2013年3月空降山東任省長后,這個製造業大省以「洪荒之力」發展金融業已成為外界對山東的基本印象。山東金改22條、金融改革發展領導小組、首部地方金融法規《山東省地方金融條例》等,種種扶持金融業發展政策頻現。對於這些舉措,儘管市場有彈有贊,但郭樹清「金改主教練」的形象已深入人心。

「有水平、低調、實幹,」一位山東省政府人士這樣評價郭樹清,「能把經濟問題說得清楚又簡單,有很多獨到又接地氣兒的見解,不空談。」

他並表示,雖然政策落實起來可能效果並不都盡如人意,但改革採取激進大手術,客觀上有很多困難,山東城市觀念也偏保守,不管誰來總有些東西會施展不開。

尤為值得一提的是,郭樹清上任后不久,就為省內大部分城市安排了一名懂金融的副市長,「帶了一行三會幾十名幹部到山東省掛職」。根據公開資料,山東省17個市已經至少有13位來自中央金融監管系統的副市長。

「郭到山東之後,把山東的金融環境帶得更好了。原來山東的融資利率很低,融資利率太低省內業務不好做。他來了之後控融資,山東的金融機構就好做了很多。」一家金融機構高管說。

金融業成為山東省支柱產業亦有官方數據可以證明:2015年末,山東省金融業增加值達到3,130.6億元,佔全省生產總值和服務業增加值的比重分別達到5%和11%。這已經非常接近金改22條中提出的到2017年年底的目標,即全省金融業增加值占生產總值比重達到5.5%以上,占服務業增加值比重達到12%以上。

郭樹清銳意進取的改革派官員形象,實際上在他2011年10月出任證監會主席后便一覽無餘。雖然任期只有短短18個月,但他改變了金融市場的生態環境,接連推出各種完善新股發行改革制度、退市制度,以及對內幕交易「零容忍」、推進新三板、降低市場交易費用、加大機構創新、建設OTC市場、加大QDII/RQFII境外機構投資者投資額度等70餘項新政。

「在郭樹清任期之前,券商業務只有保薦、IPO、交易(手續費),現在券商都有了資管、發債,幾條腿走路。他任期內雖然股價壓了很久,但讓券商做了更全面的金融機構。」前述金融機構高管說。

刀尖舞者的挑戰

儘管郭樹清的履歷和此前的工作成績,以及他敢於大刀闊斧地踐行改革設想,更讓人認為任命他執掌銀監會,是決策層希望金融監管體制頂層設計有實質性突破的重要信號,但如何衝破改革的阻力和利益的藩籬,如何管理好經濟結構調整的陣痛和風險隱患,恰恰是新主席將面臨的難題。

「期待他能跟當初在證監會一樣敢於觸動利益,自從劉士余執掌證監會開始,包括近日調整發改委、商務部等經濟管理高官,顯然高層是有一系列布署的,應該說郭執掌銀監會比當初在證監會更能實施其抱負,一行三會逐漸整合大金融部委已經呼之欲出,郭未來的政策導向,應該是和劉士余相呼應的。」一位接近監管層的資深人士稱。

業內人士指出,郭樹清到任后的主要任務之一是主導銀監會和保監會的「兩會合併」。

的確,分業監管下的金融業亂象叢生,從2015年股市大幅波動、e租寶、泛亞事件,到去年保險資金在資本市場的激進投資,國海證券「假印章」引爆債券市場信任危機等,這一系列跨機構風險事件均已充分暴露現行金融分業監管體制缺乏協同、溝通效率低下等問題,加強金融監管體制改革迫在眉睫。

人民日報評論文章就指出,防風險需要所有市場主體一起努力,但根子還是在監管。金融混業經營的大趨勢下,金融新業態層出不窮,不同金融機構業務關聯性增強,金融風險跨行業、跨市場的傳染性明顯增大。金融監管要順應這些新情況,通過體制變革提高和改進監管能力,實現對金融體系的全覆蓋。消除監管「空白點」,可以防止監管套利,避免風險交叉傳染,金融體系的穩健運行才更有保證。

關於金融監管,郭樹清早年接受媒體採訪時曾表態,「總體上來說,監管很重要,但僅僅強調監管是不夠的,好的金融體系不是監管出來的,機構內部的機制、市場結構體系才是最重要的。」

前述接近監管層的資深人士表示,「對監管機構動大手術很有必要,但是不是很快就動手術,可能還是需要思考的,有思想認識和利益調整的阻力,關鍵還是時間點的把握,政策效果最重要,也還得要看高層的勇氣及究竟給郭多大權利了。

風物長宜放眼量!改革成效固然是考量官員成績的必要試題,但在經濟結構性失衡和運行困難不減的環境下,官員敢於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去探索改革的可行路徑,是值得點贊的。

正如李克強總理所言,「改革貴在行動,喊破嗓子不如甩開膀子」。從這個角度看,刀尖舞者郭樹清將如何讓金融業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並衝破阻力推進監管體制頂層設計改革,是值得期待的。(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