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上海街頭記憶|閑話這一段永年路

上海街頭記憶|閑話這一段永年路

上海的路名千奇百怪,南京路、北京路、廣東路、漢口路……市區很多著名的馬路,是以各地的地名命名的。閘北的漢中路、滿洲路、蒙古路、新疆路和西藏路,寓意「漢滿蒙回藏五族共和」,是辛亥革命的產物。南市的花頭就透了,學前街、校場路,是老城廂的遺留。晝錦路、夢花街,怎麼看怎麼有文化。楊浦一帶曾是國民黨「大上海計劃」的核心地帶,南北向的馬路多以「國」字開頭、東西向則用「民」字。當然還有法租界那些用外國人名命名的馬路,後來都改掉了。

人起名字講究挺多,既要琅琅上口,又要吉祥如意。像以前浦東有一條「文登路」,用上海話念,怎麼念怎麼彆扭。好在後來改成了「東方路」。還有東方路隔壁有條「即墨路」,不知住在那裡的朋友有沒有感到孤單呢?

當你「即墨」你會想起誰?

盧灣地界有兩條不起眼的小馬路,名字起得非常好。那就是順昌路和永年路。順昌不用說了,既順且昌,還不好嗎?永年路呢,「永年」二字在古文中是長壽的意思。所謂「盈縮之期,不但在天;養怡之福,可得永年」,這是曹操的名著《龜雖壽》中的句子,后被某品牌用作廣告語,一樣深入人心。「天子萬年」,那是廟堂之上的美好期盼。老百姓沒有那麼多想法,就希望活得健康一點,長久一點。順昌、永年,多好的意頭啊。

順昌路永年路口

永年路的名字是1943年收回租界以後起的,之前它叫「杜神父路」,望文生義即知,這是法國人的名字。「杜神父路」的法語名字是Route Pere Dugout,Route是路,Pere是神父,Dugout則是神父的姓。杜神父全名Henri Dugout,中文名屠恩烈。上海話中「杜」和「屠」諧音,屠恩烈來自耶穌會,我查了很多資料想知道他的事迹,唯一看到信息只有他1927年在南京遇難。至於遇難的原因和過程,無從查考。

永年路街景

杜神父路築於1931年,至今有86年的歷史了。不過在我的記憶中,永年路似乎和歷史、文化沒有太多關聯。我的母校五愛中學校門開在徐家匯路,教室的窗子下面就是這條「養怡之福可得永年」的永年路,給我留下的印象,和長壽、福氣沒有太大關係,遠的不知道,從我中學時代起,永年路就是小菜場,直到如今。那時菜場還是在馬路上的,我們教室窗下有一個垃圾桶,冬天窗門緊閉倒還好,一到夏天,那個感覺……好吧。

永年路是出名的小菜場

除了菜場,永年路還有一個特點就是這裡的蘇北人特別集中。集中到什麼程度呢?總之提起永年路上的「四十間」,大家都知道是著名的蘇北人聚居地,俗稱「蘇北窠」,無數江湖傳聞也從這裡不脛而走,在盧灣地界傳得沸沸揚揚。有人說電影《色戒》里梁朝偉扮演角色的原型丁默邨,就是從永年路「四十間」出來的。也有人說民國時代上海著名的青幫大佬季雲卿的出身也是在「四十間」。其實丁默邨湖南常德人,季雲卿則是我們無錫老鄉,不排除曾在永年路住過,但和「四十間」有什麼關係,不知道。

和永年路東側相交的肇周路原名藍維靄路(Rue du Capitaine Rabier),以及永年路以南幾十米平行的徐家匯路,當年是法租界和華界的交界。1937年8月淞滬會戰前後,大量難民從華界湧入法租界,其中蘇北籍的不在少數。想要從南市華界進入法租界,肇周路和徐家匯路都是必經之路,一進入租界,他們見到的第一條馬路,就是這條杜神父路。

永年路肇周路交界處,圖中左側是我的母校五愛中學(現李惠利初級中學)的教學樓。1937年時這裡有法租界設置的路障,過了這個路障,起碼生命有保障。過不了這個路口,就要淪陷在日軍的鐵蹄下了

蘇北人聚集得多,慢慢形成了社區,如今的永年路和上海老城區的馬路沒有任何區別,早就沒有了當年蘇北人社區的熱鬧。不過在這裡,確實曾經有過一家滬上聞名的劇場——人稱「江北戲院」、專門上演淮劇的民樂戲院,當年上海最紅的淮劇明星筱文艷,不但是從這裡唱出來的,而且還和這家戲院有著極深的淵源。

永年路民樂戲院舊址

筱文艷是淮劇的一代超級巨星,但她的身世卻非常坎坷。她從小隨父母來上海,貝勒路辣斐德路(今黃陂南路復興中路)亭子間一戶張姓人家花五十塊錢買下了她,所以她跟養父姓張,籍貫也成了淮安。至於她生身父母姓甚名誰家住哪裡,已經無從查考,只留給筱文艷一個小名:「小喜子」。筱文艷的養父拉過黃包車,有酗酒的惡習,欠了永年路民樂戲院老闆劉木初六十塊錢,臨終時託孤,又把小喜子拿去抵債,筱文艷拿著賣身契來到民樂戲院,成了劉木初的養女。劉木初外號「劉大麻子」,除了經營戲院,還擁有人力車行,屬於舊上海「白相人」,筱文艷進了劉家,開始偷偷學戲,慢慢以「筱文艷」的藝名登台演唱。這一唱不要緊,這位永年路弄堂里出來的苦命小姑娘把蘇北小調唱出了味道、唱出了品,人送外號「江北梅蘭芳」。

「江北梅蘭芳」筱文艷

1949年以後,筱文艷迎來藝術的高峰期,演出了大量淮劇名作,淮劇和京劇、越劇、滬劇一道,成為上海的四大劇種,這其中既有上海大量蘇北同鄉的捧場,也有筱文艷等淮劇明星的不懈努力。當然淮劇的興盛也離不開周恩來總理的關心,因為周總理出生於淮安,和筱文艷是同鄉。

周恩來總理接見淮劇《海港的早晨》主創人員,圖中右側的女演員就是來自永年路的筱文艷

根據相關的記載,筱文艷唱出名的民樂戲院應該在永年路84號。但如今的永年路84號已經尋不到當年戲院的任何蹤跡。這裡有菜場、超市、米店、餐廳,空氣中依然瀰漫著菜場獨有的味道,忙忙碌碌做生意的人,說著南腔北調的普通話,仔細聽,還是蘇北口音居多,但他們和民國時代逃難來的同鄉們的後代,已經沒有太多關係,他們已經是「新上海人」了,收音機里放的,不再是筱文艷的演唱,而是「套馬的漢子」,或是「我在仰望,月亮之上……」,只有「養怡之福可得永年」的「永年」二字,卻不會那麼容易變,還在這裡陪伴著一代又一代在這條馬路上艱難討生活的人們……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