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啟迪古漢財務造假後遺症未除 子公司壞賬包袱再加身

啟迪古漢財務造假後遺症未除 子公司壞賬包袱再加身

「公司2016年年報里有一筆3年以上的應收賬款9364萬元全額計提了壞賬準備,請問這筆壞賬是怎麼形成的?」6月9日,啟迪古漢2016年年度股東大會上,一位私募投資者向管理層發問。啟迪古漢財務總監袁瑞芝表示,需要具體核實上述情況。

記者注意到,啟迪古漢2016年度報告隻字未提這筆大額壞賬準備計提。記者從公司內部人士處了解到,這筆大額壞賬準備形成源於歷史財務造假。

保殼壓力迫使財務造假

虛增資產形成大額壞賬計提

2013年,啟迪古漢(時名紫光古漢)財務造假東窗事發。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2005年至2008年,紫光古漢分別利用虛增營收和成本、虛減費用等多種方式,以達虛增利潤目的。

2005年至2008年,紫光古漢通過向紫光葯業等公司虛開、高開發票,虛減營業費用等造假行為,分別虛增利潤3750萬元、676萬元、622萬元、116萬元。而公司這四年的凈利潤分別為429萬元、464萬元、2082萬元、2037萬元,若扣除造假部分,對應真實凈利潤應為-3321萬元、-212萬元、1460萬元和1921萬元。

由此可見,啟迪古漢在2005--2006年已連續兩年虧損,將被ST特別處理,可能面臨退市風險,故鋌而走險進行財務造假。

根據啟迪古漢歷史公告,因2005年—2007年虛增營業收入 53,252,906.98 元形成的應收款項已於2007年進行資產置換,故公司對於該事項形成的虛增利潤27,561,156.34元以及銷項稅 10,458,569.40元視同股東捐贈調整計入資本公積。

同時,根據天職國際會計師事務所出具的前期會計差錯更正專項說明,公司僅對2008年的資產負債表以及合併利潤表的相關科目進行了調整,並未對涉事年度利潤進行調整變更。

資深註冊會計師陳力告訴記者:「啟迪古漢應該是之前大量虛假銷售,掛應收賬款,由於不可能收款,只能走壞賬程序進行處理。」

上述觀點也得到啟迪古漢工作人員側面印證,「以前虛增的那些需要消化掉,因此形成了大額的應收賬款壞賬計提。」

西藥子公司成新失血點

累計壞賬計提逾3億元

2016年年報顯示,啟迪古漢全資子公司紫光古漢集團衡陽製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製藥公司」)總資產7716萬元,凈資產-38642萬元,凈利潤-2655萬元。

啟迪古漢總裁但銘在年度股東大會上表示,「製藥公司主要是西藥的生產和銷售,目前經營情況不是太好,我們正在積極尋找新的西藥產品,但進度不是太理想。剝離製藥公司是下策,暫時不會考慮處置製藥公司。」

有市場分析人士指出,如若處置製藥公司必然將造成新一輪的職工辭退和安置問題,給公司再次帶來大額費用支出。不剝離虧損業務,意味著啟迪古漢要對子公司持續輸血。

啟迪古漢2016年度非經營性資金占用及其他關聯資金往來情況匯總表顯示,製藥公司2016年期末佔用資金餘額已高達38576萬元,性質為非經營性資金往來。2016年年報顯示,關於這筆占款累計計提壞賬準備已達到30926萬元,計提比例已達到80.17%。

工作人員確認收到年報問詢函

自稱不披露不算違規

記者統計發現,啟迪古漢最近三年及一期的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均為負,與凈利潤形成較大差異。

對此,啟迪古漢財務部部長朱倩稱,「公司銷售貨款的很大一部分是電子承兌匯票,在貼現未到期之前,我們將承兌匯票放到籌資活動現金流里,若剔除該部分金額影響,經營活動現金流量凈額是為正的,這是公司根據會計準則合理調整。」此外,朱倩補充道,「深交所的問詢函里也提到了這個問題,我們也給出了回復。」

然而,啟迪古漢卻沒有披露收到問詢函以及回復問詢函的相關事項,記者在深交所網站上未查詢到公司收到年報問詢函。

記者致電啟迪古漢董秘處,相關工作人員卻聲稱公司收到了年報問詢函,「這個沒有要求披露,一般公司發布年報后都會收到一些問詢,把相關問題回復清楚了就行。」

上海明倫律師事務所律師王智斌認為,上市公司收到深交所年報問詢函以及回復年報問詢函均需履行信息披露義務,啟迪古漢若確實收到深交所年報問詢函未公告,則涉嫌信披違規。

無獨有偶,記者注意到,早在2016年3月30日,深交所就曾向啟迪古漢(時名*ST古漢)出具過年報問詢函,但是啟迪古漢並未披露該事項,亦未披露年報問詢函回復事項。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