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從百億冒險到萬億市場,身價2000億成首富,最大的黑馬富豪,竟是他!

從百億冒險到萬億市場,身價2000億成首富,最大的黑馬富豪,竟是他!

導讀:27年前,他嚮導師借了5萬在中關村擺攤,26年後,他身家超2000億,「幹掉」馬雲,登頂首富!

《2016胡潤百富榜》新鮮出爐。王健林家族第一,馬雲家族第二,馬化騰第三。這三個人我們都很熟悉,但曾有一匹黑馬在2014年打敗了他們成為首富榜第一。

26年後,他身家超2000億,「幹掉」馬雲,登頂首富!

他揶揄其他富豪,說馬化騰他們水平低,還要低頭做事。像他,從來都是甩手掌柜,只負責精神引領和戰略制定。

但是好景不長,首富的位置,他還未坐熱,第二年5.20日,開盤僅70分鐘,公司股票遭遇做空,幾乎腰斬,他的身價蒸發千億,過後還被香港證監會停牌調查關聯交易。他就是漢能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河君。

雖然李河君相比馬雲、王健林的名聲要低很多,但是2003年李河君在富人榜的排名就很靠前,不過,隨後幾年,因為投資建設水電站,排名一直下滑到了很後面。直到2015年,他憑藉清潔能源殺了一個漂亮的回馬槍,打敗馬雲、王健林成為第一。

他在一天內凈賺1000萬,

6天內吸金近3億,

一年時間內,財富增長862%,

甚至一度超越扎克伯格……

2016年,經歷了重大變故后,這個狂人仍然是胡潤百富榜里81位能源富豪里的老大。有人說他「滿嘴跑火車」,

有人說他是堂吉訶德+阿甘的綜合體,也有人說他是的馬斯克。

如今,他又回來了!

他就是頗具爭議的人物——李河君

現在,他要做全太陽能汽車!

永遠攜夢而行,無懼質疑,無懼嘲笑……

李河君,1967出生於廣東省河源市,1988年畢業於北京交通大學機械工程系。畢業后他沒有成為一名工程師,而是滿腦子想著賺錢。

他的第一桶金只有12元錢:大學二年級,他組織30多個同學,在學校食堂大門口賣了3天膠捲,掙了12元錢,這12元被大家一頓飯就吃掉了,讓他感覺到掙錢的不易。大學部畢業后,他留校讀研究所。那時候哪有時間做研究所啊,盡忙著到中關村倒賣電子元件,什麼都干,什麼賺錢做什麼。

1991年,李河君從自己的一位大學老師那裡借了5萬塊錢開始下海創業,從鐵路運輸、開礦、炒地產,到賣玩具、賣礦泉水,無所不做。

到1994年底,他積累了七八千萬元的資本。有這麼多錢,當時一下子不知道該幹什麼了!躊躇之際,李河君在一位讀金融的高中同學的建議下,決定收購水電站作為資產注入上市公司。他收購的第一個水電站就在他的家鄉河源東江上一個初始裝機量1500千瓦的小水電站,花費1000多萬元,從此進入能源行業。

傳奇的發家史

坐落於金沙江中遊河段的金安橋水電站,壩頂長640米,最高處達160米落差,任何立足於壩上之人都會萌生螻蟻之感,這是「西電東送」戰略目標的骨幹電站之一,也是全球最大的由民企投建的水電站。

和大多數創業故事一樣,李河君與水電站的相遇頗為偶然。1988年,從北京交通大學畢業的李河君向老師借來五萬元創業,但很快這筆錢被折騰個精光,為了還債,他開始倒賣電子產品、玩具等,「什麼賺錢賣什麼!」就這樣,三四年下來,李河君和他的17個小夥伴迅速積累了七八千萬元的財富。

手揣千萬現金,李河君開始謀划未來的方向。1993年,一個非常偶然的機會,通過高中同學介紹,李河君動了收購上市公司的念頭,在四川樂山通過一家上市公司,他發現做水電很不錯。適逢全國提倡水電建設,於是,李河君花了1000多萬,收購了家鄉河源東江上一座小水電站,裝機容量1500千瓦,就此入行。「如今一晃20年,起點沒有那麼偉大,很多巧合。」談及這段經歷,李河君記憶猶新。

一入水電深似海,電力行業資本密集、技術密集、且極具壟斷性,機械工程出身的李河君迅速看到其背後的巨大潛力,他開始在廣東、青海、浙江、廣西等多地收購或者新建小水電站。彼時,正值民間資本小水電投資熱潮,李河君的華睿集團(漢能的前身)迅速壯大。

到2002年時,李河君已經擁有裝機容量30000千瓦的木京水電站、1500千瓦的河源東江水電站等中小電站。2003年7月,李河君的華睿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還斥資12億元收購了位於黃河上游的青海尼那水電站,這一項目成為迄今最大宗的民營企業收購國有能源資產併購案。李河君還因此當選為2003年十大併購人物。

然而,一切才剛剛拉開序幕。

2002年,中央統戰部、全國工商聯開展「光彩事業」,組織民營企業家赴雲南投資考察,通過調研走訪,他了解到雲南有一億千瓦水電資源處於待開發狀態,這讓已經身經百戰的李河君如獲至寶。毫不猶疑,李河君迅速展開金沙江水電項目可行性調查,最終驚人地拿下了金沙江中游8座百萬級千瓦的水電站規劃中的6座,規劃總裝機容量約1400萬千瓦,總投資達到驚人的750億元。

這成了當時轟動一時的大新聞,就在所有部委都已經批准項目進行時,時任發改委主任張國寶不信任民營企業能做這麼大的項目,大筆一揮就要將電站全部改分給剛剛成立的華能、華電、大唐等國有電力企業。被強行排擠的李河君情急之下,將發改委告上了法庭。「把我們逼急了!」

「所有人都以為這是個笑話。我們上國中、高中的時候教科書寫著,舉全之力蓋個葛洲壩。我們的項目比葛洲壩還大。誰會相信民營企業能幹這個事?」李河君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

為了應對高峰時每天1000萬元的投入,漢能只得把前些年建設的效益好的優質電站一個一個地出售,甚至從漢能高管個人和家裡借錢全力保金安橋。

幾番博弈之下,李河君最終也只保住了六座中的一座——金安橋水電項目,經過長達8年的建設。2011年3月,金安橋水電站一期240萬千瓦機組併網發電。

「一件事情你堅持90%的時候,你只有10%的收穫,但到你堅持到最後的10%,你就有90%的收穫。」 李河君深有感觸地說。

第二大奇迹

無垠的沙海,萬籟俱寂,方圓數里盡眼望去,廣袤之上唯見星光閃閃,數萬塊太陽能光伏板星羅密布,供應著地下數十層的超驗實驗室的高速運行,小約翰•A•托馬斯口中「自由能源」的終極命題在這一刻真正照進現實。

這是2014年上映的科幻電影《超驗駭客》中的情節,這部電影由人氣明星約翰尼•德普主演,著名導演克里斯托弗•諾蘭參與監製,電影中太陽能光伏板背後赫然出現的「Hanergy/漢能控股集團」的字樣,給很多科幻影留下了深刻印象。

這便是李河君眼中屬於漢能的第二個奇迹——光伏,「這不是科幻,這是正在發生的現實。」

2009年初,早在金安橋水電站尚未竣工之時,李河君便已著手主導漢能清潔能源的轉型,由水電、風電向光伏轉型。在他看來,光伏帶來的分散式和移動能源將最終把電網炒掉,讓人類實現真正的能源自由。一直以來,在光伏領域存在兩條技術路線——薄膜和晶硅。

在2009年,相比晶硅,薄膜並沒有多大優勢,李河君作為光伏行業的後來者,卻選擇大多數同行都不做的薄膜,那時甚至有人戲謔,「要麼是瘋了!要麼就是騙人!」

憑藉著「印鈔機」般穩定持續的資金流,李河君在2年內先後完成了4次國際併購,先後將德國的Solibro、美國的MiaSolé、Global Solar Energy和Alta Devices公司收入麾下,這些都是享譽國際的薄膜太陽能技術生產商,擁有頂尖的技術和完整的生產線。

「生存的奧秘在於技術永遠領先!」李河君對此深信不疑,經過全球技術整合,漢能也完成了全產業鏈的布局,「上游做高端設備製造,中游生產太陽能電池板,下游發電。」

「憑著目前我們的技術,未來5—10年漢能在全球是沒有對手的。」李河君頗為自豪,他透露今年漢能將進一步完成一些下游產業如新材料方面的併購,夯實太陽能薄膜產業鏈,「技術併購是漢能永恆的主題」。

此後的8年,李河君把幾乎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金安橋水電站上,累計投資超過200億元。2011年,歷時8年金安橋水電站併網發電,被稱作「民營企業的奇迹」。坊間相傳——「一個瘋子,帶著一群傻子干出來的。」

成為首富

殺入太陽能的第一時間,李河君就開始為弄到更多錢花心思。2009年,他讓漢能借殼在港交所上市。但直到13年,這個上市的平台,他都只是戰略性包養。

2013年,李河君開始在資本市場發牌,並很快乾出大名堂。2014年7月,他將公司更名為「漢能薄膜發電」,突出其專註薄膜發電的業務特徵,也可以理解為是,為市場區別其他光伏企業給漢能高估值伏筆。

漢能薄膜發電在2014年一年內漲幅達255%,進入了2015年,股價漲幅更是「任性」地在1月23日以來的3天內達32%,市值迅速膨脹至1500億港元。李河君戰勝馬雲和王健林成為16年來第12位首富。被稱為近年富人榜上最大的一匹「黑馬」。

好戲從這裡開始了,無論李河君是否親自導演了一切,並在2015年3月達到高潮。當月,漢能的股價從1年前的1港元多飆升至最高點9.07港元。公司市值一度超過3000億港元,一個才4年的新公司,市值比李嘉誠旗下的長江實業更高。

造福未來

位於在北京奧林匹克森林公園北園區內的漢能總部,幾棟三四層高的辦公樓被大片的綠地環繞,環境優美,所有建築上都鋪了太陽能光伏玻璃板,目前已經實現了20%的電力自給,兩年後,當項目整體建設完工時,漢能總部將不再依靠電網,徹底實現獨立供電。

「人們現在使用的火電、核電、石油等所有傳統能源都是對太陽能的間接利用,效率非常低。比如,100W的太陽能傳送到地球,通過傳統能源間接取得的能量,人類只能利用其中的1%~2%,而且還必須通過燃燒才能取得,效率很低且帶來大量污染。而現在,薄膜對太陽能的利用效率已經達到30%,沒有污染,用之不竭,取之不盡,薄膜能幫助人類能像綠色植物一樣直接利用陽光。」

李河君深信薄膜正在掀起一場不亞於互聯網的、終極的人類能源利用的革命。「薄膜光伏帶來的分散式和移動能源將最終把電網炒掉,實現真正的能源自由。」說這話時,他對目前一些企業家斥巨資跨界做地面電站的做法表示遺憾,「如果你還認為光伏的出路是做地面電站或者併入電網,那你就完全沒理解趨勢。」

李河君解釋稱,相比火電和水電來說,太陽能最大缺點是發電小時短,一年1000到1600多個小時,而水電平均4000多個小時,火電7000多個小時,經過高壓輸送電的成本非常昂貴,相當於一部火車10節車廂只有2節有貨,其它8節沒貨。「薄膜發電最大的優勢在於分散式、移動式發電,僅依賴於做地面電站的路子完全是錯的。」

李河君說目前國家的七大戰略新興產業,漢能的薄膜發電與其中的五個產業有關係,分別是高科技、新能源、高端裝備、新能源汽車、節能減排。因此,漢能的最大優勢不再技術,而在方向,「企業發展最重要是順勢而為,漢能現在很掙錢,事實證明未來新能源也必將是最掙錢的經濟點。」

停牌危機

2015年7月15日,香港證監會勒令漢能薄膜控股(00566.HK,下稱漢能)停牌,這一舉動頗不尋常。因為漢能,香港證監會已經兩次打破慣例,在調查過程中發聲並對相關上市公司採取行動。

以往被強制停牌的香港上市公司,通常已被證實財務造假或出現經營危機遭致債權人清盤;短期停牌后,如不能提供有效的復牌建議,香港監管機構才會要求長期停牌甚至最終除牌。

目前李河君的身價僅630億元人民幣,排名第12,個人財富蒸發近千億元人民幣。

去年年底,漢能控股集團董事局主席李河君駕駛一輛拉風的太陽能汽車,環繞北京漢能控股集團總部廣場一周。這位昔日的首富,在沉寂一年之後,帶著他對移動能源戰略的全新布局,帶著他的「全太陽能」汽車,高調回歸。

自稱「瘋子」的李河君說:「上次全人笑我,這一次,全球人都在笑話我。」

「不論漢能遇到多大困難,任何事情都擋不住我們為夢想而戰的步伐!不論我本人遇到多少困難,我都不會放棄夢想,我將永遠攜夢前行!」借著現場推出四款全太陽能汽車的熱勁,李河君再次放出豪言:用清潔能源改變世界!

做為商人,他絕不是急功近利的那一類,十年磨一劍的水電站也沒有讓他躺在功勞薄上數錢。相比佔有更多財富,他更在意的是做成一件別人做不了的事。

李河君帶領的漢能在20多年成長過程當中,一直是在質疑聲中成長,從做金安橋到做薄膜,因為大膽、超前,大都數人都認為他是個瘋子。但是李河君說,「如果我知道這個事是正確的話,我就會努力去做,我不關心別人怎麼看」。

正是他的孤勇,他的專註,他做成了別人難以完成的偉大事業,奠定了清潔能源的地位。

也許我們應該給他多一點的時間,因為科技、清潔能源需要更多的寬容和支持。

有人曾拿他和馬斯克做比較的時候,李河君哈哈大笑:「他比我小,他在美國,我在。他想改變世界,我也想改變世界,我覺得這是企業家精神的巧合,所有偉大的企業家或者偉大企業都有種使命感,都不是為了自己。為了做事,商人和企業家區別就是這樣。」

漢能想做的只是想要這個世界變得更乾淨,「用薄膜發電、移動能源改變世界」!李河君希望的只是有一天漢能可以成為的名片,就像蘋果是美國的驕傲一般!

關注文章上方藍字「天下財經匯

  • 北京有100套房子的人,拋掉98套才能保命!

  • 利潤超過華為和小米,一年狂賣近2千億元!手機「我」最賺錢

  • 10年2個億29間房,她用畢生積蓄在「鳥不拉屎」的地方造了個五星級酒店……

  • 震驚世界!支付寶重磅宣布!馬雲又幹了件大事!

  • 俞敏洪:我和馬雲只差了8個字,但每個字價值過3000億

「天下財經匯」由多位專業財經人士共同運營,這裡有最新鮮、最熱點、最獨家的財經資訊,還有名人名企、投資創業、職場勵志等全民互動的財經話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