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我想和你一起睡

我想和你一起睡

1

處於快餐時代的我們,日子過得很快,錢花得很快,愛情來得快去得也快,好不容易有喜歡的人,還要辨別他是想好好戀愛還是只想做愛。

90年代的愛情細水長流,從認識到結婚,中間的過程總是固定的:相愛后,牽手、擁抱、接吻、確定對方是那個相守一生的人後,求婚、訂婚、結婚,然後做愛。一切都顯得那麼古板,卻又讓人安心。

那個時候在一起的兩個人心裡只有純純的愛,因為鐘意她所以想走近她的世界,想對她好,想讓她成為自己的戀人。

愛不會輕易說出口,只會拚命的對她好,把自己覺得美好的東西都告訴她,把她寫進未來的計劃里。

現在的愛情來得猛烈而又迅速,從相愛到做愛縮短了不止一半時間,擁抱接吻成了見面時的問好,而結婚也被放到了最後一步。

表達愛時的害羞臉紅支支吾吾變成了脫口而出,之前老舊的情話,加工后變成了對誰都能使用的模板。

愛情從人人信奉的純潔之物變得烏煙瘴氣,想進去的人看不見入口,想出去的人被輕易帶壞。

所以,每當我身邊有愛情靠近時,我總會猶豫,會迷茫,不知道該不該和他在一起,不願讓自己的真情實意被不走心的人帶走,又怕錯過那個對的人。

2

在我對愛情手足無措的時候,猴子打電話來興奮的說:「我覺得我離成功不遠了!」

猴子是我的高中同學,人如其名手腳靈敏喜歡上躥下跳,唯一的缺點就是身高不高。他從高中開始喜歡小西,對小西也特別的好,可是小西卻沒有被他打動,他就像那隻撲火的飛蛾,雖然知道前方危險會受傷可還是義無反顧的往前飛。

我也曾背地裡幫過猴子,在小西面前好似無意的提過他很多次好,因為在追小西的那群人中,我覺得他最走心最靠譜。

猴子鍥而不捨的喜歡了小西六年,他硬是從一個學渣變成了學霸,從只會玩遊戲變成了才藝雙全的學生會主席。他拒絕了好幾個女生的表白,只為了把自己留給那個不確定卻愛到骨子裡的人。

所以,當他告訴我追小西有進展了得時候,我發自內心的為他開心,我打趣的問他:「要不要我送你們一點應該隨身攜帶的物品啊?免得發生意外。」

上一秒還在電話那頭傻笑的猴子,立馬嚴肅起來:「我追她這麼久她不是因為想睡她,我想跟她好好的走下去,最好是一輩子。如果這些可以實現的話,再說那些愛情之外的事,」

那一刻我心裡突然有些羨慕小西了。

在做愛容易相愛不易的年頭,有人願意只跟你好好的談戀愛多麼珍貴啊。

3

我曾經天真的以為兩個人只要睡過了就不會分開,後來身邊人的離合悲歡讓我知道了愛和做愛是兩個沒有直接關係的事情。

一個人愛你,他可能會跟你做愛;一個人不愛你,也有可能跟你做愛。

年少時,我們常常流連於花前月下,迷戀甜言蜜語,渴望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為了愛情甚至可以讓自己變得面目全非。

隨著年紀漸長,也明白了愛情不是只靠一腔熱愛就能一輩子的,周圍有太多因素可以影響它了。後來反倒是老人們相濡以沫、相守一生的故事更打動人心。

想起朱生豪給宋清如寫的一段話:

"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假山邊看螞蟻,看蝴蝶戀愛,看蜘蛛結網,看水,看船,看雲,看瀑布,看宋清如甜甜地睡覺。"

好的愛情應該就是這樣了吧,我愛你,想看著你睡著,也想和你一起睡著。(文/蔣同學,微信公眾號/有故事的蔣同學,ID/meiya54264)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