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創業3年 他的公司估值超百億 馬化騰王健林相繼投資

創業3年 他的公司估值超百億 馬化騰王健林相繼投資

林寧認為,微影以前的發展思路有規模和速度,但沒有厚度,接下來微影要在做慢做厚上下工夫。

/

林寧臉上寫著疲憊,心裡體味著一個字——慢。

作為微影時代CEO,他剛剛參加了一個創業訓練營,在戈壁灘行走了兩天。訓練營將創業者分小組進行徒步比賽,林寧那一組有七人,五男二女。比賽剛開始,七人鉚足了勁,走得很快,目標是拿第一。意外的是,一人膝蓋受傷無法行走,最後他們抬著這名創業者一起走完全程,速度當然慢了下來。

「慢下來,你會發現看到的風景是不一樣的,大家情感爆發了,互相認識更深了。創業也是一樣的。快有快的好處,目標簡單,慢也有慢的好處,你對產業的理解會更深刻。兩天戈壁走下來,這是最大的感觸。」林寧說。

經過了前三年的捨命狂奔,林寧希望微影時代能慢下來。

2014年年中,微影時代從騰訊拆分,獨立融資發展。2016年4月,微影時代完成C+輪融資,估值20億美元。林寧為微影時代搭建了一個陣容豪華的投資人組合,包括騰訊、萬達、華人控股等,馬化騰、王健林、黎瑞剛等大佬成為了林寧背後的男人。林寧認為,經過拼殺,目前在線票務形成了格瓦拉+娛票兒(原微票兒,微影時代旗下票務平台)、貓眼和淘票票「三國殺」的局面。

戰爭進入下一階段,微影時代正在尋找下一個爆發點。

從互聯網公司到內容公司

5月底,第70屆戛納國際電影節落幕。戛納頒獎禮前,微影時代與法國電影公司Wild Bunch達成合作,購得Wild Bunch九部參賽電影的版權。之後,其中有三部獲獎。用林寧的話說,微影時代正在由農夫變為獵手,著力內容領域,九部有三部獲獎,瞄得還算不錯。

2016年,包括微影時代在內的幾大票務平台,都開始向電影產業上下游延伸。微影時代形成了一套「產業+資本」的打法,以互聯網票務平台格瓦拉和娛票兒為基礎,橫向從電影票、演出到體育賽事,縱向與每一個行業綁定,向上下游延伸,2015年成立的微影資本為其進行產業鏈接。回過頭來看,林寧覺得這種打法是開農場的思路,大規模機械化作業,其實並沒有深入到電影、演出和體育產業內部,有速度和規模,沒有厚度。

十幾年來,林寧一直在做互聯網創業,從視頻網站、團購到在線票務,他篤信互聯網的力量,開農場打法也由此而來。林寧認為,在線票務的爆發得益於移動支付的風口,本身很簡單,VC入局、快速覆蓋、拿到用戶。眼下票務本身已經沒有什麼新增價值了,存在很大的併購整合機會。

此前,整合已經開始。2015年12月17日,微影時代宣布與票務公司格瓦拉正式合併。2016年,光線取代新美大成為貓眼大股東。其實當時林寧也想接手,但最終沒有談攏。

至此,在線票務市場形成了僵持格局。微影時代背後是騰訊,淘票票背後是阿里,在線票務接下來怎麼打?

「原來我覺得互聯網是一切的本源,現在想法發生了一些變化。對於泛娛樂行業來說,內容還是有很多魅力、很多價值的。」林寧告訴《企業家》,第二階段要用互聯網的數據能力和觸達能力去提升內容產業的價值,開農場的思路下也講IP、CP(內容提供商)。

林寧所謂的獵手打法,是深入到產業內部,基於數據做內容,更強調深度與成功的概率。比如,在影視行業,通過打造IP實現多文本變現,微影時代擁有《長安十二時辰》的IP,與優酷合作推出網劇,預計2018年Q4上映,同時還將製作《長安十二時辰》電影、遊戲,以及其他衍生品。演出行業,微影時代打造一些新形態的音樂品種與類型,親子音樂節、心靈音樂節等,同時培養、挖掘一些新藝人,幫助他們做宣發。體育賽事領域,主要精力會放在場館的運營和建設,今年微影時代旗下的微賽體育將拿到全國六七家大型體育場館的運營權,做好體育場景運營之後,再考慮內容。目前,微影資本完成了第二期募資,規模約二十多億,繼續通過泛娛樂行業上下游投資,與微影時代進行產業協同。

「以前我們是一個快速淺薄的公司,用一個單點突入到行業,產生行業影響力。以後我們在做慢、做厚上下工夫,我們從一家互聯網公司逐漸變為一家以數據為基礎的內容公司,內容將成為未來的增長動力與爆發點。」林寧說。

進化之路

農夫變獵手,是一次從裡到外的轉變,陣痛無法迴避。

「我們規模這麼大了,公司1000多人,坑肯定很多,保底發行、企業管理、整合,這些坑我們都踩過。」林寧坦承。

外界對於微影時代質疑最多的是電影的保底發行,比如其3.2億保底《致青春2》、9.2億保底《盜墓筆記》、10億保底《鐵道飛虎》,效果不算理想。林寧認為,保底發行模式本身並沒有問題,激烈競爭環境下,自己從一個農夫變成獵手,能力還不強,經驗不夠豐富,大規模保底發行就會遇到坑。但若不走一遍,不出去打獵,也很難成長為一名真正的獵手。

「比如我連續打三槍,三槍都不中,這時候我應該研究一下是槍有問題,還是我打槍姿勢不對。這和互聯網模式下,那種開農場大面積種田是很不一樣的。」林寧補充說。

此前,有消息稱微影時代牽頭一批公司,26億元參與保底派拉蒙出品的《變形金剛5》。當時林寧向《企業家》解釋說,沒有保底,會有深度合作,還在與派拉蒙洽談細節。

6月23日,《變形金剛5》在內地上映,僅4天票房超過9億元。6月27日,微影時代總裁顧思斌接受《企業家》等幾家媒體採訪時解釋說,微影時代確實沒有參與保底發行,而是拿到了該片全球投資的部分份額,不超過10%。在他看來,當下的保底發行更像是一場零和博弈,不能實現共贏,微影時代在保底發行方面會更加謹慎,未來這種操作模式在整個行業也會逐漸退出。

顧思斌是林寧為了讓自己慢下來找來的幫手。

今年2月,顧思斌開始擔任微影時代總裁,全面負責微影時代的產品、研發、市場、商業化、國際化、品牌公關、發行及票務運營。微影時代現有各業務中心及負責人直接向顧思斌彙報工作,顧思斌向林寧直接彙報。加入微影時代之前,顧是優酷土豆的首席產品官,此前還有騰訊、京東的工作經歷,曾任京東集團高級副總裁。顧思斌的加盟,有效提升了微影時代在用戶和流量轉化方面的運營效率。

新鮮血液注入,團隊需要磨合,林寧將之描述為「痛苦而挑戰的過程」。有一段時間,林寧壓力很大,失眠焦慮,一天也就睡四五個小時。他怕自己成為公司的瓶頸,去上商學院、參加創業營、讀書,希望能夠站得更高看得更遠。

林寧認為,團隊磨合期過去了,但未來最大的挑戰仍是團隊。

微影時代正在做國際化,一方面是在線票務的國際化;另一方面是內容的國際化,投資《變形金剛5》之外,還將與派拉蒙共同打造《極限特工4》,與國際巨頭聯手運作這一IP,共同開發電影、網劇、植入、衍生品、實景娛樂公園等相關IP鏈條,進行IP的多文本開發及多商業模式變現。這對團隊的國際化也提出了很高要求——團隊不僅要懂外語,更要了解當地文化,能在當地運營。

下一步,微影時代將會分拆旗下業務,各業務線獨立融資,微影時代會成為一個大的控股公司。去年,微影時代對旗下體育業務微賽體育進行了分拆,並完成了A輪2.65億的融資,投資方包括華人文化產業基金、騰訊、君聯資本、姚明發起的曜為基金等。接下來,演出、票務、負責IP業務的娛躍文化等會分拆。

「分拆以後團隊之間怎麼協同,分拆的企業之間底層能不能打通,這些都是現實困難。」林寧說。

(郭朝飛 guozhaofei@iceo.com.cn)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